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希行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問丹朱-第四百六十三章 尾聲鑒賞

小說推薦 – 問丹朱 – 问丹朱 西京第一场雪到来的时候,京城送来了赐婚的消息,也很巧,此时陈猎虎也逼近了西凉王庭。 老西凉王阵前认错,西凉王太子砍下老齐王的头,尽管如此,西凉王太子也不得不作为质子去往京城。 消息传来,朝廷大贺,奖赏了金瑶公主和陈猎虎等一干人。 朝廷的钦差到来后,和金瑶公主一起在西京城门迎接凯旋的陈猎虎大军。 陈家的人也在其中。 “姐姐。”陈丹朱一边等待,一边跟陈丹妍小声说话,“楚鱼容说一开始朝臣们提议说待父亲大胜之后再下婚旨呢,他不同意,认为这样是瞧不起父亲,也瞧不起我。” 看她得意洋洋的模样,陈丹妍终于有点体会到丹朱小姐在京城飞扬跋扈的感觉了。 朝臣们这样说已经算是很客气了,先前六皇子只是六皇子也就罢了,娶谁大家都不在意,甚至听到皇帝赐婚陈丹朱和六皇子,大家还都很高兴,认为这是对陈丹朱的束缚。 但谁能想到一眨眼间,太子废了,五皇子死了,三皇子有不轨之心,铁面将军显灵点六皇子为太子——这个是民间传说,朝臣命官们是不会相信的。 他们也能理解皇帝不理会这个传言的原因,未来天子嘛,总要有点神奇传说。 以上这些不是陈丹妍猜测,袁先生将京城的动向常常讲给她,还叮嘱她“别告诉丹朱小姐,免得她不安。” 丹朱小姐哪里会不安啊,看看她说的的话。 “你知道他的心意就好。”陈丹妍说,嗔怪,“别喊他的名字。” 楚鱼容现在是太子了,提名道姓大不敬。 陈丹朱嘻嘻笑:“我只喊给你,还有他听。”这些都是小事,她抓着陈丹妍的手,继续眉飞色舞,“但是,父亲在这个时候立功了,不是靠着军功攀亲,而是给这门亲事锦上添花,看谁还敢瞧不起父亲。” 陈丹妍看着她,轻声道:“楚鱼容担心你被人慢待,父亲也担心啊,所以一定会尽快拿下大功,为我们丹朱大嫁增光添彩。” 陈丹朱倚在姐姐的肩头,蹭啊蹭:“其实你们都在,就已经是给我最大的添彩。” 她唯一的心愿就是一家人能活着,没想到不仅一家人都活着,她还能成亲。 嫁给楚鱼容,或者说,铁面将军。 那一世她跟铁面将军——楚鱼容唯一的交际,就是临死前听到他的名字。 她可没想到,这一世重来竟然跟这个人成亲了。 陈丹妍看着妹妹在肩头蹭来蹭去,又软又可爱,她的眼不由笑意溢散。 “陈老将军来了!” 前方有人大喊一声,陈丹妍和陈丹朱姐妹两人忙向前看去,果然见大军滚滚从天边而来。 “丹朱,丹朱。”金瑶公主喊,对她招手,“快去接你父亲。” 陈丹朱对陈丹妍一笑,松开姐姐的手,翻身骑上小花马,迎着大军疾驰而去。 …… …… 从夏天到冬天,西京和京城的官路上一直繁忙不断,区别是前半段是坏消息,后半段都是好消息。 在金瑶公主押送西凉王太子回京的盛大仪式后,就迎来了大夏更盛大的仪式,皇太子成亲。 不过相比于先前的欢天喜地,这一次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高门大户,都心情复杂——高门大户尤甚。 陈丹朱,竟然成了皇太子妃,还马上要成为皇后——皇帝已经闹了好几场要退位了,文武百官们求了好久,才答应等皇太子成亲后。 陈丹朱这种人当了皇后,那大家以后的日子可想而知——陈丹朱就更能想打谁就打谁了。 京城的气氛越来越紧张,路上的行人都战战兢兢,京城的贵女们更是闭门不敢出。 “这门亲事当时就是个意外。”有些官员们也摇头,“既然六皇子当了太子,婚事就应该重议。” 另有官员提出一个更合理的办法:“不过,既然有过陛下赐婚,那陈丹朱依旧可以嫁给太子,当个侧妃什么的,皇后必须要慎重重选啊,选出贤良淑德担的起一国之母的高门贵女。” 他的话音未落,就听到有人冷笑:“一国之母的重任,可不是仅仅贤良淑德就能担起的。” 值房坐着喝茶的官员们转头看去,见一个长脸的年轻官员走进来,他其貌不扬,笑着也让人觉得神情不善——更别提现在还真的神情不善。 但却没人敢小瞧这个官员,这个潘荣出身寒门庶族,仗着是陛下钦点入朝为官,自称天子门生,在朝里担任言官,谁都敢问责谁都敢骂,多少官员看他不顺眼,但偏偏这小子博才多学论起道理来二十个人也说不过他一个。 潘荣就靠着这一张嘴扶摇直上,还在民众尤其是寒门中博得好名声,真是让人更无可奈何。 不过今天他说的话还真入耳。 嗯,这个潘荣好像也跟陈丹朱有过节——据说当初自荐枕席,被陈丹朱嫌弃丑打出来了。 陈丹朱当了皇后,那以后还有他的好日子? “潘大人!”大家纷纷打招呼,这一次真诚的表达热情,“您来说说,什么样的人才能担得起一国之母的重任?” 潘荣肃容道:“不仅要贤良淑德,最重要的是机敏聪慧,富贵不淫威武不屈,有勇有谋心中有沟壑,眼中又有万物可怜惜。” 诸人忙抚掌叫好点头“没错。”“这才是世间第一的女子。”“这才能当得起教化天下之责。” “潘大人。”一人怀着期盼鼓动,“您当向皇帝进言啊,要为太子寻找一个这样的女子。” 潘荣带头闹起来的话,一定能让皇帝和太子重新思量一下—— “何须我去寻找?”潘荣看着他,“太子殿下已经自己找到了。” 找到了?诸人愣愣,太子有意中人?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問丹朱 起點-第四百六十二章 不同分享

