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別叫我歌神

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別叫我歌神-第1376章:原來世間竟然有如此神奇的樂器?朕喜歡!讀書

小說推薦 – 別叫我歌神 – 别叫我歌神 一时间,在场的几名乐手们,心中有几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这几个乐手,既然能够被校歌赛请上台,自然也不是等闲之辈。 他们中的许多,都曾经参加过谷小白的碧海骑鲸巡演,也是见过大场面的。 但此时此刻,依然觉得自己见的场面不够多。 果然,还是见识太少了! 这位大东子同学,是把这里当什么了? “这个唢呐,到底是个什么乐器?”李隆基好奇道。 怎么感觉这几位的表情,哪里不对呢? 他是真没见过唢呐。 唢呐虽然现在是中国的传统乐器,但是它货真价实是一个舶来品,在元代才传入中国。 不过因为它独特而极具穿透力的音色,以及巨大的音量,很快就在中国这种室外音乐为主,声音衰减特别厉害的恐怖环境中生存了下来,成了力压诸般乐器的音量之王。 一名乐手道:“您没听过吗?百般乐器,唢呐为王,不是升天,就是拜堂,千年琵琶万年筝,一把二胡拉一生,唢呐一响全剧终;曲一响,布一盖,全村老小等上菜;走的走,抬的抬,后面跟着一片白。棺一抬,土一埋,亲朋好友哭起来,鞭炮响,唢呐吹,前面抬,后面追,初闻不知唢呐意,再闻已是棺中人。两耳不闻棺外事,一心只蹦黄泉迪,一路嗨到阎王殿,从此不恋人世间……” 李隆基听得两眼发亮:“这世间,竟然有这种神奇的乐器?朕喜欢!” 虽然还不知道这种乐器到底是什么样的,但是朕决定了,朕的乐队里,有它的一席之地! 在场的几位乐手,觉得自己今天出门,可能是没看黄历。 今天是不是忌起床,忌出门,忌见人,忌活着啊。 舞台上一个大东子,就已经离奇古怪,身边这位自称“朕”的,该不会是神经病吧。 不过…… 再多的吐槽,在看到李隆基的脸的时候,也吐不出来了。 对乐手的威压MAX! 你还朕呢…… 我,不朕不喜欢! 但是不喜欢,该走的流程,也得走。 一名乐手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不至于脑溢血暴毙,然后问曹宝东道:“除了葬礼,你还吹过什么地方?” “我们村里有一年想要唱大戏,找不到戏班子,就把之前的老师傅们都请了找来,搭了个班子,俺给他们吹过唢呐……” 好吧…… 草台班子什么的,总比葬礼好。 “那你会吹什么?” “我会吹《大花轿》、《妹妹你坐船头》、《回娘家》……” “停停停,会不会吹点专业点的唢呐曲?” “呃……”曹宝东挠了挠自己的脑袋,道:“俺还会吹《百鸟朝凤》,俺在外面吹的时候,别人都让俺别吹了,奔丧呐……” 一着急,曹宝东蹩脚的普通话也不说了,乡音都出来了。 “行吧,就《百鸟朝凤》,来一段。”那名乐手道。 在什么地方吹不重要,总归要耳朵收货。 当乐手的,哪还有不落魄的。 如果是唢呐是世界上最神奇的乐器,那这首《百鸟朝凤》,就是世界上最神奇的乐曲了。 婚礼能吹,葬礼也能吹。 满月能吹,头七也能吹。 喜事能吹,坏事也能吹。 主家开心了吹,主家哭了也能吹。 把主家从开心吹到哭了,再把主家从哭了吹到开心。 总而言之,如何运用,完全存乎一心。 “好嘞,我吹一首,吹好了您看着赏……”曹宝东下意识地说了一句,然后把自己的唢呐举了起来。 台下,几个乐手的表情啊。 你这真是红白喜事里出来的啊,还看着赏。 你当你吹好了,我还给你发盒烟似的? 你到底成年了没有啊,我发你烟,你倒是能抽吗? 一时间,几个人差点自己家里有人要埋,有人要娶了。 下一秒,曹宝东的口中,响亮之极的声音,响了起来。 略带变调,长长的曲调一出,在场的几个人就受不了了。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別叫我歌神 txt-第1362章:我需要我的大樂團熱推

