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優秀都市小说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ptt-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薩爾與潮汐咒符看書

小說推薦 –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相对于萨尔的绝世好名声,在流浪兽人心目中,兽人之家的建立者伊崔格就是披着兽人皮的恶魔。 纳兹格林受到了牵连,被流浪兽人骂做刽子手,帮凶。 “萨尔真是太顽强了,两次都无法将他消灭。” 得知萨尔就在提瑞斯法林地,伊崔格有些无可奈何。 纳兹格林愤怒的吼道:“趁着他立足未稳,我这就带兵将其剿灭。” 伊崔格摇摇头:“这样做毫无意义,只要无法杀死萨尔,倒霉的永远是流浪兽人,艾泽拉斯的兽人已经不多了,难道你真的要将他们全部杀光?” 纳兹格林苦恼的说道:“可是我们放任不管,萨尔也会把流浪兽人制成硬肉干。” 伊崔格捂着额头,很是痛苦的说道: “流浪兽人不相信我们,即使我们把证据砸到他们脸上,他们依旧支持萨尔,甘愿被萨尔欺骗。” 纳兹格林心有所感,哀叹一声道: “因为萨尔说得太好了,为流浪兽人描绘了一个美好的梦,沉浸于梦境中不愿意醒来。” 伊崔格眯着眼睛,阴险的说道:“既然无法解决萨尔的名声,那么就直接解决萨尔这个人。” 纳兹格林好奇的问道:“伊崔格大人,你可有法子?” 伊崔格笑眯眯道:“艾泽拉斯最擅长传送法术的,是达拉然的大魔导师安东尼达斯,他虽然愿意帮助我们,但拒绝亲手杀死萨尔,纳兹格林,杀死萨尔的任务就由你来完成。” 纳兹格林信誓旦旦道:“一定不辱使命。” 提瑞斯法林地,萨尔的营地。 阿纳克洛斯,雷德,维伦三人将萨尔围坐在中央。 萨尔感觉浑身不自在,好似一名接受审判的犯人。 “萨尔,你还记得我们的任务么?”阿纳克洛斯面无表情的质问道。 萨尔唯唯诺诺回答:“记得,记得,阻止布莱克摩尔的成长,能干掉他最好了,救出纳鲁克希利。” “可是你都做了什么?”阿纳克洛斯横眉立目,凶巴巴道:“你杀死了那么多流浪兽人,将来由谁对付布莱克摩尔。” 萨尔委屈的辩解道:“这都是诅咒教派唆使我做的,我不敢违抗呀。” 维伦在一旁帮腔道:“区区诅咒教派,何足挂齿,萨尔,如何对付布莱克摩尔,你必须有一个规划。” 萨尔低着头,不敢看三人,好半晌才道:“最好能取代泰瑞纳斯,成为巫妖王,统领亡灵兽人,可是我实力有限,做不到呀。” 雷德趁机落井下石,愤怒的拍着桌子:“萨尔,早知道你如此无用,就不带你来了。” 阿纳克洛斯觉得有些过了,缓和了语态度,为萨尔鼓气: “萨尔呀,你要对自己有信心,这段时光之路是你创造的,你拥有绝对的主导权,比如在这段时光之路,无人能杀死我。” 没有证据,萨尔可不会相信阿纳克洛斯。 即使不会被杀死,还有折磨,诅咒教派可怕的灵魂鞭挞让他痛不欲生。 “我需要指点。”萨尔诚惶诚恐道。 阿纳克洛斯思考了半晌:“在你编造的历史中,有巫妖王耐奥祖,霜之哀伤,统御头盔。” 萨尔苦恼的摇摇头: “这段时光之路发生了意外,布莱克摩尔杀死了婴儿时的我,所以不会有巫妖王耐奥祖,霜之哀伤和统御头盔。” 阿纳克洛斯冷静的回答道:“不,这种情况我见得多了,超凡的道具绝不会凭空消失,萨尔,你是时光之路的主人,也就是天命所属,你的机会最大。” 萨尔并不抱希望,无精打采道:“好吧,我也希望能获得霜之哀伤,干掉泰瑞纳斯国王。” 维伦突然面色一变,指尖出现一点圣光,闪烁了一下消失不见。 “有人禁锢了周围的空间,不好,是大魔导师安东尼达斯。” 维伦怪叫一声,迅速站起身来,浓烈的圣光包裹着全身,如同发射的炮弹一般直冲云霄。 虽然无法施展传送法术,但用其他法子逃走还是没问题的。 四人对上大魔导师安东尼达斯,虽无必胜的把握,但也不会落于下风。 