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堵上西樓

引人入胜的小說 逍遙小地主 ptt-第六百一十一章 繼往開來第一課 上分享

小說推薦 – 逍遙小地主 – 逍遥小地主 宣历十年四月三十,定安伯在稷下学宫大礼堂讲授了关于经济问题的一堂课。 这一课,史称继往开来第一课! 这一课产生的深远影响难以预计,这一课颠覆了所有人对商业的认知,开创了虞朝商业的崭新局面,并迅速影响了武朝和樊国,直至举世震惊。 伟大的定安伯,就此被天下人称为第一商业奇才! 汉当兴 …… 此刻的傅小官自然不知道自己的一个小小的决定,会在这个世界掀起如此大的惊涛骇浪。 他站在礼堂的讲台上,视线初略的扫过下面满堂的人,徐徐开了口: “在座的各位,你们都是商界翘楚,亦或学宫商学院的学子,以及商业部的同僚。今儿这一课,就是为大家讲述关于商业的几个基本名词。” 偌大的礼堂雅雀无声。 贺三刀和宗时计沾了傅小官的光坐在礼堂的中央位置,二人此刻也瞪大了眼睛竖着耳朵听着傅小官的讲课。 贺三刀这时候有种奇怪的感觉,以前在家里,老头子请来那些老学究给自己上课,怎么一听就想打瞌睡? 可现在他毫无睡意,甚至极其兴奋,还有无比的期待。 若是老子以前有这么认真的听课,恐怕也能考个秀才吧? 就在他遐想时候,傅小官转身在白板上写下了两个大字:股票! “从股票开始说起。” “在座的诸位,想必都知道我在四通钱庄发行了股票,募集了八百万的资金。” 復婚 “那么什么是股票呢?我举个通俗易懂的例子来说明它,相信你们听后就会明白。” “平陵有个周铁匠,是方圆百里最好的铁匠。尤其是他独有的锻造技术,打出来的菜刀极受平陵百姓的欢迎。砍骨头切菜,用起来顺手麻利。 不二萌宠:boss,红包先拿来 软笙 这位周铁匠喜欢上了平陵县仙客来客栈的老板娘的女儿张小花,几次托人说媒,但张小花她妈是个势利眼,嫌弃周铁匠整天哐当哐当打铁也打不出几把菜刀,赚不了几两银子。 可周铁匠却真喜欢上了张小花啊,日思夜想,总想着将那姑娘娶回家。忽然有一天夜里,就在他孤枕难眠时候,脑子里灵光一现,如果我能多雇佣一点人,多买入一些铁锭,不是就能打出更多的菜刀了?或者是能够造出机器,用机器来打菜刀,都比自己抡着大锤去敲打快多了!偌大的平陵县,那么多的人家,只要这菜刀打出来,根本不愁销路啊!” 原来是讲故事! 贺三刀觉得这个故事有意思,听得津津有味。 司马澈则一脸喜意,期待着这个故事中那周铁匠能不能娶到张小花那姑娘。 “现在问题来了,市场的前景有了——人们需要菜刀,行业的优势也有了——周铁匠就是这平陵县最好的铁匠,但周铁匠就是没有钱啊,怎么办?” 傅小官一顿,司马澈顿时一怔,该怎么办呢? 这里坐着的许多人都被傅小官通过这个故事,带入了场景之中,若我就是那周铁匠,该怎么办呢? 傅小官静默数息,他又开口了: “周铁匠夜不能寐,想来想去,他想到了一个人——这平陵县有个脑子活泛的街溜子,李三狗子。第二天一早,他就寻来了李三,二人喝了两杯酒,周铁匠将这事儿对李三一说,李三脑子一转,他给周铁匠出了一个主意。” 会是个什么主意? 所有人都急迫的期待着下文,贺三刀忽然觉得肯定是个馊主意,比如去抢或者是偷。这是他那简单的脑子能够想到的最好的办法。 “这李三是怎么说得呢?他说:你把那铁匠铺,按照一年生产一千把菜刀的价格,发行菜刀票吧,谁买了你的菜刀票,谁就是你的股东,用他们的钱去请人和进原料。” “周铁匠一听,借鸡生蛋?这主意好啊,但问题又来了,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铁匠,说的话没人会信啊,人家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去买他的菜刀票呢?” “李三又出了一个主意,你说话不管用,但咱们平陵县的地保钱老头威望极高,他说话管用啊,让他给你作保,才会有人买你的菜刀票。 于是,二人就去找了钱老头,钱老头一听,觉得可行,便召集了乡绅商贾们看了一场大戏,在戏台子上,公开向这些乡绅商贾发售镰刀票。并且还开了一场大会,约定了每年年底,大伙儿按手里的票数进行分红,只要周铁匠的铁匠铺子生意越好,这分红就会越高。” 傅小官再次顿了顿,“这菜刀票,就是股票。持有菜刀票的人,就是周铁匠那铁匠铺子的股东。” “这戏台子就是股票市场,在股票市场公开发行股票,以及建立分红模式。” 众人至此恍然大悟,尽皆惊叹,原来这就是股票的操作方式。 沈少是妻控 可傅小官的话依然未完,他稍等了片刻,又开口说道: “过了两年,周铁匠的铁匠铺生意越来越好,他发了财,娶了张小花,当初买菜刀票的那群人也跟着赚了不少,然后呢?有人开始眼红了,也想找钱老头说说情,入股周铁匠的铁匠铺。但钱老头也很为难啊,这周铁匠不是以前了,他现在的铁匠铺子发展壮大,人家不差钱啊!” “这怎么办?作为有崇高声望的地保,钱老头想出了一个办法,那菜刀票只认票而不认人,干脆把那戏台子作为‘交易市场’,让那些人自己估价去买卖吧,如此一来,股票的交易就此产生。” 九 叔 “股票的价格究竟按照什么来判定呢?其一就是股票发行的初始价格,其二,就是股票发行公司……公司法即将推行,你们都注意着点。发行公司的业绩报表,必须准确实时的向投资者公布。股票的价格受到发行公司业绩的影响,业绩越好,股票的价格自然越高,这就是看涨。相反,自然就是看跌。” “所以,关于股票,有几个关键词需要诸位去理解把握,市场前景,行业优势、股票市场、公开发行、股息分红,以及股票交易。” “而今虞朝仅仅只有四通钱庄具备发行股票的权利,四通钱庄,就是股票的交易中心。我们有健全的评估机制,对于股票发行公司,我们会严格审核,所以诸位……莫要心存侥幸,你们能够想到的漏洞,我比你们清楚一百倍!”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小說 逍遙小地主 起點-第五百九十七章 夫人們在打麻將讀書

