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一品紅人

精品小說 一品紅人 愛下-第759章 伍洲行訓導手下

小說推薦 – 一品紅人 – 一品红人 不论是做正品,还是做仿品,出来做生意手段与诡计,最终目标还是赚钱。最好是赚钱又不惹出事。 像江华军这样的级别,虽说不高,影响力也不会太大。在窄台省这边,每天这种级别的人真不少见,甚至有不少省部级的大员,也会到窄台省来参观、取经,来找项目。 但真将江华军这样的惹翻了,也可能闹出大事,不是伍洲行这些山寨品老板能够承受和消化的压力。 窄台省这边,对于山寨老板们确实是支持的态度,因为这些人为窄台省创造力大量的经济价值,即使是损害了国内大多数主要品牌的利益,更是损害国际上大牌产品的利益,可窄台省乐意见到这样的情况。 可谁要在经营过程中,闹出大乱子,却又不是窄台省能够接受的。如今,网上的舆情威力不小,只要形成舆情,上面就会关注。一旦引起社会关注了,窄台省如何肯承担这样的压力? 这种情况下,必然将伍洲行丢出去来化解压力。对于伍洲行和其他做同样山寨品的老板说来,这里面的道道是理得清楚的。 如果柳河市能够接受出资,签订合约、协议,然后履行协议。至于地方上的协议中是不是利益受损,他们不会在意,如果因为商谈的过程,占领更多的便宜而惹地方闹出的矛盾,这些人也不会在意。 但如果直接进行瞒骗,确实伍洲行这种老板进行规避的,这样的规避说到底是在自保,不想让窄台省这边将他们作为化解矛盾的牺牲品。 仙 俠 这样的事例在窄台省并不少见,每一年,都会有那么一两个人。伍洲行心里明白,哪怕将自己所有的公司都丢掉,也不会让他生活品质有所损害。不过是没钱赚,却不影响自己的生活,他自然能够分得清轻重与利害。 “明白了,董事长放心。”台洋金属的老总说。 “我们出来做事,是赚钱,不是要惹祸。”伍洲行说,“看一个人要看得更深,才能规避不必要的危险。有些人,能够为一百块钱就奋起杀人,有些人损失十万、二十万都能够忍受,这就是性格。 我们做生意的,更要看明白一个人的性格,才能安心赚钱。这一点,我希望你们要记牢了。” “董事长放心,我们知道怎么办的。”老总说。 “董事长,同柳河市那边的合作既然不可做,那我们直接表示出来,不就行了吗?”副总说。 蜜 汁 燉 魷魚 “台洋金属今后还要不要信用?做事委婉一些,对方也会有自己的选择,这样不是更好吗。哪怕不能合作,至少也是朋友。说不定过几年,又有合作的基础了呢?”伍洲行耐心地说。 “董事长,我们懂了。如今就等他们先提出来,就不算我们台洋金属失约了。”副总说,这样意思也是伍洲行想要的结果,如此,柳河市那边即使有所损失,那也不会将责任推给台洋金属来承担。 伍洲行和台洋金属的决策,江华军自然不知的,但对台洋金属要在海外市场扩展业务,要在海外市场倾注资源,江华军也意识到引进台洋金属分厂可能性小,价值更小。 理顺了思路,江华军觉得尽快与李善淮通气,只有这样,才是目前最有力的决策。引进台洋金属虽说是江华军一力推举的,但最终决策还是市里的集体意见。他们到窄台省来,不过是在执行集体决策,不是个人行为。 一旦这个过程中出现不可克服的困难,自然要向李善淮书记进行汇报,征求得下一步的决定。 这是工作原则与方法,如果江华军隐瞒台洋金属这边的变化,导致延误了时机或做出错误的决定,那所有的责任就得由江华军来承担。 从火影开始的主神聊天群 灰色死神 但如果江华军在遇上情况变化之后,经过自己的深思并判断之后,觉得自己确实解决不了目前遇到的问题,向领导和组织汇报,那是客观因素导致工作失利,就无需要江华军承担什么。 其中的厉害要素,江华军到这等层次,自然分得很清楚。稍微迟疑,江华军按了号码,很快就接通电话。 “华军市长,我是李善淮。”对方说,“有什么情况变化吗?” “是的。”江华军听到李善淮的声音,绷紧的心情一下子放松了,知道该面对的事情直接面对,想办法解决才是正途。如此想,很多不必要的负担也就放下,“非常棘手,可能是没有办法解决。” “具体什么情况?”李善淮的人知道,这时候江华军是在哪里,是在做什么工作,面对什么样的事情。 这一次江华军出发前,已经同李善淮沟通过,要将台洋金属的引进工作做最后拍板,市里这边自然会有必要的准备工作。沟通好后,江华军才奔赴窄台省,谁想,打电话来说的是问题棘手,没办法解决。 这样的变故,对柳河市而言确实是非常严重的问题。这不是江华军一个人的事情。柳河市不仅投入了不少资源,还在宣传上做过不少文章。市里上下,统一了思想,统一了认识。 如今,突然变化,这个项目引进如果不能做好,市里又如何向大众解释? 江华军将这边发生的事情简述一遍,李善淮说,“华军市长,这么说来,对方提高搬迁资金,意图就是想要在海外扩张市场?” “善淮书记,台洋金属的真实意图,可能就是如此。他们的布局在海外市场,这个项目即使引进到柳河市落户,台洋金属也不会将资源投放到柳河市来,这不符合台洋金属发展的需求……” “华军市长,先不要急着给结论,你们先回市里。大家议一议,看看有什么更完善的途径,来解决这个问题。”李善淮判断出这个项目的难度,也知道台洋金属对在柳河市建立分厂的态度,可市里该有什么样的态度与举措,却不能太草率。 对书记这样说,江华军也知道是他们目前唯一可做的事情。至于台洋金属所给的一周时限,先不必考虑了。 返回市里容易,一天一夜的车程而已,可这次返回市里,江华军觉得难受。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一品紅人》-第695章 向梅玉的自在相伴

小說推薦 – 一品紅人 – 一品红人 心情舒缓,向梅玉对目前的生活毫无压力。即使儿子要补习,费用不小,可这些不用她去考虑。 今天,准备到单位露一露面,长时间不到单位露面也不对。进县总工会,到自己办公室去,办公桌有人打扫,今天已经擦过的。 向梅玉将桌上的文件稍微整理,就听到手机的信息提示声。拿手机看了,见对方果然是那个人,回了信息:下午就出发,怎么样?晚上可回可不回,完全由你决定。 向梅玉想了想,回一句:没有其他人吧?我随便。 对方说:可约人,你有没意见。 向梅玉:最好是不见过的,也是一男一女? 对方说:你担心我们人多,你吃亏?反正你厉害,三五个都降不住的。 向梅玉:主要是没意思。 对方说:也就一男一女,同样是一样的关系。 向梅玉就明白,对方的意思是,另外的一男一女也是临时组合的关系,跟他们的情况类同。对这样的组合,以后只要不见面,就没什么关系的。 向梅玉留言:你决定时间,然后过来接我。 离开单位,也不会有谁问向梅玉的上班情况,总工会的事情虽说不少,但她这几年来都是如此上班,也不会有谁过问,更不会扣她一分钱。 说到底,还是因为周术宝在位置上,县里这边也不能真的跟向梅玉计较什么。闹出脸面上的事情,大家都不喜,也没有必要。