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eez优美都市言情 《奪嫡》-第960章殺戮要起!看書-f3mc9

奪嫡
小說推薦奪嫡
李秀,现在刚刚被陆铮册封为骠骑大将军,他率兵南征江南立功很大,将江南龙兆桓吓得半死,可以说是立下了赫赫功劳。
毫不夸张的说现在陆铮手底下的武将除了柳松之外,李秀便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了!李秀是被陆铮责罚最厉害的武将,同时也是陆铮最信任的武将。
李秀有个特点,那就是这小子是越骂越亲,不管陆铮怎么罚他,怎么整他,反正他的忠心不变。还有,他虽然脑子比较一根筋,常常上当,被人利用,但是一旦他识破了这一点,反击便会毫不犹豫,有时候可是谁的面子都不给,典型就是拼命三郎。
成也李秀,败也李秀,这是常常被人津津乐道的一句话。还有人说李秀虽然厉害,但是关键时候却不能委以重任,然而陆铮有时候反其道而行,偏偏把大任交给他,李秀竟然完成得很出色,可以立下让人羡慕的奇功。
所以毫不夸张的说,李秀是个难得的人才,而陆铮又是唯一能够用好他的人,所以李秀在陆铮阵营之中的地位是非常高的。
参见陆铮,李秀跪在地上大声道:“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陆铮哈哈一笑,道:“起来吧,我看你这装束应该是没哟更衣,我听说侍卫找你的时候你在练武,是不是耽误你今天练武的功课了?”
李秀用手挠了挠后脑勺,道:“王爷说得俺李秀都不好意思了!不瞒王爷,李秀现在是在家闲得慌,真的是淡出鸟来了!这才和手底下的那帮废柴天天打架,打架是小事,目的是松松筋骨而已。倘若我真有军务在身,天天能打仗,这点小屁练武根本就不算是。
在家里练武又不能打死人,束手束脚的,哪里有在战场上大开大合,长槊一击便取人性命过瘾啊!”
陆铮冷笑一声,道:“你就是个杀神,一提到打打杀杀的事情你就兴奋!你知道我今天找你干什么吗?”
李秀呵呵一笑,道:“王爷找我肯定是有军务了,王爷,您是不是要重用我,委我重任了?”
陆铮哈一下忍不住笑起来,本来是个很紧张的事情,但是因为有李秀这么插科打诨,陆铮的心中反而有点轻松了。
陆铮让人给李秀上茶,然后又赐座,坐好以后陆铮道:“刚刚我已经下了一道命令,让匡子从盛京回来了!我斟酌了一下,这一次想安排你重新去盛京,你敢不敢去?”
李秀愣了一下,豁然道:“王爷,您是不是准备要干山东了?是不是要干宋文松那瘪犊子了?如果是这样,我李秀哪里有什么敢不敢的?肯定第一个要冲上去和宋文松拼杀一场啊!
宋文松不是号称现在的大康第一勇士么?别人都吹嘘,就老子李秀不怎么服气,一直想着和他真刀真枪的杀一场呢!我倒要看看谁他们武功更高,谁他们更能领兵打仗!”
李秀忽然之间来激情了,这小子一听说要去辽东,那个激动啊!上一次他就是从辽东回来的,那一次可以说是铩羽而归,狼狈得很!
他现在提起宋文松就咬牙切齿,恨不得立刻就要冲上战场和宋文松厮杀一场呢!现在陆铮让他重回辽东,那还有什么说的?毫不犹豫答应。
陆铮道:“打宋文松是必须的!我们和宋文松必然有一战,而和宋文松交战辽东肯定是主战场,就算我们要进攻山东,也肯定要从辽东出兵,所以辽东总兵这个位置非常的重要!”
陆铮这一说,李秀脸上浮现出喜色,高兴得只差手舞足蹈。
但是陆铮脸色一变,整个人变得无比严肃,道:“但是这一次我让你去辽东还有重要任务!辽东是权阀豪门汇聚之地,这一次他们犯事的很多,有权阀豪门甚至要准备造反!在这种时候,你去能不能镇住场子,能不能把辽东给我扎下天罗地网,一旦有事,就能够收网抓人?”
“啊……”李秀大惊失色,忍不住脱口道:“我的天,还有人要造反?我你妈是哪个王八羔子这么大胆?我李秀别的不敢保证,可以保证我在辽东,绝对不会有人能得逞!
别说是造反了,就算是要逃出辽东那也不可能,我李秀治兵,自从被宋文松逃跑了一次之后已经结束教训了,如果现在还有人从我的手中溜走,我愿意军法从事!”