小說推薦 – 逍遙小地主 – 逍遥小地主 宣历十年四月二十五,夜,金陵的夜空中有繁星,还有一弯峨眉月。 早早用过了晚饭,董书兰虞问筠燕小楼和苏柔坐在了离宸轩里的麻将桌前。 打麻将而今成了她们主要的娱乐活动。 苏柔一到这点就绝不会再绣花,虞问筠到这点也不再缝制婴儿的小衣裳。 四个女人坐在一桌,稀里哗啦的麻将声响起,一个个熟练无比。 “今日进宫,母后说相公已经在回来的路上,大致在……定缺……大致在二十八应该到家了。” “九条……可接下来就是恩科,选了人……等等,碰三万……选了人之后他恐怕就得动身去沃丰道了。”董书兰说着打出了一张二筒。 “你就打缺了?……一万,爷爷说沃丰道已经去了不少人,嗳嗳嗳,杠九筒……夷国原本在沃丰道的人只走了一小半,留下来了不少人呢。”燕小楼说着打出了一张六万。 “碰……”苏柔一脸笑意,“你们可别分了心,我这把清一色哦,下听了呢。” “还让不让我摸牌了?我还是一手烂牌!”虞问筠嘟起了小嘴儿,却又说道:“相公派去沃丰道那三人厉害,他们请了大哥的军队维持秩序,将涌入沃丰道的三十多万人给安排得妥妥当当的,我估计那三人会留在沃丰道受到相公的重用,不然父皇会找相公要人。” “可不能给,相公得培养一些自己的得力手下,不然哪里能得来逍遥?八万。”燕小楼正喜滋滋的看着自己的牌,却不料苏柔哈哈一笑,“和了,清一色三番!” 燕小楼一脸哀怨,董书兰嘻嘻笑道:“柔姐姐这么好的牌怎的也应该自、摸关三家多好。” “我可不去贪,每次一贪就放杠点炮的……有没有苏珏的消息?” 虞问筠摸了一张夹二条,“就知道你会记挂着,我也问了,说大师兄随着神剑三旅去了西戎,他们在汶山正巧遇见了彗亲王的黑衣卫……碰碰碰八条……是世子虞乐率领的,捷报已经传来,虞乐的脑袋正在送往金陵的途中,苏墨降服了八万黑衣卫,带着他们正赶往西戎呢。” “大致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这不知道,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肯定在你生产之前。” 几轮牌一模,燕小楼又给董书兰点了一炮,屁胡,一两银子点没了。 她一声叹息,倒不是点了两炮,“我和书兰姐生产的日子大致在十月,他正好在沃丰道忙着……也不知道能不能有空回来一趟……七条。” “哈哈,我也和了,边七条。” “你不是说一手烂牌的么?” “时来运转,每一张都摸到好牌呢。” 燕小楼取出荷包嘟着嘴儿,“今儿手气不太好的样子,来来来,你们一人一两,柔姐……四两,我会赢回来的!” 继续哗啦啦的搓。 “咱们的麻将现在卖得极好,风靡了整个金陵,我看还得在其余地方把这麻将作坊给开起来。” “这玩意利润如何?”虞问筠不关心生意上的事,此刻随口问了一嘴。 “五倍的利润!”董书兰一脸灿烂的笑容:“现在咱们卖的这麻将是用木头雕刻的,我觉得打起来不够气势,寻思着得用石材,另外就是做一批高端的麻将,用玉石来做,一副麻将卖他个千八百两银子的那种。” 燕小楼一怔:“那么贵会有人买?” “嘻嘻,你可别小看了有钱人,另外,这种玉石麻将,我打算更多的销往武朝。” “他们不会呀。” “这玩意儿多简单?大不了弄个说明书,让我二哥找几个人学会再传播出去……也或者直接找公公,他现在可是皇帝,肥水不流外人田,我寻思着咱们家的产品是不是也入了武朝的皇商?” “樊国也可以卖呀,相公和樊天宁……就是那个十三皇子,他们不是好友么。” “现在抽不开身呀,我们都不能远行,等孩子生了带大一些再考虑樊国吧,公公不是在樊国买了一处庄园么,等以后咱们去那边玩玩顺便看看生意怎么去做。” 浮生若梦之前世今生 艾末生花 “这个主意好,去了樊国,得请佛宗的宗主大人为我们的孩儿们赐福,求个开光的物件儿,保佑他们平安成长。” “听说宗主大人极少为人开光。” “咱们相公可不一样,你没去武朝不知道,咱们相公可是点化了他那弟子枯蝉的。” “……相公难不成还懂佛义?” “相公懂得东西可多着呢。” 四个女人一边打着麻将一边叽叽喳喳的说着,夜色下的傅府充满了安乐祥和的味道。 然而,就在这夜色中,却有两个拜月教暗门的杀手悄悄的摸了过来,他们飞到了房顶上,还没来得及跳入院子中,却忽然有个声音在他们的耳边响起: “夫人们在打麻将,你们就别去打扰人家了。” 最强反套路系统 太上布衣 “谁……?”两个杀手大吃一惊,他们可是一流境界的高手,到现在居然未曾发现身后有人! “哦,自我介绍一下,傅府门房贾南星……你们是自我了断呢还是等我出手?” 两人心里一震,圣阶高手贾南星! 这特么的,我们被圣子给忽悠了啊,不是说这傅府只有一个道院三师姐了么,这贾南星怎么成了这傅府的门房? 他们当然不愿束手就擒,两把剑刚刚拔出,贾公公一声叹息:“哎……不自量力啊!” 话音未落,他击出了两拳,就在这两个刺客的眼中,两朵梅花豁然绽放。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逍遙小地主 線上看-第五百九十六章 給老子去挖礦相伴

