Tag Archives: 道人賦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道人賦笔趣-第一百八十六節 斬識歸真鑒賞

小說推薦 – 道人賦 – 道人赋 借着一丝冥冥之力,陈景云的天心道念顷刻间凝成了一双世外之眼,就这么隐在罡云之上遥遥观望,群妖对此毫无察觉,就连正主洛玄青也以为此乃天目凝视而不疑有它。 与陈景云突破九转境时不同,虽然也有天地气运护持,但是只看半空中不断呼啸汇聚的纯阳雷霆,便知稍后将有一场倾世天劫降下。 妖神绝念头一动,与他心意相通的守山大阵立时激起了万丈禁光,想了一下又觉不够,再以道念沟通天梧神树,不片刻便有一片紫盈盈的灵云自树冠处飘了过来,瞬间将整片山谷笼罩其中。 似是感应到了外界的变化,山谷中忽地传出一个低沉的女声,声中言道:“绝儿、启儿,你们两个很好,把‘九天神梧大阵’收起来吧,我这天劫绝非寻常法阵可以抵御,强行抗衡只会适得其反,你们速速离去。” 听了洛玄青的吩咐,妖怀公与另外一位天梧山大能立时躬身急退,妖神绝兄妹对视一眼,虽然都觉得祖母的语气似乎有异,但是此时却不是细究的时候,施礼之后便也遁回了天梧树下。 晋升造化境的天劫历来只在三族大能之间口口相传,具体威力如何已经不是今时修士可以想象的,一众老妖也有默契,合力结成了一座“普天妖相大阵”,一为护持诸多妖族晚辈,再则也有共御劫雷之意。 主持此阵的正是叱虎族族长白丛风,虽然洛玄青出自天梧山,但是事关妖族大势,身为东荒王族首领的他此刻即使再不情愿,该出力时却还是会不遗余力。 天雷滚滚,降尘除异! 就在身着青色羽衣的洛玄青现身在半空中的一瞬间,笼盖千里的漆黑劫云中忽地睁开了九只巨目,霎时便有九道劫雷从中降下! 九乃数之极,单就这九道雷霆中所蕴的威能而言,其中任何一道怕都不会弱于修士进阶大能境时所需经历的劫雷,而今九雷齐落,其威力可想而知! 洛玄青白发垂肩姿容绝美,清啸一声,内中隐有不舍之意,羽衣一震时,周身玄光大绽。 被这玄光一照,九道足有水缸粗细的巨大雷霆竟似坠入泥沼一般,再无之前的迅疾。 皇家小地主 这还不算,就在粗大的电光将要落在她的天灵处时,洛玄青的眼中忽地飞出一只青色玄鸟,那玄鸟身形不大,但却丝毫不惧恐怖的劫雷,双翅一扇便就迎了上去! “竟是斩识之法!这洛玄青身为东荒大能,怎地所行法门会与早已失传的佛门大法有些相似? 如此倒也算是另辟蹊径,不过似这般轻易舍去已然凝炼了数千年的肉身,恐怕终难大成。” 陈景云的眼光何等毒辣,只是看了一眼那只化形而出的玄鸟,就已经明白了洛玄青所修之法。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依照佛家的说法,人身生具眼、耳、鼻、舌、身、意、意根、真如八识,若能斩去前七识时,本性真如自然回归纯粹,不过肉身却会因此消亡。 昙鸾曾经不止一次地在陈景云面前感叹佛门难兴,其根源便是禅音寺的秘传典籍在当年的大战中丢失了不少精华,其中最令她惋惜的就是其中的斩识归真之法。 对于这般斩去自身七情六欲的法门陈景云原本看不上眼,但是今日一见洛玄青所施之术,倒不由惊叹起其中的威能了。 先舍七识、再经死生,历劫之后,造化自成。 只是依着此法突破道途关隘,那洛玄青还是原来的洛玄青吗?也不知道妖怀公知道这个结果之后会不会高兴的找不到北。 此时再看场中,洛玄青以自身“眼识”挡下了第一波劫雷之后,其原本清澈似水的一双美眸中立时再不见一丝光彩,而当第二波劫雷降下时,果然又在她的耳窍中飞出了另外一只玄鸟。 电光四荡,虚空已在崩碎边缘,九只劫眼中一刻不停地降下阳雷,片刻功夫就已经到了第七波。 怎奈洛玄青乃是修行了数千年的妖族至强者,又已经明悟了一些造化至理,在诸般身识、意根尽舍之下,竟能连挡六十三道雷霆! 