小說推薦 – 別叫我歌神 – 别叫我歌神 虽然谷小白自己是个演技渣渣,渣到捧都捧不起来的那种。 但是谷小白却看得出来,冯一东的演技,是有很大进步的。 而这个剧本最妙的一点就是,冯一东演的人物,在剧情里,也是一步步发展,一步步推进的。 从一开始的阳光帅气的城市青年,到初到小岛的迷惘和犹豫,再到见识到了真正黑暗的震惊。 这个过程,冯一东的演技在进步,他需要表现的感情层次,也在不断进步。 为了演戏,冯一东在这段时间也节食、瘦身、甚至把自己晒得黢黑。 到了电影的中段,当男主角克鲁亚斯终于坚定下来,决定要和这股黑暗的力量对抗到底,决定要为这个小岛上的学生们抗争的时候,就像是触底反弹。 他那股小鲜肉的气质,完全没有了。 展现在众人面前的,就只有一个孤立无援,却又坚强无比,甚至有一种殉道者气质的老师。 小鲜肉,中国曾经的顶流,演技拿过金扫帚奖的冯一东消失了。 绝宠法医王妃 站在人们面前的,是一个坚不可摧,身在黑暗中,依然全身散发着光芒,燃烧自己却毫不后悔的英雄。 这一刻,就算是谷小白,都感受到了里面那种莫名的力量。 这个时候,他觉得,冯一东已经可以说是一名好演员了。 而且,剧本也很扎实。 整个故事,没有夹杂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当然,其中的细节却并不少,其中很多的生活碎片,都是从巴达卡本人的口中听来的,编剧把这些小细节,细细地填充进了整个故事里。 让故事真实又可信。 那对来自大城市里的老师有好感的海盗女孩,并没有成为新一个的女主角,也没有发展出来什么感情线,闹出来什么狗血的戏码。 就算是只有一点萌生出来的微微好感,也被那一枪托砸倒在地上。 再见到这女孩时,冯一东那种畏惧却又不敢表现出来的表情,让人心都扭在了一起。 冷君囚爱:绝宠将门大小姐 这个残酷的世界,异化了每一个人,让人变得不再像人。 真正的感情线,反而是克鲁亚斯和自己在大学的女友。 克鲁亚斯的女友和朋友们,一直作为一股隐藏的力量存在着。 某种方面,女友就是克鲁亚斯的精神导师。 一开始克鲁亚斯在孤立无援的时候,和女友联络,寻求精神上的慰藉。 甚至女友还打算来这里看他,陪他一起“支教”几天。 但是克鲁亚斯拒绝了。 因为他知道这里的险恶,却又不愿意告诉女友原因,生怕女友担心,为此两个人还闹了小矛盾。 在故事的中段,克鲁亚斯向女友打电话,提出了分手。 “甜甜,我可能回不去了……我们分手吧。” 那个时候,克鲁亚斯已经下定了某种决心,要留在这个岛上,为了这些孩子。 但他也不能一直耽误一个好女孩。 这一段,冯一东的演技,简直燃了起来。 把克鲁亚斯的决绝、不舍、痛苦、歉意,表达的淋漓尽致。 其实是隔着电话的独角戏,但那种表演的层次感,就算是谷小白这个演技白痴,也能感受的出来。 难怪,郝凡柏对这部电影如此的看重,对冯一东如此的满意,如此的欣慰。 人,可以超越自己,超越自己给自己设下的障碍和限制。 冯一东是有天赋的。 只是之前的那些流量与光环,那种随时随地维持形象,在银幕上只能耍帅不能扮丑的小鲜肉包袱全部放下之后。 他可以面容狰狞,可以痛哭流涕,可以声泪俱下,可以万念俱灰。 这一刻,他不是冯一东,他就是克鲁亚斯。 前半段,冯一东的演技还很生涩,后半段,冯一东和克鲁亚斯已经合二为一。 其实,本质上来说,冯一东是个体验派的演员。 为了演这个角色,他努力苦学印尼语,住在重建的克鲁亚斯的房子里,和其他的老师住在一起,和小演员们打成一片,给他们上课,为他们唱歌…… 似乎真的成为了一名支教的老师。 似乎那一切,真正发生在了他的身上。 语言这一关,是最先过去的,事实证明,在一个合适的环境里,加上合适的学习方式,一个普通人,学会用另外一种语言和人交流,只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惹火小妻:老公轻点疼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品都市异能 《別叫我歌神》-第1352章:學生福利委員會的苦惱鑒賞

