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uvahu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討論-第二百七十一章 準備對付劉大慶鑒賞-m29bi

小說推薦 –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 穿成年代文里的极品悍妇 顾有才也不废话,抹了一把汗,收拾了一下这才往卫生站走了过去。 三民村里也没有车,想要 快点过去也得骑着自行车,再不济就只有三轮车,剩下的也只能靠着脚走。 老二一家辛辛苦苦小半年,家里的车子也只敢配置一辆自行车,将近两百块钱的,老贵了。 顾有才在前头,老二媳妇则是坐着后面的位置上,拿着东西抱着男人的腰往卫生站走过去。 等到了那边以后,发现王玉梅已经看完病了,顾知来徐莹正在和上次见过的老大夫聊这次王玉梅的情况。 朱门恶女 白粉姥姥 见过好几次市里的大医院,再去三民村的卫生站看,就感觉这小的十分可怜。 也就一间不到一百三平方米的小平房,里面的医生就只有两个来回换,护士也只有两个。 在里面的医生就只有刚刚退休回来的老大夫,和一个年轻小医生。 絕世 神醫 之 逆 天魔 妃 小医生会打针挂点滴,高深一点的病都不会看,老大夫是学过中医的,造诣十分深。除了刚刚训斥过老三媳妇的护士之外,还有一个小护士,也顶多是个半吊子。 要说是半吊子,看看人家扎一根针,就要费半天劲,要么是扎不好,要么是扎血管上了,反正就是疼好久才找到地方下针。 上次王玉梅去看医生的时候,恰好就是那个年轻医生在看着的。 年轻医生没有整过这和个病,也不好误人子弟,就说让他们去城里看看,结果一听要上城里看,那不得要花很多钱么,就把王玉梅拉回家里去了。 所以,比起年轻医生,徐莹还是觉得找老大夫靠谱点。 毕竟自己上次被下毒害的眼睛好了,完全就是多亏了老大夫功夫深厚,所以这次还是找他看着去了。 果然就是老大夫,一出手就说能弄好个七七八八的。 “你娘这个病,要是早些来送,还能有机会花小钱治好,这送的也太晚了,就得费点力气和时间,钱嘛肯定少不了的,”老大夫一边说一边在本子上写着什么:“回去抓点中药次,每天来我这扎针,也能好一些,起码生活自理没有问题的。” 他也是个实在人,从来不说保证怎么样就怎么样,就说恢复到自理能力恢复那也算是不错了。 老大夫把药方交给顾知来说:“去抓药吧,这里面有不少咱们这儿没有,得去县里看看,有没有,就赶紧过去抓药啊,抓五天的药就行了。” “行,我这就去。”顾知来点点头,还好来的时候是开着车的,来回也不费劲。 “另外,这个王玉梅就在这里呆几天,来回折腾也是浪费时间不讨好。”老大夫说着指了指对过的临时病房:“这几天刚好有个空床,可以过去住一下。” 徐莹点点头,要把王玉梅送到病房里呆着,还没动呢就看见老二往里面瞅着呢。 “老二,你来了刚好,把娘送到病房里安置好。”徐莹交上了老二去安置一下王玉梅。 这一路上也没多远,徐莹就简单用只字片语把前后给交代给老二夫妻俩人。 这两人可能别的没听清楚,就听见王玉梅这情况能治好,老二媳妇还有点高兴地点头:“那敢情好啊,能治好就好了。” 其实要是能早点送过来,还能好得更快。 徐莹本来也挺想说的,但是都这样了也没什么用。 县上离三民村也不算远,顾知来开车来回也就一个小时多的时间。 老大夫给的药方上一大半都解决了,还足足拿了五天的份儿,顾知来这才赶紧回去送药开始煎药了。 一切做完的时候,就回到王玉梅的屋子里说了一下。 “等会煎药好了就喝着,然后剩下的药渣别扔了,泡水里用毛巾给娘擦身体。”顾知来简单的说了一下,这也是十分新奇的,以前吃药的时候 药渣子都是要扔的,现在都要利用上了。 “好,谢谢大哥费心。” 