单位上的工作,谁多做一点也就过去了。 中午前回到家,向梅玉准备好自己的泳衣,拿两套。一套遮掩比较多,另一套却相反,到时候看情形而定。 如果是大家一起在大泳池,那么穿一套遮掩完全的,即使有人看到她在那里也说不上什么。而在小空间里,就可放开自我,这样才有情绪。 因为可能会出去两天,向梅玉特意地同儿子的班主任打了电话,问了儿子的学习情况。对儿子高一即将结束,随后会给他请家教补习,学习的压力会更大。 学校那边没什么问题,儿子情绪也稳定,老师表示,她孩子在学校里学习更努力了,也有明显进步,使得向梅玉很放心。也请老师多费心,表示等暑假就开始特殊训练,争取更上一个档次。 一切准备好,安心等电话。 对于要出去玩,向梅玉今天觉得有些紧张,心里期待又担心。这几年,即使有得玩,也是一个人偷偷地活动,不肯与其他人碰面,但今天显然又另外两个人是陌生的人,但对方会不会先得知自己的身份? 末圣风云 井中枯叶 自己的身份不张扬,可有心人要查找,估计也是能够找到的。这一点,向梅玉不敢大意,想着还是给对方打一个电话,让他别同另外的人一起。 男色倾城,残暴女丞 只是,多少又有些期待,觉得也想看一看,其他人在外面玩,是什么样的情况。对比一下自己,也可了解更多的东西。 矛盾当中,向梅玉也知道,即使周术宝这个家伙察觉自己在外面有什么,只要不闹出风波,不影响到他的在职位问题,他都不会主动闹开去。 你一个位子上的人,如果家庭不和,如何安心做好工作?上级绝对会有看法。 对方的电话到了,向梅玉不会让人到自家小区外等,而是到小区外打车到十几分钟的街道下车,再步行一段,才与过来接的人见面。 有几次,向梅玉都是选择在麻将室等着对方,那么,对方根本找不到她到底在哪里落脚。这种事情,还是要尽可能小心为妙。 上车,见车里果然有三个人。司机是一个陌生的男人,看面相还顺眼。应该不是社会上混的,有点成功人士的样子,对方的真实身份,向梅玉也不关注。 副驾驶坐着一位美女,看起来三十几岁的样子,淡妆。向梅玉上车,她并不注意、不特意地看。连司机也是如此,视乎不关心向梅玉是谁,她的情况如何。 这样的表现让向梅玉安心不少,后排是熟悉的那个人,虽说几个月没见面,这时候见了,也不觉得陌生。 车里的冷气调的适合,副驾驶的美女穿得不多,向梅玉赶路多少有些热,脸红。 男人说,“热的话,脱下外套就会好一些。” “谢谢。”向梅玉说,声音不大,倒不是担心前面的人听到。 “还跟我客气?”男人笑笑,将向梅玉的手拉住,向梅玉稍微挣扎一下没有挣开也就算了。“还没午餐吧,外面到市里去吃。” 一路上不多说,车到市里,选一处比较偏远的地方吃饭。四个人再包间里,才算正式地见面。向梅玉见那美女确实比她要年轻一些,但她也不表露出傲气,而那个陌生的男人,更多将注意力放再美女那,对向梅玉仅仅是不失礼貌。 “美女点菜,今天的费用我包了,尽管点,不用客气。”男人说。 “谢谢。”向梅玉点了一个,然后递给美女。美女也点了一个,才交给男人。 “初次见面,大家都客气。其实也没有必要,人生在世,不就是吃和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挣钱就是要潇洒,花钱才有挣钱的动力。是不是? 酒不多喝,下午要泡澡,喝多了对身体不好。我开车,更不能喝酒。你们要喝,就来点红酒,养颜美容又不会醉人。” “对对对,不喝醉,大家做什么都又理性,这样更好。”向梅玉熟悉的那个男人说。向梅玉看了美女一眼,说,“我是梅梅,叫我梅姐就好。” “我是琳琳。”那美女说。 吃饭、喝一点酒,四个人之间氛围就好一些,不像最初的陌生。随后,开车去市外郊区的一家野外浴场,温泉,很多池子。 向梅玉换了泳衣走出里间,见另外三人一家在等,便跟着走。陌生男人说,“我要了两个套间,你们看是在一起,还是各处各的?梅姐发话。” “我听琳琳的吧。”向梅玉犹豫一下说,想来,再套间内,主要还是说说话,不至于就战斗。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人氣小說 一品紅人 線上看-第682章 開荒也有技術推薦

小說推薦 – 一品紅人 – 一品红人 “李主任,你能介绍一下村里种植的刺梨吗?”杨再新说。明知这个村肯定不会有什么好情况,但到村里来,本身就是要解决问题的,遇上村主任,自然是最好。 鷹隼 “你说种植刺梨?”村主任回一句,下意识地往刘副区长那边看了看,村里对种植产业,虽说做过不少工作,但奈何大家都不愿意。 你想啊,坡地开荒该多辛苦的。人生几大辛苦,挖地抬岩x老婆,开荒挖地就列在其中。荒坡开荒,第一道功夫就是要将荒坡上长满的杂草、刺丛、藤蔓、杂木砍掉,移走。 这一道功夫可不小,如今的荒坡基本上长密,人无法穿过的密集程度,远比育林的坡地要难清理。砍开的过程,极费体力。清除也不容易,清除后对放在哪里?搬移掉这些杂物可不是小劳动。 一块一亩荒坡,仅仅是之前的操作,就要一周以上的时间。 然后,开挖。生土紧而硬,挖开都难。何况大家都不适应这种强力的劳作,即使有机械耕作,但坡度稍微陡峭,还得人力来做吧? 有这样的人力、功夫,还不如到市里打几天短工,那是实打实的收入。挖开生土是板结的,里面很多草根、荆刺根,都必须要清理干净,要不然,过几天,翻开的土上,那些杂草会长得更茂盛。 以后除草,就是一个大难题。 有人或许会说,荒坡上先打除草剂,过一段时间那些杂草干枯,清除就容易多了。 但这次开荒,明确要求不得用除草剂,不然,土地里会有残留,对下一步栽植的刺梨苗木会有影响。 即使平缓一些的坡地,用机械操作之后,也要大量的人力来劳作,这样热的天气,谁愿意让自己受虐? 村主任问一句,就没有下文,让刘副区长很不满意。说,“你们村,是不是还没做产业开发的动员工作?” “做了做了,一周前就做了。”村主任忙说,做不做是态度问题,真不做,区里追究下来,乡镇的主要领导都会受到处罚。村主任自然一口否定,杨再新见他的神态,也明白,乡村工作肯定做过,只是,效果差。 “大家还是不想种植刺梨,是吗?”杨再新说。 “啊,也不完全是。”村主任说。 “你们村有七八十户,有多少户报了开荒面积数?”杨再新对这些工作内行,开口问直接的东西。 “有十几户,不对,二十几户都报了数据。”村主任说。 “总计有多少亩?”杨再新又说。 “我们村已经过百亩了。”村主任说。 杨再新点点头,这个数据不算太出格,百多亩,在怀仁镇也就是一户的种植面积。 “不多啊,”杨再新说,“村里都不愿做这个产业开发的事情?” “不是不愿意,上面有政策,我们村还是会执行的。”村主任说这话时,看着刘副区长,他才是现管领导,时候可能会找麻烦、会骂人的。 “嗯嗯嗯。”杨再新很快的地说,“李主任,我相信你们在冬季到来之前,会将村里的荒坡都开垦出来。” 小叔放过我 夺玉 “对对对,绝对不会耽误明年春的苗木下地,这一点,我们村主干同乡镇签了保证书的,肯定可以做到。”