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rd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笔趣-第三百九十一章 御史,演戲,釣魚(加更)看書-xm48k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
“你曾经可是干了好些大事,坏了许多人的如意算盘。”
女娲的眼神玩味。
帝俊只是笑笑,很敷衍的回应,“过奖,过奖。”
“哼。”
女娲冷哼,“你这家伙,收集各种黑材料,监察百官,暗中盯着三千神圣,不知道打过几份小报告。”
“不晓得多少大罗,对你忌惮万分。”
“若德行无亏,心中无鬼,又如何会忌我惧我?”帝俊失笑反问,“那些憎我恨我之辈,其实应该庆幸。”
“庆幸当年的那位盘古,还需要我给他办事,收集证据……否则,就以他的实力,杀起心有叵测之辈,算得什么难事?”
帝俊目光幽幽,有种难言的神采。
“许多神圣,觉得天帝太严苛,制定了各种天规法令,限制他们作威作福。”
“但却不知道,那其实是在保护他们。”
“正是因为太昊制定规则,并且自己也遵守,严于律己,耐心无限好,才能让他们上蹿下跳,没有随意扣下莫须有的罪名,以此杀戮,省心省事。”
“严格遵照预先决定好的游戏规则,彼此对弈落子。”
“能在那般混乱的局势下,依旧恪守规则……很不容易了。”
帝俊语气中有赞叹,“毕竟,时值龙凤大战落幕,各种因果恩怨堆积,思想理念对抗,相关利益矛盾……”
“不快刀斩乱麻,还有耐心一点点解开,平衡中调节,我是很佩服的。”
“也因此,我乐于在里面贡献一些微不足道的力量。”
“拉扯网络,作为御史,监察百官,看看是哪些神圣不干正事,亦或者鼓吹什么违背主流的道路,为了个人的利益置集体于不顾,偷偷摸摸经营越线的生意。”
“然后,我暗中引导着各自找好对手,互相消磨,消泯风波于无形,不能成气候,让人道苍生始终坚持走在天庭宣扬的价值观道路上,向着辉煌的明天而去……”
“不用解释修饰那么多……”女娲似笑非笑,“其实就是你这人不好见光,要在隐秘中配合天庭的行动。”
輪回大劫主 文抄公
“不过,比起御史清流,那可要遭人恨太多啦……”
说御史,那是抬举。
应该说是锦衣卫?鹰犬?
“权利虽不小,职位却不高,还挺拉仇恨,在诸神中的威望,能达到皇者的及格线吗?”
女娲笑问。
“那又怎样呢?”帝俊微笑以对,“事实上,正是因为当初我的威望不够,才能坐上这妖皇的位置。”
“比我更得人心的,早在一开始,便被鸿钧淘汰出了皇者的人选。”
“鸿钧虽然要的不是傀儡,但也不希望太超出掌控。那种人格魅力拉满,德行品性为诸神尊崇爱戴,手腕能力极度非凡的人物……”
“鸿钧疯了?”
“才会扶持这种存在登上帝位。”
“睡得着觉吗?”
“我就刚刚好。”
“威望不高,但能力却足以胜任。”
“我想登上妖皇位,组建天庭,得向他申请,等于是交出了大义的名分……换成太昊那样的试试?”帝俊摇头,“别说太昊了,就算是娲皇你这样的角色,都不会在意他的意见,管天道同意不同意。”
“同意,大家互相给个面子;不同意,直接扯起反旗,干一票大的。”
女娲听了,这一刻脸拉得很长。
虽然帝俊说的话没有问题。
但太扎心了。
什么叫“就算是”?
搞的她好像比伏羲差了一个大段位一样。
暂且不讨论,这是不是事实。
当着面说,着实太刺激女娲的神经了。
于是乎,此刻的娲皇一声不吭,手上的力道却更加狂暴了三分,卖力气的挥舞乾坤鼎,要将这片囚笼战场给砸个稀巴烂,顺便撕掉对面那可恶家伙的嘴。
“不会吧不会吧?”帝俊拍手大笑,左遮右挡,驾驭天地主场的力量去对抗,界外则有太一卖力演化混沌,好一个兄弟齐心,化解进攻,嘴上还能不停息,“你急了你急了?”
“我说的都是事实,何必激动呢?”