小說推薦 – 問丹朱 – 问丹朱 驻守在村头的孩童们,觉得今天村子里的气氛不太一样。 瘸子陈老头的家门前站着一些人,虽然没有穿着铠甲,但气势不凡。 不过这也没什么,自从瘸子陈老头果然变成大将军后,门外就经常有气势不凡的人来往。 他们就不要分心了,好好守岗哨,将来也能变成气势不凡的人。 孩童们挺直脊背握着木枪——这可是陈老头,不对,陈老将军亲自给他们做的。 院子里楚鱼容的脊背也挺直如枪,虽然他一向如此,但此时还是略有些绷紧。 炼器修真 木易为春 陈丹朱伸手戳他后背,嘻嘻笑。 陈丹妍嗔怪的拉开妹妹的手,再对楚鱼容含笑道:“快去吧,父亲在后院,我已经跟他说了,他等着见你。” 楚鱼容点点头抬脚迈步。 陈丹朱在后将手拢在嘴边:“要不要我陪你去啊?我可是我父亲的珍宝,万一他对你不悦,我可以帮你哦。” 楚鱼容将女孩子的手从嘴边拉下来:“你也是我的珍宝,我和陈老将军都是识宝的英雄,我们英雄相惜。” 陈丹朱呸了声。 “丹朱别闹了。”陈丹妍道,对楚鱼容做请,“殿下请。” 楚鱼容点头款步向后院而去。 话虽然这样说,但看着楚鱼容到后院去了,陈丹朱还是略有些紧张。 “姐姐。”她问,“你准备茶了吗,让我送过去吧。” 陈丹妍将她按坐下:“你老老实实坐着,有什么好担心的?父亲如何待你,你心里不清楚?殿下如何待你,你心里不清楚?” 他们都视她为珍宝,陈丹朱一笑,在院子里怡然而坐。 后院的气氛的确不紧张,陈猎虎和楚鱼容甚至没有谈起陈丹朱,见过君臣礼后,陈猎虎便继续锯木头,楚鱼容不觉得受了冷落,还开始打下手。 “殿下竟然也会这个手艺。”陈猎虎见他动作娴熟,忍不住问。 楚鱼容笑了笑:“这个手艺多年与我为伴。” 皇家子弟衣食无忧,便难免有些古怪的爱好,陈猎虎没有再说话。 楚鱼容将一根打理好的木料递给他:“陈老伯,丹朱跟着我,你放心吧。” 陈猎虎神情略有些怅然:“其实,丹朱跟着谁,我都放心,因为那是她的选择。” 楚鱼容轻声说:“我明白老将军的意思,这的确是我和丹朱两人的选择,但能有亲人们的祝福,能让亲人们开心,我们会更开心。” 陈猎虎看他,道:“殿下,得知你为丹朱而来,我们一家都很开心。” 楚鱼容的脸上笑意浓浓,拱手一礼:“多谢陈老将军。” 陈猎虎受了他一礼,低下头继续锯木头,楚鱼容帮他把这根木头打理好,便起身告辞。 陈猎虎也没有挽留,以君臣礼相送,楚鱼容走了几步忽的听陈猎虎在后开口。 “他,是什么时候过世的?” 这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楚鱼容身形一顿。 他知道陈猎虎说的他是谁。 关于铁面将军这件事,楚鱼容是不打算告诉世人,也自然不会跟陈猎虎提及,陈丹朱更不会说,没想到陈猎虎还是察觉了。 楚鱼容转过头:“天元三年。” 陈猎虎问:“是因为什么?” 楚鱼容伸手按着自己的腹部:“这里的旧伤复发了,来势凶猛,他的身体没有撑住。” 陈猎虎喃喃:“果然还是那里的伤要了他的命。”但下一刻又洒然点头,“不错了,当时他捂着伤口,在燕王军中杀了几百个回合,我原本以为他只能撑这几百个回合,没想到一直撑到了天元三年。” 说罢哈哈一笑。 “好,好,好。” 说罢这三个好字,他拿起锯子继续忙碌,把这件农具做好,他就去边境,朝廷的公文已经到了,要追击西凉兵,直捣西凉王王帐。 楚鱼容也没有再说话,转身大步走出来。 “丹朱——”他脸上带着笑,要告诉她陈猎虎的祝福。 但院子里并没有那女孩子的身影。 丹朱呢? 陈丹妍略有些无奈:“殿下,丹朱她有点事出去一趟。” 有什么事?楚鱼容不解。 竹林此时跑进来,虽然他体力好,但跑了这一路,气息也有些不稳,急喘道:“殿下,我看到青锋了。” 青锋?楚鱼容一怔。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問丹朱 ptt-第四百六十一章 心喜推薦

小說推薦 – 問丹朱 – 问丹朱 话题突然转到吃饭上,楚鱼容有些好笑又有些无奈,陈丹朱啊陈丹朱。 “你真是能伸能屈!” 陈丹朱一笑:“这倒是我一个优点。” 其实她心里很清楚,他们两个各自问的问题,都不太好回答,楚鱼容因为有两个身份,所以面对一些事一些人,有不同的做法,她何尝不是呢?站在这里的她,外表是现在的她,心却是多活一世的她,所以她对张遥对楚修容对周玄也有着难以解释的态度。 要是继续钻这个牛角尖,对他们来说,不是什么好的相处方式。 “所以你吃过饭了吗?”她再次问,“你现在能随意离开京城吗?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楚鱼容的脸蒙上一层风尘,有些日子不见,也消瘦了几分。 说起来他也真不容易,先前是铁面将军,不能随意行事,现在不当铁面了,当了太子,依旧不能随意——如今皇帝这个样子,朝堂那个样子,他就这样离开了。 楚鱼容垂目,声音闷闷:“有麻烦又能怎样。” 陈丹朱牵着他的衣袖摇了摇:“有麻烦了,就只能楚鱼容费心解决麻烦了。” 她明明没有说什么甜言蜜语,就一声楚鱼容让他的心就被抚平了,楚鱼容伸手握住牵着衣袖的小手:“嗯,有麻烦我就解决麻烦。” 这还是第一次被他握住手吧,陈丹朱的脸不由红了:“都,都还看着呢——”想要把手收回来。 楚鱼容笑道:“谁看着?他们都走了。” 哎?陈丹朱转头,这才看到原本一旁停着的车马都不见了,金瑶公主的车,她的车,护卫们都走了——只剩下竹林和阿甜,两人还退到远处。 “什么时候走的?”陈丹朱瞪眼惊讶。 她竟然没发现,可能的确听到动静,但一时没有在意。金瑶也没有喊她。 楚鱼容捏着她的手,轻声说:“你一颗心都在我身上,所以不察外物。” 陈丹朱觉得自己已经算是很会说甜言蜜语了,但听楚鱼容替她说甜言蜜语还是有点甘拜下风—— 她干笑两声,又看空空的一旁抱怨:“不打招呼走就走吧,怎么把我的车也赶走了,我怎么走啊。” 楚鱼容一笑:“有我在啊,当然是我带你回去。” 巅峰灵修 苍穹戏逍遥 重生之都市狂仙 陈丹朱摇了摇他的手,试图抽回来:“你还没说呢,吃过饭了没?饿不饿?” 楚鱼容没有松开手,点点头:“饿,清晨赶路,还没顾上吃饭,想着见了你和你一起吃。” 陈丹朱想了想:“那咱们是在行宫这边吃呢?还是——” “回家吃吧。”楚鱼容接过话直接说道。 陈丹朱稍微愣了下:“去,我家吗?” 楚鱼容一笑:“应该是我们家,你家不就是我家嘛。” 