村主任似乎找到了抓握的东西,有了底气。 “李主任,我想乡镇那边也提出过要求,他们发下来的技术手册,也可查找到这样的要求。那就是开荒的土地,最好在这段时间完成。知道什么原因吗?”杨再新微笑说。 “我知道,开荒完成,才好与新畦食品那边签订协议,同银行办理贷款手续。”村主任说。 杨再新摇摇头,说,“李主任,你说的那个事情都是小事。为什么要尽快开荒?那是要将生土经过烈日处理,使得土地里的一些细菌、害虫,全部灭掉。这是一; 生土经过烈日暴晒,秋季的细雨温润,入冬后,再次翻耕一次,地里的积肥也就基本消化,这是刺梨种植最初的技术要求。在这样的基础上,栽植刺梨,产出会高得多。这是二; 李主任,目前大家开荒劳作辛苦,但大家如果明白,开荒时将土地基础做好,今后在三五年内,会让你少做很多事情。到时候,你就觉得划算了。这是三。” “还有这个说法?”村主任说。 “当然,怀仁镇第一批的刺梨种植,就因为技术还不够成熟,如今,每到夏季、秋季,都要做一些深挖,翻土的事务。而第二批你可到怀仁镇去看看,那些栽植的苗木,就有完全不同的涨势。可以预见,一年以后,挂果的时候,收获更加不同。” 我 真 不是 學 神 村主任似乎觉得有些不可信,却不会立即提出质疑。杨再新知道对方不会相信,又说,“李主任,村里的人是不是觉得种植出来辛苦,收成也没有那么保障,还不如到市里做短工?” 村主任笑笑,不否认,更不敢承认。却说,“村里的人多年没有种地了,如今,让他们开荒,确实很多人都怕到地头去。太阳稍微大一点,抱着风扇躲屋里。” “李主任,村里人这样选,我是理解的。因为之前双沟村也好、河岔乡也好,其实怀仁镇最初也是这个样子。二三十年来,村里农户种植树木,都是乡镇号召,你喜欢做,自己去做一点,不愿意也不会有人劝你做。 反正又饿不死人,是不是,多收入一点就多花一点,没收入就少花一点。柳东区呢,是柳河市经济比较好的,像你们村,家家户户都是新洋房,家里生活条件、经济条件肯定很不错。 不像怀仁镇,今年,每一家的收入没有达到纯收益二十万,都没有脸在村里走。别人看你都会说另一种眼神。全镇有几十户,去年大家开始种植刺梨,他们也是懒散的心思,今年找到我,要我特别地帮他们搞苗木,要我安排干部培训他们技术。那懒病也不见了……” “一家收入纯利二十万?”村主任说。 “这个不多嘛,到明年,刺梨挂果开始进入旺季,有些户产出的良果率高的,我估计五十万都会超过。”杨再新很肯定地说。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精品都市小說 一品紅人 曉陽高-第667章 第一個發言閲讀

小說推薦 – 一品紅人 – 一品红人 “……市场落在他们手里,对方掌握了主动权,然后,项目工程的开展也就完全落在这些人的手上。我们没有一点主动权,所有的东西都被这些人掌控、垄断。到时候,我们不仅不能发展自身的队伍、不能发展自己的经济,还为人所掌控和捏拿。 基于此,扶持昌平建设做起来,不仅解决用工就业问题,最为关键的是,有我们自身的建筑队伍,就会将主动权掌握在我们手里,县委县正府的意志,才会得到更好地实现……”田仁权说到这些话,那是言之凿凿,一点都不心虚。 按照田仁权的意思,自然要扶持长坪县的建筑队伍,这个话传出去也没有一点毛病。至于说资质问题,那不是人办的吗?只要有首先,就可以办下来。 宣传部长也不是要坚决地对抗,提出质疑的质疑,也是有着用意的。 听田仁权这番解释,石东富便动了动,说,“扶持昌平建设在建筑行业发展起来,这个用意可以理解,但在工程项目质量关,要建立完全的监督机制。我建议,对外先所有的建设工程项目,都聘请省里的专业技术人员来全程跟踪和最后的质量检测,项目验收。 有了省里的专业人员监管,对昌平建设的成长是有极大帮助的,对项目工程的推进也是负责的态度,对社会的质疑也可完全接受和消除。” 石东富没有反对昌平建设的操作,但真的质量得到保障之后,即使昌平建设那边拿到不少利润,这些利润也会在可控范围。 道穿凡尘 至于到省里请来的专业人员,会不会被拉拢,石东富不考虑这个事情。因为这种东西谁也不敢保证,只要按章办事了,以后即便出现大事故,出现质量问题,上面追查下来,自由该承担责任的人去承担。 “这个可以,我赞成。”丁丹说了,看向周术保。 周术保也知道,会上的争议实际上就是对昌平建设利益上的分配问题。石东富没有要到昌平建设里插一脚的意思,也就是不会参合进来分利益,那天对昌平建设提出要质量,也是必然的反应。 “我完全赞同几位常委的讨论,昌平建设的扶持,是为长坪县壮大实力。工程项目的质量肯定要有保障,这是县委县正府的决心和必须。 任何工程项目,没有质量就没有生命力,项目工程出现任何质量问题,相关的负责人都会要承担对应的责任,这个责任,县里的人民会追查你,省市的管理,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对工程项目质量,玩忽职守的干部。” “对这一议题,还有要发言的吗?”丁丹环视着参加会议的常委们,有在喝茶的、有在抽烟的、有在车零食的。 见没有人表达要发言的意思,丁丹说,“下面,我们对长河线工程项目进行表决。同意项目工程施工的请举手……” 这是一个显得庄重的时刻,常委们神态却没有多少变化。田仁权第一个将手举起,然后是龙将,宣传部长,石东富显然地犹豫一阵,也举起了手。 最终,有十个人举手,就差人武部的那位,这也是历来会议上的情况。丁丹宣布了表决结果,要王彧记下来。 “下面,我们讨论第二个议题。”丁丹说,“昨天,由东富县长提交的关于推荐怀仁镇党委书记杨再新进入长坪县县委常委的议题,下面大家发言。” 这个议题,是今晚一个很重要的议题,会引发怎么样的争议,最后的表决情况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很显然地,就是周术保与石东富之间对决,胜负如何,此时,谁也不知道。 丁丹说后,其他人都不肯第一个发言,几乎所有人都是将茶杯端起来,喝茶。周术保还站起来往外走,似乎去卫生间。 哪怕周术保立场,其他人都不说话。等一两分钟,周术保还没见回来。丁丹说,“各位常委,既然已经作为议题提出来,不论是什么意见,都谈一谈。就这样拖着,你们精力跟得上,我年纪大了点,可没了精力……” 总要有人开口,而石东富抛出这样的议题,他也不能先开口。常委会上,大家几乎都默认一种规矩,那就是谁发言之后,就会轮到其他人,如果谁反复多次来发言,其他人心里会觉得他考虑问题不周密,做事也不谨慎。 所以,在常委会上发言,都必须慎言,思考周密。每一个人的发言,都会记录在本上,以后可查阅,留档的,谁发言不深思? 安 琪 小說 过一会,周术保折回。丁丹见了,便做一个暗示,宣传部长毛光清放下茶杯,说,“大家都谦虚,我来说几句心里话吧。 怀仁镇目前的经济情况,在我们县已经发展到举足轻重的地步。