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wcs6人氣都市小说 《焚天路》-第一千三百三十九章 站在那裏讀書-rm8t1

焚天路
小說推薦焚天路
“你们,可知我爹爹?”
声音很轻,落在那二人的耳中,只是愣在那里。
你们可知我爹爹在哪里?对于这个突然出现的人,突然出现的问题。这二人一时间也是没有反应过来。
他们来自这一座天下,奉一地之主之命前往外域察探。只因如今九天十地大乱已起。两百年前,幽冥天大乱、驻守在南阳关的苍茫道盟溃败,又从幽皇天中退守白日天。
網遊之神級分解師
幽皇天,乃是幽冥天这座鬼物横行的苍茫中人族修士唯一的修炼圣地。如今幽皇天被幽冥之主麾下的十常将侍攻破,可以说、幽冥天这一座苍茫、将不再适合人族修士探究。
那里,将只有鬼物。不再有人族大能者之辈镇守、因为他们都自顾不暇,所有修士、在幽冥天都将寸步难行,十死十生。
可惜,这么一座广袤、绝大多数无人探究的地域就这么被封闭了。
若是只是被封闭,这倒也没什么。关键是幽冥鬼物,击溃南阳关、占领幽皇天后,便是一鼓作气,打入了白日天。
虽说苍茫道盟退守到了白日天,前线依旧有大能镇守,与十常将侍对峙,但奈何鬼物太多。苍茫道盟人力有限,依然有大片漏网之鱼入往了其它苍茫中。
自幽冥之乱已有两百年,人族修士死伤惨重。白日天如今也已是满目疮痍,摇摇欲坠、被攻陷也只是时间问题。
白日天虽未攻破,但如今、战火还是已经从白日天中延续到了红叶天、源清天两座苍茫中。距离他们这座苍茫、也只是相隔一距。
这二人,一人身着青衣,一名身着布衣,皆是满头白发、长须的老者。只不过一人身材高大,一人身形臃肿,形成了对比。但此二人的气息,极为强大。
他们站在那里,仿佛这片天地便被他们所踩在了脚下,一切事物都停止在了那里,一动不动。
这是两尊极为强大的存在。至少在这座天下中,罕见敌手。
他们奉命行事,只是为了探查这座天下中有没有鬼物的入袭。毕竟,这里是外域、是空间最不稳固之地,若是鬼物出现、此地便是最好的地点区域。
两百年了,这座天下依然没有鬼物侵袭,或许正是因为,这座天下的与众不同。
这与众不同。在于这天下位于之地的不同。
曾经,有位绝世大能者曾在幽冥入侵时进行了,以大代价推衍了一卦相,这卦相、刹那之间,便是有数千万种变化。
这是千变万变、无数变。可怕的是,这数千万种变化、皆是众生无生机、就连他们那几尊古老的存在,也将葬身于这场大乱中。
这卦相,直引苍茫道盟在幽皇天中的退离。这卦相,更是显示了唯一的生机。
这生机,便是苍云天这座苍茫!
这是此场大乱的胜负之分地。传闻、千年前、有一尊禁忌疑似出现在了这座苍茫中,或许这尊禁忌,便是此场胜负之分的关键。
两百年过去,这战火有延续其它苍茫的迹象。它们的入侵越加激烈,隐隐有入往苍云天这几座苍茫的迹象了。
卦相当中,虽说有着这一线生机之相。但这千变万变,最具变数。这一线生机、未必不会消散。故而,每一座天下、都奉一地之主之命,各方清查。只要有一丝风吹草动,便告知天上。
这里是盘旋废墟,是这座天下中最危险的地方,这里空间不稳,各处都有虚空妖魔的存在。只是这两尊强者气息实在太强了。那些虚空妖魔远远感受到气息,便是逃离了此地。
他们二人察觉到此地一道极为强大的气息波动,玄的气息,便一路赶至这里、一探究竟。
却是没想到,并没有遇到鬼仙。而是一名极为俊朗的修士。
此人一身白衣,发盘在后、一张玉脸极为清秀、真当是绝代风华。
在这座天下,第二步强者之间可以说是了如指掌,他们从未知晓这位强者,看其气息明显不稳,显然是刚入玄不久。这对于如今的情势来说,一座天下能够再出现一名玄境强者,无疑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只是,他们更没想到此人一开口便是问了一句,你们可知我爹爹?
修士修行甚远,更何况是他们这种立身在玄的修士。这已是修行至少数十万载,除非是大天才之辈,但至少也需千年万载。若是双亲是资质平平之辈,早已化作了白骨黄土。他们又如何知晓此人的爹爹?
那道白衣见这二人没有丝毫反应,只是静立在那里,于是、他们用更大的声音、更多的喜悦,向他们问道。
建城大業 靈雪,郎宇
“你们二人,可知我爹爹在哪?”