小說推薦 – 別叫我歌神 – 别叫我歌神 在东原大学旧办公楼的一角,有个不大的活动室,活动室里摆着许多老家具,还有茶具、笔墨砚台、围棋象棋…… 当然了,还有一个一百寸的大电视和一套音响系统。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在会议室的门外,挂着两个牌子。 “东原大学退休教职员工活动中心。” “东原大学学生福利委员会。” 超级符文文明 这就是东原大学号称除了校长之外,最有“权力”的地方。 无上禁域 飞空的芒果 这个由东原大学退休校友、退休教职员工们共同组成的组织,几乎涉足了整个学校的方方面面,是学校管理机构之外的监管、巡查机构,也是一个查缺补漏的机构。 不论是东原大学的大一学费全免,还是坚持了三十多年的校歌赛,亦或是这次的“星光奖”,都来自于学生福利委员会。 学生福利委员会的资金,一部分来自于校友的捐赠,一部分来自于自己的投资运营,一部分来自于学校教学活动之外的收益。 譬如这次的校歌赛,虽然没有接太多的商业广告,但是方方面面的植入、赞助、门票收入等,也不知道多少钱了。 而这笔钱,基本上就用在了为学生们发奖学金、帮扶穷困学生,帮助学生们处理一些危机等。 对东原大学这种级别的学校来说,其实考入大学是最难的门槛,进入大学之后,完全不可能让你穷到饿到。 像朱于湖这种,身上背着一家子人,甚至背着自己的奶奶来上学,拼尽全力勤工俭学赚钱钱都不够花,才是极少数中的极少数。 只是,今天,他们遇到了福利委员会成立以来,最大的苦恼。 这会儿,大电视上,正播放着东原大学航空设计大赛的现场直播。 四周的观众席上,座无虚席,盛况已经堪比校歌赛。 但是在电视前面,坐着的七八个头发花白的老人,却好像有什么心思,一个个情绪低沉,闷头喝茶。 茶水刚刚滚沸,房门就又被人推开了,一个年轻人跑了进来:“陈老,不好了不好了……” “又怎么不好了?”陈老听到之后,猛然瞪大眼睛,捂住胸口,他现在的小心脏,受不得惊吓。 “再不好,还能比昨天不好?”旁边老洪眼睛一瞪,脑袋上三根毛飞扬。 “呃……”年轻人晃了晃手中的资料,“我这里又有三十多个人申请不要星光奖了……” “这么多?”星光奖发布的本来就少,这么下去,星光奖怕不是要断了传承了? 星光奖,也是陈老大概十年前提出来的,那时候大数据方兴未艾,有了大数据的工具,通过数据分析,精准发放帮扶款项,就解决了那几十年来长期广泛存在,需要的人申请不到,不需要的人被助学的窘境。 而这些年,“星光奖”除了大数据之外,还加入了人工智能,判断更加精准。 许多同学,刚刚进入学校的时候,家境不错,但因为突遭变故等,突然手中拮据却不好意思向人开口。借助“星光奖”的这套系统,最多困难一个月,下个月星光奖就已经静静躺在饭卡里。 许多人在领星光奖,连自己的同学都不知道。 可以说无声无息而又解决了许多的问题,帮许多人走出了困境。 可现在,星光奖突然发不出去了。 陈老怎么能不伤心。 “这个小白啊,就真带着自己的同学直接脱贫致富了……” 谁也没想到,竟然是用这么一个办法。 陈老伤心了一阵子,突然一拍大腿: “唉,我们在这里唉声叹气干啥?我们该开心点啊!” 学生们都不缺钱了,生活都变好了,那难道不是好事吗? “对啊,星光奖发不出去,这笔钱可以去做别的啊!不是还有那个物理系的朱于湖吗?咱们之前不是研究这,要给他一部分帮扶款……不然朱于湖这边给他多拨点?”