一是怀仁镇的矿资源最为丰富,二是怀仁镇产业发展是危险的标杆。这个标杆不是我说的,而是市里在大会上确立的,也是有真实业绩支撑。 今年,怀仁镇在省农产品展销会上,拿下两金两银牌,拿下几千万的订单。都是十足十的业绩,是其他乡镇没法比的存在。而到今年秋冬,怀仁镇的刺梨果、养殖丰产,会给怀仁镇的经济再推上新台阶,远超于其他乡镇,在我们县的经济组成上,份量更足。 纵观怀仁镇的发展历史,也可看到,怀仁镇从去年开始,经济体量的变化是如何形成的。比较杨再新书记任职前后的情况,也就可看到怀仁镇之所以有如今的发展,完全是杨再新书记管理能力的展现。综上所述,我个人意见完全赞成杨再新同志加入我县常委。” 宣传部长的发言虽不多,但将怀仁镇的重要性、怀仁镇目前经济状况、杨再新在怀仁镇的领导力量,阐述非常到位。有这些业绩支撑,杨再新入常问题就不难解决。 宣传部长毛光清喝一口水,随后又说,“刚才我说的是怀仁镇的经济发展情况,下面我再谈一谈杨再新同志在宣传方面取得的巨大成就……”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优美玄幻小說 一品紅人笔趣-第661章 一關又一關展示

小說推薦 – 一品紅人 – 一品红人 相比于周术保,石东富在这件事情上就轻松得多。将提案材料给了周术保,也就明白,这个事情周术保最终会有什么样的态度,只要周术保不启动最后的书记一票否决权,这个事情终究不会卡在县里。 想归想,明白归明白,但也不见得就完全轻松。 胡闹的胡闹 县里目前的人心,已经不是章童俊主政之时那么有凝聚力了。石东富也有自知,即使他站出来,但他的凝聚力还是不足。最明显的就是,田仁权老早就投向周术保,然后,还有谁也被周术保拉过去? 昌平建设酝酿的时间虽短,但问题是昌平建设也是吃果果地将利益摆在明处,让大家看着。然后,你愿不愿意站到他们一方? 昌平建设管理曾人员的抽调,是田仁权在操作,他熟悉这些人员的情况,甚至比起石东富都熟悉,每一个人员的安排,或许都是有用意和目的的。 石东富出聚餐地之后,也进一家茶楼,这里比较清静。到茶楼后,有服务生带着王立走,进一包厢,见丁丹、吴原峰等人已经在里面喝茶,招呼一声,便坐下。 吴原峰给石东富一杯茶,说,“情况怎么样?” “我出来时,他还没看。倒是镇定。”石东富说,“反正交给他了,能有什么选择?无非就是反对、弃权这两项。我想,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选择支持。” “也是,这件事情看起来就不可能成功,既然不能超过,他这样表态也就很正常。”吴原峰说,“老石,你说这个事情有可能吗?” 石东富摇摇头,不说话,而是端起茶杯喝茶。丁丹说,“市里应该有这个意思,将杨再新拉升起来,就会成为更好的标杆,旗帜鲜明,态度明朗。是不是?只要市里这一关过了,省城那边即使卡住,对杨再新个人的发展而言,那也是一个重要的资历。到明年或后年,将他推上副县级就会轻松得多。” “这个判断我也赞成,”吴原峰说,他们三个人是之前在章童俊手下时,就讨论过这个事情,如今,虽说县里的局面改变了,县里对市里的影响力也完全改变了,但这件事看起来会得到王平江常务副更强力的支持,“再新在省城不是有朋友吗?让他自己到省城去走走,最好是一次性冲过关。” 你 好 壞 石东富摇摇头,说,“从我的角度看,再新在省城或许有这方面的资源,但也不会很直接。真有很好的资源,也不要用在这一关。这次如果能够成功晋升,固然有利,可资源用掉了,以后就再难找到这样的资源。应该将最好的资源,用在最为关键的一个关口。” 吴原峰也点点头,丁丹也笑了笑,说,“确实,我们在县一级打转,或许就这样一辈子了。再新才三十岁,至少还有二十多年的路程可走,最为关键的一环,确实不是在现在。” 体系里,是金字塔形态,越往上,位子越少,竞争也就越激烈。县处级到厅级的晋升,完全是一次颤变似的变化,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概念和形态。 正科级干部虽说算是干部,但一定要成为副处级才是省管干部一样,这也是一次颤变。副处级别的干部,在个人待遇上就完全不同了。哪怕如今在经费使用上,有更为严格的管理了,处级干部与科级干部依然是两个天地。 严管之前,一个副处级干部不仅自身的生活开销,完全不用动自己一分工资。连家里的所有日常开销,都可以找到报销途径或福利发送。 而科级干部就不行了,最多吃吃喝喝,偶尔往家里拿一点。这就是级层之间的区别,要不然,谁愿意用毕生的精力、最大的智慧来谋求晋升?为什么只有教师、医生的人改行考公务员,而没有公务员改行到这些行业? 为什么报纸上、宣传上、重大会议上,会反复提出让教师的待遇看齐于公务员。这些都是事实存在的东西。社会上不明就里的人,相信了现场,以为教师的工资高出公务员,实际上的情况是什么?教师工资高是高在基础工资这一块,实际收益就差远了。 处级与厅级之间的级层飞跃,难度就更大了。石东富等人也明白,如果在生理没有确实的帮忙,这一关他们是没有可能冲上去的。 这只妖怪不太冷 杨再新的起步和潜力显然比他们都要大,如此,省里的资源就得存着,等到这个重大关口之时再动用,确保他一步迈过。 杨再新在省里的资源,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些人也只能去猜。甚至都不能问杨再新本人,因为在他们的判断中,杨再新如果在省里没有足够的资源,如何能够做到修建长善完全中学? 几个亿拿出来,投放到长坪县来,不就是看好杨再新,为他积攒更多的资历吗。 这种操作他们虽没有见过,但也听说过,能够领悟这一点。 对丁丹等人而言,杨再新发展到处级根本不成问题,即使周术保会卡但市里有王平江和书记李善淮在那,三年内上升到副处级,那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难点在于处级之后的晋升,才是人生最大的卡子。在卡子前,有人帮一把,说不定很顺利就过去了。 对石东富他们而言,如果在长坪县干几年,省里有人帮说一句话,凭藉目前的工作成绩,晋升的条件也是达到的。 抽獎 系統 小說 “谁也不知杨再新在省城究竟有什么样的资源,万一过几年那人退下去了呢。”吴原峰说。 这样的情况也是存在的,因为杨再新目前的情况看,他晋升在顺利,至少要十来年才到厅级的关卡。如果省里的资源消失了,又怎么办?与其留着可能会导致这种情况,还不如现在就先冲关。 拿到手的东西,才是自己的。 石东富和丁丹都摇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谁也没法判断,省里到底是什么情况。 这个事情还不能同杨再新摊开来说,因为他们都不是章童俊,之前,在长坪县唯有章童俊才适合于杨再新说这个事情。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sgmj0优美都市言情 一品紅人 曉陽高-第625章 三個億怎麼算出來的鑒賞-5k7ka