无奈这四位都是人精,天知道安东尼达斯会带来多少达拉然法师。 阿纳克洛斯的反应仅比维伦慢了半拍,迅速俯下身,化作一道金色的流光,冲出帐篷消失不见。 痴情总裁:回头草不好吃 帐篷里,只剩下雷德和萨尔,两人面面相窥。 萨尔想要变成幽灵狼逃走,却被雷德死死摁住。 看到营地内有两人逃走,安东尼达斯吓了一跳。 安东尼达斯确实大意了,身边没有达拉然法师,谁能想到萨尔的营地内藏龙卧虎。 感知到帐篷内只有两名兽人,安东尼达斯才放心的冲进去。 在人类眼中,兽人的长相几乎没有区别,安东尼达斯没认出萨尔。 雷德横眉立目,一双手死死压着萨尔的肩膀。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第一千九百二十三章:時光之路的納茲格林看書

小說推薦 –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竟然是大名鼎鼎的伊崔格,年轻兽人大喜: “伊崔格大人,能在这里见到您真是太好了,我的名字是纳兹戈林。” 在洛丹伦王国,伊崔格侍奉萨鲁法尔、巫妖王泰瑞纳斯两代国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权势熏天。 伊崔格淡淡笑着,见纳兹戈林身材强壮、匀称,气力十足,顿时生出爱才之心。 两人略一交谈,伊崔格惊讶的发现,纳兹戈林对领兵打仗有着独到的见解,竟然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将才。 要知道,兽人很少有兵书战策流传,一名优秀的将领更多的是依靠天赋。 “纳兹戈林,你可听说过兽人之家?”伊崔格不动声色的问道。 佛修无敌 玉湘子 纳兹格林的脸色略有些难看,低声道: “略有耳闻。” 伊崔格侍奉萨鲁法尔大王之时,提瑞斯法林地的兽人收容所全都得到了解放。 但洛丹伦养活不了那么多兽人,萨鲁法尔大王只留下了精锐,余下的普通兽人都交给伊崔格处理。 虽然伊崔格没有萨尔那么凶残,直接把兽人制成硬肉干,但他也绝非善良之辈。 无敌从功法加点开始 最初,伊崔格的想法是把兽人卖做奴隶。 然而,东部王国刚刚经历兽人之乱,百业待兴,各大王国穷得叮当响,捉襟见肘,哪有余钱买兽人奴隶。 兽人奴隶卖不出去,伊崔格可不会如泰瑞纳斯国王那般仁慈,让兽人白吃饭。 伊崔格建立了兽人之家,将这群兽人圈养起来,逼迫他们做苦工。 从锦衣卫到武林至尊 王存业 但即使这样,兽人依旧吃不饱。 这是因为兽人的身体太过强壮,对食物的要求高,手工劳作创造的价值,还不够他们吃饱饭。 伊崔格分析,兽人只有进行高附加值的工作,比如角斗士、佣兵、海盗等等,才能养活自己。 正因为如此,历任兽人大酋长都是好战分子,若是不依靠战争和掠夺,兽人部落只能走向灭亡。 但如今东部王国没人愿意雇佣兽人作战,兽人不擅长水战,也做不了海盗。 总之,伊崔格的兽人都是赔钱货。 为了减少损失,伊崔极力的压榨兽人,每天都有做不完的苦工。 流浪兽人一听兽人之家,全都吓得浑身发抖,仿佛听到燃烧军团的营地。 伊崔格一见纳兹戈林的脸色,明白了几分,低声道: “纳兹戈林,兽人之家是艰苦了些,但我也有难处呀。若不是兽人之家肯收留流浪兽人,他们都会被泰瑞纳斯国王处决。” 纳兹戈林目光坚定,攥紧拳头道:“如果我们兽人有了自己的土地,是不是就不用受苦了?” 伊崔格笑着摇摇头:“纳兹戈林,你要明白,无论时代如何改变,普通兽人受苦受难是注定的。想要活得有尊严,自由自在,远离辛苦的劳作,就要不断的往上爬,成为人上之人,这个世界从来没有什么救世主,因为救世主只会救富人,绝不会管穷人的死活。” 纳兹戈林的少年时代一直生活在兽人收容所,身边都是臭烘烘的野蛮兽人,没人和他讲过道理。 伊崔格的一番教导,让他仿佛看到了一片新天地。 两人谈得越来越融洽,当来到洛丹伦郊外的兽人之家时,纳兹戈林的脸色还是忍不住发生了改变。 