老洪道。 “直接拨款不好,我们走内部流程,给他减免医疗费用吧。”陈老毕竟思维比较缜密,皱眉沉思。 “嗯,小湖的奶奶,是在咱们学校的附属医院看的病,我去看过老大姐,身体确实很差,各种慢性病真要调理好,维持基本的生活质量,是要花不少钱。”一名物理系的退休老教授道。 “你看,这钱,不是花出去了吗?”陈老就开心了。 “嗯……我就是想要说这个。”看几位老人说的开心,来报讯的年轻人苦笑道:“朱于湖他也申请了退回星光奖……” “啊?那个医疗帮扶的事……” “这个我之前了解过他的意愿,当时他还填写了申请表,不过这次也来说,他现在不缺钱了,他可以担负自己奶奶的费用……” 截拳宗师 夜下孤灯 “连这小家伙都……”陈老有些无语。 东原大学好不容易有一个穷得叮当响,穷得能上报纸的,容易吗? 这么一弄下来,每年的扶贫任务都完不成了啊。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好看的都市小说 別叫我歌神-第1295章:用酒精誘捕毛熊

小說推薦 – 別叫我歌神 – 别叫我歌神 谷小白和郝凡柏进了音乐厅,到了前排落座,两个人低声交谈了一会儿,然后郝凡柏就起身,开始左顾右盼了。 媒体猜测的不错,谷小白这次来,确实是馋人家的身子了。 上次校歌赛前辈指导赛上,谭伟奇和柴院交响乐团的亮相演出,惊艳全场。 不过,柴院的所有演出人员之中,谷小白却只对一个人感兴趣。 那就是托卡夫斯基。 在之前碧海骑鲸巡演中,和很多乐手,和两个大乐团合作之后,谷小白深感一点。 千军易得,良将难求。 上次被谷小白解约的大乐队,具体到每一个乐手,其实技艺都有可圈可点的地方。 但是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被一个不靠谱,和自己不搭的人指挥起来,那真的是灾难。 谷小白虽然自己也是天才级别的音乐家,但是他用在音乐上的时间极少,现场听过的交响乐月比较少。 迄今为止,托卡夫斯基,是他见过的最好的指挥,没有之一。 甚至超过之前日本的那个乐团的指挥。 沈 氏 家族 崛起 至少,谷小白觉得,这个托卡夫斯基的音乐风格,比较合自己的胃口。 当然了,上次只是惊鸿一瞥,改编的一首《起风了》,完全看不出来一个指挥,一个交响乐团的真正水平,所以这次,谷小白来了。 也算是一次面试,如果托卡夫斯基接下来的表现依然优秀,谷小白就打算把这老头收入囊中了。 当然了,在这之前,郝凡柏想要和托卡夫斯基谈谈,和他说一下自己的想法。 这也是先礼后兵了。 如果这老头接受的话,大家就好好合作。 如果这老头不接受的话……那就想办法喽。 我们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吞金兽之笼,不可能搞不定一个头发像鸡窝的老头儿! 他起身转悠了一会儿,没找到想要找的人,只能去找现场的工作人员。 “您说托卡夫斯基先生?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从刚才就不见了。” 谁想到,面对郝凡柏的询问,工作人员也一脸茫然,“他应该早就在后台准备了啊,怎么突然不见了呢?明明刚才还在呢,我们也在找他。您看到他的话,一定要告诉我们一声!” 郝凡柏有点懵逼。 这距离演出也就是半小时了,这家伙竟然不在后台准备,反而不见了? 就算是谷小白,也没有这么不负责任吧。 不,不对。 谷小白是敢在登台之前两分钟,才丢下实验回到演出现场的。 重生种田忙:懒女嫁丑夫 果然,不愧是谷小白看上的男人! 卿挽君心 就是有个性! 不过这家伙到底去哪里了呢? 同一时间,距离音乐厅不远处,三食堂附近的一个小超市里,一个头发全白,一根根像是钢针一样竖起来,脑袋都大了好几圈的男人,戴着口罩,捏着有点蹩脚的中文道:“你们这里,有伏特加吗?” “啥?” “伏特加!”