小說推薦 – 一品紅人 – 一品红人 东东见老叔还不放过他,也明白自己家的刺梨种植情况,确实牵涉到村里其他人,说,“老叔,我知道了,你放心。地里的事情,我自己来。” “那就好。东东,我们说好帮你,都会帮你的。”组长说。 李善淮等人跟在组长身后,准备去看看他家种植的刺梨。边往山里走,一边说着村里的情况。 “老叔,东东自己能够做好地理的事,你们还要帮他,会不会收误工费?”副秘书长说。 “帮他是自愿,不收钱。村里有些人家本身劳力不足,在抢时间的关口,全村人都会一起帮忙,主家条件过得去,给饭吃就行。主家条件差,不给饭,也没事。 我跟你说吧,在怀仁镇,每一个村都这样。谁家需要帮忙,村里的、镇里干部、别村的人,只要得知,都会无条件帮忙。” “还有这事?” “很奇怪吧。”组长笑起来,“是的,外面来的人都觉得奇怪,不过啊,在怀仁镇就很正常。你们没看到,去年为了抢时间,将刺梨苗木栽下地。全镇所有主劳力都集中了,满山是人,大家一声喊,就这样一山一山地往前栽苗木,也不管主人家在不在。 那几天,大家虽说很辛苦,但又觉得那才是最有意义的。怀仁镇人只要说到那次栽刺梨,参加的人都感到荣光。” “这个事情我也听人说过,是你们镇的书记给的命令吗?”副秘书长说。 “那次的事情,可以说大家是听杨书记的,对了,那时候杨书记还是杨镇长,过年的时候才是书记。也可以说是因为大家都知道要做好刺梨种植,就必须这样相互帮助。 人啊,一旦精神上有追求,精力会非常充足,来劲。人山人海的做事情,谁也不想必人家落后。每一颗苗木都要按照技术要求栽好,还要拼速度。你说,谁不卖力?你不使完力气,你就会比几千人落后,你愿意吗?几千人面前,大家都要脸面,是不是? 这样做了几天的抢时间栽苗木后,如今,怀仁镇谁不服从乡镇干部?那一次,乡镇干部也和大家一起拼。” “对了,你觉得你们杨书记怎么样?”李善淮说。 “杨书记?那当然是好人啊,怀仁镇谁不知道这事。” “就因为他让大家种植刺梨吗?”李善淮又说。 “可说是,也不完全是。”组长说,“怀仁镇种植刺梨,两三年后,大家都会赚到大钱,这样的书记,谁不喜欢?我告诉你们,杨书记的优点多啊,最最最让大家敬服的,就是不贪钱。 我们县里有一个叫着‘静静的柳河’,专门发县里情况视频的,你们可以看看。很好啊。 当初,一开始那个公众号就赚到几千万。几千万啊,杨书记那时候完全可把这个钱,说是他的,别人也不能说什么,因为那是他做出来的。可杨书记怎么做?一句话,几千万就给了学校,让学校把这个钱花在学生身上。 可能你们会说,那可不一定哦。很多人当面说一套,背后也不知到有多贪。杨书记的那个公众号,如今少说有两个亿了。两个亿啊,那得多少钱?听说用大卡车拉,都要好几台车才行。 这么多的钱,都在学校账户里,天下人都可查那些钱的来龙去脉。一分一厘,都清清白白。也是因为这样,网上的善人们,才肯捐钱。” 李善淮对于这些不做任何评说,只是看了看江华军和周术保,对杨再新在村里人心目中的印象,李善淮是非常满意的。 几个人往前走,天热,都是一身汗。周术保自然是出汗最多的一个,好在之前准备了水,一路走一路补水。对于这种工作的方法,他是最抵触的,觉得这样做完全是自虐模式,可带头的人都是市里大佬,他拼死也得跟上。 离开村子走了好几里,所看到的,都是刺梨。副秘书长说,“老叔,我看你们村的刺梨好像是分几批种植的,对吧。” “是的。一开始,村里也不是很重视。怕这怕那的,对乡镇干部来宣传,也不信。后来,新畦食品那边到村里来签合约,是给我们进行贷款,以后用良果抵账,对这样的项目,大家说信得过的。才种植一大批。 去年十月份,布部分刺梨挂果了,卖出一点钱。今年春,村里就种植了第二批,这时候,只要可种植的地方,都会种植刺梨。谁也不傻,是不是?” “对了,我们在那边听说过一件事。说是你们杨书记说的,三年后,怀仁镇的产值会达到三个亿。真的假的啊,太夸张了吧。”副秘书长说,这也是领导们最关心的一个问题。 “这个事啊,乡镇干部也跟大家相处过。你们觉得很夸大,是不是?有很多地方,一个县的产值都达不到一个亿,是不是?” 老叔说道者,自然有种自豪与优越,“我实话跟你说吧。按我家的情况看。今年我家的收成,预计有四到五万元的收益。 迷霧 紀元 到明年,第二批刺梨也喀什大量挂果,收入按正常情况看,至少会翻一倍,到第三年,刺梨挂果才开始真正好起来。收益的话,我不多算,一年三十万,问题不大。 我们村里,像我家只有的,少说有十户。十户就是三百万两,全镇有多少户人家?一千户就可达到三个亿了吧。这还只是算刺梨种植这一块,另外养殖业这一块,收益可能没有刺梨种植多,一半的产业收入,不会差多少。 村里开会和宣传都提到过,与我们怀仁镇一样的有矿五乡镇,大家都在拼,怀仁镇当然不能落后。对于刺梨种植的管理上,各村各户,都在拼,精耕细作,一定要做到领头羊的示范作用。 只要做到了,不仅刺梨种植收益高了,作为刺梨种植的领头羊,以后,柳河市要大力发展刺梨种植也,我们这里就会成为标杆。会带来一系列的好处,也能够让全镇的人增收。” 走到组长家地头,看到刺梨管理,当真是标准。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jw2q1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一品紅人 ptt-第623章 爭 吵展示-wg0v5

小說推薦 – 一品紅人 – 一品红人 一个叫杉木坪的小村子,十几户人家,是某村的一个小组。地理位置有些独特,一部分嵌入邻市的区域内。 这样的小山村,驻村干部通常是住在村部,平时工作,有时候可能会过来,没有必要,都不会出现在这样的山村。村里可能就一个小组长,负责管理和传达来至上面的要求。 “走吧。导航一下,看有没有村级路。”李善淮笑着说将自己的手机给前面的副秘书长。 司机主要是在柳河市那边,对怀仁镇这样一个乡镇的路也不熟悉,好在他们的车底盘高,适合走山村路。 有导航,如今却开车去哪里,都不需要问路。车往前走,看到山坡、沟边、路两侧,凡是有空余的地方,都长着刺梨。 偶尔会看到一些地块,栽有蔬菜,种着玉米等农作物。但凡这种农作物,都是一大片的规模。即使如此,在农作物的周围,也是刺梨包围其中。 更甚者,公路两边就是用刺梨来当着防护栏;从公路分出去的山道,两边也种植着刺梨。 到怀仁镇,几乎就是刺梨的世界。到得这时候,有些刺梨已经解除果子,青色的,指头大小的果子。果子上有刺,如今的刺还没硬,一些刺梨树枝有果子,那就是一串串的。有些刺梨还没挂果,有些也看得出,是今年才补上的苗木。 