兽人之家,原本是提瑞斯法林地最大的兽人收容所。 如今这里关押着超过两万兽人,在亡灵兽人的监督下辛苦的劳作。 营地内臭气熏天,地面上覆盖着厚厚一层粪便,如同一座大粪坑。 兽人的住所极为简陋,一间勉强能够遮风挡雨的小茅屋,竟然住着三十多个兽人。 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免不了疾病横行,生病的兽人被驱赶入泥潭中,任其自生自灭。 监工,皮鞭,流血流汗,兽人的哀嚎惨叫,血淋淋的后背。 纳兹戈林只感觉阵阵眩晕,早听闻兽人之家环境恶劣,谈之色变,但没想到可怕到这种程度。 人类建立的兽人收容所,与之比起来简直就是美好的万神殿。 伊崔格拍了拍纳兹戈林的肩膀,问道:“纳兹戈林,你对德拉诺有多少记忆?” 纳兹戈林摇摇头,跨越黑暗之门时,他还不记事。 伊崔格指着脏乱的兽人之家,朗声道:“年轻的时候,我去过黑石氏族的矿坑,在著名的格罗玛什要塞住上过一段时间,两地的环境和这里几乎一模一样,有些地方更差。” 纳兹戈林惊得后退了一步,有些不敢置信。 伊崔格耸耸肩膀:“脏乱本就是兽人聚集地的传统,你接受了人类的整洁和干净,才会觉得不适应。” 纳兹戈林皱着眉头道:“我们难道不能做些改变么?”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华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txt-第一千八百九十二章:弗丁的崛起看書

小說推薦 –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泰瑞纳斯国王和乌瑟尔昏迷不醒,送回了洛丹伦,由王国最好的牧师医治。 两人身份尊崇,只要祈求圣光,得到纳鲁的垂怜,像是这种伤势完全可以恢复如初。 帅气总裁附赠品 坠落3 但不知道为何,大概是被兽人撕咬的原因,牧师们想尽了一切法子,却无法得到圣光的回应。 没有办法,只能使用较为落后的炼金术,用草药为两位止血。 乌瑟尔失去了手脚,众人提议将他送到铁炉堡,求侏儒工匠们安上机械腿和手臂。 泰瑞纳斯国王的伤势就比较严重了,连排泄系统都没有了。 最后,在得到国王的同意后,寻来了一位隐居的亡灵法师,为国王陛下安上了食尸鬼的下半身。 泰瑞纳斯国王获得了健壮的食尸鬼双腿,孔武有力,从此成为了半人半食尸鬼。 当晚,据宫廷侍卫传言,国王陛下的寝宫内传来了不似人类的嚎叫声。 国王陛下伤势恢复,立刻招来群臣,大声发着牢骚: “查,一定要彻查清楚,这是何等可怕的阴谋,必须严惩凶手,简直是十恶不赦,找到此人,给我碎尸万段。” 负责调查的官员道:“国王陛下,您亲口说过,被兽人吃掉是荣耀,我觉得某人只是想让你和乌瑟尔大人获得荣耀,并不算过错,非但不能惩罚,还应该得到嘉奖。” “难道我白白受苦么?”泰瑞纳斯国王气得脸都白了。 一名领主道:“国王陛下,难道你没感受到快乐和幸福么?将自己的下半身喂给兽人,我们都为您感到光荣,如果您觉得还不够,我们可以再来一次。” 闻听此言,泰瑞纳斯国王眼前满是兽人凶残的面孔,锋利的獠牙,吓得全身发抖。 冷静,泰瑞纳斯觉察到了阴谋,他不能继续发火,否则就是否认自己说过的话。 泰瑞纳斯吐出一口浊气,厌恶的看着自己的食尸鬼双腿,淡定的说道: 迷糊新娘:俘虏黑道冷情人 冰心明月 “当被兽人撕咬的时候,我感受到了快乐,那才是真正的活着,我这一辈子都白活了,若不是王国离不开我,我愿意被上百兽人撕碎,是谁害我和乌瑟尔掉下去,这件事可以不查,但有人绑架了公主和王子,我的心肝宝贝,必须将他们找回来。” 群臣面面相窥,当时乱成一团,没有人注意到公主和王子是怎么失踪的。 即使有人看到了,也一定会藏在心中。 若是国王在这件事上较真,纠缠起来没完没了,可就麻烦了。 