男人的声音大了一些。 “哦……没有!抱歉,学校的超市里不让卖酒。”超市的工作人员想了想,回答道,然后又非常尽责地推荐:“我们这里有格瓦拉!不对,格瓦斯!” 格瓦斯? 你特么的让我喝这种连饮料都算不上的东西! 不,我要喝伏特加! 我的身体需要伏特加!这种没有伏特加的生活,我一秒钟也忍受不了了! 伏特加!伏特加! 我需要伏特加! 后面,王海侠买了零食正在结账,听到这个声音,转头看了过来,然后戳了戳旁边的周先庭,道:“咦,你看那个人,是不是那个什么司机的?” “什么司机?人家叫托卡夫斯基!” 黑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好看的都市异能 《別叫我歌神》-第1294章:小白竟然饞人家的身子!分享

小說推薦 – 別叫我歌神 – 别叫我歌神 东原大学的音乐厅门外,门可罗雀。 因为时间还早,只有三三两两的人进场。 这里本来是东原大学学校管弦乐队、民乐团的地盘,不过自从柴院交响乐团来了之后,他们就暂时让位,把这里让给了柴院管弦乐队来日常训练。 目前,柴院管弦乐队已经安排好了大概七八场的巡演,大多都是和各地的大学合作进行的。 今天这场演出之后,这支交响乐团,就要离开东原大学,出发到下一个演出场地了。 同样是音乐活动,和火爆全网乃至全世界的校歌赛比起来,这场巡演的知名度,却连“热度”都比不上。 如果这是校歌赛,恐怕提前十多个小时,就已经有各种粉丝们,在门前围观、应援了。 但是现在,音乐厅门外,就只有寥寥几个记者蹲着。 这还是因为柴院交响乐团的指挥伊万·尼卡诺尔维奇·托卡夫斯基,也是一名国际上拥有极高名望的传奇指挥家,以怪癖和乖张的脾气而著称,而不是因为他在古典音乐上的成就。 当然了,不论是柴院的巡演,还是托卡夫斯基本人,在古典音乐的圈子里,关注度都非常高。 但是古典音乐的爱好者,绝对数量还是太少了。 在国内,古典音乐的影响力,想要出圈都很难。 这些记者们的另外一个想法,是估计能够在这里拍摄到谭伟奇的一些画面。 虽然和谷小白的一场比赛,最终以失败告终,但是谭伟奇的名气还是很高。 毕竟…… 输给谷小白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儿对不对? 很多人甚至可以把输给谷小白吹一辈子。 上一次,谭伟奇有托卡夫斯基撑腰,尚且都输给了回归初心的少年,这次托卡夫斯基一走,谭伟奇怕是心里会很空空落落的。 如果能捕捉到点什么八卦就好了。 所以,当这些记者们,看到谷小白和郝凡柏一起出现的时候,简直像是从沙漠里拣到了大金块! “啊,小白!小白,你也喜欢古典音乐吗?”一名记者飞快地追了上去,就提出来一个问题。 等到他们问完了,这才觉得自己好白痴。 谷小白怎么说也是一个音乐家,怎么可能不喜欢古典音乐? 现代的乐理,基本上是建立在古典音乐之上的,哪有不学古典音乐的音乐家? 不说别的,谷小白当初巡演的时候,有两个超级大乐团为他伴奏的。 谷小白一向不喜欢面对记者,他之前被记者们恶意中伤了很多次,这孩子贼记仇。 这次依然是摆摆手,不回答。 但是旁边郝凡柏,却是圈内的老好人,笑呵呵地接过话茬道:“我们就是来看看,毕竟是世界知名的乐团嘛!” 来看看? 郝凡柏只是简单回答了一下,顿时让记者们精神了起来。 大家都知道,郝总分分钟几百万上下的,会花时间来看别家的交响乐团演出? 而且,谷小白来也就罢了,为啥经纪人也要来? 九 把 刀 打 噴嚏 Emmmm,绝对有猫腻! “郝总,您是不是看上了人家乐团了?” “郝叔!小白的巡演乐团之前解散了,您是不是看上柴院的乐团了?” “小白是不是要重启巡演了?” “这是打算先探探风声,把柴院的交响乐团,拉去给小白打工吗?” 武侠BOSS之路 凤凰之谜 郝凡柏也摆摆手,不再回答了。 只是讳莫如深地笑了笑。 旁边,谷小白瞪了他一眼。 就你话多! 得,果然千古名相在兵法上,和千古战神相比,还是差了点儿。 一不小心,就被人看出来了端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彩都市小說 別叫我歌神討論-第1283章:谷小白又窮到當褲子了熱推