陈丹朱有些吃不消,年轻人真是太活泼了吧,一会儿发脾气要人哄,一会儿又喜笑颜开俏皮话连连。 她轻咳一声:“其实不算,你别忘了,我们的亲事,还不算作数呢,你当时请了皇帝同意,我们暂时不成亲,先回西京,成亲的事—” 楚鱼容并不否认,点头:“是,没错,我说过,我们先回西京,想好了再成亲,现在你可以继续想着,我也应该见见你的家人长辈,虽然说是父皇金口玉言赐婚,但我还要问你家人长辈的意愿。” 神魔书 陈丹朱看他一笑:“你真要去见我父亲吗?你就不怕尴尬?” 尴尬先前称兄道弟,现在要称—— 楚鱼容看着女孩子俏皮的面容,忍着笑:“还好吧,真要尴尬的话,也不是我一个人尴尬。” 陈丹朱跺脚甩开他的手:“好啊,谁怕谁,一起尴尬啊!” 楚鱼容再忍不住哈哈笑了,伸手拉住陈丹朱:“我饿了,快回去吃饭吧。” 陈丹朱哼了声:“你做好准备吧,去了不一定有饭吃。”但没有再抽回手。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楚鱼容嘴角含着笑,先将陈丹朱抚上马。 陈丹朱见那边竹林和阿甜看过来,略有些羞涩:“我自己能上马。” 楚鱼容道:“我知道你什么都能做,能上马能杀人,不比我差,我就是想多与你亲近。” 陈丹朱再次脸飞红,又想笑,行了行了,没看到一旁的竹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看着楚鱼容和陈丹朱共骑,竹林神情呆呆。 “怎么了?”阿甜在一旁乐颠颠的也要上马,看到竹林不动,忙提醒,“走啊。” 竹林看向她:“将军殿下怎么跟丹朱小姐,有些怪怪的?” 先前他们都退开了,楚鱼容和陈丹朱说的话没有听到多少,但看两人的动作举止,尤其是神情,那真是—— “真是什么?”阿甜问。 竹林看向她:“将军殿下好像真喜欢丹朱小姐。”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言情小說 問丹朱 txt-第四百六十章 言談鑒賞

小說推薦 – 問丹朱 – 问丹朱 陈丹朱当然不是因为要遇到楚鱼容才穿新衣的,如果她知道会遇上楚鱼容,只会躲在家里不出来。 不过,这种随口的甜言蜜语说惯了——面对铁面将军的时候,铁面将军也从不揭破,大家都是心知肚明。 她就这么一说,他就这么一听,大家乐乐呵呵的嘛。 繁體 小說 今天楚鱼容竟然不听了。 陈丹朱讪讪:“穿了新衣能遇上也是缘分。”说着看了眼楚鱼容。 楚鱼容没说话,面色平静。 他不笑的时候,明明是年轻人的面容,也像铁面将军带着面具,陈丹朱撇撇嘴,既然不想听好听的话,那就不说了呗。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她端正肩头:“殿下怎么来了?军政繁忙的话,丹朱就不打扰了。” 楚鱼容看向她,神情有些郁郁:“你都不肯哄哄我了啊。” 眉眼郁郁了,人便又变了一个模样,像那个弱柳扶风的贵公子了,陈丹朱忍不住又放软了声音:“我不敢啊,万一说的不好,惹你生气呢?” “你有什么不敢的。”楚鱼容闷声说,“你也不在意我生不生气。” “怎么会!”陈丹朱大声争辩,这可是冤枉了,“我是怕你生气才讨好你,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从没变过,你说不要哄你,我自然也不敢哄你了。” 楚鱼容道:“你先前讨好我是要用我做依仗,现在用不着我了,就对我生冷疏离。” “天地良心。”陈丹朱道,“我哪里敢对你生冷疏离!” 楚鱼容看着她:“是不敢,而不是不想,是吧?” 陈丹朱沉默一刻,叹口气:“殿下,你是来跟我发脾气的啊?那我说什么都不对了,而且我真的没有想对你生冷疏离,你对我这么好,我陈丹朱能有今天,离不开你。” 楚鱼容说:“但你还是不喜欢我。” “我没有不喜欢你。”陈丹朱脱口道,又认真的重复一遍,“我真没有不喜欢你。” 不管是铁面将军还是楚鱼容,就像日光,高山,星辰,又美又令人安心,她重生归来后,因为他,才能一路走得平坦顺利,她怎能不喜欢他。 楚鱼容看着女孩子认真的神情,脸色稍缓:“但你不想嫁给我。” 陈丹朱低下头,想了想:“我不是不想嫁给你,我是没有想嫁人的事——” “又说谎!”楚鱼容打断她,“那你为什么想嫁给张遥,还想跟楚修容走。” 你是我的老板又怎样 爱小惠 陈丹朱讪讪:“也没有啦,我就是随口问问——但他们都不喜欢我呢,你看,我就觉得,我这样的,连张遥楚修容都不喜欢我不想跟我成亲,怎么能配上你。” 看着女孩子滑头又真心的解释,楚鱼容有些无奈:“丹朱,你让我该怎么办啊——” 这一声轻叹传入耳内,陈丹朱心中微微一顿,她抬头,看到楚鱼容垂目,长长的睫毛日光下轻颤。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离开京城,我也知道你为什么不肯归来,我也知道你为什么想要嫁张遥,还想跟修容走,你是在逃避我。” “我不想失去你,又不想为难你,我在京城左思右想日夜不安,决定还是要来问问,我哪里做的不好,让你如此害怕,如果还有机会,我会改。” 陈丹朱听着他一句句话,心也不由忽上忽下,沉默一刻:“你做的很好,我说真的,你对我真的太好了,没有需要改的,事实上是我不好,殿下,正因为我知道我不好,所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所以她害怕,以及不相信。 楚鱼容道:“对一个人好,还需要理由吗?”不待陈丹朱说话,他又点点头,“对一个人好,当然需要理由。” 陈丹朱瞪了他一眼:“理由呢?” “自从我与丹朱小姐初次相识——”楚鱼容道。 话没说完被陈丹朱打断,她咬牙压低声:“你——你我初次相识的时候,你就,就对我——” 就对她爱慕,是为老不尊了吗?楚鱼容哈哈笑了。 他还笑! 陈丹朱恼羞:“我那时候对您老人家——”她在您老人家四个字上咬牙切齿,“——真当父辈一般敬待!” 