群臣们有法子应对,其中一人道: “国王陛下,当时我们都在为您和乌瑟尔大人被兽人撕咬而开心,但宫廷法师和侍卫们并没有懈怠,能从宫廷法师和侍卫的眼皮下劫走人,实力非比寻常,在艾泽拉斯只有几个人能做到。” 泰瑞纳斯面色惨白的问道:“这么说凶手有线索了,你说说看,都有谁,掠走我的儿女,必须承受我的怒火。” 那人严肃的说道:“守护者艾格文和麦迪文母子,以他们的实力可以办到。” 泰瑞纳斯听后连连摇头,他的王位之所以能坐稳,靠的就是两位守护者支持。 “守护者不会掠走我的儿女。”泰瑞纳斯坚决的否认。 那人看了一眼宫廷法师亚门纳尔:“接下来嫌疑最大的是达拉然法师,大魔导师安东尼达斯最擅长空间法术,连守护者都比不上。” 泰瑞纳斯直皱眉头,安东尼达斯地位尊崇,达拉然是法师的圣地,与之为敌并不明智。 “我了解安东尼达斯,他不会做这种事,达拉然一向超脱世外,达拉然法师不可能参与其中。” 那人算到了国王陛下会如此应对,不慌不忙道: “排除两位守护者和达拉然,劫走王子和公主嫌疑最大的只有一位,奥格瑞姆.毁灭之锤。” 泰瑞纳斯楞了一下,奇怪的问道:“奥格瑞姆只是一名兽人战士,他有什么本事众目睽睽劫走人?” 那人煞有介事,很有理由的说道:“国王陛下,毁灭之锤能够沟通土元素的力量,拥有不可思议的能力。” 黑暗之门七年,奥格瑞姆.毁灭之锤从洛丹伦地下的幽暗城逃走,隐居在荒野中。 人逃走也就算了,还能顺便带走自己成名的武器毁灭之锤,不由得让人产生怀疑。 泰瑞纳斯陷入了思考。 那人上前一步:“国王陛下,公主和王子落入奥格瑞姆手中,想必已经获得了荣耀,我觉得此事不用查了。” 既然已经被兽人吃掉了,此事理当就此作罢。 天使的羁绊 泰瑞纳斯恨得牙痒痒,可惜没有理由继续追查,心情低落,打算就此结束朝会。 突然,有侍卫前来进来汇报,前往希尔斯布莱德丘陵的三百白银之手圣骑士半路遇到了劫匪。 铠甲武器马匹都被抢走了,还好人都没事,一路徒步走回来。 泰瑞纳斯叫来了领队的军官,正好拿他来出气,怒吼道: “你身为白银之手的圣骑士,号称人类七大国最强的骑士团,竟然被劫匪击败了,还有脸回来见我?你有什么可辩解的。” 军官早有准备,不慌不忙道:“劫匪只是一群流民,手拿着木棍石块等,面有菜色,其中还有孩子。”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都市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愛下-第一千八百八十五章:天才的崛起與隕落分享

小說推薦 –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布朗特欣喜于体内强大的元素之力,听到师傅的问话,奇怪的问道: “应该说什么?对了,还没有感谢师傅呢。” 布朗特连忙跪在地上,磕头感谢师傅的恩德。 德雷克塔尔一拍脑门,这孩子怎么就是不开窍,心念一动,决定激怒他。 “布朗特,你可知道我为何收你为徒?” 布朗特低下头,唯唯诺诺,小声道: “十三岁时,我展示出了极高的天赋,若是你不收我为徒,让我每日辛勤劳作,来不及与元素沟通,我很快就会自我觉醒,我的成就会超过你。” 德雷克塔尔愣住了,好半晌才道:“你全都知道。” 超能农民工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布朗特一缩脖,点了点头。。 “你还知道什么?”德雷克塔尔凶巴巴问道。 布朗特吓得后退了一步,声若蚊呐:“二十岁时,你给我的修炼秘笈是假的,虽然浪费了七年光阴,但我应该在二十岁时沟通元素,是你给我的秘笈隔断了元素,使得我成为不了萨满祭司。” “明明知道那是假的,你还修炼。”德雷克塔尔惊讶的问道。 布朗特委屈的说道:“我怕!” 眉上尘歌林下孤笙 月笛安 “你怕,你有什么可怕的?”德雷克塔尔有些不能理解:“那么你侍奉我这么多年,吃了数不清的苦头,又是为了啥?” “只是习惯了。”布朗特不敢看师傅的眼睛。 