小說推薦 – 逍遙小地主 – 逍遥小地主 木剑并不锋利,但这要看在谁的手里。 苏珏的木剑就无比锋利! 它如切豆腐一般切入了虞乐的脖子,切断了他的颈椎,发出了细微的咔嚓声。 这声音居然在虞乐的耳朵里响起,他居然听见了自己脑袋被那木剑给砍下来的声音,所以他最后的表情凝固,那是几欲凸出的双眼和因为无比惊惧而变了形的脸。 苏珏提着虞乐的人头,一声大吼:“放下武器,想活命的站在左边,不想活命的站在右边,拿不定主意的,站在中间!” 苏珏这话一出,敌人顿时一怔,谁特么不想活命啊! 现在连世子都死了,这仗还打个屁! 于是,所有的敌军都纷纷放下了武器,一个个又如潮水一般涌到了左边。 苏墨看得一愣一愣的,大师兄现在还会这种操作了? 可以啊,进步很快嘛。 但现在怎么搞呢? 这放眼过去,大致还有八万左右的降兵,该怎么安排他们呢? “你,出来!” 苏墨用剑指了指一个将军模样的人,那人战战兢兢的走了出来。 “什么名字?” “末将冯武。” 光绪中华 “给你一炷香的时间,将他们给老子整顿清楚!” “末将领命!” 这冯武转身走向了那一群乱糟糟的黑衣卫,一声大吼:“所有千夫长出列!” “各自整顿自己的手下,都特么别乱,一炷香之后,将军训话!” …… 这一战,神剑三旅折损一百三十三,伤残二十六,苏墨很是肉疼。 从七盘关一战至今,神剑三旅能战者就只剩下了两千六百余人,这特么的!得去哪里弄这么多的武林高手呢? 剑林?刀山? 佛宗就算了,一来在樊国,二来和尚麻烦。 看来西戎之行结束之后,老子得带着队伍去剑林刀山抢点人才行。 “大师兄啊,这么多降兵怎么搞呢?” 苏珏也不知道啊,他手里还提着虞乐的人头呢,“要不……放了?” “放了不行,这些王八蛋杀了咱们一百多人,可不能便宜了他们。” “要是小师弟在这就好了,这种事情通常都是他去操心。” 寵 妃 無 度 戰神 王爺 請 溫柔 “哎……”苏墨一声叹息,想着小师弟如果在这,他会怎么去处理呢? 小师弟那么阴险,他肯定也不会放过这群降兵,小师弟那么爱财……他会不会将这么多人发配去充当苦力呢? 此去西戎路途艰险,而且小师弟临走时候还说入了西戎,真正的敌人恐怕会是那些土司。 西戎有大大小小三十八个土司城寨,最大的彭氏土司拥有私兵三万,镇守着西戎府。 其余土司最少也拥有私兵上千。 拜月教和那些土司之间的关系盘根错节,就算是陛下册封的彭氏土司,恐怕和拜月教之间也有苟且之事。 神剑三旅入西戎是瞒不过拜月教的,他们有太多的眼睛。 根据小师弟的分析,如果彭氏土司不动,其余土司最多暗地里使点绊子,这些人,当果断的杀了。 此战真正的目标是拜月教总坛,还有就是岷山深处的琢光山下的金矿,至于弄死那些土司,这件事得留给费安亲自来做。 金矿……金矿可是需要人的! 对了,就把这群人弄去金矿给老子挖矿!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逍遙小地主 愛下-第五百九十三章 飛躍亂雲澗讀書

小說推薦 – 逍遙小地主 – 逍遥小地主 虞问书吓了一大跳! 他在那一瞬间长身而起,拔出了背上的剑,一剑将袭来的剑荡开,一声呵斥,“来着何……” 人字未能出口,旁边的一颗大树上突然洒下了一张网,落下了一把剑! 虞问书剑光一寒,挥剑向那一张网劈了过去,剑身一转,“锵……”的一声,两剑相击,两人各退十丈几乎同时落地。 就在他落地的那一瞬间,厚厚的雪地上,四周陡然飞起了四个人,然后他的身子一轻,又是一张网! 这张网埋在雪地里,正好是他落脚的地方。 他的身子噗的一声倒在了这张网上,他的剑在那一刹那割开了这张网,反手一剑,将杀来的一剑挡开,他“噗……!”的一声掉在了雪地上。 牵网的那四个人也落在了地上,然后他的身子又是一轻,我去尼妹的! 金丹变 还是一张网! 虞问书几欲吐血,大家堂堂正正的打一架不好么? 你们这算什么本事? 他的身子在网中一个趔趄,失去了平衡,他连忙借力一点,从那网中飞起,没料到的是…… 他的头顶又落下来了一张网! 虞问书的剑正要向天上落下的那张网劈去,却见左右两边有两剑向他激射而来。 他慌忙运转内力,长剑在左右一点,“锵锵”两声,荡开了左右的两把剑,他的剑向下一挥,割开了下面的这张网,他从空中落下,心想,这特么总没有网了吧。 他的脚刚刚落地……又来? 他再次被提了起来,还是一张网! 不过这张网有些不一样,他踩在这网上的一块铁板上,这是什么意思? 上下有网,老子往左右去飞…… 左,左边扑来了一张网,右,右边也特么的是一张网! 这两张网上各自挂有一块铁板,剑是肯定破不开的,那老子往前后突围! 前后同样有一张网。 四面八方,有六张网! 四面八方,还有四把寒光凌冽的剑! 六张网上只有天上的那一张没有铁板,它们正在飞速的靠近,虞问书骇然震惊,手中长剑光华流转,他长身而起,一剑落在了天上的那张网上,网破,那四把剑却瞬间而来,将他活生生给压了下去,然后,天上再次落下了一张网,这张网上可就有一块铁板了。 他落在了下面的那块铁板上,前后左右的铁板在这一刻封闭了过来,他亡魂大冒,却无计可施,天上的那块铁板“哐当”一声,正好盖在上面,他的眼前瞬间漆黑,才忽然发现这特么的就是……一口棺材! “放我出去!” “哐哐哐哐……”他的剑敲打着铁板,外面忽然有个声音:“好吵!” 然后有一缕烟雾飘入,十息,虞问书无声的躺在了这铁棺材里。 那群猎户早就吓呆了,不就是来打个猎么?怎么出现了这么多的武林强人? 猎户头领此刻淡淡的说了一句:“走吧,别看,别想,也别传出去,免得惹祸上身!” 那口棺材在八个人的牵引下向云山脚下飞去,落在了一辆特制的马车上。 马车的篷布盖了过来,两个人驾着马车离开了云山,也离开了云来县,向金陵方向而去。 一只信鸽飞起,带着一张纸条:虞问书已擒获,请工蚁接手。 一生 一世 小說 …… …… 四月十五,未时末。 孔令羽终究不安心,他派出了一个十人的斥候小队去了乱云涧。 在他想来,看看总是没有错的,万一那神剑军还真生出了翅膀一家伙落在了这汶山上,虽然只有三千人,却也不能大意不是。 小心驶得万年船,在临行时候,彗亲王可是特别的再三交代,傅小官那厮手段层出不穷,许多时候防不胜防。 虽说傅小官而今折返往金陵而去,可神剑军却是他的军队,难说有什么不知道的手段。 而此刻,神剑三旅也抵达了乱云涧。 苏墨看着这乱云涧就皱起了眉头,太特么宽了! 两山之间的乱云涧里云雾缥缈,深不见底,着实有些恐怖。 大师兄若是没飞到对面就掉了下去……三师姐而今可是有了身孕,大师兄不能死啊! 想了片刻,就在苏珏正了正冠帽想要起飞的时候,苏墨一把将他给拽住,“稍等!”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逍遙小地主》-第五百七十六章 襲擊 上讀書