我把你当父亲看待,你,你呢! 楚鱼容忙收了笑,知道这是女孩子得知他是铁面将军后,竖起的最大的心坎。 他说道:“我还没说完呢,你听我说,我怎么可能初次相识就喜欢你啊,你那时候,可是我的敌人,嗯,或者说,是我的棋子而已。” 陈丹朱哼了声:“敌人棋子又怎样,难道不会对我的貌美如花动心?” 楚鱼容哈哈笑:“你哪里有我美。” 这真是,陈丹朱气结。 “丹朱小姐当然美。”楚鱼容忙又认真说,“但我岂是被美色所惑的人?” 还是在夸他自己,陈丹朱哼了声,这次没有再说话,让他接着说。 “我是说一开始有缘跟丹朱小姐相识,从敌人,戒备,到棋子,利用,一步步相交往来,熟悉,我对丹朱小姐的认知也越来越多,看法也越来越不同。”楚鱼容接着道,“丹朱,我们一起经历过很多事,实不相瞒,我原本没有想过这辈子要成亲,但在某一刻,我明白了自己的心意,改变了念头——”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都市小说 問丹朱笔趣-第四百五十九章 喜歡閲讀

小說推薦 – 問丹朱 – 问丹朱 腊梅花举在身前,恍若一块盾甲。 看到张遥这动作,陈丹朱顿时拉下脸:“干吗?我对你笑,你就要打我吗?” 这更是从何说起!张遥心里喊,忙将花向前一递:“不是不是,是送给你。” 陈丹朱看着递到眼前的花,伸出两根手指轻轻拂过腊梅花,拉长声音:“只有一支啊,单独只给我的吗?这多不好啊。” 怎么就不好了? 张遥眨眼说:“金瑶公主也有一支。” 陈丹朱哼了声:“那更不能给我了?你们好不容易摘得,两人一人一枝多合适啊。” 也没有多不容易吧?张遥心想只不过丹朱小姐你穿的衣裙不方便。 “我们都是给你摘的。”他忙再次解释。 陈丹朱要说什么,见山路上金瑶公主转回来了,手里空空没有了那支腊梅。 陈丹朱和张遥忙迎过去。 “我送给三哥了。”金瑶公主说,脸上带着笑意,“三哥要去游学了,我真为他开心。” 陈丹朱点点头,张遥也松口气,看陈丹朱脸色正常了——因为三皇子吧,陈丹朱跟三皇子之间有些剪不断理还乱,现在看到三皇子如此,心情可能很复杂。 “丹朱小姐。”他高兴的说,再次将腊梅递给她,“那我这枝是你的。”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才缓和了脸色的陈丹朱再次哼了声:“我不要。”说罢挤过两人蹬蹬向山下去,“我要回家去了。” 金瑶公主不解的看张遥,用眼睛问怎么了?张遥摊手无奈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不过金瑶公主也没有说什么,今天见了楚修容,她也无心赏景了,和张遥跟上陈丹朱,一众人又呼啦啦的坐车走。 这次陈丹朱直接上了金瑶公主的车,坐在车里盯着金瑶公主看。 金瑶公主拿着腊梅花上来,被她看的有些好笑。 “你干吗?”她笑问,“我三哥跟你说什么了?” 陈丹朱道:“没说什么啊。” 金瑶公主将腊梅花插在车厢里:“三哥直接说了不要我们这些兄弟姐妹了,所以这么远跑来也不是为了见我,而是为了见你一面。”说到这里她轻叹一口气,虽然有点对不起六哥,但——她低声问,“丹朱,你到底喜欢谁?” 陈丹朱眼滴溜溜一转,做出几分害羞的样子:“其实,我喜欢张遥。” 金瑶公主一怔,瞪眼:“什么啊!你不要拿张遥逗趣!” 陈丹朱挑眉,伸手搭着上她的肩头:“我怎么是拿他逗趣?我对张遥多好,世人皆知啊,我可是为了他费心费力,担心他吃不好穿不暖,担心他犯了病,担心他心愿不能达成,他咳嗽一声,我都跟着心惊肉跳呢。” 她说完看着金瑶公主。 “公主,你是不是也这样啊?” 金瑶公主一怔,旋即明白了,脸上倒也没有什么羞涩,想了想:“我嘛,跟你一样又不一样。” 陈丹朱有些好奇:“什么不一样?” “我嘛,当然也希望他好,会替他的忧心,会为他开心。”金瑶公主靠着软垫认真的说,“但又没有你说的那么多,那么复杂,我更多的不是想他怎么样,而是他带给我的感受,我自己的感受。” 自己的感受?陈丹朱更好奇了,也忘记装腔作势:“那是什么意思?” 金瑶公主抿嘴一笑:“就是,我想到他就会开心,天天时时刻刻都想他,一想到有这个人,我就觉得做什么都开心。”说罢转头似笑非笑看陈丹朱,“你有天天想着他吗?” 陈丹朱听的走神,嘀咕一声:“我天天想他干什么!” 金瑶公主伸手捏着她的鼻子:“哦——没有天天想着他,现在有需要了,你就把他拎出来当挡箭牌了?” 陈丹朱回过神哎呀两声:“才没有,我哪有——谁让你们两个瞒着我!” 金瑶公主笑道:“没想瞒着你啊,这不是没想好怎么说,我们也是有点害羞嘛。” 陈丹朱哼了声,手摸着自己的鼻头。 “那你刚才是因为发现了。”金瑶公主认真的问,“觉得张遥不喜欢你了?被我抢走了?所以生气发脾气?” 陈丹朱伸手将车厢上的腊梅枝拔下来,瓮声瓮气:“才没有,他不喜欢我就不会特意折腊梅给我了!” 更何况那次张遥为了赶来见她一面跑哑了嗓子,那也是惦记着希望她过得好好—— 但那不是男女之间的喜欢的。 虽然有一点点吃醋吧,但也还好——张遥能与金瑶公主两情相悦,她还是忍不住替他高兴,以及欣慰,金瑶公主不会欺负张遥,会好好待他,张遥今生也能生活富足,能全心全意的做自己想做的事。 金瑶公主没有将腊梅抢回来,迟疑一下轻声问:“丹朱你怎么了?你真不喜欢我六哥吗?”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个真字听到耳内,陈丹朱心被扎了一下,忙道:“你可别这样说,也不是,我——”开口了又觉得自己莫名其妙,说声不喜欢怎么了——她忙小声叮嘱,“你别这样说,让你六哥知道了,会不高兴的。” 金瑶公主失笑:“是知道你真不喜欢他,所以六哥会不高兴吗?” 也不是,陈丹朱心想,而且也不是不喜欢他。 金瑶公主笑着唉了声:“你啊,心里明明惦记着他,到底东想西想的干什么啊。” “我没有惦记他。”陈丹朱忙道,“他哪里用我惦记啊,他那么厉害——” “那你觉得你没他厉害?配不上他?”金瑶公主问,又握手甜甜一笑,“我就从不这样想张遥,张遥也不会这样担心我,喜欢嘛,不会想这些。”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玄幻小說 問丹朱討論-第四百五十八章 一別看書