德雷克塔尔咬牙切齿,又问道:“你可知道,为师为何要故意站在悬崖边上。” 布朗特吓得哆哆嗦嗦,嗓音发颤:“你是给我机会,让我把你推下去,我怎么敢,你是师傅,我这样做岂不是连猪狗都不如。” 德雷克塔尔大失所望,同时也有些害怕。 这个弟子一点都不笨呀,什么都明白,只是有些愚忠,不堪大用。 德雷克塔尔有些懊恼,这么多年了,竟然对弟子一点都不了解。 “我真是瞎了眼,你根本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兽人。”德雷克塔尔气急败坏的怒吼。 “合格的兽人应该怎么做?”布朗特小声问道。 德雷克塔尔大声道:“合格的兽人应该欺师灭祖,无德无义,杀戮果断,学会本事立刻杀死师傅,就像是我年轻时做的那样。” 江东突击营 齐橙 布朗特低下头,身子蜷缩起来:“我做不到的。” 德雷克塔尔长叹一声:“算了,你学会了我的本事,我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了,记住为师说的话,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德雷克塔尔。” “是,师傅。” 布朗特谨遵师命,使用元素魔法,变成了德雷克塔尔的模样。 德雷克塔尔松了一口气,从悬崖顶端跳下去。 “师傅,你不能死呀。”布朗特泪奔,强大的元素喷涌而出。 德雷克塔尔双腿一紧,元素凝成的手臂抓住了他的下半身,整个人悬在半空中。 布朗特一用力,元素手臂将德雷克塔尔拉到悬崖上。 “师傅,你不能想不开呀,给我些时间,我能治好你体内的暗伤。” 德雷克塔尔气得够呛,在原计划中,他应该被弟子偷袭,选择跳崖求死。 網 遊 之 無限 食 下面的水潭内早准备好了一条通路,德雷克塔尔将借助元素之力假死脱身。 布朗特不愿意杀死师傅,德雷克塔尔就只能自己寻死。 但没想到会被救下来。 “放开我,为师死意已决,你休要阻拦。”德雷克塔尔努力挣扎。 可惜他现在的实力已经不如弟子,竟然无法挣脱。 “师傅,您不能死呀,待我医治了您的暗伤,任凭你处置。”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sh63e精品都市异能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第一千八百四十九章:聖人伽格的誕生閲讀-7ylai

小說推薦 –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陈.风暴烈酒微微一笑,不动神色道: “大蜡烛伽格,我要抬举你,看到奥格瑞玛外的光铸狗头人了么?你很快就会成为他们的王。” 皇家俏厨娘 子左小右 闻听此言,一向沉着的大蜡烛伽格忍不住浑身颤抖。 第一反应是秘密泄露了,他是稀有的金毛狗头人,身上流淌着古老凯斯利尔的皇族血脉。 看陈.风暴烈酒的模样又不像,伽格暗暗松口气: “大酋长,我只是一个卑微的媒体人员,奔波于各族皇室之间,有何资格做狗头人的王。” 陈.风暴烈酒狂妄的说道:“我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伽格谦虚的说道:“不敢违抗大酋长的旨意,小的只能尽力而为。” 陈.风暴烈酒点了点头: “我会让你和萨尔商议,统一这群狗头人,用不了多久,光铸狗头人的王冠一定戴在你的头上。” 几名侍卫押来了萨尔,依旧枷锁加身。 我 只 想 安静 地 打 游戏 萨尔一脸谄媚讨好之色,与伽格印象中跋扈的大酋长判若两人。 陈.风暴烈酒朗声道:“萨尔,说说你的法子,如何收服这群狗头人!” 萨尔早有准备,笑道:“怒水河最近河水暴涨,碧波荡漾,我听说光铸狗头人将之称为圣河。” 陈.风格烈酒望向卡德加,卡德加点了点头: “确有此事。” 这倒也不奇怪,如今光铸狗头人的地盘是在杜隆塔尔和贫瘠之地,正在向莫高雷扩张。 