立在远处遥遥观望的一众妖族大能此时早已被惊得是目瞪口呆,同为妖神境修士,白丛风与几位顶尖妖修自问也能挡下一两波的劫雷,但像现在这样的情形,却早已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妖神绝的一颗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就连身体也在不住地颤抖,妖神启自然知道兄长心中所想,但却不知如何安慰,叹息一声,继续看向轰然降下的九道电光。 意根破碎、真如显化! 洛玄青那具原本绽着玄光的姣好身躯此时早已失了色彩,当第八波劫雷降下之时,她的体内再无玄鸟飞出,雷霆过处大音希声,只听“咔嚓”一声脆响,她的肉身竟然瞬间龟裂开来! 眼见着漫天飞舞的肉身碎片,众多中低阶妖修无不目露悲色,一时间,悲嚎之声响彻天梧山上下,内中全是绝望之意。 “全都闭嘴!谁再敢在这里哭天喊地,本尊一口吞了他!”随着节恒阴恻恻地声音响起,山中哭嚎之声戛然而止。 一众妖族老祖哪有心思理会自家的小辈?此刻全都在凝神观望、细心体悟,只因洛玄青肉身破碎之处,尚有一只拳头大小的玄鸟虚影正在扇动羽翼。 “杀是不杀?”陈观主心中正自天人交战,若要灭杀此女,此刻无疑是最好的时机,即便到时会被东荒气运反噬,但他自问还是受得起的。 只是洛玄青方才已经斩去了七识与肉身,只留下了纯粹无暇的神魂在那里等待最后的洗礼,此女如今可说是舍去了一切过往,也与整个妖族再没有半点儿关系。 对于这样一位已经彻底超脱的同阶修士,留着似也无妨,若是筹谋一番,说不得此女将来还能派上用场…… 电光火石间,陈观主心思百转,终究还是没有催动他的《天心杀念》,若将“惊神刺”、“戮仙斩”,外加“玄光破”同时打入第九波劫雷,洛玄青定要落得个神魂陨灭! “轰——!” 雷霆再次从天而降,不过这一次的九道劫雷却好似威能小了不少,竟不似前几波那样把声音都给逼迫到了虚空裂缝当中。 陈景云心意一动,便将天心道念自冥冥之中抽回了本体,既然东荒气运已经抹去了最后一波劫雷中所蕴的大半威能,洛玄青定能安度此劫。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仙俠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都市小说 《道人賦》-第一百六十九節 衆魔頭望眼欲穿

小說推薦 – 道人賦 – 道人赋 在陈景云嘴里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纪烟岚立时喜上眉梢,运使道念四下里探查一阵,直恨不得现在就有不长眼的魔头从暗处杀来。 “别看啦,魔头们即便心中急迫,恐怕也不会在西荒之内对咱们动手,想来此时已经埋伏在绝域荒漠里了。”陈景云含笑言道。 闻听此言,纪烟岚不由有些泄气,陈观主此行还有另一个目的,就是想要探查一下西荒之中是否还有苟延至今的上古魔头,如今目的尚未达成,想必不会急着离去。 想到此处,于是出言问道:“之前咱们遍寻北荒,也没能发现上古修士的蛛丝马迹,想必魔族的情形该与修仙界大同小异才是,你这般小心谨慎,是否有些多虑了?” 陈景云微微摇头,言道:“有极渊海眼的芮青丝在前,世间再出几个上古大能也不是没有可能,舜易老哥也是这个想法,只因为想要替我分忧,这才不辞劳苦地遍探化外之地。” 之前只是觉得舜易是个闲不住的老顽童,纪烟岚还为此特意出面劝说过,此时方知这位老哥哥竟然是为了陈景云和闲云观才会四处奔波。 惭愧之意方起,纪剑尊旋即恼羞成怒,恨声道:“整日里神神秘秘的,旁人哪知道你们两个在做什么?下次再敢藏着掖着,定然让你好看!” 无妄之灾来的太过突然,陈观主险些被一口灵酒给噎到,咳嗽了半天,想要叫屈时,又见纪剑尊的笑容里似乎透着莫名的阴森,于是只得捏着鼻子认了。 …… 西荒地域广大,比北荒修仙界也小不了多少,陈观主架着遁云缩掠山河,每到景致绝佳之处还会与纪烟岚驻足游玩,其间但凡遇到不长眼的魔族修士,便叫白猿铁棒伺候。 魔族各部多数不知道他们二位的身份,当然不会容许人族修士在自家地盘上撒野,于是前来擒拿人族宵小的魔族英杰可说是前赴后继,当然了,被修理的也越来越惨。 