小說推薦 – 別叫我歌神 – 别叫我歌神 这世界上赚钱最快的,就是加了杠杆的金融市场。 但风险最大的,也是它。 在无限拉高杠杆的情况下,可以以有限的金钱,博取近乎无限的利益。 但是这也是极大的风险。 而且,有时候资本市场,并不在于事实怎么样,而是在于谁的钱多。 就算对方拥有天顶星人的科技,如果有一个人拥有无限的金钱,也能硬生生直接砸下来。 斯文少帅 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和这些看衰谷小白,看衰科林飞行的资本们肉搏一场,仅仅凭借自己的力量是不行的。 谷小白虽然名下资产很多。 吞金兽之笼的几个人,虽然私底下也有许多的私房钱,但在这点金融市场上,这些钱,连水花都翻不起来。 他们还需要寻找盟友。 但想要说服别人相信自己,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搏一搏,单车变摩托是没错。 但是这中间的风险,也足以把单车的轮子都亏没了。 这天开始,吞金兽之笼和自己的吞金兽商量了一下,近期就不要花钱了,把资金集合起来做大事。 其实,说服谷小白并不难,你只要问他一句话。 “小白,你想要自己的对撞机吗?” 谷小白还能说什么呢? 当然是想要了! 这天开始,千古贤相的郝凡柏,一边合纵连横,统筹各种盟友,一边整合谷小白手中所有的力量,开始了一场堪称战役的大战。 航空市场上的风风雨雨,以及金融市场的风波,也波及到了娱乐圈。 毕竟关于谷小白的一举一动,都有大量的记者和自媒体紧紧盯着。 很快网络上就有消息传来,因为国际金融市场和航空市场对谷小白的看衰,因为GE新引擎的出现,科林飞行的股票急速下跌,甚至影响到了企业的正常经营。 随后国际上几个大的做空机构入场,开始疯狂打压科林飞行的股票,一场拉锯战就此展开。 为了护住科林飞行,谷小白的团队把几乎所有的流动资金,全部投入到了科林飞行之中,甚至以小白娱乐的股权作为质押,套取了大量的资金,向科林飞行输血。 这个消息一出,外界哗然。 “谷小白没钱了!”的说法甚嚣尘上。 却不知道,这么做一方面确实是需要这些资金,另一方面,也是故作姿态,引君入瓮,设计的陷阱。 如果可以的话,郝凡柏和王义达恨不得把谷小白的“谷小白实验室”都抵押了。 可惜,谷小白死活不同意。 小白娱乐可以卖,毕竟小白娱乐真正值钱的就只有一个谷小白而已,其他的都是空中楼阁。 就算是卖了亏了,大不了之前几张专辑的版权不要了。 真把小白娱乐亏进去,一点钱也没有了,回去再挖点古董就好了。 但是谷小白实验室,是谷小白的命根子,谁动他跟谁急。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就算是为了赚更多钱也不行。 这么多的钱填入进去,依然没有什么效果,科林飞行继续被打压,一夜之间,谷小白已经从娱乐圈最富有的男人,变成了最穷的男人了。 网络上,网友们一边感慨金融市场的可怕,一边心疼谷小白。 还一边窃喜。 “心痛小白,以后小白会不会拼命唱歌还债啊!” “拼命写歌,一天发一张专辑这样还债吗?想想都觉得好可(开)怜(心)呢……” “说不定还会参加各种综艺节目来还债?” “巡演开起来,一天一场,直接开到星辰大海!” “小白会不会来代言我喜欢的品牌?” “这个恐怕真不会,毕竟小白代言就是在亏钱,都那么穷了,怎么能去亏钱呢?” 咋看咋是在狂欢的模样。 一时间,让人纳闷不已。 谷小白的粉丝,到底有多希望谷小白变穷? 你们到底是黑粉还是真爱粉啊! 就是在这种喧嚣之中,这一届校歌赛,迎来了最重要的一个流程。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4yfzy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別叫我歌神 愛下-第1257章:這一羣都是神經病嗎?-llpz3