怒水河是他们见到过的第一条河流,称之为圣河并不奇怪。 萨尔继续道:“我们可以从这河上做文章,还要请大法师卡德加帮忙,施法冒充天降异象,怒火河飞出一块巨石,石头上刻着:得此石者为王。如今狗头人诸王并起,一定会为争夺这块石头打得天昏地暗,既缓解了奥格瑞玛的压力,也能趁机浑水摸鱼。” 卡德加思考了半晌:“这倒是不难。” 陈.风格烈酒信服的点了点头:“好法子,如何让大蜡烛伽格加入其中?” 萨尔自信的说道: “我们可以趁机扶植几股较大的势力,支援他们一些简单的武器铠甲等,就由大蜡烛伽格出面,然后找机会取而代之即可。” 陈.风暴烈酒与卡德加低语了几句,双方都没有意见。 “就这么定了,萨尔,你可以回去了,把详细的计划整理给我过目。” 萨尔离开后,陈.风暴烈酒看向伽格:“大蜡烛伽格,你觉得此计如何?” 伽格沉吟一番,拱手道: 求圣 “回大酋长,萨尔此计看似高明,其实保藏祸心,暗藏杀机,若是依此计行事,奥格瑞玛必灭,部落必亡。” 不但陈.风暴烈酒,就连一旁的卡德加也露出诧异之色,问道: “伽格,说出你的理由。” 伽格不紧不慢道:“萨尔之计看似让狗头人自相残杀,但他故意忽略了重要一点,狗头人的繁衍速度太快了,数量不会因此而减少。战争是让文明进步最快的法子,若是没有我们帮助也就罢了,由我们提供武器装备,哪怕只是最简陋的,狗头人很快就能学会。” 陈.风暴烈酒插嘴道:“我们只会提供最原始的武器,不会威胁到奥格瑞玛的安全。” 伽格摇头:“看中狗头人的绝对不仅仅是部落,很难保证联盟不会插手,为了赢得狗头人的信任,双方互相攀比,提供的武器和装备越来越好,若是这群狗头人也能大规模生产,奥格瑞玛如何守得住?” 陈.风暴烈酒倒吸一口凉气:“该死,这个萨尔,果然心怀不轨,伽格,你可有应对之法?” 伽格微微一笑: “萨尔的法子未必不可用,只需要加一味调料即可。这个世界有一种枷锁是看不见的,我们可以学习月神艾露恩。根据我的了解,早在一万前,暗夜精灵的魔法文明极致辉煌,就连上古之神都避之不及,看看现在,只剩下几头德鲁伊,连兽人都能欺负他们。” 陈.风暴烈酒眼皮一跳:“你是说对月神艾露恩的信仰?” 伽格点了点头:“信仰能够让民族融合在一起,增加凝聚力,但若是过于痴迷,就会阻碍文明的发展。就比如艾瑞达人和德莱尼人,两万五千年前都生活在阿古斯星球上,如今的艾瑞达人站在宇宙文明的顶点,德莱尼人险些被低等野蛮的兽人文明灭族。” 陈.风暴烈酒若有所思:“既然是光铸狗头人,以圣光能量为生,可以学习维伦,让他们信奉圣光。”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qk92d言情小說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愛下-第一千八百四十五章:最後的雙足飛龍(一)相伴-xwe05

小說推薦 –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邪能之池的作用只有一个,疗伤。 隋唐 強盜夏侯元讓 无论多么重的伤,只要头颅还在,浸泡在邪能之池内就能恢复。 前提是身体不排斥邪能,有一段时间,萨尔将玛诺洛斯之血当水喝,这副身体与邪能亲和性极好。 萨尔猜到了什么,露出惊恐之色,哀求道: “陈.风暴烈酒,咱们可以谈谈,我承认之前对不起你,我愿意做出补偿,在潘达利亚我有一座宝库,足够买下十个奥格瑞玛。” 陈.风格烈酒狞笑道:“萨尔,我对你的宝库已经厌倦了,来人。” 几名强壮的兽人过来,用绳索捆住萨尔的肩膀,然后将他顺着城墙放下去。 下方是数不清的狗头人,仰着头露出锋利的牙齿,流淌着黄色的口水。 “不,不,饶了我吧!” 萨尔哭喊着求饶。 当他的身体被送到城下,狗头人一拥而上,用力撕扯着萨尔的双腿。 萨尔哀嚎惨叫,声声惨厉,陈.风暴烈酒只感觉一阵阵快意涌上心头。 