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砺,白猿的实力可以说是翻着倍的提升,猿猱之属似乎天生就有暴戾的血脉,即便打不过那些魔族修士时,也不会轻易退下,反而会红着眼睛上前搏命。 灵聪兽对白猿的行为十分不喜,估计是认为它这样做有失闲云观灵兽该有的风格,因此每次替白猿打发了强敌之后都要警告一番,有一次更是将屡教不改的跟班儿狠狠暴揍了一顿。 天之道 迷茫小易 两人一宠外加一个打手就这样肆无忌惮地在西荒行走,且还把事情越闹越大,得了消息的钰阙魔皇对此哭笑不得,赶紧降下一道法诏,命魔族各部不许再去搅扰两位人族尊者的游兴,若是有幸遇到了,更需一尽地主之谊。 在得知了自己想要对付的竟是两位大能境修士后,那些在白猿棒下逃得性命的魔族修士骇然欲死之余无不大呼侥幸,想不明白魔皇陛下与诸位老祖为何如此纵容来人。 因为见到陈、纪二人并未离开魔族地界,钰阙魔皇又命魔克礼前来相陪,岂料魔克礼只在一旁陪了两天便落荒而逃,原因无它,却是纪烟岚总想拿他试剑。 魔克礼的修为在西荒一十九位大能境修士中只能排在末位,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因此无论如何也不愿意在魔族后辈面前丢脸,心中则更加笃定两人受伤颇重,认为纪烟岚此举只不过是色厉内荏的想要立威罢了。 如此过了半月有余,一无所获的陈观主也觉甚是无趣,他的造化道念虽然可以穷搜天地,但是西荒实在太过广阔,急切间实在难以一探全境。 遍览了几个部族的典籍之后,陈景云又将其间打听到的西荒传说整理了一遍,认为那处被列为魔族四大死地之首的“不归泽”中应该存着古怪,于是不再四处闲逛,而是直接杀了过去。 …… 不归泽位于西荒极北处,方圆百里的泽国尽皆笼罩在一片烟瘴之中,其中尸骸遍浮不说,入眼处还有不少兽类正排着队的往里面扎,显见是那些瘴气具有迷魂之力。 “好厉害的迷障!比之当日紫茔山所见还要厉害百倍,如此凶地怎么不见阵法遮掩?钰阙魔皇自诩圣主,却因何任由这些兽类自投死地?”纪烟岚以道念探查其中,旋即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陈景云所见又与纪烟岚不同,在他的造化道念之中,眼前的泽国分明是镶嵌在这方世界中的一枚奇异卵壳,若非精通空间至理亦或境界如他者,寻常大能根本无法看出端倪,此时听到纪烟岚相问,于是随手将一道禁光打入其中。 眼见着那道禁光几个呼吸间就被烟瘴吞噬的一干二净,而且那些烟瘴还有向外翻涌之势,陈景云这才言道:“魔族之中并非没有高士,之所以任由这片绝地一直存在,一是无能为力,再则便是不愿惹出祸患。” “什么祸患?”纪烟岚不解地问道。 把手揽在纪烟岚的腰肢,并将一缕造化之力送入她的体内,陈景云指着泽国正中言道:“以这缕造化之力运使道念,然后再看看那里有什么。” 鬼 眼 醫 妃 纪烟岚依言而行,将那股温润的力道与自身心剑道念相合,再次查探之下,立时变了颜色,吃惊地道:“不想偌大的一片泽国,其根源处竟是一只小小的异兽,那异兽沉眠之际犹能弄出百里死地,一旦苏醒时……” 不待纪烟岚说完,陈景云嘴角已经泛起笑意,接话道:“‘饕餮’之名早见于上古遗册之中,相传乃是蚩魔首级所化,其性凶恶,最是贪婪,能把百里死地当成卵壳,确实不容小觑。” 说到这里,陈景云脸上笑意更浓,心念一动,眉心处便已凝出了一根极为纤细的念丝,再以入微之法在念丝上面凭空烙印出了种种玄奇的纹路,这才曲指将其弹了出去。 眼见着那根比发丝还要细上不少的念丝瞬间挪移到了那头饕餮幼兽的颈项处,而后化成了一根漆黑的绒毛长在了上面,纪烟岚立时有了明悟。 “还真是意外之喜,只要在合适的时候放出此兽,西荒必定大乱,这么好的一枚棋子怎么就被咱们给碰上了呢?啧啧!看来没事儿还是要多出来走走。” 看着陈景云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样,纪烟岚的脸上也跟着露出了笑意,两人又在半空观望许久,发现那头被种下念丝的饕餮幼兽并没有被惊醒的意思,这才架着遁云继续前往另一处西荒死地。 …… 大学不寂寞 栖兰 绝域荒漠深处,屈常庚与亢辙、禹忘生等六名魔族大能聚在一座荒丘之下,一同御使着从幽若族那名水姓老祖处借来的“衍天旗”,将自身的气机遮掩的一丝不漏。 性子暴躁的禹忘生早就等的不耐烦了,嘴里不时咒骂一句,想不明白陈景云和纪烟岚为何会在敌族东游西逛这么久。 其余诸魔也都心情抑郁,一连在鸟不拉屎的荒丘之下吃了两个月的沙子,换成是谁也不好过,众魔头此时皆已起了杀机,都想好好出一口积在胸中的恶气。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仙俠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道人賦-第一百六十二節 了卻因果看書

小說推薦 – 道人賦 – 道人赋 小小的一次交锋,那名之前出言不逊的无须老者便已落了下风,虽然一瞬间就将伤势抚平,但是一张老脸却已经涨成了猪肝色。 见此情形,灵酒入腹的赤乘子目露玩味之意,一众魔族修士也都大惊失色,而那名知晓了陈景云身份的三眼族魔修则是一副不忍直视的模样,缩了缩脖子,连忙把自己隐在了角落里。 沐情. “啊——!贼子欺人太甚!今日我禹忘生绝不与你干休!” 无须老者呆愣片刻,随即怒发冲冠,大喝一声之后,天灵处便已钻出了一道八臂魔影。 魔影往前一跃,瞬间跨过数十里空间,手中八件魔宝各展威能,照着陈景云所在的方位便当空罩了下去,且那威能凝聚异常,远非大能境以下修士动辄就要波及数里亦或数十里的术法神通可比! 这一击乃是怒极而发,魔宝所携的滔天威能直把虚空都搅的裂出了无数缝隙,陈景云周遭百丈方圆立时化作了森寒魔域,鬼哭神嚎之声不绝于耳! 不过这样貌似恐怖的一击,在陈景云眼中却实在不值一提,纪烟岚亦是浅笑不语,就连喝的醉醺醺的灵聪兽竟也目露不屑之意。 倒是白猿执棒在手,呲牙咧嘴地想要纵跃迎击,一副誓死护主的忠心模样。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诸般攻势将要临身之际,只听“锵啷!”一声剑鸣,而后便见一道璀璨青芒被纪烟岚曲指弹了出去,青芒当空兜转,旋即就是一阵裂帛声响。 众魔修闻声细看,却见那座由八件魔宝织成的森寒魔域已经瞬间四分五裂,且那青芒去势不减,竟然携着余威悍然刺向了八臂魔影的头颅! 青芒临近之际,禹忘生只觉神魂生寒,连忙御使八件魔宝护佑凝形的道念,口中则是惊声喝道:“心剑道芒!你是纪烟岚!” 千家诗 “嚓啦啦!” 随着一阵令人直打寒颤的摩擦声,禹忘生所御的一柄魔轮当先与青芒相交,灵光四溅之时,那件名为“无极天魔轮”的玄阶魔宝竟然从外向内崩裂开来! 禹忘生目恣欲裂,见那道青芒已经被魔轮碎裂时的威能湮灭,于是忙不迭地收起了八臂魔影与另外七件魔宝,身形倏然落在赤乘子之后,嘴里也再不敢胡乱咒骂。 恰在此时,远天处又有一道遁光电射而来,来者身形未至,声音却已当先随着道念传来。 “赤乘子、禹忘生!来人乃是闲云武尊与纪剑尊,你等切莫失了礼数!” 声音方止,场中已经多出了魔克礼的身形,只看老魔那副气喘吁吁的样子,想必方才已经将遁光催动到了极致。 “哈哈哈!闲云道友、纪剑尊,一别多年,二位风采更胜往昔!” 魔克礼来的稍晚,是以并未看到方才的交锋,不过只是稍稍感应了一下此地尚未消散的灵气波动,老魔心里立时就跟明镜似的,不过他却故作不知,而是哈哈笑着上前见礼。 “多年不见,你这老魔头的修为倒是精进了不少,本尊今日正好手痒难耐,不若你我过上几招?”陈景云语带玩味地调侃道。 被陈景云拿眼一瞥,魔克礼忽有芒刺在背之感,心中惊异的同时,连忙摆手道:“闲云道友说笑了,小老儿当年就不是道友的对手,如今更是望尘莫及。” 两人正说话间,赤乘子与禹忘生也已来在了近前,赤乘子面容和善未语先笑,禹忘生满脸铁青,周身灵力急速运转,显见是在极力戒备。 赤乘子似乎在魔族中的地位要在魔克礼与禹忘生之上,他一近前,魔克礼便知趣地退到了一旁不再言语。 “贫道赤乘子见过双尊,纪剑尊以剑入道睥睨天下,闲云道友的威名更是响彻三族,两位今次驾临西荒,实乃我魔族幸事!” 