放眼看去,到处都是刺梨植物,使得在车里的人只要看某处,就能够断定是不是种植了刺梨。 只有路过村庄时,离村子不远的农田,才是稻谷。 此时的稻谷还没长好,农田里,看出一汪汪水,至少要等一个多月,稻田的秧苗才会铺满田。 此时,上午十点钟样子,出外劳动的人有些回归,有些还在山里地里。也可看到,劳作的人都在护理者刺梨苗木。 车速虽然不快,到目的地杉木坪时,快十一点了。有村级路硬化水泥路进村,但他们不急着往村里走,而是停在路上。 李善淮下车,先喝一点水,便爬到二三十米高的坡地上。那是一个小山坡顶,站到上面,可望到更远的地方。 周术保原本不想动的,因为他身材胖,腰围大,平时走哪里都是车。整个人精力虽足,可体能却不行。 这一段斜坡之后三四十米,在周术保看来都是很难上去的高度。至少,李善淮当先往上走,副秘书长自然跟在身边,江华军也下车走了。周术保没办法,下车喘着粗气,一头大汗地爬到坡上。 站在坡上,周围都是郁郁葱葱的刺梨苗木,有些已经挂果,有些还比较低矮,显然不是一起栽植的。苗木之间,有些空地,空地里种植了黄豆。 作物长势很好,看得出会有比较好的收益。 属于我们的青春校园 往前看,是另一个更高的坡地,有一条歪歪斜斜的路顺着到山顶。那眼见的坡面,完全是刺梨树木,远远看去,都是已经挂果了的刺梨。 李善淮指着山说,“华军市长,你说,山背后是不是满山的刺梨?如果都挂果了,将会有多少刺梨果?而这些刺梨果卖给新畦食品公司后,会有多少收益?” 江华军也被所看到的情景吓住了,不管如何,就在车路两旁看到的景象。那每一处只要有空隙的地方,都栽植了刺梨。说明怀仁镇对种植刺梨是什么样的态度? 如果说作假、做一个样子的话,也不至于做到这种程度。 周术保对刺梨果的感受并不深,看着面前到处都是刺梨,也不知该说什么。江华军说,“书记,这一片山,收获起来的量就不少了。如果遍地都是刺梨,会不会消化不了?市场能够接受如此巨量的刺梨?” “华军市长,这个问题要去问新畦食品公司,他们那边会有最贴合市场的数据以及预测。”李善淮笑着说,“今天,我们是来参观学习的,不考虑那些。不过,我说一句啊,今年新畦食品才开发两款产品,订单就高达一个多亿,那会消化多少果子?” 几个人从山坡下来,继续往前走。进村,村里有一个小小的停车场,可停下三台车样子,也是村级路的终点。如果再走,就是机耕道了,小车走着不安全。 下车,李善淮说,“老江,记住我们的身份,可别说错话。”一行人王村里走,这个村子总起来有十几户人家,也不集聚。 才往村里走,三户在一起的房子之后,是一片农田。农田另一侧又有人家,从这边看去,那里聚集了十来个人,似乎在吵架。 李善淮见了,说,“过去看看。”虽然不想暴露的身份,但遇上这样的事情,总不能视而不见。 走过去的速度加快,难受的就是周术保,脸上的汗水直冒,衣襟都湿透了。快到人家时,见这些人虽在争吵,但没有冲突的意思。李善淮便放慢了脚步,想听一听之下人在说什么。 一个二十几岁的年轻人,站在自家门口,挥动着手,有些激动。说,“这么大热天,老叔,你看看天,看看天上的太阳,多烈。 你要我到地里去除草,我下午太阳偏西了再去有什么不行?再说,干部也说过,只要在五天里除掉杂草,松好土,就不会影响苗木生长,不会影响挂果。” “东东,你在外打工多年,习惯了工厂的上班,怕晒。我也理解,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几家的地都弄好了,今天一起到你家地里除草,明天就得浇灌了。不然,你家的刺梨肯定会比其他家的要落后一两天,出产良果就会偏少。” “不至于吧。老叔,哪有这样严重?不差这一两天时间的生长。”东东说。 武 戰 “东东,你怎么就不听劝?乡镇的技术那边,我昨晚专程跑去问了,要不今天会找你?你当我们都没事做吗?这一次灌溉是非常重要的一次,迟一天,早一天,对刺梨的生长影响都很大。 你别不信,今天不开始做好,过几天你再看看,就会看到你家刺梨比别人家的差一些。镇上技术员的话你不信吗?不然,你问杨书记。” “杨书记又不懂这个,问他也白问。”东东说。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6kux3熱門都市言情 一品紅人-第619章 兩條腿模式-h6vzs

小說推薦 – 一品紅人 – 一品红人 回到自己办公室,王平江便给李善淮书记打电话去,将他和江华军市长之间的争论说给李善淮听。 李善淮早就预料到会是如此,说,“平江市长,你提出百亿产值,没问题吧?” 神醫 高手 在 都市 “书记,这个数据是已经打折扣了的书记。按照杨再新的预计,三年后的柳河市产值,按照国内的算法,完全可达到两三百亿。我知道,只要提出百亿产值,都会让很多人觉得很假,夸大了。 书记,你知道杨再新对怀仁镇的产值预估是多少?三个亿啊。他一个乡镇就有三个亿,我们柳河市各区县加起来,一百多个乡镇啊。就算其他乡镇不能与怀仁镇比较,产业发展起来,一个亿吧,都比我的预计要多了。” 两人虽如此核算,但实际上的情况肯定会复杂得多,结果如何,完全是看工作中的执行效果。 只有真正地做项目,把项目做到较完美的状态,才会有很不错的效益。不然,得到的效果会差很多。 比如,刺梨种植在管理过程中,必须科学管理到位,才可能丰产。丰产是赚钱的前提,否则,普通的产量和良果率不高,效益就会急剧降低。 像这些细微的地方,跟外面的人说,别人也不会相信。同样的种植面积,效益相差几个等次这样的结果,让那些人如何相信? 这也是杨再新对怀仁镇有绝对信心的原因,因为怀仁镇的人,如今做种植、做养殖,都坚信技术人员的要求,会百分百地按照技术人员的要求去做。因为这是杨再新给他们讲过的,谁说都没有,只有书记说过的要求,那是必须做到。 哪一家人做项目,如果没有按照标准去做到,其他人家会毫无留情地骂他。 如今的怀仁镇人,对于谁可能要抹黑书记的事情,那是坚决制止、坚定斗争的。 提到杨再新,李善淮笑起来,说,“如今的怀仁镇,还有谁会不听他、不信他的话吗?” 千古寻妖 厌世三秋 王平江也笑起来,说,“估计不会有,谁还这样傻,肯定被村里的人赶走。长坪县其他乡镇都还有人外出务工,但怀仁镇今年一个都不出去,就在村里做事,他们觉得只要做好种植和养殖,肯定会比在外打工收入更好。” 九 九 小說 “平江市长,从怀仁镇的例子我们也可看到,对于做工作,只要真正用心去做,潜力之大,超乎我们的想象啊。”李善淮说。 “这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课题,等一两年,完全可将怀仁镇的各种数据收集起来,做一篇好文章。”王平江说。“不过啊,这也需要有更好的外部环境才行,我听说,长坪县那一位,对杨再新的印象很不好。” “不至于吧。”李善淮说,“看来等市里这边确定了工作方案,定下发展之策,我们都得往怀仁镇走走。” “好的,书记。