小說推薦 – 逍遙小地主 – 逍遥小地主 繁星满天。 剑门城外的楚歌又一次唱起。 费安帅帐旁的那顶新帐篷中,傅小官和苏珏苏墨以及徐新颜四人正坐在一张小几前,他的背后是一张简易床,床上丢着陈曦云的尸体。 此刻傅小官的身旁站着一名黑衣人,而他的手里正拿着三封情报。 这黑衣人是蚁群的谍子,三封情报来自三个地方。 第一封来自金陵。 “二月二十六,宣帝着金陵府衙捉拿薛阀和席阀所有直系亲属,除刑部尚书席寻梅之外,两阀所有核心成员尽皆逃离。 据查,西部边军轻骑兵统领席长歌于正月初一潜回了金陵,两阀分三批离开上京,往樊国而去。按照时日算,恐已抵达樊国。 虞问书之母安贵妃薛冰清被打入冷宫,席寻梅被剥夺了官职,交由大理寺审问。” “二月二十八夜,金陵府衙查抄了秦阀,秦会之被带入大理寺狱,其父秦宇恒当夜悬梁自尽。秦会之矢口否认与虞问书有往来,金陵府衙未曾在秦府寻到证据。宣帝夺其政事堂参知政事一职,将其收押于大理寺大牢。” “另,爵爷夫人董书兰和燕小楼已有身孕,工蚁说请爵爷放心,蚁群增派了人手暗中保护着爵爷夫人们的安全。” 书兰和小楼怀上了? 傅小官笑了起来,这真特么的不容易啊! 不行,得赶紧回去,把薛定山收拾了就走,至于拜月教就交给苏墨去搞定。 第 八 號 當鋪 茅山鬼道 拿定这主意,他看向了第二封信。 这封信来自傅大官,而今的武朝武帝: “儿啊……听说你跑去打仗去了,为父深感不安。 人非圣贤哪能全能,打仗不是你擅长的事啊,为父觉得你还是呆在金陵多做些诗词文章才好。莫要忘了你有四个夫人!武朝还有你一个儿子! 都是当爹的人了,怎的还这么冒失?你说过要养老子七十年的,老子可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所以见信之后赶紧给老子滚回去! 哦,对了,老子和卓别离还有周同同在观云台喝了一场酒,确定了武灵儿是卓别离的女儿,但这破事却不能对外宣布,因为我那弟弟是无辜的,事涉皇家颜面,所以为父左思右想,武灵儿只有一死,才能换个身份活下去,就像徐新颜那样。” 傅小官心里一震,这事他都知道? 随即一想倒是释然,贾南星肯定是将这一消息传给了周同同的,所以这胖子老爹是要活学活用了? 武灵儿不是自己的亲妹妹,这让他心里的纠结打开来,想着那英姿飒爽敢爱敢恨的女子,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接着又往下看去: “等我孙子满周岁,武灵儿就得死,到时候会送到金陵。徐新颜精于易容,记得给武灵儿换一副面孔。孙子她不能带走,得留在武朝,老子带大了他爹,现在又要将他带大,当真不省心啊! 你要的一百船工,已经于二月初一出发前往瑶县……你要船工做什么?是不是要搞水运?咱们家的地主要都在临江,直接售卖给那些粮商不就得了? 不过你在瑶县造船也好,为父正在武朝捣鼓土地,这得用点手段,以后咱们这地主家业会越来越大,不会局限于临江那小地方,有了船运能够省下不少银子,还是我儿思虑长远。 行了,老子不和你说了,又特么得上朝了! 这真是个烦人的问题!给老子赶紧滚回来!” 傅小官咧嘴笑了起来,对于胖子老爹的郁闷他深表同情,却丝毫没有想要回武朝为他分忧的想法。 第三封信来自夷国。 “太子鄢良择于二月初十抵达夷国都城太临,对于那一份《丁未赔款条约》,夷国上下震动,所以当日夷国皇帝便举行了大朝会,在那大朝会上,以丞相蒙池为首的官员尽皆数落鄢良择之无能,提出了罢黜其太子之提议。 荒国皇帝采纳了这一提议,就在他要颁布旨意之时,鄢良择以燧发枪击毙了夷皇,原本应该被关押在牢狱中的大将军封冼初出现在了朝堂之上,随他而来的还有三万禁军。 鄢良择再次击毙了丞相蒙池,震慑群臣,当日便登基为帝,改国号上元,称上帝……” 卧槽! 傅小官吓了一跳,这厮……还当真了得,上帝,你妹的上帝若是知道了恐怕会对你丫的降下神罚! “太临城流血二十余日,上帝铲除了所有异己,握紧了夷国权柄。拜边牧鱼为相,封冼初再登大将军位。其手足弟兄鄢云山和鄢晗煜二人被圈禁,二人之母……被其纳入了后宫。” 这特么的,这小子口味有点重啊! 傅小官将这三封信报收了起来,鄢良择既然成功了,接下来他恐怕就会去找荒人的麻烦了。 而今神剑一旅两千人想来已经进入了荒人领地,等神剑二旅成军……先把荒国给灭了,再去找鄢良择的麻烦不迟。 就在傅小官思索着未来之事的时候,苏珏忽然抬起了头。 就在那一瞬间,他陡然拔出了剑! 木剑顺势而斩,斩破了这顶帐篷,斩落了一具尸体。 苏珏长身而起,徐新颜拔剑护在了傅小官的身旁,美目一凛,看向了繁星下的夜空。 苏墨站在了傅小官的身前,他的剑也握在了手里。 而傅小官却在那一瞬间拔出了枪,然后豁然的瞪大了眼——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逍遙小地主-第五百六十五章 會師閲讀