陆铮豁然站起身来,道:“好,有你这句话辽东我就交给你了!这样,你明天清早便率领一千亲兵迅速北上,带上我的手谕尽快赶到盛京,到了盛京之后和匡子立刻交接,辽东的军务全部由你节制!
给我听好了,辽东用兵你只能听我的手谕,除了我之外,任何人的话都不管用,包括我陆家家主也不能调动你一兵一卒!
你的主要任务是保证盛京的太平,如果有人在盛京作乱,杀无赦!”
李秀面色一正,他虽然性格粗犷,但是人并不傻,陆铮这番话说出来他当然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了,很显然盛京肯定有了比较大的变故了,真的有人图谋不轨,意图造反呢!
在这种情况下,可能要杀很多人,而这些人极有可能都身居高位,甚至是来自江南四大家!这也是陆铮给李秀下令的原因。
李秀脸上杀机浮现,狠狠的道:“谨遵王爷口谕,谁敢在盛京闹事,杀无赦!”
陆铮又道:“除了盛京之外,辽东各地你都要监视,盛京的权阀豪门子弟,只准进不准出,倘若谁企图从盛京逃离,杀无赦!”
“啊?”
李秀大惊失色,道:“盛京之地,权阀豪门众多,那么多人都不能离开盛京么?如果是这样……那……那……”
陆铮冷笑道:“只要不做亏心事,就不会怕鬼敲门!而有些做了亏心事的人,就必然要趁乱搞事!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扑朔迷离,忠奸难分。
但是有一点,再狡猾,隐藏再深的奸人,他们一定都会露出马脚来!这一次整顿权阀豪门,我们把工作做到了这一步之后,接下来就是要逼着他们有动作了!
真正忠诚的人,这一次就忍耐到底。而忍耐不了的人,就必然要反,只要他们反,一切都好说……”
陆铮语气冷肃,他想明白了,所谓整肃权阀豪门并不是杀多少人,也并不是真的要整肃权阀豪门圈了多少地,干了多少违法乱纪的勾当。
实际上从大康开始,权阀豪门的痼疾就已经蔓延失控了,陆铮的两河,辽东西北是这样,其实其他的地方也一样如此。
所以,真正要把这些问题全部解决,便涉及到一个法不责众的问题。用齐远志的说法,陆铮除非将所有的权阀豪门都清除,才能解决这个问题。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事情,陆铮不会那么做,也做不到哪一点。
但是做不到就不做么?如果不做,就任由局势一直如此?很显然那也不可能,陆铮要做的不是案子,而是要达到一个目的,这个目的就是所有的权阀豪门必须低下头,低头俯首,跪地称臣。
换句话来说就是他们都要认陆铮这个主子,他们可以圈地,可以享受荣华富贵,但是他们必须要懂得这一切都是陆铮赐给他们的,不是他们自己挣到的。
陆铮如果愿意,随时都可以将他们的特权收回来!所以在任何时候,他们都不能伤害陆铮的利益,不能损害国家的利益。
不能吃着陆铮的饭,回头砸陆铮的锅,这是基本底线。
如果做不到这一点,那就死!杀无赦!陆铮决定要杀一批,杀一大批,要用血来教这些高傲的权阀豪门懂得规矩,懂得分寸。要用强大的权威,让他们低头。
孙禀有句话说得好,那就是这一次整风究竟什么时候结束,结束的时机应该是该反的都反了,这个事情就可以结束了。
该反的反了,陆铮该杀的也就杀了,还有没有杀的那都服软了,服软称臣,彻底从根子上低下自己高傲的头颅,然后再按陆铮立下的规矩享受特权,他们依旧是大康的权阀豪门,陆铮依旧可以依靠他们掌控国家,经营江山社稷。
陆铮并没有和李秀说太多,他只是叮嘱李秀具体的事情,他选李秀是因为这小子忠臣不容怀疑。另外,这家伙执行力也极强,有些人很聪明,干什么事情都要刨根问底搞明白。
但是李秀不是这样,自从他在辽东遭遇了一次挫折之后,他现在执行陆铮的命令不再刨根问底了,陆铮让他干什么,毫不犹豫先干了。
至于原因过后可以去追寻,就算是找不到原因了那也无所谓,其实有时候原因真的没那么重要呢!
陆铮调动了辽东的军队,安排好了一切,然后给童子下令,让童子即刻去辽东亲自掌握辽东的悬镜司,将大批人马都调到了辽东。
辽东盛京,一场巨大的风波要掀起来了,杀戮不可避免,铁血无情,无关善恶是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