伸手不打笑脸人,见赤乘子一团和气且还语带恭维之意,陈景云与纪烟岚便也含笑回礼。 花样宠婚,老公你压到我了 甜柠檬 “赤乘道友修为不俗,不愧为魔族高士,贫道夫妇今次闲游天下,兴之所至贸然西来,若有失礼之处还请见谅。” “闲云道友说的哪里话?道友既然把道场设在了天元旧地,那便与北荒没有瓜葛,是以人、魔两族虽有争端,但我魔族对道友夫妇却是真心欢迎。” 赤乘子一语言罢,见陈景云并未否认自己的说法,不由得心下一喜,暗道:“正所谓一山不容二虎,闲云观风头太盛,想必已经不容于天机阁,今次二人前来未必没有联合魔族之意。” 他才不信两位闲云观的镇宗人物会闲着没事儿跑到敌族游历,又想到聂婉娘与钰阙魔皇暗中达成的协议,心中立时更加笃定,脸上的笑意也跟着再添了几分。 两族大能聚在亭中闲叙片刻,其间除了禹忘生继续板着脸外,余者倒是其乐融融,其间陈景云又向魔克礼当面致歉,言说那半块墨玉魔牌已经无意中损毁,而后拿出了一件极阴属性的高阶玄宝以做赔偿。 说起那件墨玉魔牌,魔克礼不由在心中暗自咒骂,魔牌随他多年,虽然品阶不高,但却难得的可以放大道念魔识,以之对敌功用不小。 心知身为炼器宗师的陈景云定是看出了魔牌材料珍贵,已经将之抹去魔纹炼制成了别的灵宝,否则以他的身份,还做不出这般出尔反尔的事情。 “算了,闲云子既然已经当面致歉,且还拿出一件可供自己使用的高阶玄宝用来补偿,如此也算是给足了自己脸面,此事只好就此作罢。” 心中如此想着,魔克礼伸手接过了陈景云递来的灵宝,以道念稍加探查,立时喜上眉梢,心中再道一句:“好一个闲云子,果然不愧其炼器宗师之名!” 眼见着魔克礼喜滋滋地收下了那面“阴风旗”,陈景云也觉心中舒畅,那处上古三族秘境牵扯极大,而墨玉笏板正是进入其中的关键,今日了却了魔克礼与墨玉笏板之间的因果,实可谓皆大欢喜。 自从入了造化境后,陈景云便时常感叹天意难改、因果有常,原本还想在《九转小黄庭》之上再创《黄庭造化元功》,但是此方天地中的冥冥之力却似乎不想让他得偿所愿。 天意如此,因果亦如此,看似虚无缥缈,但却真实存在,正因为陈景云如今已经能够轻易探查命运长河,是以更加在意因缘果报。 修行至此,陈景云已经把自己炼成了一粒蒸煮不烂、斧凿不扁的铜豌豆,但是他的道侣不是,徒子徒孙同样没有这样的本事。 纪烟岚这些日子总听陈景云在耳边絮叨,类似的道理听的多了,便也懂了不少,此时见他如此大方地送出了高阶玄宝,不禁略带怜悯地瞥了魔克礼一眼。 这老魔自以为占了便宜,却不知已经失去了莫大的机缘,上古三族秘境一旦现世,定会搅动世间气运,那半块笏板又被魔克礼孕养多年,到时候说不得就会有天地气运垂青于他。 …… 真魔城通天祭坛之上,三位魔族老祖跪伏于地,以自身神魂道念沟通耸立在祭坛中央的上古真魔圣像,身着素衣的钰阙魔皇正与另外一十二位魔道大能从旁观礼。 “唉——!” 随着一阵长长的叹息声,跪在祭坛上的魔族老祖颓然起身,一连七天的乞求沟通似是抽空了他们三个的精气神,真魔圣像没有丝毫变化,更无真灵显圣。 盗墓:五代十国 神王下界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仙俠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道人賦 txt-第一百五十節 事了拂衣去相伴

小說推薦 – 道人賦 – 道人赋 事情与彭逍和孟不同所料的并无二致,北荒东陆的紫极魔宗势力果真对那些归附乙阙门的小宗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并不从中作梗。 就连那两位玄字辈的大能境修士在得知了当日太虚山上发生的事情之后,也都暗自松了一口气,皆觉宗门今次的应对十分妥当,也都对杀千幻刮目相看。 他二人带着紫极魔宗精锐修士穷搜北荒东陆多日,却只揪出了几个大化天魔道的小角色,拷问搜魂之下,竟没有得到半点儿有用的消息,炼裳魔君及其手下党羽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谁都知道曲炼裳一定依旧隐在暗处伺机报复,是以紫极魔宗在现今这般内忧外患的境况下,实在不易与闲云观一方再做纠缠。 