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懸疑小說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魔臨-第六百六十二章 請諸君,爲本王赴死!相伴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行辕内,一下子陷入了沉默。 在请奏这件事时,李寻道特意要求屏退了左右,所以,此时帐篷内,只有六个人。 一个,是李寻道,一个,是姚子詹; 坐在龙榻上的官家,还有站在官家两侧的百里剑以及百里香兰。 另外,还有一个人,看不见,但必然存在。 可惜了, 平西王爷此时不在这里,若是他看见了这一幕,大概会挺起胸膛对身边人道: 看,我不是最怕死的一个! 原本,陪同官家一起出来的其他大臣,以及这支禁军的其他将领,全都不在这里。 “呵………呵呵………” 失神已久的官家,笑了起来。 他在笑,但在场的其他人,没一个敢笑。 上京,可能没了; 但官家本人,仍然在这里。 “寻道,你觉得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官家没有治罪李寻道的意思,虽然这一出的谋划,是李寻道草拟的,但拿主意的,还是他这位大乾官家。 可能这位官家在兵事上确实是有所欠缺,但在其他方面,已经是极为优秀的了,他愿意面对现实,也能很快地接受现实,不会浪费情绪去歇斯底里,更不会红着眼将自己的脑袋埋进沙坑。 “官家,燕虏兵少,就算是拿下了上京,作为入侵者,也不可能守得住,此时禁军回撤上京,收复国都,是理所当然的事。” 李寻道回答得很平静。 自古以来,国都本就不好守,越大的城,就越是难以实现在军事角度上的保证。 故而,平西王府所在的晋东奉新城,在扩建了新城后,其四方,被特意做了留白,空荡荡得可以打高尔夫球,人口也被刻意地控制住了,并未盲目地往里进行充填,迄今为止,城外也就一座葫芦庙,这么做的目的,就是最大可能地保证这座城池在军事防御上的属性不会被削弱。 同理, 燕人就算拿下了上京城,在现有的兵力下,想守,也很难,甚至是近乎不可能。 官家眨了眨眼, 目露沉思。 身为一国之君,他比谁都清楚,都城,对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意义。 这还不同于楚国上次被靖南王焚了郢都,那一次,楚皇颇有一种借刀杀人的意思,更是早早地将他选定的官员、军队、国库等等,提前做出了转移。 而上京城,却是原汁原味地放在了那里。 但, 官家并未马上下令回师, 而是问道: “朕所在的这支禁军,要是回撤上京,那眼下正处于我四路大军所包围的那面王旗,还能摘下来么?” 李寻道摇摇头,道:“回官家的话,禁军要么不撤,要撤,就必须全撤,只有这样,才能保证我军可以稳扎稳打地拿回上京城,只派遣部分回去,可能还会出事。 禁军一撤,其他三方面兵马,北羌骑兵本就懒散,无法真正地做到约束,韩亗那里早就不动如山,祖家那三万新军会被身边的厢兵拖累; 也因此,四围一,想转变成三围一,必然会出现很多漏洞,那面王旗,就可以从容地找准机会钻这个口袋。” 官家点了点头, 而后, 手掌贴在了面前的御案上, 道: “若是上京已经丢了,早收复晚收复,其实,都无所谓,该丢的面子,早就丢了,该死的人,也早就死了。” 此言一出, 在场所有人的神色都为之一变,很难想像,这话会从官家的口中说出来。 “当年,那位平西王还是个小将,指着朕的鼻子,说朕不通兵事;那时的朕,完全可以命人轻易地捏死他。 甚至,香兰的剑,曾从他脖颈边划过,就差那么一丝。 但朕没有那么做; 朕后不后悔呢? 后悔, 朕,很后悔! 朕相信,楚国那位,也一样地后悔,他曾和那位同乘一辆马车,甚至还吟诗作赋,呵呵呵。 结果,抢了他的妹妹,给予了他楚国,一次次地羞辱。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棺山太保-第八百三十七章此戰必贏(下)