那二人呆立许久,又是沉默了半响。其中一人才开口道:“想必道友在此修行,刚刚入玄。不知道友尊姓大名?至于道友所问,老夫二人与道友家父书素未谋面,又岂会知晓在何方?”
他们看出了,这名白衣修士自身玄的气息并不稳固,显然是刚入玄不久。但毕竟是入了玄,有资格同辈论交,便是耐心回答。
“你们不知?”白衣修士听言眉头一皱,有些失落,又有些疑惑,摇摇头道:“爹爹修为强大,本事通天,在这座天地、必定早已名震天下,又岂会是默默无名?”
“家父姓楚,名程。你们当真不知?数百年前,家父踏入了此地。”
“楚程?”二名老者听言,相互看了一眼,从他们的眼中,可以看出、彼此皆是不知。
这两名、乃是这座天下中、最为强大的几大世家的老组,为奘家、黄家老祖。
几百年前,他们在月石深渊得到了一场天大的造化,得到了李家老祖的赐福,故而顺利的挺过了自身红尘三衰,顺利的步入了玄位,从此真正的与天同寿,寿元无限。
慕川向晚
可以说,这二人在这座天下中,难逢敌手。是最强的那一列。
站在这天下顶尖的大能,又岂会是默默无名之辈?
黄家老祖思考了片刻,摇了摇头后,抱拳开口道:“恭喜道友入我辈之列。只是,道友之问,老夫二人无法回答。且不说,这普天之下同名同姓之人何其多。再者、能被老夫二人知道姓名的人,无一不是赫赫有名之辈。”
黄家老祖话语完毕,顿了顿、又是开口:“我二人不知,那边说明是无名之辈,我辈修士、除了入玄之人,下场皆是成黄土,说不定…..
“黄道友……”奘家老祖听言,顿时脸色一变。
他看到那名白衣修士,脸色一沉,暗道不好。他万万没有想到,黄家老祖修行数十万年,竟还是依然如此轻易得罪人。
下一刻,奘家老祖感受到了一股杀意。一股极为磅礴的杀意。
有一声轻哼,漫天的神光凝聚在一起、向着苍穹喷发。光芒洒落、四方大道被映照的一片通明。
那人出手了,只是瞬息之年,便是出现在了二人面前,举手抬足、拥有无间力量。在这一刻,两名老者有一种错觉,仿佛此人只要挥挥手,天地便将毁灭。
但毕竟只是错觉,二人毕竟也是玄境大能。立即迎击,大战顿时触发。四方响起了山崩海啸般的恐怖声响。
只是,随着交战。二名老者越来越心惊。那白衣修士的力量,仿佛蕴藏了一座天下,每一次碰撞,都让他们体内气血震荡,差点咳血。
他们的规则,对其无用。而他们却深陷规则之中。在继续战下去,他们很有可能被斩落。

“以自身为火,燃尽自身,化身心轮回,可掌世间命数,便为涅境。”
“此子在天下之中,天地规则、以及我等之力都是对其无用。除非是有掌他命数之人,现身于此,将他镇压。否则毫无方法!”
我在路的盡頭等你 冷在
一声叹息,满是无奈。他们二人无论如何都想不出如何敌对的办法。只有退避三舍。
“此子…除了涅境大能,恐怕是无人是其敌手。只是,涅境大能为一地之尊,掌四十九座天共主,又岂会轻易现身在一座天下中。”
“可以说,此子在天下中便是无敌!无人是其对手!”其中一名老者深吸了口气。
远方,又有红光临近,有几道强大的气息、以极快的速度赶至此处。顿时让二名老者脸色大喜。
“你们,可知我的爹爹?”
有冷冷的声音响起。
七零年,有點甜 七星草
尋找人類
那些人看到,有人站在星河之中,临近的那一颗火红带着熊熊烈火的大星,映照着绝姿。
刹那之间,大风大起,有一只朱雀、带着嚎亮之声、划破了虚空。
于是,这世间变得极为灼热。就连那轮熊熊燃烧的烈阳,也黯淡了下去。那可以焚烧天地十方的焰火,在这朱雀下、也不过是萤火。
在这一刻,有人登临绝巅。又有一轮明月、从火海中冉冉升起,将月色银光洒满了遍处。
远方的人,顿时停身、瞭望远处,眸光刹那猛一缩。
他们看到了,也听到了。
他们看到了,这世间被光明所照,也听到了四方八面的颤动。他们也感受到了,在那轮明月升起的那一刻,这天地好像变得不一样了。
野心首席,太過
他们在这一刻看到了月亮。这是以他们的视线。
若是以这天地的视线,又是看到了怎样的一幕?
那是见证了一名强者的诞生,在月光中成长,在月光中强大。逐渐的、所向披靡,行走在这漫天撒满的月光之路上。
行走在,通往他们面前的路上。
他们听到,一道道脚步落地的身影,从远到近,直近耳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