小說推薦 – 逍遙小地主 – 逍遥小地主 “你就这样把她弄死了?” 霍淮谨放下望远镜难以置信的看着傅小官。 他没见过这玩意儿啊,这里距离敌军中军最少一千米的距离,还特么暗乎乎,在霍淮谨想来这么远的地方击杀席花是根本没可能的事! “难不成还要抓活的?有个屁用,这娘们太坏,老子本来在金陵过得舒舒服服,她却用计把老子骗到了这荒山野岭的地方来……她不死老子良心过不去!” 傅小官发了一通牢骚,将大枪收好,递给了徐新颜。 魏无病怔怔的看着傅小官,然后又扭头看向了霍淮谨,“傅爵爷把谁弄死了?” “还能有谁?红娘子席花,薛定山的老婆。” 魏无病愕然的张大了嘴,然后舔了舔嘴唇,看向了千米之外的战场……傅爵爷当真是神人也! 这么远的距离,他居然斩杀了敌军主帅……傅爵爷那玩意儿也不知道是个啥,若是拿去打猎,熊瞎子和疯野猪岂不是可以轻易猎杀? 就在傅小官远远一枪干掉了席花的时候,敌军中军席花的五千亲卫足足楞了数十息。 亲卫队长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大将军夫人—— 大将军夫人的腹部血肉模糊,整个身体几乎炸裂成了两半!夫人的眼睛依然睁得大大的,瞳孔中似乎蕴含着无穷恐惧。 主将死了! 不知为何物所杀! 这仗……还怎么打? 中军有将士突然大喊:“夫人阵亡,我等投降吧!” “我不想死啊,我投降!” 如果我是上帝 一刃孤城 “别杀我,我也投降!” “……” 又半个时辰之后,十三万大军活着的仅仅剩下七万余。 此刻他们早已放下了武器,举起了双手。 苏墨和苏珏来到了席花的尸体旁,苏珏一瞧,直起了腰向那山野看去——小师弟来了! 果然,傅小官此刻带着三人施施然从山上走来。 苏墨一声令下:“神剑三旅,集合!” 神剑三旅的道院弟子们在数息之后整齐的站在了苏墨的面前。 苏墨一把将傅小官抓了过去,对着神剑三旅的所有士兵一声大吼:“神剑军统帅傅小官傅爵爷到,敬礼……!” 哇,他就是传说中的神剑军最高统帅! 他就是傅小官傅爵爷! 他就是观主大人收的关门弟子,小师叔傅小官! 他是我们的小师叔啊!!! 这群道院弟子组成的特殊军队,顿时发出了山呼海啸一般的声音:“神剑第三旅,向傅爵爷敬礼!向小师叔敬礼!” 这声音直透云霄,将数十步之外集结在一起的叛军震撼得差点尿了出来——神剑军太特么可怕了! 那少年居然是傅爵爷! 难怪我们会败,谁特么打得过傅爵爷的军队! 这声音自然也传到了关搂之上。 关小西等人一听,什么?傅爵爷亲自来了? “哇塞,我的偶像啊!” 关小西一声大叫,兴奋不已,“开门开门,走走走,咱们去迎接傅爵爷!” 赵老六等人还在懵圈中,这仗特么才打多久就完事了? 不是,傅爵爷这样尊贵的人怎么都跑这破地方来了? 对了,傅爵爷来了,他老人家只需要虎躯一震,敌军便如土鸡瓦狗! 迎接傅爵爷去! 所有人一片欢呼,竞相冲下了关搂。 蓝瞳异女 环犬西洋 彭于燕一声苦笑,“当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从此往后,这天下之舞台,唯有傅小官这小子独舞了!” …… ……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优美小說 逍遙小地主 堵上西樓-第五百四十二章 堅壁清野 (第九更)閲讀

小說推薦 – 逍遙小地主 – 逍遥小地主 宣历十年二月二十二,午时,傅小官一行抵达了褒城,直接冲入了县衙。 褒城县县衙,县令宗谦正在审理一宗盗窃案,两旁的衙役捕快还没反应过来,傅小官的马头就到了宗县令的面前。 他吓得大惊失色,慌忙而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差点没一家伙挂掉。 “何处来的匪人?速速给本官拿下!” 知北游 两旁的衙役手里的水火棍还没有举起,苏珏和徐新颜的剑,就架在了其中两人的脖子上。 傅小官翻身下马,上前两步,将宗县令一把提起,“本官傅小官,事急从权,你给本官听好了!” 傅小官? 傅爵爷? 宗县令的小眼睛瞪得贼大,你特么开玩笑吧,傅爵爷是何等身份的人?他怎可能跑这穷山恶水之地来? 这贼人凶残,本官此刻倒是不能去招惹。 于是,宗县令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勉强的微笑,“原来是傅爵爷驾到,下官有失远迎……莫如到后堂一坐?” “没时间!”傅小官松开了手,宗县令连忙后退了两步,左右一看,自己这里有十二个衙役,对方只有三人…… “你现在马上安排人员,将这褒城县所有的人,记住,是所有,包括各个村子里的人,全部带去梁州城。” 宗县令一听,这匪人胃口不小啊,难不成这匪人还想要占领这褒城? “整个褒城,我不能见到一粒粮食,你只有最多三天的时间,若是办不到,本官立马将你斩了!” 这特么说的跟真的一样,他不要粮食,那要什么? 宗县令小眼珠儿一转,笑道:“傅爵爷,这事儿恐怕不太好办,褒城治下有二十八万余人,这么多的人带去梁州城……梁州知州凭什么会接纳?” 傅小官这才想起路过梁州的时候并没有入城,于是他坐在了这桌子前,拿起了纸和笔,写了一份简短的文书,取了怀中的私印,盖在了上面。 “拿着这东西……” 傅小官想了想,取出了皇帝的密诏,一并丢给了宗县令,“拿着这两样东西,带着所有百姓,去梁州,告诉梁州知州以及梁州守备,给本官把梁州守死了,若是梁州有失,本官斩他满门!” 说完这句话,傅小官牵马就走,宗谦展开了那道密旨,顿时吓了一大跳—— 小迷糊的幸福人生 洛斯基 真特么的是傅爵爷! “爵爷稍等!”