小說推薦 – 棺山太保 – 棺山太保 面对我的讥讽嘲笑,方血云还真的就没有上当。 但不管他是否上当,我都无所谓。 我看着方血云道:“既然你不上前的话,你这次就真的没有机会了!” 说着便抬起了手,捏出了手诀。 但就在我捏出手诀的一刹那。 方血云怂了。 对手手中的骨刀朝着我的脑袋就砍了过来。 当他凑近过来的时候,我笑了。 右手抓刀,左手死死的扣住了方血云的脖子。 同时催动了摄道之法。 这才是我真正的杀招。 我看到了方血云脸上再一次透漏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同时狠狠的抽离方血云身上的道行为我所用。 有了方血云的修为,我伤势以极快的速度在恢复着。 而方血云则是伸出了手想要够到我。 但在我无比猛烈的抽去摄道的时候。 方血云就像被抽离了水分一样,手臂仅仅抬了抬,便直接耷拉了下去。 直到,我被诛神司大统领给彻底分开。 而此时的方血云已经躺在竞技台上不知死活了。 我能感觉道所有的目光都已经注视在了我的身上。 我环顾四周,看到万三千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匾额。 上面竟然写着人王木阳的字眼。 台下大部分人都在欢呼雀跃,为我喝彩。 也有人看我的眼神充满了厌恶。 而那曾经的人王便是其中之一。 他从藤椅之上起身,双手背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老气纵横的说了一句:“年纪轻轻荣登人王宝座,并不是什么好事。” “年轻人好自为之吧……!” 老婆大人很威武 超爱小正太 看着跟我年纪相仿的人跟我说出这样一番话,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表述自己的心情。 我知道眼前这个当初打伤,废了白旭的人王,其实真是年纪已经一两百岁了。 但刚才他画中有话,显然是在警告我些什么。 我从经济台上走了下去,而所有的摄像头也在第一时间给撤了出去。 王道走上前来看着我道:“怎么样?有事吗?” 我一句话没有说,而是淡淡的微笑着摇了摇头。 先是与万三千他们挥了挥手,表示我看到他们了。 随后才是在王道的跟随之下回到了我休息的地方。 在踏入属于我自己院子的时候,我再也无法忍受。 一口黑色鲜血吐出,眼前瞬间就是一片漆黑。 我被王道给扶住了。 听到王道嘱咐阿黎:“快,把万三千喊来……!” 之后的事情我是一概不知。 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我错过了授勋仪式。 但在我床边则围着很多的人。 王道,阿黎,万三千,红娘,黑崖,以及几位没有见过的人。 见我醒来了,那几位没有见过的人走上前来。 很是恭敬的对我深深鞠躬。 随即双手把手中之物递交给了我。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玄幻小說 棺山太保 無名本尊-第八百三十四章有所保留熱推

小說推薦 – 棺山太保 – 棺山太保 “负阴城,邓坤,阴阳风水师!” 对面的男子我们有过一面之缘。 所以开场的礼貌仪式还是要进行的。 我报上了我的名号之后。 对方竟然淡淡的一笑道:“木家之事,等某人听说一二。” “在擂台之上我希望木兄能放弃这次比赛……!” 我没有想到对方会说这样的话,这跟他刚才的礼貌开场完全不符合。 但只是皱眉道:“我不想过多废话,尽管出手便是。” 说完,镇棺尺出手,青光笼罩周身。 此时我的心绪有一大部分的原因根本没有在这里。 因为我知道,虽然我今天正在比赛。 但与此同时进行的比赛还有山魈。 只不过我这是刚刚开始,他那边即将结束。 我说完,邓坤眉头一皱,脸上升腾起一丝不快。 后者冷哼一声道:“果然无知。” “既然如此,我就一招定胜负好了。” 我微微一笑道:“正有此意。” 此时周边的那边观众已经开始指指点点了。 但我却没有率先动手,而是准备后发制人。 但这邓坤竟然是跟我想的一样,也没有动手的意思。 见状我心中会意,这是与我打着同样的算盘。 既然如此,我也不客气了。 我看着对面的邓坤笑道:“邓兄,承让了。” 说完,字母罗盘直接出手,镇棺尺护身。 字母罗盘直接抛弃,捏诀,施法。 所有的动作都是一气呵成。 “子母阵法,转!” 我口中低喝一声,顿时子母罗盘化作的虚影在邓坤的头顶之上旋转了起来。 而邓坤这个时候方才出手。 但我岂能给他出手的机会。 棺山镇天诀,全力施展。 天生 神醫 一尊青铜古棺是瞬间落下,于此同时我更是直接把雷神符叠加到了第九层。 虽然如今还是勉强,但已经可以施展一道了。 三种秘术神通几乎是在一瞬间的时候,被我施展了出去。 而邓坤已经失去了先机,甚至连一记秘法都没有使用出来,此次比赛便直接结束了。 看着邓坤那憋屈的样子。 一双布满血丝的双眼都快要喷出了火。 我冷笑一声道:“承让了……!” 我看到邓坤被他的护道者,也正是那名六指诛神司给喊了下去。 而当诛神司大统领上台宣告我赢了的时候。 以万三千为首的众人是欢呼雀跃了起来。 但我心中则是没有提起一丝一毫的兴奋。 