我是早想再去怀仁镇了。”王平江笑着说,“到时候,我们悄悄去看看。” “那不行,我得带着长坪县那位一起走,让他看看怀仁镇的实际情况。”李善淮说。 因为蔡东才等人回到市里,与台洋金属有限公司的洽谈,已经完成一定的程度。江华军也知道,这时候该与书记李善淮面对面谈了。 便带着蔡东才等人去市委,直接找李善淮。书记李善淮也明白江华军的来意,在办公室见他。 江华军进办公室,笑着说,“李书记,柳河市即将进入高速发展期,时机已经成熟了。就等书记点头,我就可将几十亿产值的大型企业引进柳河市,安家落户,以后,柳河市也是有工业生产的地域,就有了经济的核心支撑。” “华军市长,先坐了说。我这里有点好茶,我们边喝茶边聊聊这个企业的事情。” “好,我也搭书记尝一口好茶。”江华军带着笑说,这样的开头,还很不错。 神医小狂妃 唐门小六爷 “这个好茶可不是我的,春节之前,杨再新到这里汇报工作,放在这里没带走,我有时候忍不住拿来泡一点,现在也没剩多少了。”李善淮笑着说,“那家伙到省城,有朋友给他的,我们只管喝茶。” 花开花落 天晴 “哦,这么说,杨再新在省城朋友很多了。” “我也没多问,长善完全中学几个亿的捐赠建设,都是省城那些老总们给的,我是拉不到这么多资金。他也不知怎么对那些人说,都愿意帮他的忙,混一些茶叶回来,就不难了。我听说,春节前,那家伙收到不少好烟好酒,都是省城那伙人给他寄过来的。” 舞动之雷鸣 “还有这样的事?”江华军自然不知。 “不说这个家伙,不能比。脸皮又厚,能说会道,要不然,怎么说动人家给他捐赠这么多楼?”李善淮貌似在批评,江华军哪还听不出来? 仅仅是长善完全中学项目的建设,解决长坪县学生读书问题,就让市里对这个家伙有完全不同的态度。要不是如此,李善淮如何会提到烟酒茶。 “这茶味道还不错吧,可惜那家伙说没了,要不然,叫他多送两罐。”李善淮笑呵呵地说,“华军市长,我们言归正传。你说说那个项目吧。” 姑娘灯 春天枝 江华军便介绍台洋金属有限公司是怎么样的一个企业,说最初的接触、后来彼此之间的商谈,说到他在窄台省那边所做的工作等等。 惹 火 嬌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n9qkn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一品紅人笔趣-第618章 難說服熱推-aogxl

小說推薦 – 一品紅人 – 一品红人 “平江市长,你知道一百亿的产值是什么意思吗?”江华军见不能说服对方,心里的耐心逐渐消失。 蓬莱水仙 与王平江之间的关系是上下级的关系,虽说彼此不像县里和乡镇那种完全绝对的上下级,但依然是上下级。柳河市正府的工作,是他这个市长承担一切,荣辱兴衰,也是他的成绩。 至于常务副市长,不过是做执行的角色,协助与辅助正职做好工作。工作的意图则是以正职为主而展开,当然,作为副手,不是没有发表意见和坚持意见的立场,但不能死缠烂打,固执不放。 “市长,材料里已经阐述了产值一百亿的组成部分,分解具体,完全有依据的数据。”王平江坦然地说,对于材料的标题,这个一百亿确实有些吓人,但实际上真按照规划区落实,这个数据还稍微偏低的估测。 “市长,我举一个具体的实例吧。如果,产业工作得到强大之处,三年后,仅仅是怀仁镇一个小镇,他们的产值就会达到三个亿。这个预估的材料,怀仁镇书记杨再新,已经交给长坪县了。” “怀仁镇三个亿的产值?”江华军冷笑起来,“长坪县、柳河市为了将怀仁镇竖起来,这工作当真做得太过火了吧。这与当年的某产万斤有什么区别?” 动漫界选美记事 “江市长,对于怀仁镇的产业,书记曾亲自到实地调研,是真是假,我想书记不至于分不清楚。”王平江凝视着江华军说,“杨再新这个人或许市长不了解,但在长坪县和柳河市不少人都了解他。 杀无尽 电车(六)狼 一个人的后宫 若容女子 这是一个做事踏实、从不虚夸的干部,在怀仁镇,所有群众都相信杨再新,就足够说明一切。 市长,我也举一个例子。刺梨种植项目引进之前,杨再新觉得这个项目可惜,随后与省农院接洽,引进来。目前,怀仁镇和双沟村、河岔乡等,刺梨种植最先做的乡镇,已经开始挂果,农户去年收益完全可统计出来。 另一个例子,杨再新之前推动‘静静的柳河’这个公众号,最初也是谁都不相信。但后来经过杨再新的努力,公众号做起来后,不仅公众号本身收获了一个多亿的资金。而公众号对长坪县、横折县和柳河市的宣传,做到非常好的效果。 再有长善完全中学的推进和建设,他一个人从省城拉到一所完全中学的捐赠项目,难道还不足以说明这个干部的能力? 杨再新对未来三年工作规划,材料做的很惊喜,数据完全有依据有来源,是不是夸大其词,夸夸其谈,其实也不难核实。 是的,国内有经济非常强的乡镇、甚至某村,这些乡镇或村的经济是工业支撑起来的。那为什么就不能由产业发展的收益,将这个村的产值支撑起来?” “平江市长,或许你说的杨再新这个人比较有能力、也有才干,但一个这样的人,也非常容易虚飘。以为自己什么都能够做到、做好,你不觉得这样吗? 对了,怀仁镇我会去的,我也会询问长坪县的书记、县长及相关的领导,问一问他们对杨再新和怀仁镇的看法。 不管怎么样,我是对你所说的产业发展,不乐观,不支持。要我表态的话,我的态度很明确,那就是反对这样大规模地推进所谓的产业发展工作。” 江华军的声音同样地冷,他不想给王平江任何机会。但他也明白,在柳河市这边,支持王平江的人不少,特别难办的是,李善淮书记的态度,他也是支持王平江这样做的。 因为,怀仁镇本身就是李善淮树立起来的典型,哪怕投入再多,也会将这个镇的业绩堆起来。 江华军也是借王平江的口,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和态度。市里要将怀仁镇和杨再新竖起来,他是反对的。这就是他的态度,江华军觉得他到柳河市几个月来,对这边的情况是了解的。 小 桑 黑老婆现世 “平江市长,你应该将更多的精力,放在企业引进上来。柳河市最缺少的是什么,不是产业发展,而是工业的经济支柱作用。 引进台洋金属有限公司就是打破这一格局的最佳机会,也是最好的时机。这样的实际,你做为一个常务副,没有全力来推动这一项目,以后,你会后悔的。” “市长,对于台洋金属有限公司的情况,我不熟悉,就不做评论。我熟悉的是柳河市的种植业、养殖业,各有所长,这是地方发展的两条腿,为什么非要砍掉一条? 江市长,我还是坚持为的意见,面对百亿产值的大产业,我总不能堵住群众的致富之路,而错失这样的发展机会。 江市长,只要我们放弃刺梨种植的发展,你信不信消息传开,邻市的主要领导就会立即过来,对新畦食品公司表达他们的热情? 江市长,新畦食品可以选择的,最多他们的发展迟缓一年。虽有影响,但不是致命之伤。可对柳河市而言,错过这样的发展机会,就再难找到适合的项目。” 王平江做足了准备,对江华军的警告、劝说,也是语重心长。市里的最后讨论情况,王平江心里是有底的。当然,如果能够说服江华军支持产业发展工作,那未来的工作会更加顺利。 血魇如梦流年 “平江市长,我言尽于此。既然你一定要执迷不悟,不听劝告,我也没有办法。不管在市正府这边,还是在其他场合,我的态度都会非常明确,那就是全力劝阻这样的产业发展扩大到不可控的范围,使得最后的坏局势尽可能小一些。” “江市长,我还是劝你先不要急于下结论,而是到实地去看一看。如果担心有假,完全可在长坪县和怀仁镇都不知情的情况下,到那边的走走,看看。或许,你亲自感受到那边的情况后,会有所改变。” 两人的对话,已经到针锋相对的程度,确实不可能说服对方。即使如此,王平江也不行对引进台洋金属有限公司的事情说三道四,说负面的东西。 王平江离开,江华军看着他的背影,摇摇头,苦笑一下。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