他慌忙上前,傅小官刚好回头,他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下官有眼不识泰山,怠慢了傅爵爷,请……” 傅小官眉儿一蹙,“别啰嗦,速速去办此事!” “下官遵命……爵爷,下官得罪之处,还请……” 傅小官翻身上马,三人疾驰而去。 宗县令探着脑袋看着傅小官三人消失,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幸亏老子没有冲动,刚才差点让这些衙役动手,若是一不小心伤了傅爵爷,老子一百颗脑袋也不够陛下砍的。 看来是真打仗了,前些日子虞大将军的大军才过去,而今就连傅爵爷也亲自跑来了,薛定山那厮反了的消息应该是真的,而且看起来战事不利于虞大将军…… “来人,叫县丞师爷巡捕房所有的官吏,全部来衙门!” 下面刚才告状的那人愕然的看着县大老爷,懵逼了半晌,诺诺的问了一句:“大老爷,小人那案子……” “火烧屁股了还审个屁的案子,你二人速速回去,叫上家人收拾好细软,带上所有的粮食,等本官安排,前往梁州避难!” …… …… 出褒城六十余里,就到了秦岭脚下的魏家铺。 这是一个小镇,镇子上的人口不过区区千人,几乎都是猎户人家。 当傅小官三人抵达魏家铺的时候,已是申时,这初春的天黑的较早,天光已有些暗淡。 苏墨所率领的神剑第三旅先傅小官一日抵达了魏家铺,依循傅小官在信里的意思,他并没有带着队伍踏入秦岭,而是在魏家铺的外面扎下了营。 对于这镇子外陡然来了这么多的军士,镇子中的百姓们并没有多少惶恐,因为就在前些日子,有比这多得多的军队进入了秦岭。 猎户队长魏长征说那是虞大将军所率领的南部边军,肯定是要打仗了。 这南部边军跑到了这西北之地来……这路途也是够远的,只是镇子里的人没有人知道这场战争是和谁打。 这金牛古道足足一千余里,而今虽然开了春,剑南两道的行商却还没有过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剑南两道发生了变故。 “瞎折腾!”魏长征的儿子魏无病磨着箭矢,拿起来眯着眼睛瞄了一眼,对身旁的好友宗时计说道:“小官大人好不容易才把宫身长那货给灭了,大皇子也好不容易才把夷人打赢了,我还以为这世道会清静下来,没想到山那边又躁动起来,这不是瞎折腾是什么?” 宗时计哈哈一笑:“确实是瞎折腾,听说小官大人这次谈判可是让夷国损失惨重。” “说来听听。”魏无病将磨好的箭羽插入了箭袋,又取了一支出来继续磨着。 “夷国赔款一亿八千万两银子,还割让了沃丰原以西……听说圣上赐予了小官大人子爵爵位,还封了小官大人沃丰道之道台一职,虞朝第十四道啊,咱们这梁州城许多商贾闻风而动,可都赶着去了那沃丰道,想着在小官大人的治理下,沃丰道的营商环境肯定更好。” 魏无病直起了身子,沉吟片刻:“你莫说,小官大人是真有本事的人,这么大一笔银子还有那么大一片领土……我倒是觉得圣上小气了一些。不过我对那神剑军更感兴趣,你说说他真的就只用了四千人,就把宫身长十余万叛军给剿灭了么?我怎么总觉得是假的?” “这能有假?陛下都昭告天下的事了。你说……若是神剑军来了这里,山那边的叛军是不是就灰飞烟灭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r9v3t人氣言情小說 逍遙小地主 愛下-第五百三十三章 開口就是一個億熱推-eohvz

小說推薦 – 逍遙小地主 – 逍遥小地主 这场大朝会就这样潦草的结束了。 傅小官当然是最大的赢家。 得了个世袭罔替的子爵爵位,还被陛下授予了沃丰道道台之职。 十七岁的道台……这在群臣的心中可就真成了羡慕嫉妒恨! 虞朝历史上一颗璀璨的星星已然冉冉升起,其势,已不可阻挡! 这一职位在所有朝臣看来,比之那正三品的商业部部长来得更有威力。 实权! 这朝中爬不上去的大臣为什么想要外放? 为的就是外放一方的实权! 一方道台,掌管数个州府数十上百个县郡,治下有百姓千万计。 一念之间,便左右着这数千官员的前途命运,一策之下,便定千万百姓之富贵贫穷。 这就是权力的好处,它着实令人向往令人着迷。 可傅小官既不向往更不着迷。 此刻,他正坐在御书房里,满脸的不高兴。 “人生短短几十年,莫非你真没有了上进之心?”陛下坐在他的对面,语重心长的又说道:“难不成这个子爵就迷糊了你的眼?你就不能看的更长远一些为你的子孙后代再挣来一个公爵?” “就算你对这爵位不感兴趣,而今傅大官……也就是武大郎,他登基为帝,守的是武朝江山,他是为谁守的?还不是为了你!朕是深知傅大官这个人的,说起来他比你更加懒散,更加想当一条咸鱼,否则十三年前他就不会不和文帝去争!” “难不成你以为他现在转了性子?屁!他还是那个懒散的武大郎!但你不回去他就没办法啊,武灵儿早产,再加上那一夜的战斗,无法再打理朝政,如果傅大官不去接了那皇位,武灵儿只有死在那位置上。所以朕有时候是真搞不懂你,燕相说你是真的无志于江山,可你却又在想方设法的改变着这个世界……” “朕当然是希望你能够永远留在虞朝,但朕也知道这不太现实。今儿朕是突发奇想,但朕想的是将那一道之地给你练练手,等以后你去了武朝,接手了武朝之江山,你才会更加明白如何治理天下。” “这玩意儿不是纸上谈兵,是需要实实在在的去操作,去打理!朕知道你有这本事,朕也希望你能在沃丰道捣鼓出一番成绩,让这满朝文武知道朕赋予你这道台之职,不是朕任人唯亲,不是朕瞎了眼!” 傅小官撇了撇嘴,“我还能怎么办呢?你那圣旨都下了。” 宣帝顿时笑了起来,“这就对了,来来来,你说说有什么需要朕帮忙的地方,朕一定为你解决。” 燕北溪和董康平都看向了傅小官。 他们的心里对于傅小官担任道台一职持怀疑态度。 正如陛下所言,治理一道之地,这玩意儿真不是纸上谈兵,事涉方方面面,需要临危不惧之胆色,还要有随机应变之能力,以及八面玲珑之圆润,甚至还要有杀伐果断之决策等等。 