刚才我之所以能赢的这么迅速,完全是因为邓坤的小瞧,大意错失了良机。 在几乎同等的水平线上,让我瞬间杀了邓坤我肯定做不到。 但是让我在一瞬间出手,封住邓坤,不让他施展秘法神通。 我还是能一搏的。 庆幸的时候,刚才我并没有丢人。 以至于王道都笑哈哈的说道:“你小子,果真令我刮目相看。”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超棒的玄幻小說 魔臨 ptt-第六百六十章 帝都陷落!(中)鑒賞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不是早上睡眼朦胧,万物复苏于晨; 也不是正午艳阳高照,暑气正盛,焦灼着人的脚板同时烘晒着头皮; 而是在黄昏。 似乎突袭,更适合早晨的画风,但这个世上,却很难有绝对完美的事儿。 潜行、绕后、渡江,再策马奔腾,撇开薛三、陈雄早早调出去相思山当幌子的一部分,再撇开留在王爷身边的那一万,原本,陈阳和樊力这边,少说也应该有个三万五之数的。 挑选入乾的,本就是肃山大营的老卒加上挑选出来的他部精锐,且无论是兰阳城还是滁州城的攻破,都并未给燕人造成太大的伤损; 可真到了上京城下时,陈阳部,也就剩下将将三万之数了。 这意味着,至少有五千部下,在这场短时间内的恐怖大迂回中,要么累死,要么掉队,要么干脆就是迷了路。 对于普通的军队而言,这种情况,实属正常,这也是为何,兵马越多,行军越慢的原因所在,但对于曾经靖南王本人的中军精锐而言,造成这般大的非战斗性的损耗,足以说明燕军为了这场“出其不意”,到底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不过, 在看见上京城的城墙后, 自上而下, 无论是将领还是最底层的骑士, 哪怕呼口气,都能感受到喉咙深处的血腥味, 在此时,都觉得值了! 上京城, 就在他们的面前! 这是一座巍峨的国都,这同时也是一座极为虚弱的国都,它就在那里,它是那么的安静,那么的婉约, 它, 在等着自己的临幸! 陈阳清楚,这是平西王爷以自身为诱饵所换来的机会。 他更清楚,只要自己能够冲入这座都城,那么当初在肃山大营的罪责,也终于可以被抹除了。 陈阳已经没有脑子再去思考其他了,哪怕刚接到命令时,他曾思考过,不是思考平西王爷这近乎“人来疯”一般的军事抉择到底能否成功, 而是思考的是,这场军事大冒险成功后,对于自己这支兵马和对于平西王爷本人而言,能否在欢愉和大捷之后,获得浮出水面再度呼气的机会。 因为这次,他们没有援兵,孤军深入后的再分兵,只会让自己的局面,越来越陷入被动。 平西王爷本人现在还被乾国各路大军包围着, 自己就算打下了上京城,接下来又该如何接应? 甚至,到底能否在乾人疯狂地复仇反扑之下不被闷死,这一切,都是悬数。 但,这也是乾人没有提前预判到这一点的原因所在吧,你可以去推演去预判你对手的绝大部分的动机和行为,但往往,不会去判断他可能去“送死”! 陈阳想到了那一晚,王爷对全军所做的训话,来听讲的校尉被要求按照晋东的传统,回去要复述给自己的士卒听; 王爷那一晚说,他要带着大家伙,去追求一种东西,不是财货,不是女人,不是土地,而是……荣耀。 这, 就是王爷想要的荣耀么? 事到如今,陈阳已经不想去思考之后的得失了,他现在唯一想要做的,就是去品尝眼前这座富丽堂皇的……美味佳肴! 樊力打开的锦囊里,就是“乌拉”两个字。 王爷又一次“事儿逼”了,但樊力却很满意。 此情此景之下, 唯有这两个字,能够让他整个人都酥麻起来。 曾将人当作柴来砍下做收集,累积白骨铸宫殿的樵夫,最喜欢的,就是这种大场面的杀戮; 在这种氛围下, 樊力的皮肤,都开始呈现出一种异样的红色; 他的甲胄,早就丢在了路上,但此时,他却嗷嗷叫地冲在了最前方,如同一尊野兽,扑向了他的羊圈。 陈阳低吼:“传我军令,冲城!” 传令司马开始咆哮着传达着这一命令,他们的嗓子,也早就哑了,但无所谓,中军看见前军一往无前开始冲锋后,马上就明白了过来,后军也是如此。 这是一支疲惫之师,但诱人的上京城,足以让他们在此时再榨出新的一份精气。 毕竟这座上京城,可比梅子要让人“解渴”得多。 当年,上京城曾被李富胜攻打过,虽然只是发泄之举,但也着实经历过战火的痕迹。 但彼时上京城内,有官家,有早早地就被收纳进去的守军,虽然乾军不敢出来野战,但据城而守是完全没问题的。 按理说,因为当年李富胜的缘故,乾国应该更为关注上京城的防务问题。 比如城墙的修建比如城墙外民屋的清理以及卫星城堡的修建,乾人在土木上面,本就极有心得,但在这里,却失了效。