老二顾有才点点头:“娘睡着了,我们出去说一下。” 回来看见两人媳妇就在外头说起了王玉梅怎么中风了的事情。 “是这样的,娘之前身体很好,就是因为给刘大庆给气到了。”老二媳妇拉这徐莹,这才开始说王玉梅怎么中风的事儿:“他们这不是没有扯证就住在一起了吗,刘大庆以前风流债都压根没有处理干净直接跟娘一起过日子的。” “而且娘是村里条件最好的,那刘大庆以前老婆就找上门来要钱养孩子,娘不肯给,刘大庆不认,结果一气之下把娘给打了,就这样了。” 徐莹听了之后,忍不住摇摇头。 问道逐流之政禅师院 阿丁不争 一把年纪了,也不知道消停点,这找的什么人啊。 徐莹说:“弟妹,你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9g0vy言情小說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第二百六十八章 回家看看看書-739fd

小說推薦 –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 穿成年代文里的极品悍妇 都是一家子的,就算生分了,也抹不掉过去一起生活的事实。 小僧 而且当娘的辛辛苦苦把老大顾知来拉扯到这么大,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当娘的都快要死了,哪儿有当儿子的不管不顾的? 可是当初顾知来一家子分家的时候,王玉梅一再而再的找事儿,本来瞧不起徐莹,更对顾知来也不咋好,到最后闹得两方不是很愉快,关系也不比从前好。 现在就怕找了,他们百般推脱不干啊。 “老二媳妇,你是不是傻啊,就算从前我们关系不好,可是起码养育之恩我们还是记着的,你在那边等着,我和知来商量一下。” 徐莹叹了气,也知道王玉梅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 挂掉电话,徐莹看了过去:“知来,这她说什么你也听见了,你看看要不要回去?” 这个事情很快让顾知来的亲生父母都给知道了,大致上的意见就是养母也是娘,有病了就该回去看看,不管有多少不快,这养育之恩还是要报答一下,也算是仁至义尽,外人也不能说什么。 “那就回去一趟吧。” 顾知来和徐莹本来是不想回到村里的,但是再怎么不愿意,也是自己自小生长的地方。 王玉梅要是真的中风瘫痪了,顾知来和徐莹不会去都说不过去。 普通高中的魔术使 “行,安排好工作,收拾一下就走,我们就开车过去。” 这一走来回就要折腾好几天,他们也是在今天上午的会议直接说了一下未来一周都有事情不在这里,工作照常继续就行了。 希望不会有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不像二十一世纪那样有手机有网络,出了什么事情都能第一时间就知道了。 徐莹也就到了这个时候才无比怀念二十一世纪。 回到家里收拾好衣服拿着钱,徐莹和顾知来就开着车回了三民村。 其实这些年下来,王玉梅也不是没有钱,她是手里有钱的,只是以前出了事情,一部分养老金被骗过去了一些,要是给自己看病,也不是不可能。 就是怕整不好,白瞎钱,或者这么简单的病,感冒发烧挺过去一下子就好了。 其实老二媳妇和老三媳妇两家也没啥本事,就算是有钱把,就是王玉梅找的男人不让啊,所以还是得找最厉害的徐莹一家。 徐莹夫妻两人都会开车,基本上一路上累了就会换个人开车,奔波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就到了三民村。 他们到了哪儿哪儿都没去,就直接去了王玉梅家。 一进去感觉一下子好像是哪里变了,又看不出来哪里变了。 