中国雇佣兵 而且众人也都心知肚明,纪烟岚今次既然敢在魔宗本部向玄坤子直接邀战,十有八九就是因为陈景云的道器分身隐在她的识海。 现如今纪烟岚颜面受挫,含怒离去之后并未折返闲云观,而是与文琛、昙鸾一同逗留在剑煌山,恐怕正在找寻机会出手泄愤,乙阙门所行之事多半是在找茬。 有了这样的猜测与共识之后,紫极魔宗自然不会“中计”,再加上许究此刻正打着闲游的幌子在一旁看顾乙阙门修士,是以温易安等人的谋划想不顺利进行都难。 …… 熏风摇碧树,凝翠满剑煌。 剑煌山中这几日着实热闹,却是纪烟岚不喜四个徒孙每日里胡混,特意颁下法旨,命四小在悬剑峰上设下擂台,迎接乙阙门中所有结丹后期境界修士的挑战。 四小今时今日的修为早已经能够碾压元婴境高手,若是用上一身重宝,便是寻常半步元神境修士也不够看,但是师祖奶奶有命,他们岂敢不尊?只能将修为压制在六转境以下,开始发挥起了“磨刀石”的功用。 身为师叔的季灵与柴斐甚觉此事有趣,于是都拿出大把的好东西充作攻擂者的奖励,但凡有人能在四小手中走过三合,便有好处可拿,对于支撑最久者,嘿嘿!那件玄阶灵剑可正明晃晃地摆在那里! 是以在诸位元婴境长老替宗门扩展势力之时,众多结丹后期修士个个摩拳擦掌,能否一战成名还在其次,单就那一葫芦产自伏牛山的五行灵酒就已经够馋人的了,更遑论那件压轴的灵剑? 彭逍等人初时还有兴致,几天下来便都意趣了了,但是身为闲云观亲传弟子,帮助门下修士提升修为也是应有之意,而且为了能使两位不良师叔多出些血,四小在激发对手潜力的同时,对于看入眼的修士还会从中放水。 这一下又轮到了在一旁看热闹的季灵和柴斐头疼,不过她二人如今可是名副其实的地主老财,岂会将些许的修行资源和灵宝看在眼里?几个师侄只管尽情折腾,只要把“磨刀石”一职当好即可。 至于纪烟岚这边,她与文琛、昙鸾每日里饮酒论道,卫九幽也会时常加入其中,四人在弈剑峰上吟风弄月、畅谈古往今来,日子过的极是逍遥。 如此过了半月有余,百里尘舒终于传回了消息,言说紫极魔宗今次诚意十足,拿出了大批的赔偿,只为能够平息闲云观一方的怒火,请纪烟岚莫要再做计较。 扫了一遍纪烟岚含笑递来的传讯玉简,文琛冷哼一声,言道:“我这个师妹还真是把‘利’字顶在了脑门上,今次也不知道私下里收了紫极魔宗多少好处!我说烟岚妹子,你当时怎能留她在太虚山帮忙处理后事?” 纪烟岚闻言又笑,笑罢言道:“文老哥勿恼,我与百里道友可没有什么交情,她今次前去助我是真,让紫极魔宗替我还上这份人情岂非正好?” 见纪烟岚一点儿也不在意此事,昙鸾从旁打趣道:“还是咱们烟岚道友大气,不像躲在伏牛山的那位,等闲不肯把好处分给别人。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与释海师兄今次急吼吼地跑过来替你撑腰,之后我又被扣在了弈剑峰上作秀给外人看,可谓是劳苦功高,却不知可以分到多少好处?” “哈哈哈!是极、是极!趁着你家那位小气武尊不在,老哥我也要多分一些好处,这几日灵酒喝的太多,实在有些伤身!” 万界飞仙 霸蓝颜 对于两人的调侃,纪烟岚气笑摇头,言道:“难怪我家那位总说自己交友不慎,小妹原本不信,今日一见才知是真,也罢,您二位不是一直对我闲云观的五行纳戒眼热的紧吗?小妹今次正好带来了两枚。” 眼见着文琛和昙鸾欢天喜地的各自接过一枚五行纳戒,纪烟岚与卫九幽相视一笑,真正的挚友就是如此,我有好东西时你可以“巧取豪夺”,你有好东西时我自然也要“敲诈勒索”。 又在剑煌山中等待了一日,百里尘舒终于带着紫极魔宗的赔偿之物赶了过来。 看着放在锦盒中的两个储物袋,纪烟岚揖手称谢后,便命柴斐将之收走,又命季灵整备宴席,以慰百里尘舒此番的劳苦。 博美 百里尘舒自然不会推辞,又在席间隐晦地问询纪烟岚,想知道陈景云何时能有余暇,她今次可是带来了不少炼器之物,炼制三两件玄阶灵宝想必足够。 