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魔臨 起點-第六百五十九章 帝都陷落!(上)推薦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天, 黑了。 李寻道正在巡营,禁军是由他亲手编练出来的,虽然吸纳了不少原本的旧禁军体系的将门子弟,但基本都被边缘化了,眼下这支兵马,还是受他李相公掌控的。 一身青袍的姚子詹缓缓地走了过来,李寻道摆摆手,示意身边的这些将领继续将营寨再巡查一遍,自个儿则主动走向了姚子詹。 “姚师,还未歇息?” “不仅是我,官家应该也没歇息下来吧。” 李寻道点点头,这毕竟是官家第一次御驾亲征,同时也是大乾百年来的第一次天子亲征,上一次,得追溯到太宗皇帝时期了。 要说官家不紧张,那是不可能的,面对的对手毕竟不是什么教民叛匪,而是燕军,且还是打着王旗的燕军。 “寻道啊,燕人会夜袭么?” “如果我是燕人的统帅,最迟在今晚,就该选择夜袭了,其实,昨晚燕人就该有所反应才是,因为昨晚,除了韩相公所在的北路大军,其余三路,都已经和燕人接触上了。 但燕人只是选择了收缩,并未主动来做些什么。 白天的话,还能解释燕人想等到晚上,今晚,大概会夜袭吧,再不动手,这铁笼子,就真的要铸好了。” “我和那位平西王接触过好几次,此人,不是优柔寡断之辈。” “姚师说笑了,人家既然敢放着梁地的我乾军精锐不管,率孤军深入我大乾,这岂是优柔寡断之辈? 其人善行险招,怕是最忌讳的,就是犹豫了。 其实, 寻道倒是希望今夜燕军能发动夜袭,要是燕人依旧什么都没做,那就……” “你在担心什么?” 姚师好奇地问道。 李寻道坐了下来,姚师也跟着盘膝而坐。 “韩相公、祖昕悦那边,每日都会通传数封消息,原本,寻道以为燕人会毫不客气地想要一口击溃韩相公那一部,但燕人没选择这般做。” “说是下雨,燕人的马蹄,跑不动?” “前两年,燕人举国伐楚时,就是那位平西王,率军冲了楚国的一支藤甲兵军寨,是以填土的方式硬生生地掘开了楚人的军寨。 再说了,燕人是仗着骑兵之厉,横行无忌,但并不意味着,燕军下了马,就不会打仗了。 北方,是燕人之后路,韩相公那一部就卡在燕人后撤之路上,因为我们谁都清楚,那位平西王也必然一样清楚,他想靠这一支孤军来倾覆我大乾江山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他进来时,就必然想着要如何出去。” “围点打援么,亦或者,燕人没想到,咱们这次包过来这般多的兵马,连官家,都御驾亲征提振士气了。” “倒是有这个可能,战场局面多变,各有心思,没谁能完全猜得准猜得着的。 且祖昕悦传来的军报上看,那位平西王,货真价实地就在那里,这是我最放心的地方,他在这里,一切就都好说。” “是啊,他在那里,一切就都好说,他这次带来的据说近五万的兵马,只是老夫看来,这五万兵马,也比不得他一个。 败家子的逍遥人生 点小驸马 燕国的擎天柱,一旦塌了,晋东必然会乱,燕人将失去晋地,一切的一切,差不离都将回到当年了。” 二人的角度不一样,一个从军事,一个从政治。 “只是,面对这样的一个对手,寻道实在是不敢掉以轻心,当初在后山没能留得下他,寻道心里就一直在不安了。” 彼时平西王爷在望江冰面上遇刺,靠魔丸的力量以炼气士手段化解危机,却被李寻道找到了机会,以师尊藏夫子留下的白莲为引,将郑凡“拘”到了后山; 本以为可以就此解决掉一尊大患,谁成想那郑凡上了山又下了山,最后不仅舍掉了师尊白莲,还废掉了自己大半的炼气士修为。 姚子詹安慰道;“有些人,是有天数的,活该死在战场上才是。” 李寻道点点头。 这时, 姚子詹又小声地开口道;“若是按你的想法,该如何去做?就是将你放在那位平西王爷的位置上。” “我不会等到现在,自古以来,之所以以合围之法御敌,看似轰轰烈烈多路大军进发,实则是因为单独地某一路大军出来,无法做到安稳。 所以,对于合围一方,最大的破绽在于,一旦被对方提前洞悉,在你合围之时,管你几路来,我只一路去,抢先以优势实力一路一路地吃掉你的分路。 哪怕最后不能连战连捷,但最起码在吃掉你一两路之后,所谓的合围,也就无从谈起了。 可那位明明布置了这般多的哨骑,从前两日的消息来看,我三路大军逼进时,燕人的哨骑马上就做出了反应。 其用兵之能力,不至于就这样坐等着咱们将笼子打好。 这也是寻道最为考虑不通的一点,面对这样的对手,实在是不敢奢望人家会犯这般大的错误好给自己占那个便宜。” “要是燕人打算突围,寻道认为燕人会走哪一路?” “姚师以为呢?” “北面吧?”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玄門遺孤》-第3780章:你很狂看書