紫魄之人鱼阴谋之恋 安静等爱情 王玉梅的家也不算大,以前徐莹还没分家的时候,就是被老二媳妇崔巧秀给收拾得很干净,后来分家的时候,徐莹还给她掏钱重新修整了一下房子。 那个时候王玉梅对新房子可是爱护不得了,巴不得天天擦得锃亮,让全村人看看她的房子多好。 可是现在看看,柴火都放在一边儿,看着也是规矩,可剩下的可不不是那回事儿了。 关着鸡鸭的笼子破了一个大缺口,满地都是鸡鸭的屎尿,杂草也从边边缝缝生了出来,一看就像是很久没人住一样。 才走进去就听见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在里头道:“怎么的,老子好不容易伺候你一回,饭也不吃,水也不喝,想饿死啊?” “你要是不想活了,就赶紧说了别耽误老子找别的女人搭伙过日子,我当初就是看你身子结实,家里也有钱,还有人伺候呢,我才找你,结果你看看,没人伺候你啊,还不得让我这个老子跑前跑后照顾你,没扔下你自生自灭就不错了!” 徐莹和顾知来对视了一眼,都 忍不住皱眉。 两人直接打开里屋们进去 一看,就看见一个老男人转载床边上指着床上的王玉梅骂呢。 王玉梅哭得眼角都是泪水,沾湿了底下的枕头,也没有什么办法。 虽然卫生站说她只是得了中风,可瞧着王玉梅看着没事,也没有嘴歪眼斜的,就是手脚都能动,其他的也动不了多少。 徐莹看着她觉得不至于那么严重,只要还能动,那肯定能治好的。 顾知来也是这么想的,他进来也没和那个汉子说话,径直走过去屋里那一张桌子看了过去,发现就是一些渣子粥,里面还有一些没煮开有些发硬的米块儿,看起来就像是放了很久,有一股馊味了。 还有锅里的,都是一些菜,有些菜都能看出来上面长毛了。 怪不得王玉梅不肯吃呢,又臭又不好吃,谁会吃呢。 顾知来当场就把那锅里碗里都给扔掉了,扭头看着那个汉子说:“你要是不愿意管她,就赶紧滚。” “你是她家老大啊?那我滚了,你们不管她啊?” 那个汉子斜了一眼顾知来,啧啧了一声道。 “她是我养母,我当然不可能放着她不管,而且你和王玉梅也没扯证,既然没扯证,还留在这干什么?” 顾知来强硬地开口道。 这次汉子倒是没有磨叽,反而是一副得到了解脱的表情,他哼了一声:“就算你想留我,还真留不住,但这不是我自己离开的,这是你们赶的。” 道鬼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3qtfo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討論-第二百六十五章 親自打人展示-aemho

小說推薦 –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管? 管什么? 夫妻俩对视了一眼,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听那个工友接着往下说:“我家孩子上次来了你们这里,就给吓坏了,上学都不去了,还整天哭闹着不出门,肯定就是你们把他给吓到了,赔钱!” 枭雄手下一只雕 上学都不去了?不出门了? 而且态度好像比上次见派出所同志还要嚣张呢,而且还是一直怂得不停弯腰道歉。 上次徐莹和顾知来见他们什么招儿都使出来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求,而且想着这也算是个小事,也就算了。 剑客古行 别拿牙签当大炮 谁知道他们还真当自己是软弱可欺的软柿子了? 徐莹都快被他给笑死了:“上学都不上了,别忘了你们家孩子可是黑户,你这女人更是不清不白的小三,名不正言不顺的!” “知来,去,把大门锁上。” 妖孽总裁霸上妻 徐莹自认为自己脾气不好,只是没有人会惹到那份上,现在这两个人是真的在她雷区上来回蹦跶。 