这是当日在莲隐宗时就已经答应好了的,纪烟岚并不推脱,请百里尘舒莫要着急,待到陈景云此次闭关结束之后,定会出手炼宝。 对于百里尘舒的得寸进尺,文琛自觉脸上无光,气呼呼地喝了几盏灵酒之后,便挥袖离席而去,片刻之后居然架着遮天莲台径自走了。 昙鸾也对百里尘舒的行事风格大为不满,明明没有出力,却想把便宜全都占尽,世间哪有这样的道理?于是便也起身告辞。 百里尘舒虽然早知自己这位师兄的脾性,但却没有想到文琛在外人面前居然如此不留情面,心中气愤尴尬之余,自然没有脸面再留下来,于是好好的一场大能聚宴竟然就这样散了场子。 …… 随着一十三家北荒东陆宗门的归附,苍山福地的势力范围向外扩大了一倍不止,而这已经是乙阙门的统御极限,实在无力继续扩张。 眼见着此间事了,纪烟岚终于动了折返伏牛山的心思,临走之前,她还亲自召见了“犴公子”安童,命他手上的“暗堂”在继续纳形潜踪的同时,开始将触手逐渐探往中州。 一片轻云架起时,剑煌山中重归安宁。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仙俠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7r70r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道人賦》-第一百四十七節 劍走偏鋒-j5zu3

小說推薦 – 道人賦又在妙莲峰上耽搁了两日,纪烟岚终于动了前往紫极魔宗的心思,于是便请三宗大能一同起身。 遮天莲台不入穹顶罡云,而是带着骇人的威压专往名山大川巡游,七位大能境修士气机稍显,所过之处沿途各宗尽皆大开山门,更有众多元婴境修士道左恭迎。 中州盛景绝不是贫瘠的天南之地可比,季灵等人霸占着莲台上的一座高亭,俯瞰着下方的如画河山,心中除了赞叹之外,更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充斥其中。 不愧是陈观主的徒子徒孙呀,一个个的都免不了有些小家子气,见到人家只几个元婴境修士就能占据一座上好的修行道场,皆不由打心底里往外泛酸水儿。 “弟子观这些北荒宗门可谓占尽了天时地利,却因何每家只有大猫小猫三两只?小师叔,您既然常年往来南北,想必知晓其中缘由。”姬倾城托着香腮,故作不解地问道。 柴斐心中好笑,胖脸上作出一副微怒的表情,哼道:“臭丫头明明心中已经有了答案,竟还敢来套我的话,真是皮痒了!” 孟不同此时也来凑趣,嬉笑着为季灵与柴斐斟上一盏灵酒,言道:“小师叔,我等又不是傻子,自然能够理出一些症结,只是在大势上还有些看不通透。” 一旁的彭逍正与彭遥一同观景,见柴斐笑而不语,于是接话道:“一株大树已经有了五条粗枝,荫盖之下,其余枝叶共生尚可,想要出头却难。” “唉,就是这个道理,那个什么大化天魔道就是例子,它若是一个正道宗门,想必还有几分希望,只可惜生在了魔门的枝杈之下,自然难有善终。”彭遥轻叹道。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极品修士 纵横天下 “嘻嘻!好在师祖他老人家早有先见之明,将咱家这株幼树种在了北荒之外,虽说土地贫瘠了一些,却终究能够见到日头,免了被遮掩的命运。”姬倾城嬉笑着道。 “小师妹所言甚是,不过这还只在其次,我倒觉得……” 眼见着几个小的越说话越多,一直悠然品酒的季灵拿指头敲了敲案几,警告道:“怎么这么多的废话?全都老实呆着,再敢胡说八道就把皮给扒了!” 学着走 思墓月夜 四个小的当年可没少在自家五师叔手底下吃苦头,闻言各自缩头,皆做一副用心赏景状。 遮天莲台上的另一片亭阁之中,诸位大能境修士品茗闲谈之余自然也把彭逍几人的谈话收入耳中,只见文琛抚掌笑道: “哈哈哈!小猢狲们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虽然只是只言片语,但却句句切中要害,单就这份见微知著的本事,我妙莲峰上的那些小辈就差得远了!” 