小說推薦 – 玄門遺孤 – 玄门遗孤 看到花明飞出,梅林不由面色大变,此时对方没有犹豫,也跟着一晃而去。 同时对方身上散发的规则之力将肖羽所在那片空间团团围住,接着猛然向外一拉。 原本笑面虎释放的规则已到了尾声,现在被外力猛然冲击之下顿时荡然无存。 空间塌陷处,肖羽浑身被星光环绕,如同一颗散发着白光的光团。 “梅花谷,就你们两只蚂蚱也想和我为敌?” 笑面虎远远的看着花明二人,原本已经消散的规则再次弥漫在身体周围,让对方的身体也跟着向这边飞来。 “前辈,我等无心和你为敌,但你要杀肖羽,我兄弟二人绝不同意。”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梅林也变得无所畏惧,不管输赢,他们必须站在道义之上。 花明也乘着两人说话的瞬间向肖羽飞去,可不等对方接近,一股强大的星辰之光就碰撞在他身上,直接将对方撞的向后飞去。 “花兄弟无需多虑,我并无大碍。” 就在花明被星辰之力向后推去的同时,肖羽的声音也紧跟着传入他的脑海。 听到肖羽的声音,花明这才微微松了口气,可就在这时,身后突然传来惊雷之声,随后就看到一个人影倒射而回。 此时花明没有丝毫犹豫,身体一晃之下化成千米高的巨大植物,粗大的树干如同手臂般向着远处冲来的笑面虎直接拍打过去。 “螳臂当车,一个树仙也想和我斗?” 笑面虎在这时极速靠近,眼看那些树枝落下,对方身体周围突然出现一圈圈火焰,树枝刚和火焰接触,就直接被弹射回去,让花明根本无法接触到对方。 不仅如此,更有杀气规则从高空落下,让那株梅花树上瞬间出现条条裂痕。 九逆冰火决 静隐 虽然笑面虎动用最强一击耗费了身上大量仙力,但面对梅林二人时,他依旧有着绝对的压迫优势。 所以在刚才的对战中,梅林只是一个回合就被拍飞了出去ꓹ 并且口吐鲜血。 而花明也无法在对方的杀意规则下坚持多长时间ꓹ 可即便如此,对方依旧没有停下。 在火焰的不停前扑下,以梅树为中心倾盆大雨无端而落ꓹ 有了雨水的滋润ꓹ 大树上那些裂痕开始恢复,并且开始抽出嫩绿枝芽。 不仅如此,以桃树为中心ꓹ 各种规则化为光圈,将肖羽他们全部笼罩在其中。 看到这一幕ꓹ 笑面虎脸上顿时出现讥讽之色,可就在这时ꓹ 桃树上那些绿色树叶全部飞射而出,树叶全部是规则之力所化,所以飞出之后如离弦之箭,让天地出现无数窟窿。 可是ꓹ 就在那些树叶刚飞到笑面虎前方百里时ꓹ 就被杀意规则全部化为粉末。 看到这一幕ꓹ 笑面虎没有丝毫迟疑ꓹ 一步踏出就已来到桃树千米之外,接着只见对方挥起拳头,对着桃树猛然挥下。 只听见轰的一声ꓹ 巨大的梅树身体竟然被打的向后退出千米之远,树身上竟然还出现了一个巨大窟窿。 梅树就是花明的本体ꓹ 本体受伤,自然花明也会遭到重创ꓹ 所以对方此时难受的不停摇摆着枝干,嘴里发出呜呜的叫声。 “一只小小树妖ꓹ 也敢阻拦本尊的脚步,今日就让你去给老鬼陪葬。” 一拳将花明打退ꓹ 笑面虎再次向前,杀意规则再次涌出,让花明如无根浮萍一般在宇宙中摇摆不定。 不过瞬间,花明身上就再次出现条条裂痕,而且还有血液向外流淌。 以对方这种状态,只要笑面虎再给予一击,他就会当场死亡。 不过肖羽不会给对方机会,在笑面虎刚要接近花明的一瞬,黑色光芒席卷天地,将靠近的笑面虎直接逼退。 “死亡规则,你竟然炼化了老鬼的死亡规则?”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魔臨 起點-第六百五十八章 四面楚歌展示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报!!!!!!” “报!!!!!!” 一道道军报开始向帅帐汇集,但都被刘大虎和郑蛮拦截了下来,而后即刻送到了帅帐一侧原本剑圣所住的帐篷内。 陈仙霸坐在那里,就着烛火,阅读着这一封封军报。 刘大虎和郑蛮很是紧张地蹲在陈仙霸身边,军报,基本都是在后半夜送来的,但这意味着在前半夜其实就已经有实际接触了,这里面,必然会有一个时间差在,所以说,当他们收到这些军报时,敌军,其实已经距离自己这边更近了。 剑圣抱着龙渊,坐在旁边,手里拿着凉茶喝着,看着自己儿子和郑蛮,一封一封地向这里送,事态无比紧急的样子,忍不住问道: “乾军,很多么?” 陈仙霸虽然有种身为“将领”瞧不起单纯武夫的思维,但还不至于蠢笨到当面不给剑圣面子,当即开口道: “很多,非常多,大虎,地图。” “好。” 刘大虎将自己怀中的那张简易一些的地图取出,摊开,更为详细的地图,在帅帐内,但王爷在睡觉,事先吩咐了不能打扰。 “我军帅帐,现在在这个位置。 自东边,西山大营,少说有个六七万兵马正在向咱们这里开来,西山大营还是稍微能打一点的,不至于一触即溃。 而自西边,是乾人的骑兵,不下两万的骑兵。” “骑兵?”郑蛮马上疑惑道,“乾人的骑兵不是在梁地么?” 乾国因马政腐败废弛的原因,其实骑兵一直不多,虽然哪儿哪儿看似都有骑兵,平日里无论是百姓还是官府也不缺马的样子,但想要组建大型骑兵军团维持住规模,这就需要一个持续不断的单项方面的后勤补给。 乾国现在唯一的一支骑兵军团,在钟天朗这位驸马爷手中,前身是西军的骑兵,后又融入了三边各路骑兵,再加上近些年补充进去的,这才得以成型,可以在正面战场上投入使用。 可他眼下,哪怕已经转移不在梁地了,也不可能忽然神兵天降地到这里来。 “东边,有四个校尉都传来了军报,彼此应和,规模上差距应该不会太大,我推测,乾人应该是借兵了。” 顿了顿, 陈仙霸道:“很可能,是北羌骑兵,也就只有那里,才能让乾人在短时间内调出这么多的骑兵出来。 乾人一直有调客兵的传统,土兵他们以前也经常调动。 调动北羌骑兵,其实就和咱们王府之前从雪原上调动仆从兵一样。” 刘大虎问道:“那北羌骑兵是什么水准?” 郑蛮不屑道:“能被乾国打压得收仆从兵的,能有什么鬼样子?” 陈仙霸则开口道:“不能这么算,北羌在当年曾一度建国,后来是被刺面相公给平定的,制约一个族群发展的因素,不单单仅仅是战力,还有其他很多。 且绝大部分时候,乾人对北羌也是以招安分化为主,如果可以一劳永逸地荡而灭之,当初的西军早就这般做了。 姑且来算,北羌骑兵的战力,应该在蛮族之下,在没有野人王的野人之上吧。 当然,肯定是比不过我们晋东铁骑和大燕的镇北靖南两军的。” 剑圣有些好奇地问道:“这些你都知道?” 这就像是一个家长,看到了另一个学习成绩好的孩子,总是习惯性地想问问一些学习方法。 陈仙霸回答道:“小时候,我身边一直有一个夫子负责教导我,不是父亲,胜似父亲。” 剑圣点点头,合着责任在于,自己这个当爹的没教好? 唉,不该问的。 “至于北面,就是这些日子以来,一直和咱们对峙的韩相公那一支,其规模,在六万到七万之间,多数是由地方厢兵、郡兵和守军组成,战斗力不强,但我觉得,对面应该有所依仗,甚至可能,军营内部,还藏着某支精兵。 南面,按照传回来的这些军报来看,不出意外,应该是乾国的禁军出动了。 当年乾国禁军号称八十万,但真正活着的,还得再打两次对折。 王爷当年攻乾时,乾国禁军先拉出了十万,松松垮垮的,上战场一触即溃。 后续乾国想要再拉出一支禁军北上,凑了个几万兵马,出了京还没出汴洲郡时,就逃散了大半。 那之后,乾人应该重新编练了禁军,按照南面这几个校尉传回的军报来看,怕是也得有六万之众。” 郑蛮掐着指头算了算,道; “好家伙,这就是二十万大军不止了?这乾国,还真是人多得很。” 无怪乎郑蛮会惊叹,因为乾国在三边还有重兵,且是真正的重兵,在梁地,还有乾国的一支野战军团。 眼下,乾国居然还能再在腹心之地,短时间内,就又聚集出这般多的兵马。 最要命的是,乾国江南的兵马,应该还没来得及调动,同时,偏远一些地方的勤王之师,也还没过来呢。 “这就是乾国。”陈仙霸说道,“当你熟悉乾国后,你会为它的强大而感到匪夷所思,然后,你会为它一度是四国最弱之国,被我大燕压制得这般厉害而感到,更匪夷所思。” 刘大虎问道:“王爷那边……” “王爷既然吩咐了,咱们就必须按照王爷的吩咐做,乾人一个晚上,完成不了包围,就算堪堪形成了四方呼应,明日也来不及发起攻势,王爷这个好觉,是能睡得安稳的。 再者,不要听到对方兵马规模就感到震惊,当年李豹李富胜两位将军只带了六七万兵马就能直接打穿乾国,可见乾国军队战斗力之差。 就是在雪原上,我一万晋东铁骑都能撵着五万野人跑,这点阵仗,又算得了什么?”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魔臨 起點-第六百五十七章 朕,來了!推薦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一连多日,本等着洗地的老天爷终于不高兴等了。 天幕,终于放出大晴,好一派阳光明媚。 “这些日子,倒是辛苦你了。” 郑凡对着自己面前陈远说道。 “末将职责所在,不敢言苦!” 说着,陈远又笑了笑,道:“再说了,这些乾人的哨骑探马,真不经打啊。” 薛三和陈雄去了相思山,现本军之中,则由陈远挑起了外围哨骑探马的责任,前些日子的大雨泥泞之中,陈远亲自指挥麾下骑卒对对面乾军进行了疯狂压制。 哨骑之间的交锋,当双方发现对方时,其实就意味着开始了,谁能在哨骑战中获得优势,谁就相当于取得了战场视野的优势。 