小說推薦 – 問丹朱 – 问丹朱 听她这样说,楚修容便笑着再次点头:“跟以前的不一样,看起来像变了一个人。” 你看,有心的人多会说话,还能变着花样的夸,陈丹朱再次笑了。 “好了,不用夸了。”她笑道,“我穿什么都好看。” 楚修容笑着点头。 “你刚过来?”陈丹朱忙问正事,“金瑶在那边,我带你过去。” 楚修容摇头:“不用,我就不见金瑶了。” 陈丹朱收回指着那边的手,不见金瑶啊,是因为觉得惭愧吧。 “西凉王暗藏祸心才导致金瑶遇险。”她轻声说,“她没有怪罪你,听到你的消息,还很感叹呢。” “我知道,金瑶是个心地善良又心胸宽容的女孩子。”楚修容含笑说,“所以不用我再见她表达歉意,还要让她再来安慰我。” 说到这里又停顿下。 “好吧,其实我也不想再跟谁修复关系了,不怪罪我也好,怪罪我也好,我都不在意。” “所以,丹朱小姐,你看,我其实是个很无情的人。” 陈丹朱想了想:“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不见就不见了。”于是转开话题,问,“你怎么来了?要在这里住下吗?” 西京到底是这些皇子们生长的地方,不用做皇子了,就想回到自己熟悉的地方吧。 她笑嘻嘻邀请:“你要不要跟我家做邻居啊?” 楚修容道谢:“我母亲还在京城,我就趁着身体好,出来多走走,我小时候跟着一个先生读书,后来病了之后,就停了功课,这位先生也不习惯皇城,回乡下办个书院去了,我好多年没有见他了,如今心身空闲,就去寻访见见。” 原来如此,陈丹朱点点头,想到什么:“你身体怎么样?让我给你诊诊脉吧,不是我夸口,我在用毒上有真本事的。” 楚修容笑道:“我当然知道丹朱小姐的厉害。”他伸手在自己手腕上轻轻一握,“当时只一握就知道我在骗人了。” 那时候的事啊,陈丹朱心情复杂,伸手抓住他的衣袖:“来,坐下来,我再给你看看,上次是看出你骗人,这次看能治好你。” 看着女孩子抓住衣袖的手,这只手一如先前白白嫩嫩,今天穿了新衣,还带着新镯子,这只手能再肯主动向他伸来,已经就足够了。 他还是不能再牵住她了。 “不用。”他笑道,将衣袖轻轻的收回来,“丹朱,已经这么多年了,我已经习惯了,毒与我已经共生了,真要驱除了它,我也就活不了。” 陈丹朱看着抽走的衣袖,心里叹口气:“那总不能一点也不管了吧。” 楚修容道:“管啊。”指着腰里的荷包,“这里装着药,一天要吃一次的。”再看女孩子皱着的眉头,“你放心吧,我以前说过,活着很痛苦,死了就不痛了,但我还是愿意活着,我也会好好的活着。” 陈丹朱看他脸色比先前更白了,掩饰不住病态的那种苍白,但双眼却比先前有神,她松开了皱起的眉头,笑着道声好。 楚修容看了眼四周:“绣岭一如先前,这边好玩的地方很多,丹朱,你玩的开心些。” 陈丹朱点点头。 “我该走了。”楚修容的视线又回到她身上,含笑说。 陈丹朱愣了下上前一步:“这么快就走?” “小曲还在外边等着,我本不打算进来。”楚修容道,“是恰好知道你在这里,就来见你一面,接下来大概好久都见不到了,我拜见了这位先生,还打算去其他方看看,我一直困在皇城里,见到的都是那几个人,直到去了一趟齐郡,我才体会到国之大,但可惜那时候也无心其他——” 无心风景,也不能分心给某个人。 變 身 h 小說 楚修容看着陈丹朱:“现在我可以了。” 他可以畅怀的看世间风景,但那个人,终究是错过了。 说罢摆摆手,转身缓步向山下走去。 陈丹朱要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看着楚修容的背影,想到那时候他去齐郡,路过桃花山特意来看她—— 那时候他因为与齐王结盟,满心筹划报仇,也不想将她牵扯进来,于是冷落了她,回避她,但路过桃花山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要见她一眼。 现在,也是如此,他放下了一切,但还是跑来见她一眼—— “楚修容。”陈丹朱忍不住唤道。 楚修容脚步一顿,转过身看她,伸手按了按荷包:“其实,我来的时候想过给你带山楂果来,但又一想,你如果回京的话,随时能吃到,我就不带了。” 陈丹朱张张口:“我暂时不回京城。” 楚修容看着她。 陈丹朱一攥手,在山路上向下迈了一步:“我现在没什么事,不如我跟你一起去拜访你那位先生吧?我也没有去过什么地方,一直在京城,桃花山上,也从未见过国之大——” 她那一世眼里心里也只有报仇,痛苦的活着。 楚修容笑了,似乎说了一句什么,因为有点远,陈丹朱没听到。 “你说什么?”她问,抬脚要继续走来。 楚修容对她摆手:“不行。”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引人入胜的小說 問丹朱 線上看-第四百五十七章 凝視閲讀