百里尘舒亦是心中艳羡,随声附和道:“师兄说的是,几位小友钟灵俊秀,皆为人中龙凤,烟岚妹妹,闲云观里有这样出众的弟子,也难怪你要将他们带出来增长见识。” 纪烟岚最喜旁人夸赞自己的弟子,闻言却故作愠怒道:“小辈们不知天高地厚,竟敢胡乱议论北荒大势,今次回去之后定要严加管束!” 昙鸾、巧鸳二人见她这般口是心非,皆不由“噗嗤!”一下笑出声来,许究与林朝夕亦自莞尔,唯独释海禅师黯然一叹,他这一脉人才凋敝,后辈之中竟无一人能与彭逍等人比肩者。 遮天莲台行的虽缓,但也远超寻常座驾,如此又过了小半日,太虚山已然遥遥在望。 …… 魔门圣地气象非常,自然不是沿途所见的宗门可比,随着遮天莲台的到来,离恨魔宫之中随之响起了苍凉的礼乐,待到守山法阵徐徐降下,玄悲子早带着一众魔宗修士迎了出来。 既然是来兴师问罪的,纪烟岚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脸色,是以在众人相互见礼之时,她则立在莲台之上并未移步,还命孟不同把那个已经半死不活的魔宗修士提了过来。 一众紫极魔宗高层此时尽皆心惊,想不到莲隐宗今次居然出动了三位大能,其立场之坚不言自明,再算上昙鸾、释海与林朝夕,这阵势,实是多年未有。 犹在与林朝夕寒暄的玄成子一见那名魔宗修士,立时气的须发皆张,大骂一句:“好一个大化天魔道奸细!原来是你在暗中作祟,想要挑起魔宗与闲云观的争端!受死!” 眼见着一道魔影自玄成子的天灵处骤然跃出,直奔那名修士而来,纪烟岚冷哼一声,眉心处剑光一闪,那道魔影就已经被剖成了数段,随后湮灭于无形。 “好胆!玄成子,本尊面前你休想杀人灭口!” 通过刚才的道念交锋,玄成子已经知晓了纪烟岚的心剑锋锐,暗叹一声之后,目露悲愤之色,答道:“纪剑尊勿恼,此番大化天魔道设下奸计,目的就是让你我两家成为死敌。 虽然奸计最终并未得逞,但我魔宗修士也因此损失了数百精英,就连我这弟子也险些命丧曲炼裳之手!” 众人见玄成子说的凄凉,都把目光转向了他所指的杀千幻,见杀千幻虽然表面无碍,但却神魂萎靡,显然已经伤了本源。 龍弒血錄 场中之人哪个不是经年老鬼,不用想也知道紫极魔宗已有低头之意,否则也不用演上这么一出无用的苦肉计。 瞥了一眼立在玄成子身后的杀千幻,纪烟岚脸上寒意更浓,周身气机也随之节节攀升,好半晌似才强压怒火,指着玄成子道: “你当本尊是三岁的孩童,还是觉得我闲云观没有搜魂之法?事实摆在这里,岂容你来狡辩?” “纪烟岚,休要欺人太甚!紫极魔宗若是真想对你天南不利,就不会只派出这样一个小角色,若非我魔宗今次确有失察之责,又岂会容你在此放肆!” 玄坤子此言一出,场中气氛立时一僵,文琛、许究面色阴沉,昙鸾、释海压后一步,林朝夕古井无波,百里尘舒目光闪烁。 “锵!”的一声,纪烟岚执剑在手,三尺青锋直指玄坤子,脸上却已露出了笑意,言道: “玄坤子,你在我家那位眼中虽然不值一提,却也是成名已久的人物,不如你我战上一场,且此战无论输赢,我都扭头就走如何?” 此言一出,文琛与昙鸾、许究尽皆心下一突,他们三人对纪烟岚知之甚深,知她已然起了杀念,心中皆道: “不想刚刚几句话的功夫,事情就已经发展到了这步田地,不过事已至此,就看玄坤子的反应了。” 而玄悲子等人此时却有些摸不着头脑,想不到纪烟岚居然剑走偏锋、不再纠结,莫非早就打了息事宁人的主意? 魔宗众人之中,只有杀千幻在纪烟岚话音未落之时就已经寒毛乍起,且还惊出了一身冷汗! 重啟九七 雲中怪客 眼见着玄坤子就要张口答应,连忙传讯玄悲子道:“掌教师伯,此女已经动了杀心!切莫忘了闲云子的道器分身!” 妾本多娇(强国系统) 玄悲子闻言面色大变,知道纪烟岚若与陈景云的道器分身合力,玄坤子即便不死也要重伤! “哈哈哈!纪烟岚,旁人敬你,那是在给闲云子脸面,本尊今日就让你知道何为——” “玄坤!退下!”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仙俠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