花期渐远 我是五岁 待萨尔的胸膛之下被吃掉后,由卡德加施法,冻结了咬住萨尔不放的狗头人。 天道颠峰 官采 几名兽人用力将萨尔拉上来,扔到邪能之池内恢复。 如此三次,邪能之力消耗得差不多了,萨尔的精神几近崩溃,虚弱的倒在地上。 陈.风暴烈酒蹲在地上,拍着他的脸道: “萨尔,你哀嚎求饶的样子真是可爱,告诉我,怎么对付这群该死的狗头人。” 萨尔虚弱无力,脑子里一片空白,生不出任何狡诈心思,只想尽快摆脱困境。 “快说。”陈.风暴烈酒厉声道:“奥格瑞玛有很多邪能,足够支持你被狗头人吃上一年。” “奥格瑞玛支撑不了一年,最多三个月,狗头人就能攻克奥格瑞玛。”萨尔有气无力道。 陈.风暴烈酒与卡德加对视,在他们看来,狗头人没有武器,也不会打造攻城器械,除了数量外一无优势。 狗头人无法攻克奥格瑞玛,难道靠爪子强行拆掉城墙? “你们有没有发现,狗头人比前些天有秩序了?”萨尔虚弱的问道。 卡德加急忙观看围住奥格瑞玛的狗头人,微微吸了一口凉气。 与第一天乱糟糟一盘散沙相比,狗头人有了明显的不一样,成帮成片的聚在一起。 萨尔无力的喘息着: “艾泽拉斯的生物有一个共同点,必须选择出一名王者,压榨他们,欺负他们,鞭挞他们,让他们挨饿受冻,每日辛苦流汗,凄惨受罪而死,否则就不舒服,狗头人如今处在多王混战的局面,若是某个狗头人大王完成统一,就是奥格瑞玛覆灭之时。” 女皇,给我名份吧 情人节的台风 卡德加深以为然,点了点头:“不愧是部落的大酋长,目光远大,你可有法子?” 萨尔睁开眼睛的力量都没有了:“在狗头人中扶植一名王者,用魔法控制他,保证他的忠诚,帮助他统一狗头人,之后这群狗头人就会为大酋长所用,这其中的操作极难,若是有一步错就会万劫不复。” 陈.风暴烈酒服气了,哈哈一笑:“萨尔,果然有你的,我不如你。我控制你,由你来控制这群狗头人,如何?” 萨尔顿了顿,说道:“可以,但必须都听我的。” “当然,您是这方面的专家。”陈.风暴烈酒痛快的答应了。 “我们能想到的,我们的对手也能想到,所以我们必须选一个外人,不是这群狗头人中的某个王。” 萨尔认真说道:“在艾泽拉斯,最有名的狗头人是大蜡烛伽格,我曾经想要拿他做药引子,结果被他逃掉了,这家伙说起假话来比真话都好听,很适合做狗头人的大王。” 十字路口。 阿瑟罗克站在最高的哨塔上,望着如潮水般涌来的狗头人,沉重感涌上心头。 几天前,有零星的狗头人来到十字路口,多日没有见到荤腥的兽人嗷嗷叫着冲出去。 虽然狗头人的肉又柴又涩,带着一股难闻的臭味,但毕竟是肉。 开了荤腥的兽人士兵都很高兴,希望能碰到更多的狗头人。 阿瑟罗克感觉不对劲,向奥格瑞玛发出询问,得到的回应是这是一起小事故,无需担心。 萨尔担任大酋长时,阿瑟罗克就是十字路口的训练师。 数不清的士兵在他的手底下接受训练,走上战场,绝大多数都没有回来。 历经多位酋长,如今担任十字路口的最高军官,阿瑟罗克的经验何等丰富,立刻派出斥候打探。 才知道杜隆塔尔已经布满了狗头人,奥格瑞玛处在团团围困中。 知道了又能怎样,阿瑟罗克无力改变什么。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3rfr6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 風硲-第一千八百三十一章:胡恩.高嶺的絕望(三)分享-h0rkj