傅小官而今所做的一切,都是限于商业行为。 在这一方面他的能力无话可说,但道台却不仅仅是推行商业。 傅小官可就没想那么多,他想到的第一个事情就是钱! “臣之所想,这沃丰道可以设置成为虞朝新政特区。所谓新政特区,就是一应新政策,都在沃丰道先行验证,成为虞朝革新之窗口,为各项政策在全国实施而探路。” 燕北溪一听顿时一喜,这感情好啊,沃丰道乃是新道,新政验证就算出了岔子也不过是影响一道之发展,对于全国而言毫无损失。 若是新政推行成功,那就可以成为其余十三道学习的样板,在全国推行必将事半功倍。 这小子可以啊! 他不禁抬头多看了傅小官两眼。 宣帝也是如此想,他沉吟片刻点了点头,“此策极善!” “如此,臣以为,新政试点县郡之数量,在沃丰道不受任何限制,而臣需要中央朝廷的鼎力支持!” 佞 妝 “你需要什么支持?朕一应满足!” 傅小官一脸笑意的抬起头来,“臣需要纹银一个亿!” 宣帝的脸一瞬间就黑了,顿时觉得自己是不是看错了人。 户部尚书董康平的脸色变得比宣帝还要黑—— 这银子按照礼部交涉协议,今儿才会划到宝隆钱庄,老子还没看到一眼,你小子特么一家伙就要弄走一个亿! 想啥呢? 没门! 他正要开口,没料到傅小官却又说道:“这一个亿,臣必须要!至于这一个亿臣打算如何去花……不瞒陛下,臣打算将这些银子全部用来修路!” “修路?!” 你特么是不是傻? 董康平整个人都不好了,“你知不知道而今虞朝有多少地方急需这些银子?你小子居然说拿去修路,修路能挣回这些银子?这不是相当于丢在水里,还连泡都没冒一个么?荒唐!” 傅小官咧嘴一笑,这怨不得董康平,在这个世界所有人的眼里,恐怕除了商人,没有人会意识到交通的重要性。 “岳父大人稍安勿躁,请听小婿细细道来。” “老子不听!……陛下,臣建议这沃丰道道台之人选,另寻他人,这小子……实在不靠谱!”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czqih精品言情小說 逍遙小地主-第五百三十章 糾結的傅小官推薦-tpuvv

小說推薦 – 逍遙小地主 – 逍遥小地主 贾公公自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瞅了傅小官一眼,未曾在傅小官的脸上看见异样神色,心想殿下大致还没有玩够。 1908之钢铁雄心 紧那罗在唱歌 他又从怀里摸出了一份情报递给了傅小官:“这是来自荒国的情报,请殿下看看。” 傅小官接过来一瞧: “荒国国君拓跋风改荒都为荒庭,设立军械局于荒庭之东岑岭山下,招募工匠数以千计以攻克燧发枪之制造工艺。 岑岭戒备深严,蚁群极难侵入,而今不知进度如何。” “另,荒国四十万天刀铁骑分四部训练,以拓跋风之弟拓跋坚为大元帅,其中第一军拓跋蓝策所部训练场地便在岑岭。 第一军弃马而改为山地训练,课目较之神剑类似。” 傅小官蹙眉想了想,这拓跋风倒是个人物,可不能让他把燧发枪给捣鼓出来了,至少现在还不行。 于是他拿起炭笔写了一封信,这封信是给神剑一旅陈破所部,既然奚太后已经挂了,那么武朝对虞朝之威胁便解除,神剑一旅也就没有必要前往祁山。 “神剑一旅原路返回平陵,遣三千人入荒国打草,军事目标有二:其一,毁灭岑岭军械局,其二,扰乱天刀第一军训练计划。” “将这条子尽快送给陈破。” 贾公公接了过来,傅小官想了想,又写了一封信,这是给他胖子老爹的,除了恭贺胖子登基称帝之外,他再次提起了需要船匠百人——这事儿曾经写信给周同同说过,也不知道周同同给忘记了没有。 瑶县的船坞大致在四月就能建好,别到时候没有匠人那银子可就真丢水里了。 贾公公将两封信揣入了怀里,傅小官这才一声叹息,“你且去吧,我想静静。” “另外还有一事,陛下请你明儿一早务必参加大朝会。” 傅小官一怔,“这大朝会不是才开过了没两天么?” “殿下为虞朝谋得如此大的利益,陛下自然是要当着文武大臣的面奖励殿下一番的。” 这事……傅小官点了点头。 贾公公告退,傅小官望着这漆黑的玄武湖独自坐了很久。 对于武朝之事,傅小官很是惆怅。 倒不是因为胖子老爹当了皇帝,而是因为武灵儿生的那孩子—— 这特么的,武灵儿的胆子可真是够大! 虽然他的灵魂来自于另一个世界,若要说起来,他早已不是曾经的那个傅小官、武灵儿的哥哥。 可这身体却依然是那个流着武氏血脉的傅小官啊! 所以从法理而言,他的内心是无法接受这样的故事的。 现在木已成舟,幸亏那孩子没有先天智障,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可接下来自己要如何与武灵儿面对呢? 这特么究竟是妹妹还是老婆呢? 所以武朝是不能去的,去了见面多尴尬? 武灵儿抱着那孩子说叫爹……这特么想想都好可怕。 哎……傅小官一声叹息,老子一世英名,居然上了武灵儿这个疯女人的套! 但愿周同同能够从卓别离的身上查出一点什么吧,文帝已经死了,死人恐怕不会介意戴上一顶绿帽子的。 如果武灵儿是卓别离的女儿……这是最好的结局。 …… …… 时宣历十年正月初十,宣帝再次举行了一场大朝会。 昨日傅小官与夷国使者谈判事宜,而今已经在群臣之中传播开来。 所以这场大朝会之议题就很简单——封赏傅小官。 当傅小官抵达承天大殿时候,偌大的广场上已经来了许多人,所议无不围绕着傅小官,尽皆在猜测着陛下会如何赏赐。 “这可是开疆裂土之功,小官大人定会再升一级官居二品!” “听说政事堂秦大人发动谏院参了小官大人一本,被小官大人在政事堂当着陛下之面喷得体无完肤……这秦大人也是,小官大人是能招惹的么?前车之鉴近在眼前,他居然忘记了,哎……当真不智!