小說推薦 – 別叫我歌神 – 别叫我歌神 天下无不散的筵席。 再豪华的婚礼,也总有结束的时候。 当安排的节目都已经演完,一群单身狗跑到了台上,鬼哭狼嚎地唱起了《我想要个女朋友》时,也意味着,这场婚礼已经接近了尾声。 宾客们也已经开始有序退场。 但有人,却并没有意识到婚礼已经结束。 舞台下的一处角落里,若英抱着一瓶酒,有些颓丧地半瘫在那里。 她的身边,已经堆了十多瓶啤酒。 絕世 煉丹 師 “咕咚咕咚”一口气又喝光了一瓶啤酒,若英把手中的瓶子丢开,摸了一把嘴角的泡沫,面容有些懊恼。 为什么,这破酒,为啥怎么也喝不醉! 我特么的是不是喝了假酒! 喝了这么多,她只是目光有些迷蒙。 她抬起头,就看到谷小白和小蛾子,正肩并肩地坐在对面的一个角落里,各自舔着冰淇淋,叽叽呱呱地说着什么。 醉眼迷离之中,若英看到的,却是那个驾驭着疾风,飞过天空的少年。 我的云中君啊…… 谁许情深误浮华? 蓝白色 她伸出手去,纤细的手指,有几道细细的伤痕,掌心里还有厚厚的茧子。 这双手,远不像表面上那般柔弱。 从小时候开始,她不知道击败了多少人,才有了现在的地位。 从小到大,所有想要得到的东西,她都能得到。 直到她见到了那个少年。 闯进了她的心房,却又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去。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是第一次看到了火光的飞蛾,义无反顾地直接冲了过去。 创神笔记 喜欢上一个自己永远追不到,抢不过,甚至高攀不起的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大概就是现在这种感觉了。 甚至,她都不忍心去抢。 在她的心目中,那个少年,就像是神一样,是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的存在。 她怎么舍得忤逆他,违背他? 但在那个少女的面前,他却像是普通的少年,时而笑得前合后仰,时而一脸白痴。 神祗,怎么可以坠落凡尘呢。 如果神祗会为凡人动心,那为什么不是我,而是她呢? 事实上,这一切都算是粉丝滤镜,当日她见到公输白的时候,公输白又饿又渴,跑下来也只是为了混口饭吃。 但在她的眼中,那惊鸿一瞥,却足以永生难忘。 正所谓,一见小白误终身。 在这之前,或许她还会心存侥幸。 但现在,她亲眼看到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时间、空间被他轻易撕裂。 天空,不过是他的领域,大地,不过是他的国土。 这样的一个存在,已经超脱了她所有的想象。 这是神祗吧。 她一个小小的巫女,即便是爱了,又能怎么样呢? 除了自怨自艾之外。 女 將軍 神祗连自怨自艾,都不能表露出来。 若是失去了追随他的机会,自己的存在,又有什么意义呢? 毕竟自己的存在,就是为了召唤和祭祀他啊!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bxk8m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別叫我歌神-第1231章:聽說有人說我洗錢?讀書-ylx22