回到东汉 东华小仙 顾知来不知道徐莹要干什么,还是乖乖照做了。 大门一关,院子里发生什么事情,可就没人管了,毕竟现在也不像以前邻里和睦,有什么话有什么事都是你知我知的,更多的是都不愿意加入到别人家的麻烦里面去。 徐莹捋起袖子,拿上一旁准备要拉晒衣服的绳子和一个擦地的抹布,走了过去。 那个工友还挺嘚瑟的,看见一个女人走过来也不怕:“要干嘛?我告诉你,要打我我也是要去派出所报案的!” 徐莹没有搭理他,招呼了一声:“知来,把他撂倒了!别弄出来个好歹” 她男人不明所以,还是乖乖照做了。 男人负责压着男人,女人则是负责堵嘴绑人。 徐莹绑的时候可别精明,就不往容易看出来地地方上绑,万一给自己留下证据就不好了。 “你们,你们要干什么!” 李美言哪里见过这种阵仗啊,都给吓得半死了,却被夫妻俩那凶狠的眼神给吓得一句话不敢说也不敢靠近了。 此时,徐莹已经对着那个男人的下半身踢了一下,只是轻轻地一下也就后退了。 看着奇怪,但是说不出来哪里奇怪。 那个工友好像是受到了什么要死要活的攻击,居然疼得在地上宛如一条刚被打上来的鱼一样蹦跶,嘴巴被抹布给堵着,呼呼地闷叫。 看着就疼,作为男人,顾知来本来是要跟着一起疼的。 但是他没有,反而在一旁看戏,看自家媳妇收拾人感觉挺开心的。 叫你惹女人,徐莹手段就挺狠,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了不得,别看她在自家丈夫面前一副柔柔弱弱的表情,可是真的狠起来,是有那种天使的面孔,魔鬼的心的感觉。 然而徐莹还没结束。 就在那个工友疼得一个劲蹦的时候,徐莹又伸手用巧劲轻轻的给了男人背后大腿都来了一下,疼得那个人又是呼呼地嗷着,想让李美言帮助自己。 活色逍遙 可是李美言早就被夫妻俩的凶恶被吓得都瑟瑟发抖了,只担心自己怎么着,可不管地上男人死活了。 屍魂落魄 反正只要自己是好好的,不被牵连就行了。 配角重生記 天印神座 天极小强 说起来,李美言心里也气。 冷情总裁强行霸爱 自己当初被这个男人强上的时候,才不过十一十二岁,那个时候年纪小,不懂事,收了委屈也不敢往外说。 后来知道自己肚子大了,被自己家里人感觉丢脸了给赶出家门了。 那个时候她非常茫然,什么是贞洁,什么是羞耻,什么是怀孕,都不知道,稀里糊涂生下了这么个孩子。 那个男人看见她生的是个带把地,更是高兴不得了,居然把她绑在自己身边,一喊就是九年多的媳妇,还外带强行发生关系。 后来张大了,李美言这才知道自己那些年经历有多么不堪入目。 工友有老婆孩子,她一个外面的人,当然不清不白。 李美言一直想要离开,可是也架不住男人花言巧语,再加上自己生产过,不干净了,怎么跟着别的男人过日子啊? 想要敲上顾知来要钱,可是钱没要到,却没了一百块钱,可把她给气死了。 现在看看,上门要赔偿,结果被一个女人打成这样,就是一个什么都没用的废物一个。 这个徐莹别看她漂亮,心狠着呢,就没见过这么又漂亮有心狠的女人。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z7v2j言情小說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 線上看-第二百四十七章 不會讓她得逞-92aa4