小說推薦 – 在艾澤拉斯大陸作死的日子“你是白痴么?” 黄粱梦 梅拉·高岭忍不住讽刺。 胡恩.高岭,公认的牛头人最强者,单单一双牛角,巍峨如同险峰,高耸入云。 都说救世主萨尔身高一万八千米,手可摘星辰。 我的三观在发抖 胡恩.高岭身为比艾露恩位阶还要高的真神,只能比萨尔更高。 如此伟大的真神,只是单单与之对视就要陷入疯狂。 黑角大言不惭,想要把一位真神带来,简直是痴人说梦。 梅拉·高岭抬起头,发现一对儿顶天立地的牛角不见了。 难道因为黑角的冒犯,先祖不肯与他们相见?这该如何是好? 一时间,梅拉·高岭心乱如麻。 就在梅拉·高岭疑神疑鬼之际,黑角又跳下了悬崖,不多时返回,手中拎着一个干枯的牛头人灵魂。 “轻点,轻点,我说黑角,当年我和你的父亲可是至交好友,一起对抗燃烧军团的战友,你怎么能这样对待老前辈。“ 牛头人灵魂尖嘴猴腮,面目猥亵,一双小眼珠滴溜溜直转。 二嫁豪門:總裁的專寵甜妻 虽说是灵魂,但也是有衣服的。 可惜破烂不堪,脏兮兮像是乞丐。 可见魂力微弱,无暇打理外表。 黑角很不客气的抓着牛头人灵魂的脖子,把他扔到梅拉·高岭面前。 灵魂行者有与灵魂接触的能力,梅拉·高岭狐疑的看着眼前的灵魂: “黑角,这个肮脏的牛头人是谁?” 牛头人灵魂不干了:“我说小姑娘,你怎么能这么和先祖说话,什么肮脏的牛头人,我是至高岭牛头人的祖先,伟大的胡恩.高岭。” “哈,哈哈哈!”梅拉·高岭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就你这幅模样,也敢自称先祖胡恩.高岭,真是笑死我了。” 牛头人灵魂整理下破烂的衣衫,沉痛的说道: “也不怪你不信,当年赫赫有名的牛头人酋长,诛杀了无数燃烧军团的大英雄,竟然落得这幅田地。” 一旁的黑角摇摇头道:“前辈,虽然那时候我未出生,但也是有意识的,你的一切事迹都是后辈酋长吹嘘的,最初说你是屠戮无数燃烧军团的英雄,后来是半神,直到之后的真神,越来越离谱,恐怕用不了多久,您就是宇宙的缔造者。” 牛头人灵魂无所谓道:“这不算新鲜,我在这里生活了一万年,见识过无数的灵魂来来去去,有一个熊怪帝国,仅仅存在不到三年,他们的先祖已经创造了十万八千个宇宙,反正都是吹嘘,吹得越大越好。” 梅拉·高岭冷眼旁观,嘴角微微翘起,很是不屑道: “黑角,我不明白你演这出戏是何意?一个肮脏的灵魂,就想让我相信先祖胡恩.高岭是虚构的,我告诉你,你休想得逞,我对先祖的崇敬永远不会动摇。” 牛头人灵魂耸耸肩道:“你看,这小姑娘坚信不疑,我真的是你的祖先胡恩.高岭,曾经有酋长跳下断崖,看到了我的真面目,并记录在酋长典籍中。” 梅拉·高岭笑得越发讽刺,从怀中掏出酋长典籍: “我熟读酋长典籍,从未发现过相关记载。” 牛头人灵魂唉声叹气道:“你实在不够聪明,很多酋长已经看穿了,只是不说而已,你翻到最后一页,把每一行的最后一个字连起来,看看是什么。” 酋长典籍最后一页记载的是晋升密文,传说是胡恩.高岭亲口传下来的,若是参悟了,就能晋升真神。 只是这密文晦涩难懂,词不达意,表达模糊,极难理解。 越是难以理解,高深莫测,故弄玄虚,越是吸引人。 史上不知道有多少酋长沉浸在这密文中,妄图参悟真神的奥秘,蹉跎一生,浪费光阴。 梅拉·高岭狐疑的翻开最后一页晋升密文,将每行最后一个字连起来。 神峰 吉滿 “胡恩.高岭是虚构的,不要相信。” “这不可能,这是谎言,你们在骗我。”梅拉·高岭猛的将酋长典籍扔在地上,畏惧如同毒蛇。 雙淚傳說 冷香幽 胡恩.高岭喃喃道:“所谓的晋升密文,没有任何高深含义,不过是随意组词书写的,只是为了传达这个含义。” “骗子,我绝不会相信,先祖胡恩.高岭,我确信这只是对我的考验,我绝不会动摇的。”梅拉·高岭横眉立目,信念无比坚定。 胡恩.高岭摇摇头:“这孩子太固执了,由她担任至高岭酋长,绝非牛头人之幸。” 黑角捡起酋长典籍,拂去上面的尘土,将其交还给梅拉·高岭,无奈的叹口气: “大酋长,请随我来,我有更多的证据。” 黑角率先跳下悬崖,稍稍动摇的梅拉·高岭一愣,也跟着跳下去。 悬崖下方有一个山洞,乱糟糟的,正是胡恩.高岭灵魂的栖身之处。 “这里是现实世界与暗影界的一处连接点,可以让灵魂长久生存。”胡恩.高岭介绍道。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玄幻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