小說推薦 – 別叫我歌神已经许久,没有人敢这么直指谷小白开骂了。 学术界里,东原大学物理系的赫赫威名,早就已经响彻江湖。 自从当初某老教授赵常春被物理系直接扒皮之后,学术界敢喷谷小白的人,已经不多了。 更别说后来谷小白在考古界、历史界、物理学界,甚至动力学领域,都已经堪称权威,成了学阀。 敢喷谷小白的人就更少了。 而娱乐圈里,谷小白的赫赫威名,更是直接杀出来的。 在舞台上直接指着别人的脸骂娘,骂到别人跪地叫爹这种事,还有几个人干过? 但是江卫并不是谷小白,他归根结底,也是一个刚刚爆火的人。 呆萌蘿莉壹折出售 雅諾素護臂丶 除了跟谷小白上台表演了几次刀舞,演出了一段MV之外,压根就没什么影响力。 更重要的是,喷江卫不需要什么专家教授出手。 这不是学术对碰,不是音乐性的撕逼,甚至都不是抄袭争端。 只要有一张键盘,就能喷。 当然了,高应钟非常懂得分寸。 他在这篇文章里,并没有指责谷小白,甚至专门把谷小白摘了出来。 “谷小白只是一个未成年人,或许他觉得这只是给自己的好朋友办一场婚礼,自然越热闹越好。而且他懂物理,懂历史,懂考古,却不懂人心。” “我只是暗恨那些以谷小白当幌子,在背后包藏祸心的人。他们利用谷小白这个未成年人当挡箭牌,在背后用不正当的手段大肆敛财,究竟有没有什么不正当的勾当,建议请相关部门介入查一下……” “这场婚礼,暴露了小白娱乐太多的问题,在高速发展之下,掩盖了太多的问题。而一切的衰败,可能从现在开始。” 谋世嫡女:惹火萌妃太狂野 “等着看吧,这场婚礼到最后,只会剩下一片光鲜亮丽的瓦砾,以及无辜又茫然的谷小白,站在繁华过后的废墟里……” 文章是一个不知名的小公众号发的,发公众号的人在国外,而后被各种大规模的转载,一夜之间就铺天盖地。 不得不说,这篇文章很有煽动性,而且很快就引起了全民的热议。 人天生是仇富的。 而炫富,则是最让人仇恨的一点。 在今天之前,绝大部分的人,都把江卫的结婚,当做了一场现实中的大秀,当做了《歌·舞·诗》解锁中的一部分,当做了MV中的一首。 没有太多的考虑江卫结婚和炫富的关系。 毕竟,电影里的亿万富翁都是演出来的,没几个人真信。 明星在电影里住的宫殿再怎么富丽堂皇,生活再怎么奢靡淫乱,你也不能以此为借口,跑去指责这位明星啊对不对。 就算是排场再大,那也是虚幻的,就像是电影的投资,人家愿意投资大制作大场景,你管得着吗? 但架不住公众号拼命把江卫的这场婚礼向炫富上靠,向洗钱上靠。 很快,反对的声浪就起来了。 一部分人是早就看江卫不顺眼。 一部分人是担心影响谷小白。 一部分人就是看什么都不顺眼的跟风黑。 在很多人的想象中,谷小白简直就是被自己的团队孤立、绑架、利用了的可怜纯良少年。 他们发起了声势浩大的保护谷小白运动,要求小白娱乐还谷小白自由,停止再利用谷小白捞钱。 面对这一波声浪,闪姐和郝凡柏都有点懵逼。 呸,谁利用谷小白捞钱了! 我们这些人,还得拼命赚钱补贴小白呢! 谁才是真正会捞钱的那个! 你们当给江卫办婚礼还要直播捞钱的想法,到底是谁提出来的? 难道是我们吗? 醫武神婿 狐半夏 你把一个两千七百年前的暴君,一个两千五百年前的纨绔,一个两千二百年前的军神,一个智商高到不像人类的家伙,想象的多愚蠢? 这些粉丝啊,为什么总是要把自己的幻想,强加在自己的偶像身上? 就算是在娱乐圈里滚摸爬打了这么多年,郝凡柏也无法明白这一点。 当然了,网络上还有许多人是站在郝凡柏这边的。 一时间,网络上又撕成了一片。 可越是撕,这个新闻、争论,就越是向公众视野之中转移。 第二天晚上的时候,就已经有一些传统媒体的节目里,开始讨论江卫的这场婚礼,到底是不是“铺张浪费”的问题。 当然了,这种争论,几乎都是在国内,在国外却极少有人争论。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