小說推薦 – 穿成年代文裏的極品悍婦可是黄招娣不一样,刚一上来,就到处大买特买。 有电视机,连电话都是最新的,桌子和椅子都是新买的,屋里还铺着地毯…… 和之前勤俭朴实的黄招娣一比,变化实在是太大了,难道是这权力让她变成这样的吗? 黄招娣看他的目光更加热切火辣,让尤七更是不舒服。 “管他们怎么想的,这都是领导批下来的,还能说什么?”尤七说:“我去找经理交接一个工作。” 黄招娣心思一转,赶紧贴着尤七坐了下来说:“就别干那个了,留在我身边给我跑前跑后的,怎么样?” 默不做声的挪开了一下距离,尤七很是不喜欢和她亲密接触。 神武境界 “秘书?那我可不行,那种活儿你找个心细的人做吧。” “让你做秘书,太浪费了。”黄招娣眯起了眼睛说:“我刚刚做了个新的公司,缺个管理人才,正好,你就过去做了吧。” 这不是明显挖墙脚? “怎么,这里不是挺好的吗,单干干嘛?” 尤七装作不明白怎么回事,张口问了起来。 无限穿越之亡者世界 风云ID “毕竟这里不是我自己的,而且我也得有自己的公司,总不能一直给别人打工,对不对……对了,我要给你一个东西,跟我来。” 黄招娣笑着,拉着尤七走到办公桌前,随手拿起一个钥匙塞进他手里。 “这个钥匙是?”尤七眯起了眼睛,似乎是猜到了什么。 “这是我给你留的房子。”黄招娣随口回答道。 “这不好吧,这个给别人去吧。” 尤七摇摇头,就要还给她。 黄招娣倒是没好气塞给他:“这是我给你的,你虽然是不在这干了,但是你还是要帮我管我的公司的,在这个福利上我怎么敢亏待你呢?” 乍一听感觉也没有问题,可是仔细一品味琢磨起来,这问题可是不少。 这个员工宿舍,一开始就是 徐莹想好了要分给自己宝格丽集团里的职员的,都是给本集团用的。 彼岸:星未落,花未眠 可是黄招娣却不是这样,似乎就是在说,只要给她工作,她都能用自己的权利给非宝格丽集团职工分到房子—— 黄招娣这是想把别人的成果鸩占鹊巢了,当成自己的个人财产用了。 而且她哪里有钱去单干? 难道是利用自己的职权去谋私利了? 要是让徐莹知道了,得有多伤心,当初好心好意帮了她,结果是帮了个白眼狼,不得有多伤心? 徐莹要是知道了,估计会心软——与其这样,还不如让他尤七来一手连根拔除。 当然也只是猜测,也没有什么证据。 都说到处都是战场,姑息他人胡作非为无异于自杀行为。 这点尤七和顾知来相当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们也商量好了,让尤七自己演一出戏码,让黄招娣放松戒心,铲除宝格丽的所有毒瘤。 当然,如果黄招娣要是能迷途知返,顾知来也就既往不咎了。 可是,现在交谈下来,黄招娣已经无药可救了。 她不问徐莹如何,只管自己公司自己未来的大美蓝图,还说他们以后肯定会在一起。 尤七受不了黄招娣纳西妄想,自己赶紧跑路去了。 然而拿着钥匙,尤七也只能抱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心态,认命地入住了进去。 可是没想到黄招娣还拿着备用钥匙开了门,给他做菜洗衣服打扫卫生,俨然就是个小媳妇,尤七一开始故意装作自己生活不能自理,垃圾衣服都随便放就是想逼走她,可黄招娣却是笑呵呵的说:“看,你连活儿都不会做,你还是需要我这样的好女人。” 这可吓死了尤七。 出去打电话给徐莹诉苦的时候,还被徐莹笑话:“该,叫你用美男计用过头了,这下栽了吧!” “还不是你教我用的……”尤七委屈巴巴的。“而且你的宝格丽都快被她给掏空了,还有心思嘲笑我。” 了風月 “放心好了,我不会让黄招娣得逞的。” 不过徐莹打完电话,整个人感觉 无比惆怅。 自己才不管集团两周,名下的厂子就要改姓黄了。 黄招娣那边的日子依旧是大手大脚的给尤七买着东西,都是市面上最好的东西,像是好几万的大哥大,还有一辆车,全部用着公司领导干部的福利送给了尤七。 “一个小时后啊,你就有这辆车了,有这车,你就不用骑着自行车风里来雨里去了。” “还有 这个大哥大,就是方便你工作,现在做生意的,没有个电话怎么干活呀……”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其他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