xi260优美都市小說 《一品紅人》-第617章 不容後退的爭辯-unpr0

小說推薦 – 一品紅人 – 一品红人 于此同时,柳河市也有一场争辩。 从上午九点开始,王平江带着自己的工作规划,到市长江华军不办公室进行汇报。因为蔡东才等人昨天已经从窄台省返回,带回了台洋金属有限公司的条件与具体要求,准备提交到市里做讨论。 王平江也知道,自己所准备的产业发展工作,必须立即面见江华军这位上司。不管是否取得江华军的同意,市正府这一关是必须先过一过的。 经过这些天的准备,王平江也是准备充分,不担心江华军否定就真的可以否决。但彼此的争论是必然的,结果如何,王平江也没有把握。 不管怎么样,只有经过江华军之后,王平江才能将这样的工作方案提交到市里常委会他讨论。 对于王平江这段时间在做什么,江华军心里还是有所了解。对王平江这些人,沉迷在以往的那种观念而不能清醒,江华军有着无奈,很想敲开对方脑子,看看脑子里到底装了什么。 誓不为妻:全球豪娶少夫人 愚昧、短视、固执,自以为是,这样的人处在高位,确实有不小的危害。偏偏自己还不能对他直接压制,不能完全将他忽略。因为在柳河市,这样的人并非一个,而是一大群,甚至作为一把手的李善淮,也倾向于此。 柳河市为什么经济落后,也可从这些领导群体身上,找到一些必然之因。 接过王平江递给的材料,江华军先瞟一眼标题:三年三台阶,我市产业发展突破一百亿的步骤与规划 穿越之麒麟莫离玉 灰白格子 看到这种口号式的东西,江华军更是一阵烦躁。能不能来点实在的东西?产业发展,当真做出大规模来,到时候,柳河市不知会惨烈成什么样子。出现这样的情况,谁来收拾烂摊子?王平江到时候不过是去职,但柳河市多少人家来背负这些损失?多少人家积攒起来的一点钱财,就在你们鼓动下,肥皂泡一样破裂,满地狼藉,一片哀嚎。 江华军没有要看一看汇报材料里面到底写了些什么,将材料放在茶几上,他觉得,自己作为一市之长,还是有必要和有责任找王平江好好谈一谈。说不定就有所改变。 “平江市长,我知道这一年来,你对柳河市做产业发展很执迷。这次到省城参加农产品展销会,拿到不少奖牌,也拿到一些所谓的订单。我就想问一句:你知道产业发展的核心在哪里?” “市长,对于产业的发展工作,柳河市这几十年来,确实经历过很多失败。一年年、一次次,确实经历过很多教训有过很多损失。这是事实,也是国内很多地区共同的特点。 但我们也要看到,为什么如今市场上有越来越多的物质,有越来越丰富的农产品?那就是做产业发展,找到了正确的路子,成功了,有收获了。 目前,柳河市特别是长坪县和横折县已经在成功的路上,这次,新畦食品做刺梨果产品的订单高达一个多亿,还是新畦食品知道原材料严重不足的情况下,限额了订单情况下的收获。难道这样的成果,我们都不能正视? 市长,做产业发展的核心,最关键的就是产出有销路、有价格。刺梨果种植业的发展,新畦食品公司将所有的良果都负责收购、加工成产品,销售网全国各地。这有一个健康的产业环链,为什么就不能种植刺梨? 养殖业也是如此,展销会上,新畦食品的养殖产品也拿到大订单,而目前长坪县的几个乡镇养殖产品的销售,非常顺利,市场反馈很好,价格也很不错,式的养殖户拿到不错的利润,赚钱了,养殖的热情高了。我们市里,为什么就不能推动这样的阳光产业?” “平江市长,你说的这些,部分确实是事实。但我们不能因为这样的表象,就完全被迷失了。 就如同我们吃到某一盘菜,觉得好吃,然后就完全留下这一盘菜一个道理。万事如此,一个小镇做某产业,或许会有收益,但如果扩展到一个县更有甚者,扩展到一个市,面对的市场还会一样吗? 抗日之最强战兵 平江市长,我不是完全否定产业,不应该做产业,但切记一点,任何种植业、养殖业都不能超过一定规模,市场才能容纳得下来。否则,后果是非常严重的。” 重生娱乐时代 “江市长,我在产业工作规划中,已经对市场进行了分析。这些数据,都是新畦食品公司提供的。我这些天与新畦食品公司的人接触多次,也是反复讨论。 新畦食品的人几次想见你,沟通产业发展的事情。但你一直忙,没时间见对方,既然如此,我总不能让新畦食品的人在柳河市没法沟通,而将产业发展的布局,转移到周边市县去。 但求是我 我建议,江市长先看看材料,然后实地调研,问一问,到长坪县、横折县、怀仁镇等地看看。听一听下面群众的声音。在了解了解市场对刺梨果的反馈情况,在来讨论这个产业发展的工作,是不是更有针对性?更客观一些?” “平江市长,产业发展工作的风险太大,规模同样要控制,市场虽说在变化。就因为市场的变化,使得农户的风险也非常大,最后造成巨大损失,也是因为市场。 网游之冰霜战士 冻羽 代 嫁 棄 妃 女僕 小說 我们能够把握市场吗,能够把握消费者吗?事实上,都不能。也因此,柳河市的发展要以工业为主,我之所以要引进台洋金属有限公司到我市来俺家落户,也是基于此。 工业的产值稳定,市场稳定,我们市里如果有一个产值几十个亿的大企业,经济就能够稳定提升到一定高度,平稳发展。你那个了解产值高达几十个亿的企业,是怎么回事吗?他能够给我们带来就业、利税、消费等等等等。” “市长,我不是不支持引进大型企业,在柳河市,目前对产业发展,已经有很不错的基础,而新畦食品将所有种植的风险,都承担起来,我们有什么理由来阻拦群众做产业发展?”王平江自然不肯就这样放弃,但他没有指出引进企业的风险和存在的问题。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cat-links">Posted in</span> 都市小說 | <span class="entry-utility-prep entry-utility-prep-tag-links">Tagged</span> , ,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