依老夫看,这秦大人恐怕要给小官大人让路了。” “难不成小官大人还有可能升任政事堂参知政事一职?” “这可难说,不然这么大的功劳如何封赏?一亿八千万两银子啊,还有那么大的一片土地,昨儿个你们难不成没见户部尚书董大人走路都带风的?那张脸上的愁云消失不见,腰杆子笔挺,就连说话,声音都宏亮了许多。” 君心坚韧如城 “本官倒是见燕宰乐呵呵一下午都没合上嘴,可高兴坏了。” “小官大人还未满十八……本官倒是觉得没啥可能官居二品,倒是有可能封爵。” “封爵?……这倒是极有可能,毕竟小官大人太年轻,若是官居二品,他以后再立下大功劳怎么搞?” 死亡入侵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5i9ba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逍遙小地主 txt-第五百二十二章 商業帝國熱推-tjkb2

小說推薦 – 逍遙小地主 – 逍遥小地主 正午的阳光总算是有了些许温度。 用过午饭,傅小官和虞问筠夫妇坐在了陶然亭里。 虞问筠的肚子已经有三个多月了,这冬天穿得比较多,倒是不太能够看得出来。 她依然在缝着一件婴儿的衣裳,脸上洋溢着母性的辉光,忽然抬起眼来瞄了傅小官一眼,喜滋滋问道:“嗳,你是喜欢儿子还是喜欢女儿?” “女儿!” 虞问筠抬眼,大大的眼睛盯着傅小官,嘴儿一嘟,“不,得是儿子!” “不是,儿子女儿有什么关系?我都喜欢。” “这可是傅家的第一个子嗣,当然是儿子才好!” 对于虞问筠的这一看法傅小官自然没有去辩驳,你和一个古人辩驳男女平等就真的没啥意思了。 所以他呵呵一笑,“行,那就是儿子……不过若真是生了个女儿,你也万万不可失望!” “嗯,我晓得的。只是我更希望是个儿子……你最近少喝一点酒了,书兰和小楼对你可是有些意见。” 傅小官一愣,我天天晚上侍寝,她们可是求饶的,难不成是没吃饱装饱? 这就是大问题了,所以他连忙问道:“是不是……我努力不够?” 虞问筠瞪了他一眼,脸蛋儿微红,“想啥呢?御医说酒喝多了,不容易受孕,她们可是盼星星盼月亮盼着肚子里能够有货!” 傅小官顿时乐了,还好还好,这九阳心经可不是白练的。 “这玩意得看运气,再说其实你们年纪都还是太小了一些,二十岁怀孕正好。” 虞问筠撇了撇嘴儿,“你是男人说话不腰疼,二十岁,嫁给你四五年没怀上,这可是会被人家背地里说的!站着鸡窝不孵蛋……这成了什么样子?就算自己的脸上也挂不住呀。” 这又涉及到认知问题,傅小官无法去扭转虞问筠这样的心态和看法,这样的看法由来已久,根植于她们这样的女人心里。 初二A班趣事笔记 这么看来,董书兰和燕小楼,恐怕真是有点着急了。 可今晚大爷我又要去喝酒呀! 哎……难搞! 就在夫妻二人说着话儿的时候,李正带着李家三兄弟走了进来。 三兄弟向傅小官和虞问筠行礼问好之后,虞问筠邀请了三人落座,自己离开了陶然亭。 傅小官给三兄弟斟上了茶水,笑嘻嘻问道:“如何了?” 这是他在年前,对这三兄弟下的第一个任务——收购贫民区的地契。 老大李家将一口箱子放在了桌上,从里面取出了厚厚的六叠地契,笑道:“按照少爷意思,我等都未曾亲自出面,用了一些手段,这里是贫民区差不多一半的地契,请少爷过目。” 傅小官没有去问他们用了什么手段,他随手拿起一叠粗粗的翻了一下,“剩下的还需要多久?” “大致两天时间。” “甚好,这件事完成之后,你们得准备奔赴各地。” 傅小官让小雪拿来了纸和炭笔,还有一张虞朝的地图。 他将这地图铺在桌上,仔细的想了想,用炭笔在这地图上圈成了四个区域。 “现在给你们讲讲接下来傅府产业的五年计划。” “虞南区,你们仔细看看,虞南区涉及到虞朝三道,这整个虞南区,以后所有傅府的产业,全部交给李贯打理。这一片相对繁荣,是接下来五年傅府主要盈利的场所。” “虞东区,这一片交给李万打理,这一片经济也还可以,只是去岁与夷国那一战让这一片受到了一些影响。不过好消息是,夷国割让了这一块……” 傅小官将夷国沃丰原一线也圈了进去,“这一片,以后也是虞朝的了,所以相当于多了一道之地。” 李万抬头看向了傅小官,“少爷……你这消息从何而来?” 傅小官微微一笑,“本少爷上午刚刚谈下来,还热乎着,想来就在近日,陛下就会下旨,至于这一片如何管理,我估摸是成立一个新道。这些不管它,你要做的是在一年之内,将傅府作坊开设在你认为合适的每个地方。记住,布局得要合理,覆盖范围得要实地勘察。” 李家李万李贯三人依然盯着傅小官,满脸震惊。 “不是,我说话呢。” “少爷……你真把这一片给弄到手了?” “少爷什么时候骗过你们!” 三兄弟内心骇然,这才明白跟对了人——这是多么大的一件功劳!陛下定然会重赏,少爷的名声在这天下将更加响亮,而他们这些为少爷做事的人,到了任何地方,就没有谁敢不长眼给他们设绊子。 “少爷威武!”三兄弟同时抱拳一礼。 “别扯这些没用的,听少爷给你们说,这是一番伟业,也是你们最大最好的舞台,给本少爷用心去做,本少爷定不会亏待你们!” 傅小官洋洋洒洒说了一个时辰,将他心里的商业谋划说了个七七八八。 三兄弟无比认真的听着,越听越心惊,越听越觉得这少爷就不是个人! 这是何等样巨大的商业帝国! 这番布置,不仅仅是布局于虞朝,四大区分别辐射到了相邻的四个国家,这些商品未来将源源不断的进入这些国家,去获取更多的利润,去击败他们的同类产品,占据他们的市场份额。 就连武朝,少爷居然都没有放过。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歷史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