帝俊在狂暴的攻伐下腾挪,“好歹也是赞美你,不惧怕鸿钧的强权,那么暴力做甚?”
“你不会说话,那就别说话。”女娲语气幽幽,翻手间掷下了一幅锦绣山河图。
那图落在天地中,不断的拉伸、扩大,有穷极天地、覆盖诸天的气势!
而伴随着它的扩张,这帝俊所开辟、统御的世界,也被篡取着所有权,一点点转化,要为女娲的意志所影响。
篡夺主场!
改天换地!
“娲皇你的修为,实在是了得。”帝俊赞叹,“可惜,圣人的位置牵制了你巨大的心力,此刻再对战我兄弟二人,终是吃亏。”
“何况,此地还有混沌钟镇压。”
说罢,他微微动念,立身混沌里的太一收到信息,微笑间伸指一点,一口大钟从镇压世界的状态中退出,浮现在天地的中央。
而后……震荡!
依稀间,像是抵达了至高盘古开天辟地几近尾声的那个时间节点,伟大的神圣用盘古幡撕裂了苍茫混沌,用太极图定住了地水火风,在他面前的是一片浩瀚的天地。
可这天地,却是死寂的,是静止的。
直到,混沌钟被敲响,发出了震世的钟声,与洪荒共鸣,引导着天地开启了全新的纪元。
声,从何而来?
自然是因为振动。
混沌钟在振动,也让洪荒在振动。
大道被振动,令天地间的规则因此活跃起来,森罗万象,道生道灭,拨动了命运的弦。
元气物质被振动,它们移动之间,时间空间因此有了被定义下来的根基,洪荒的车轮得以开始转动,向着未来前行。
这口钟,或许在时空的精微操作上,比不得如烛龙、帝江之流的至强神圣,但它应在洪荒天地间的意义却太非凡了,是时空的源头!
钟声响起,万物运转,生机涌动,一条璀璨的时间长河因此演化而出,与整片世界相合。
都市全能至尊
“当!”
“当!”
“当!”
夫君使用手冊
一下又一下的钟声,让那长河从平缓流转,再到激流澎湃,无数的浪花飞溅,一朵浪花便是一个神话,是这世界的种种可能,不管合理不合理,都在这一刻上演。
浪花闪耀着,投影映照在天地的至高处,宛若星辰……京兆亿不止的浪花,便是京兆亿的星辰,它们的光辉交错,让帝俊的力量因此陡然间繁复玄奥了无数倍,最终化作无可名状的璀璨光芒,成为洪流,刷向女娲,刷向山河图!
这是帝俊、太一、混沌钟的联手合击,是天地、混沌、时空的玄妙融合!
“嗡!”
大道的涟漪荡漾,看似轻柔缓和,却带着不可阻挡的意志,让山河图收拢,让乾坤鼎颤栗,让女娲面色凝重,如临大敌。
表情肃然间,女娲并指如剑,一抹幽暗的光华附着其上,而后一点一点的向前刺出。
她像是承载了无法想象的压力,耗费了无可量计的心神,方才点出这一指。
而这一指,也注定是惊艳的。
它重新定义了概念,哪怕是在这片帝俊所开辟的天地主场中,一切规则都围绕着他意志转动的前提下,从虚无里缔造演化出了最具针对性的规则,在逻辑上扭曲,在本质上碾压,在属性上克制……
那无可名状的璀璨光辉,凝聚了三位强横绝伦存在的大道精义,有最繁复的规则组合,配合上无限法力的输出,本已经抵达了某种极尽的程度。
可在这一指下,一切都在溃散!
溃散的仿佛就是天经地义一般,再正常不过。
概念倒转间,哪边人越少就越强,变化越少就越强……一种又一种概念化生与演绎,叠加和组合,威力根本不讲道理的提升,用最强势的姿态,去击溃那看似无法抵抗的洪流!
最终,洪流崩溃了。
帝俊面色微微苍白,大步后退;太一低着头,双臂垂下,隐有骨裂声响起;混沌钟是最糟糕的,整个钟都被打飞,钟体上还塌陷了一大块,坑坑洼洼难看无比。
“轰!”