小說推薦 – 問丹朱 – 问丹朱 陈丹朱并不知道京城发生的这些事,金瑶公主那天走了后没有再来,也没有新的消息送来。 陈丹朱对京城也没有什么担心,有楚鱼容在,一切尽在掌控中。 她这些日子都只在想一件事,跟张遥成亲。 自从见到张遥冒出这个念头后,就越想越觉得合适。 听到妹妹又凑过来嘀嘀咕咕,陈丹妍笑着问:“怎么合适啊?” 年龄吗? “张公子比你大几岁。”陈丹妍说,“太子殿下也比你大几岁啊。” 陈丹朱忙摆手:“不一样,不一样,不是这样算的。” 大 明文 魁 楚鱼容,哼,带上面具的话,比她可大好多岁呢! 那家世? “太子殿下皇室权贵,你说自己是罪臣之后,门不当户不对。”陈丹妍说,“那张公子出身庶族,你是士族,还是门不当户不对呀。” 陈丹朱再次摆手:“不一样,再说了,我说我是罪臣之后,不过是谦虚一下而已,还有,张遥现在治水有功,当了官,以后也是士族了。” 那论交情? 陈丹妍将线头咬断,笑道:“你跟张遥和太子殿下都认识,也都共同经历过一些事,互帮互助的,我没觉得怎么就一个合适一个不合适了。” 那更不一样了!陈丹朱说:“我跟张遥更熟悉,我更了解他。” 她对张遥了若指掌,前世相识,今生依旧,那是一眼就看的透透的呢。 楚鱼容,前世她只听到过这个名字,今生见到竟然还有两张脸两个身份,她一点也看不透他。 陈丹妍笑着端详做好的一只鞋子:“成亲是要论熟悉和陌生吗?人啊,永远别想着看透谁。”说到这里又自嘲一笑。 比如李梁,她以为她看透他了,那么熟悉那么坦然,但实际上呢?人都是会变的。 陈丹朱有些自责,姐姐婚事不顺,她不该来这里跟姐姐嘀嘀咕咕,勾起姐姐的伤心事。 “姐姐你放心吧。”陈丹朱忙道,“我对张遥明明白白的。” “我不担心。”陈丹妍将做好的鞋子放下,“不过张公子不一定对你明明白白的。” 陈丹朱撇嘴:“姐姐,我都说的这么明白,你还不明白,你有没有听我说啊!你不用担心,我会问张遥的。”说罢起身跑了。 陈丹妍开始做另外一只鞋,笑着摇头:“有什么听不明白的啊,不就是自己胆子小,不敢相信那人嘛。” 说到这里又叹口气,她这个妹妹也是可怜,看起来胆大包天,其实始终绷着心神,希望那人能安抚好吧。 陈丹朱正想着怎么问张遥,金瑶公主就带着张遥来了。 “不是说出门去了吗?”陈丹朱惊喜不已。 金瑶公主笑道:“这次去的不远,我就叫他回来了。”看了眼张遥,“丹朱小姐在这里呢,多来看看嘛。” 张遥笑着应声是。 陈丹朱更开心,拉着金瑶公主的手连连点头:“公主说得对,公主对我真好。” 金瑶公主一笑,想到什么:“听说绣岭的腊梅开了,我们不如去赏花吧,还可以泡个温泉。” 陈丹朱当然没有异议:“虽然说是回家,但我是第一次来西京,哪里都没去过呢,以前在吴王宫赴宴的时候,听吴王的美人们说过,绣岭特别美。” 金瑶公主笑道:“是啊,特别美,有山有温泉有美景,所以一直都是诸侯王们赴京后的落脚处,我都一年去不了两次。” 陈丹朱哈哈笑了:“好了,过去的事不说了,我们快去吧。” 要走,又想到什么停下脚。 “我去换件衣裳。” 说罢看张遥一笑,喊着阿甜快来,转身进屋子里去了。 阿甜高高兴兴的跟进去。 金瑶公主有些不解,看张遥:“衣服挺干净的啊,换什么。” 张遥整容道:“这是对公主您的尊重。” 金瑶公主抿嘴一笑。 陈丹朱比金瑶公主想象的尊重多的多,两人原本在院子里站着,想着一会儿就好,没想到左等右等陈丹朱也不出来,只能坐下来喝茶等着。 喝第二杯茶的时候,陈丹朱才从屋子里出来,一看陈丹朱的样子,金瑶公主差点把口里的茶喷出来。 女主三国 女孩子穿着簇新的衣裙,白白净净的脸点着桃腮红唇,带着金玉坠子,一闪一闪的让人眼花。 “你这也太隆重了吧。”金瑶公主笑,将茶杯递给要为她拍抚背的张遥,“我觉得不办场宴席都对不住你。” 陈丹朱哎呀道:“办什么宴席,如今这么忙乱,我们能出去逛逛就足够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彩都市小說 問丹朱 起點-第四百五十五章 悠閒推薦

小說推薦 – 問丹朱 – 问丹朱 回到家的陈丹朱一下子悠闲了。 每日无所事事,不是睡觉就是带着陈小元跟村子里的孩童一起玩打仗。 一开始孩童们对陈丹朱这个女孩子很不信任。 “我可是陈猎虎的女儿。”陈丹朱握着树枝教训他们,几分倨傲,“实不相瞒,我曾经杀过人。” 杀过人啊,这对孩童们来说就很厉害了,于是同意和她一起玩,还将主帅的位置让给她。 陈丹朱不会当主帅,为了不丢面子,让竹林来当副将。 竹林差点气疯——将军都回来了,他竟然还能沦落到跟孩子们玩的地步? “丹朱小姐,你别忘了你来这里的任务。”他提醒。 陈丹朱靠着一棵大树懒洋洋说:“我的任务就是把兵马带过来,已经完成了。” 也是,竹林便道:“既然如此,就早点回京城吧。” 陈丹朱看他一眼,笑道:“我不回京城啊,这里才是我的家啊,我干吗离开家去京城?” 她在去京城中的去字上加重语气。 竹林愣住了,是啊,陈丹朱说的没错啊,那,他来这里干什么?陈丹朱都回家了,也不需要护卫了——竹林想到一个可能,宛如晴天霹雳。 将军是不要他了吧! 竹林一刻也等不及了,要立刻写信问问将军。 陈丹朱话还没说完呢,就看到竹林白着脸跑了,一旁充当执旗手的阿甜不解的问:“竹林怎么了?吓成这样?” “让他当个副将就吓成这样了?”陈丹朱说,懒得想——自从她回家后,连脑子都懒得转了,“没他我们也能打赢这群小孩子们!” 说着仰头看树上。 “小元,那些家伙们的动向看清了吗?” 陈小元坐在树上,小小的脸沉静,对她做出一个没问题的手势。 ….. ….. 但陈丹朱没能取得胜利,打仗游戏被打断了。 “大小姐让你们快回来。”小蝶站在地头大声喊,又叮嘱,“不要从那边跑,刚种下的菜要发芽了。” 陈丹朱无奈的摇头:“小蝶,你把我们的位置都暴露了。” 算了,她只能认输,让孩子们散了,拉着陈小元走回来。 “姐姐还是跟以前一样唠叨。”她抱怨。 陈小元跟着点头。 小蝶又好气又好笑:“二小姐,你才是跟以前一样,把小元也带坏了。” 陈丹朱回到家,才知道陈丹妍为什么不到天黑就把她叫回来,刚进门就看到葡萄架下坐着的人——他背对着院门,正要从陈丹妍手里接茶。 “张遥!”陈丹朱喊道,又惊又喜的冲过去。 张遥顾不得接茶忙站起来,转过身对陈丹朱一笑:“丹朱小姐好久不见了。” 是好久不见了啊,陈丹朱打量他,见他又黑又瘦——“怎么变得这么瘦,我不是让刘薇告诉你要注意身体,唉,你的咳嗽呢?有没有犯?我干脆再做点药给你,以防万一,唉,还有,你这次伤的那么重,我听金瑶说,你是跟着她一起逃出来的,真是太危险了,唉——” 她一进院子就说个不停,张遥含笑看着她,要说什么也插不上话,直到有人重重的咳嗽一声。 “陈丹朱!你可真重色轻友,只看到张遥,没有看到我吗?” 陈丹朱一怔,这才看到金瑶公主坐在对面,脸不红心不跳的说:“都怪姐姐挡住了我。” 陈丹妍笑而不语。 金瑶公主呸了声,伸手将她从张遥身边扯过来:“什么叫他跟着我一起逃出来,他就很危险?我不危险吗?” 陈丹朱忙道:“危险啊,我那天见到你不就拉着你哭了嘛。”说着又笑,“公主你怎么回事啊?怎么有点无理取闹?” 她没说错什么吧? 金瑶公主轻咳一声:“谁让你把张遥危险怪罪我了。” 陈丹朱忙摆手:“没有没有,我没有这个意思,你们都那么危险,我怎么可能怪罪你?” 金瑶公主将她按坐下来:“张公子伤好了就又到处去看山水,我特意把他叫回来,见你。” 陈丹朱对张遥一笑招手:“快坐下啊。” 张遥笑着点头,又给陈丹朱介绍:“我先前就住在二叔家,我在这里养伤。” 陈丹朱笑眯眯的点头:“那就是到自己家了。”想到他当时伤的不轻,又在水里泡了那么久,还是伸手要诊脉,“我看看有没有留下隐疾。” 金瑶公主在一旁又咳嗽一声。 陈丹朱转头看她:“公主你怎么了?”然后想起来,公主和张遥一起跳河逃生的,“那天只顾着和你说别的了,忘记给你诊脉,我给张遥看完也给你看啊。” 金瑶公主有些哭笑不得:“都过去多久了,要是有隐疾,我们现在哪里能坐在这里跟你说话,你可别乱紧张了。” 张遥也认真的说:“多谢,丹朱小姐,我真的好了,我时刻牢记着你的话,绝不让咳疾再犯。”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問丹朱 起點-第四百五十四章 歸家分享

小說推薦 – 問丹朱 – 问丹朱 当晚,陈丹朱留宿在皇宫,穿着金瑶公主的寝衣,睡在金瑶公主的雕花大床上。 殿内明亮的灯火逐一熄灭,宫女们放下一层层帘帐退了出去。 陈丹朱将宫变那日的事讲给金瑶公主听。 金瑶公主没有震惊,而是全程沉默,听完了长叹一声。 “我早就看透了太子,他又蠢又狠,无情无义,对父皇这样毫不奇怪。”她轻声说,“只是没看透三哥原来积怨这么深,六哥说得对,他就是太多情,不像六哥,早早跳了出去。” 说到这里看陈丹朱。 “你知道六哥和三哥的区别吗?” 陈丹朱枕着手臂看哼了声:“我跟六皇子可不熟。” 金瑶公主笑了,侧身捏她的鼻子,道:“其实六哥的日子比三哥难多了,他是被宫妇乳母养大的,他没有被孤独吞噬,反而享受孤独,三哥为了父皇的爱竭尽全力,而六哥,则选择放弃。” 放弃啊,陈丹朱想着那日楚鱼容说的话,对不喜欢你的人有必要那么在意吗,生而为人,不是为了某一个人活着的。 所以,看到父皇没有多余的爱给他,他就不要了,不要皇帝的爱,也不为父亲的不爱而悲伤。 “六哥先前跟我说,他是个无情的人,我原本不理解,现在也明白了。”金瑶公主说,苦笑一下,“他的确挺无情,冷眼旁观着父亲和兄弟们互相残杀,我甚至觉得,他能够一直冷眼旁观到太子杀光了所有人——” 但楚鱼容还是及时出手,制止了这一切,金瑶公主看了眼陈丹朱,忍不住一笑,大概是因为陈丹朱被卷入其中吧。 道是无情还有情啊,他的无情只是看透而已,不表示他就真的冷血,只要遇到能牵绊他的人。 “六哥无情,但待人最真。”金瑶公主轻声说,“跟他在一起,特别的安心。” 这个么,陈丹朱没说话。 不说话也不行,金瑶公主笑着戳她脸颊追问:“你说是不是?你在铁面将军面前不安心吗?我可不信你只是因为将军的权势才缠着他,又是讨好又是认义父的,你分明是觉得他可信。” 烽烟满袖花满襟 她觉得他可信吗?陈丹朱望着华丽的帐顶,想到跟铁面将军的第一次见面,面对她临时仓促胡乱提出的代替李梁的请求,他同意了。 那时候,她刚从前世的悲惨中醒来,虽然杀了李梁,但前路如何茫然不知,惶惶不安,坐在这个掌握着吴地民众生死的老将面前,以卵击石,没想到,他伸出手,没有将她击碎,而是将她安稳的放在地上。 大概从那一刻起,她就无比的信任他了。 “但还是因为权势。”她让理智挣扎了一下,“因为他的权势我才信他的。” 金瑶公主哦了声:“那楚鱼容呢?我六哥刚进京,你就跟他那么要好,他可没有铁面将军的权势。” 有吗?她怎么跟楚鱼容要好了?她那时候可是很回避他呢。 “回避吗?分明是不想让他跟你扯上关系吧,到了游园会上,他说什么你就听什么。”金瑶公主笑道,“论起权势,他在世人眼里还没三哥厉害呢,你干吗不信三哥啊?” 这个陈丹朱就有话说了。 “我不是不信三皇子,是因为,我收了钱啊,做人要讲信义。” 金瑶公主笑倒在床上,陈丹朱也自己笑了。 “你就不要跟我瞎扯了,你这次来西京,是逃避我六哥呢。”金瑶公主道,“我就不明白了,好好的,你避开他干什么啊。” “我哪有。”陈丹朱坚决不承认,拉着金瑶公主的手,杏眼娇娇,“我是担心公主你,特意来看你的。” 金瑶公主捂着心口做窒息状。 两个女孩子在床上唧唧咯咯笑了一通。 金瑶公主也没有再多说,只道:“你不要觉得两个人变成一个人,就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了,那两个身份之下,都是他一人嘛。” 说罢拍她的头。 “好了,我也不逼你了,你慢慢适应,不要多想了。” 她探身吹灭了夜灯,室内陷入昏暗。 陈丹朱看着夜色,两个身份是一个人?铁面将军,楚鱼容,哎呀,真的不好当成一个人啊,她真是把铁面将军当义父的嘛! 她抬手将枕头压在脸上,闭上眼。 还以为睡不着,没想到又是一觉到天明,陈丹朱醒来的时候,枕头被她扔到一边,身边的金瑶公主也不见了。 陈丹朱也不急着起,扯过枕头抱着懒懒的滚了滚,直到听到外殿隐隐的说话声,一个女声一个男声,女声应该是金瑶公主,男声—— 陈丹朱忍不住竖着耳朵屏住呼吸终于听清了一点点。 “——多谢公主,老夫身体还好,并无疲累。” 非常识性主神游戏 陈丹朱身子一转,抱着枕头从床上滚了下来。 父亲!父亲—— ….. ….. 内殿的响动传到外殿就变的很轻微,但一直注意着的金瑶公主立刻就听到了,嘴角弯弯一笑,看站在对面的老将。 老将穿着铠甲,苍老的脸上风尘仆仆,原本在说话的他,声音也微微一顿。 “陈将军请坐。”金瑶公主说,唤太监宫女们上前,捧茶,又赐饭食。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fuw6r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問丹朱-第四百五十三章 相見相伴-yam6j