不过,正如陈远所说的,乾人的哨骑真的是不经打,而且他们还似乎将不少的精力放在了对己方的捉逃上,故而整个正面战场态势,基本早就落入了燕人的手中。 陈远见平西王开始着甲,好奇道: “王爷,您这是打算?” “天晴了,雨停了,本王觉得自己得出去走走了,呵呵。” 伺候王爷着甲可比伺候王爷更衣要轻松多了,陈仙霸等人做得有条不紊。 “喊上赵元年,陪本王出去再溜溜弯儿。” “喏!” 没多久, 貔貅再一次牵着赵元年来到了帅帐前。 赵元年身着一身皮甲,发式没变,搭配起来,很是不伦不类。 郑凡看了他一眼,道;“卸甲。” 赵元年愣了一下,但马上开始将身上的皮甲卸下。 “着你自个儿的衣服来,否则看得不顺眼。” “是,王爷。” 赵元年以最快的速度换回了他自己的衣服,一身藏青色的蟒袍,看似低调,实则内敛有华。 军寨的大门被打开, 平西王爷骑着貔貅罕见地一冲而出,陈远带着本部兵马紧随其后。 …… “呜呜呜呜!!!!” 平和了这般久,除了每日拖拽回来的己方哨骑尸体还能偶尔提醒乾军现在依旧属于战场环境之外,绝大部分时候,乾军士卒已经逐渐忽略了战场节奏的本质。 对面的燕军, 对面的燕国平西王, 似乎压根就不打算攻出来,绵绵雨落,大家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相安无事。 明明近在眼前,却又总幻想着远在天边,如同每次春闱,上京城内不少考生越是临近开考时也就越是喜欢放浪形骸。 燕军的忽然出现,哪怕规模不大,也使得这座乾军军寨沸腾了起来。 宛若家里弄得很是邋遢的儿媳,忽然听到自家婆婆的敲门声,赶忙起床熟悉快速打理后出来见人。 三支规模不大的乾军骑兵自军寨的三个方向出来,另外还有一支人数不少的步兵方阵自正门开出。 虽然用时比较长,但好歹拉扯出来了。 而此时, 身后的骑士还在乾军军寨外围时不时地撩拨一撩,但平西王爷本人,则已经坐在了铺着毯子的地头上,看着前方乱糟糟的一幕。 赵元年蹲在一旁,笑呵呵的样子看起来有些可爱。 剑圣站在郑凡身侧,阿铭站在郑凡身后,这是不变的老配方。 此时,剑圣开口道;“有点让我意外。” 郑凡回应道;“意外什么?” “你居然不怕么?” “怕什么,怕眼前的乾军忽然尽数杀出,直接将我给包了饺子?”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 郑凡点点头,拍了拍自己的膝盖,道;“没什么好怕的了。” 剑圣也就不再说话了。 乾军开出了一部分,人数近万,而这次前来“踏青”的燕军,哪怕打着平西王的王旗,但实则,也就是四千不到的规模。 这更像是一场大战前的踩点,只不过大战的开始,因前些日子不停歇的大雨给阻滞了。 然而,尽管如此,乾军依旧没有选择主动进攻去开启个什么“以多打少”的局面;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棺山太保 ptt-第一百一十九章無形的戰書熱推

小說推薦 – 棺山太保 – 棺山太保 所谓的猎鹰人并不是普通的训练老鹰的猎人。 而是玄门之中的一种诡秘职业。 这种职业是从死咒师之中演变出来的一种旁系职业。 是指把死去的生物,进行催化,达到一种活着的状态。 但其实这种生物是已经死去很久的了。 这就好比南疆一带那些蛊师,能命令已经僵死的毒虫进行行事的一种职业。 而我们面前这种灰色带有黑点的老鹰则是属于死亡之海之中的产物。 虽然死亡之海之中无边无际都是海洋,但在特定的时间段内是有岛屿出现的。 而这些灰鹰便是这些岛屿之内的产物。 本来这些灰鹰只是一些有毒的老鹰,因为被死亡之海侵蚀过后,无法飞跃横跨整个死亡之海。 所以就死在了死亡之海各处。 甚至在有些时候会被涨潮退潮的时间段内遗留在死亡之海的海滩之上。 而那些黑点可以看做是灰鹰身上的尸斑,或者是毒素的表现。 而猎鹰人便是从这个时候,这个时间段中所诞生出来的。 之所以王道认识这种东西,是因为他们诛神司会隔三差五的进行巡逻。 抓捕对南岸城市有重大危险的职业。 这种危险自然是指大面积伤害的那种。 因为这些猎鹰人不可能只训练一只老鹰,而是一群。 隐世猎鹰人在玄门之中可谓是人人喊打的职业。 就像是现实世界当中那些极度危险的分子一样。 我听完王道的叙说之后,也有些感到毛骨悚然。 原本在现世世界当中,我棺山太保是整个阴人圈的中心。 没了棺山太保就不能旋转了。 但现在进入隐世之后,才发现我棺山太保在隐世的分量虽然也很重。 但充其量也就是在某种特定情况下非我们不可。 甚至我整个棺山派在隐世之中来看的话,只能算一个比较古老的门派。 “王道,照你这么说的话,那咱们现在要赶紧离开了啊……!” 王道点头道:“不错,我们要抓紧时间回到正阳城,我要知道正阳城中发生了什么。” “虽说,这些猎鹰人不可能,也不敢去主要城镇。” “但现在这死寂大陆上有了猎鹰人的身影,就足以见得他们已经在蠢蠢欲动了。” 说完,王道便催促阿黎骑上上古蝾螈赶紧离开。 我跟王道两人几乎是一前一后的进行护卫。 在第二天的早上终于离开了这片死寂之地。 一路上的时候,我们看到了很多的野兽尸骸。 这是我们再来之前根本不曾所见到的。 当我们再次来到当初被我清空了的死亡大峡谷的时候。 都没有进入呢,便闻到了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道。 阿黎更是吸了吸自己的鼻子,一脸厌恶的说道:“这里有人进行过血祭仪式……!” “这么大的腥臭味,至少也死了上百条生命……!” 阿黎说的是上百条生命,而非人命。 而我跟王道两人也互相看了看。 最后王道冲我示意道:“木阳,你在这里保护阿黎,我进去看看……!”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竟然发生了那么多的事情,但愿正阳城没事……!” 阿黎虽然喜欢无理取闹。 但这个时候,她并没有说什么,而是老老实实的呆在上古蝾螈的背上。 甚至神情之中也充满了警惕之色。 我看了一眼阿黎轻笑道:“怎么?紧张?” 阿黎哼了一声道:“我才不紧张呢,这种事情我见的多了……!” 我怕看着阿黎这个样子,忽然之间想到了当初带幺妹出来的时候。 那个时候的幺妹也是如此的活泼,开朗,单纯。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魔臨討論-第六百五十六章 雷雨推薦

小說推薦 – 魔臨 – 魔临 战书约定的日子,在大雨之中就这般平静地过去了; 老天爷其实很给面儿了,想着等你们下面杀出个尸山血海后,再来冲刷冲刷这血腥味,可惜,下面的,并未给出这个机会。 但,无论哪边,其实都没尴尬。 翌日,燕军这边派来使者,说想要再行会晤,而会晤的主角,并非是双方的主帅。 喬 寧 小說 乾人这边来的,是赵牧勾,上一次的小小执旗手,如今,成了正主,只因对面燕人派来的,是赵元年。 眼下, 双方的执旗手,相对而立。 秦时明月之漫漫长路 酥凉先生 乾人这边的,一脸络腮胡子,体格健壮,其真实身份,是后方这支乾军实际意义上的真正统帅,祖昕悦。 作为祖竹明的义子,他的声望其实并不高,乾国江南沿海之地,和北地之间,也隔得太远太远。 但其人往那里一站,哪怕没穿将军铠而是身着普通士卒的皮甲,却依旧给人一种震慑和压迫感。 赵元年不认识祖昕悦,但初见时,也有些被唬了一跳。 好在, 王爷“爱惜”自己, 虽说没让剑圣大人亲自陪同自己来,但依旧派出了自己的贴身死侍,帅帐那边的人,都叫他“铭先生”。 和祖昕悦比起来,阿铭的正经,其实也就持续了一会会儿,将旗帜插入了地面,打了个呵欠,默默地掏出酒嚢,开始喝了起来。 祖昕悦鼻尖嗅了嗅,他祖上是“采珠人”,其幼年时,一大半的时间几乎都是在海水里泡着的,对腥味之气,格外的敏感。 对面那位执旗手正在喝着的,不是水,也不是酒,而是血,是人血。 赵元年和赵牧勾互相以两军使者的身份见礼; 紧接着,以宗室礼相见; 按照辈分来讲,赵元年其实是赵牧勾的爷爷辈,故而赵牧勾行大礼见之。 礼毕; 赵元年瞥了瞥装作小兵执旗手的祖昕悦, 笑道; “这是要打算砍死我?” “嗯。” 赵牧勾大大方方地承认了, “你身为宗室,卖国求荣,背弃祖宗,知道这次是你来谈后,韩相公就说,要是情况允许,就杀了你,也算是给我赵家清理门户了。” “那现在呢?” 赵元年看着祖昕悦,问道; “动手不?” 祖昕悦不说话, 阿铭继续喝着酒; 很显然,这是不打算动手了。 “我大乾是礼仪之邦,怎么就打算干这种事儿呢?”赵元年感慨道。 赵牧勾笑道:“讲礼,是要让下面的人守礼,才好让上面的人,更自在一些。” 赵元年侧了侧脑袋,道:“你是认真的?” “是。” “你平时也是这般和人说话么?” 新婚不洞房 “不会,平时会装傻。” “那为什么现在不装了呢?” “装累了。” “你才哪儿到哪儿呢,呵呵。” “你那边的那位平西王爷,早年未发迹时,面对郡主面对皇子面对上峰,想来也是会屈膝的,但现在呢?” “王爷不一样,他现在的位置,已经无人可以撼动了,你呢?”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懸疑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