残余的指力光华迸射,击穿了这片战场,将整个世界一分为二,几乎彻底撕裂破碎。
帝俊回望,看着那恐怖的现场,嘴角抽动,手按在胸口,似乎要平息心脏的悸动。
转身再看,女娲额头有汗水,眼神略显疲惫——显然那大招威风是威风了,可给精神带去的压力也是极强。
但,此刻的娲皇却是挺直了胸膛,自信张扬,睥睨敌手。
还敢看不起她?
谁给的胆子!
她娲皇,可不是好惹的!
最喜欢跟人讲道理了!
“娲皇殿下在太易的层次上,果然比我们走得都要远的太多。”
帝俊唏嘘,眼神莫名,“我为之前的话道歉,你一点都不比你的兄长逊色。”
“伏羲能做的事情,你能做;伏羲做不了的事情,你一样能做。”
“这才对嘛。”女娲指尖的光华再度闪耀,“不过你的实力,挺让我意外。”
“你的修为进境,可比我计算的要高不少……或许,这也超出了鸿钧的预料吧。”
人性禁島 破禁果
真正动手碰撞,巅峰一击,作为对手女娲第一时间就捕捉到很深的隐秘,察觉了一些不妥之处。
“核算人道对你的支持率,考量天庭诸神对你的认可程度,各方面的利益交换……你的实力,不应该有这样程度。”
女娲深深看着帝俊,“鸿钧对你的投资,我很清楚;人道苍生的民意调查,你的那份我也知晓。”
“稍有盲点的,也就是剩下那部分……大罗层面对你的认可,凝聚力有多高,愿意掏出多少底蕴和精力,死心塌地支持你的工作。”
实力进境,差不多是能算出来的。
毕竟作为大罗,内在的资质都已经封顶。
能带来差距的,也就是看外在的条件了。
弱者看强者,可能会看不清;但是强者评估弱者,往往是差不多。
可今日,女娲觉得,自己难道失算了?
“我想,这里面应该有一点问题。”娲皇盯着帝俊,上下打量,眼睛逐渐眯起,“你是跟哪些巨头达成了合作?还是说,人格魅力、手段威望已经强到了某种地步,让一些大罗强烈认可,愿意牺牲自己的部分利益,以成就你的事业?”
“我说过的。”帝俊不动声色,“我这个神,能力上还是足够的。”
“有了能力,很多东西都可以得到。”
“像是威望、魅力……曾经的我,的确是不足,差的很远。”
“可现在的我,早已不是当初了。”
“能力足够,又不苛待手下,用理想凝聚人心,用美好未来画饼……自然而然,威望开始凝聚,班底成就,一些妖神狂热的支持我、拥护我,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可我也是常年在天庭混的,却没有什么发现。”女娲眸光深邃,“哪些大罗,心那么大,拥护你这满肚子坏水的妖皇?”
“你猜?”帝俊笑着,吐出这两个字,原样奉还回去,让娲皇无言。
“娲皇,你不用猜了……你猜,也是猜不到的。”帝俊微笑,“术业有专攻。”
“我承认,你在后勤建设上是洪荒第一流人物,几乎无人能与你匹敌。”
“可,若是涉及到隐秘组织建立,暗中凝聚人心,聚拢班底……你就差我差的太远。”
“只是可惜了。”
“我起步太晚,开局不好。”
帝俊摇头。
“这般说来,鸿钧看走眼了,选择失误。”女娲语气古怪。
“看走眼或许有点,但失误?谈不上。”帝俊感慨,“换成另一个能力达标的,早都已经团结了整个天庭的人心,可以伐天了。”
網遊之諸神世紀
“我终是慢了,让你们做大。得先过了巫族这一关,才有资格走到鸿钧的面前。”
“彼时纵然胜了巫族,可损耗太大,对上好整以暇的道祖,胜算不高。”
“那你不如让天庭投降了,大家一起砍鸿钧?”女娲建议。
“这却是算了,我好歹还想搏一搏。”帝俊悠悠道,“或许,就能赢了呢。”
“这可太让人惋惜了。”女娲叹气,指尖光华陡然明亮起来,“巫妖之间,终是要倒下一个。”
“的确……但在我们彻底拼死相向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拔除些不安定的隐患呢?”帝俊意味深长道。
“哦?你的意思是?”娲皇停住了光华的迸发。
“或许,我们要有一场配合……一起演一场戏,钓一些鱼。”
PS:睡着了,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