小說推薦 – 問丹朱 – 问丹朱 说是让陈丹朱带着兵去西京支援,走在半路的时候,西京那边就送来消息,西凉兵马溃逃了。 其实在宫变的时候,西凉兵马就已经败局已定。 “你的父亲被金瑶公主委任为将帅,迎击西凉兵。”竹林对陈丹朱讲述了听来的详细的过程,“有陈猎虎为帅,西凉兵败局已定。” 陈丹朱先前关在牢房里,只知道金瑶公主死里逃生,再就是后来朝廷调动兵马支援去了,现在听竹林讲了才知道还有父亲的事。 金瑶竟然果断的找了父亲,而父亲竟然接过了将令。 但又一想,不该用竟然的,金瑶公主和父亲这样做其实都是理所当然。 等待候鸟的湿地 木人coco 父亲就是这样的人,虽然先前因为吴王的事闹的很僵,但国难之前他不会坐视不管。 而金瑶公主很相信她,也自然相信她的家人。 竹林看着车里的女孩子嘻嘻笑,深吸一口气,将被叮嘱的实在难以启齿的话,咬牙说出来:“所以,将军——殿下,才能及时的从去西京的路上赶回来,才能阻止了宫变,所以这一切最终都是托丹朱小姐的福,是丹朱小姐的功劳。” 陈丹朱噗嗤笑了,哎呀哎呀两声:“我可什么都没有做呢,不敢当不敢当。” 竹林木着脸点头,还好,知道自己不敢当。 “那现在去没什么必要了啊。”陈丹朱又叹气,就说了嘛,楚鱼容是给她找个借口回西京,她想了想探头看后方大军在大地上蜿蜒行进,“是不是太兴师动众劳民伤财?” 丹朱小姐!将军怎么会兴师动众劳民伤财,竹林顿时生气,将军对你这么好,你却要污名将军—— “丹朱小姐你不懂不要乱说。”他气道,“战事是定了胜局,但还有很多事要做,辎重补给,伤员安置,战功奖赏,这些事与迎战贼敌一般重要,打仗可不是只冲杀就可以了,身为将帅要统筹全局——” 陈丹朱倚在车窗上对他懒懒摆手:“知道了知道了,将军殿下英明神武——竹林又变得唠叨了。”托着腮看着竹林嘻嘻笑,“靠山又回来了是不一样啊。” 这话该他来说吧,竹林心里哼了声:“是丹朱小姐又变得和以前一样了,靠山回来了。” 才不是呢,现在回来的这个将军,跟以前的将军不一样,言行举止是很多相似,拉下脸说话的时候也有点吓人,但抬头看到他的脸,就没有那么害怕。 毕竟青春年少一朵花一般。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但青春年少的六皇子也跟她最初的印象不同了,这朵花变成了铁打的。 总之啦,现在这个人,是熟悉又陌生的,陈丹朱趴在车窗上看着路边广袤的景色,他现在在做什么?在朝堂上应对那些朝臣们吗?朝臣们肯定占不到便宜,那日在寝宫里真是见识到铁面将军的强势—— 阿甜在一旁抿嘴一笑,小姐又走神了,她对竹林打个手势,让他别惊动小姐。 竹林也不想惊动她,免得又拉着自己胡扯,他还有很多事要做呢,比如给将军殿下写信,沿途行军的详情都要记录。 大军风餐露宿日夜兼程,一路走来的确没有看到战火肆虐,西京范围兵马比其他地方多了很多,气氛有些紧张,但民众们的日常生活没有太大影响,路过城镇集市甚至还有商人们汇集。 十天后,陈丹朱看到了西京的城池。 看到西京城池的时候,陈丹朱又有些紧张,她半路上让驿兵送了消息给金瑶公主,但没有敢给姐姐说,因为担心姐姐会为难,到时候见还是不见她呢,见她,父亲会生气,不见她,又担心她难过—— “小姐小姐。”阿甜骑着小花马得得跑来,笑嘻嘻,“竹林说,有人来接你了。” 她还想卖个关子吗?陈丹朱听了这话笑了,傻丫头,如果真是家里人来接了,就不会这么说了,会哇哇大哭着报信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既然事情落定,陈丹朱也不紧张了,跳下车,看着前方城池里奔来的人马,为首的女子一袭红衣,远远的就扬手。 “丹朱——丹朱——” 陈丹朱迎着她跑去,金瑶公主跳下马,两个女孩子抱在一起哭哭笑笑。 陈丹朱拉着金瑶公主左左右右的审视。 “是受了一点伤,不过都是磕碰什么的,没什么大不了。”金瑶公主笑着说,“还没被你打的重呢。” 陈丹朱见金瑶公主比先前瘦了很多,但眉眼明媚,说话也比先前在京城多了几分淡定,放心下来。 金瑶公主又来左左右右的看她:“你呢?你被关在牢房那么久,有没有挨打?” 陈丹朱哈的笑了:“怎么会,谁敢打我陈丹朱啊。” 金瑶公主笑弯了腰:“是了是了,丹朱小姐这么厉害。” 两人紧紧握着手,笑着又有些酸涩。 “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了呢。”金瑶公主轻声说。 竹林路上也讲述了金瑶公主凤城的逃亡过程,描述那些跟西凉王太子死战的官员兵将们,陈丹朱可以想象金瑶公主当时是多危险。 “感谢上苍。”陈丹朱抱住她,又一笑,“感谢张遥。” 金瑶公主也噗嗤笑了,伏在她肩头说:“感谢丹朱小姐。” 没有丹朱小姐就没有与张遥的结识吗? 迫嫁:帝妃难宠 两个女孩子再次笑起来。 别后又是生死劫后,两个女孩子有太多的话说,从城外坐上车,一直到了旧皇宫,洗了澡更换了衣衫,吃饭都没有停下来。 “没有给你收拾房间。”金瑶公主说,“你晚上跟我一起睡。” 金瑶公主也没有提她回家的事,陈丹朱明白她的好意,笑着点头:“这个皇宫里没有皇帝,我就不用拘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言情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