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ab8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第一百零三章 重天化神異鑒賞-mm9yj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蝉翼流光这门神通,可使人飞遁更为迅快,同时也能以流光飞翼斩敌。
只是这门神通虽然发动速度很快,可因为攻杀之能较弱,所以在对敌之际,一直只是被张御拿来当做试探之用。
而此刻在“重天”玄异的加持之下,一道快到几乎无法分辨的光芒霎时冲突殿顶,没入上方天穹之中。
张御辨了一辨,在重天玄异相助之下,这门神通的威能几乎是翻了一倍,其速度更是变得迅快无伦,几能追上斩诸绝的剑光了,当然,即便如此,其还是大大不及那剑上生神之术的。
可是蝉翼流光发动很快,且一经催发,可以数道齐现,消耗心力并不多,这点很是可观。
关键是这也让他看到了下一步的变化。
他想了一想,决定再是试下“幻明神斩”。
这门专以攻杀心神的神通可以说是他遇敌必用,在下层境界时,少有修士能直接抵御,至少也要受一些影响,可到了玄尊境界,所碰上的一些对手几乎都有守御之法,作用就没有那么大了,完全就成了与蝉翼流光一般的试探招数。
只他不知,此术在重天玄异推动之下能达到何等程度,于是起心意一催,转瞬之间,一道无比明亮的光芒立时将整个大殿都是照亮,而在大殿之外,本有许多先天精魄所化的生灵停落在那里,只是被泄露出来的光芒一晃,就一头头瘫倒在了地上。
而那光芒也并非一闪而逝,而是足足延续了数个呼吸之后,方才消退了下去。
张御此刻若有所思,这神通在玄异推动之下虽也有所提升,可展现出来的威能却并不如想象中那么大,但其持续时间却是增加了许多。
据他了解,许多守御心神侵攻的神通能挡一时突袭,却未必能挡下接连不断的侵攻,从这里看,幻明神斩的威能没提高多少,可对敌手的威胁程度无疑是大大加强了,反而比单纯的杀伤更为有用。
他思索片刻之后,又尝试了一下擒光之术,尽管此刻没有适合制压的对象,可他却能感觉到,在重光玄异之下,自己在使出这个神通的时候可以做到发动的更为隐蔽和迅快。
以往他不经常用这个手段,是因为这神通发动时有一定的先兆,需要把握一个合适的时机,若对方提前有了防备那就不好办了。
不定他一个制拿,对手一个反咒就解开了,那根本起不到应有的作用,可若是此术发动隐蔽且迅快,那绝然可攻敌不备,而要知道,在同层次的斗战中,哪怕一点疏忽都可能是致命的。
这样看来,神通的变化虽是微小,可所能起到的作用却是极大。
而在接下来的几天之内,他将自身所有的神通手段都是借此玄异演化了一遍,而在这里,他也是发现了重天玄异的一些限碍所在。
以他现在的根底,一天之内这玄异只能使动一至三次。
一二次尚在他的承担范围之内,可要是三次,就稍微有些勉强了,下来再想使动,也不是不成,可那几乎就对神通没有什么提升了。
在他感觉之中,玄异也并不是没有消耗的,而像是他未曾修炼出心光时使动大道之章上的章印,消耗的是身体本元。
而越是强大的玄异,消耗自是越大,重天玄异无疑属于上乘之流,
可这等玄异即便一日之间只能使动三次,在一场斗战之中也是足够用了,毕竟一锤定音的手段往往只是一击。
且他也未必要一招分胜负,有时候只需利用此术创造机会便好,余下他自可用其他手段来解决。
他能感觉到,此时此刻,自己的功行和心光比之与岑传斗战时虽没有太过明显的增进,可斗战能力对比那时却是有了极大提高,要是此刻再是一战,岑传若没有什么新的手段,那么他相信自己照面之间就可将其人真身给找寻了出来。
当然,这也是建立在他对此人手段有了一定了解的前提下,要是对上一个完全陌生的同辈,那仍是要小心对待。
只从重光玄异上可以看出,对手有时候只需有一个独特的玄异或者神通,那就可能在瞬息间翻转局势,对待任何一个玄尊都不能掉以轻心,哪怕其人神通法力皆不如你。
不过他也是想到,玄异若是耗损的是本元,那么若是能在斗战中补益本元,那不定可以多几次使动的机会,毕竟他除了重天玄异,还有其他玄异同样也需用到。
思定之后,他自道场之中出来,来到了守正殿内,唤了一声,“明周道友。”
光芒一闪,明周道人现于阶台之下,稽首道:“守正有何吩咐?”
张御道:“玄廷之中,以哪位道友最为擅长丹法?”
明周道人道:“要说丹法一道最为了得的,那无疑是首执了,而以往那位正清上尊在丹法一道上也颇有成就,而再往下,只说诸位廷执之中,玉素廷执擅长祭炼丹水丹叶,晁廷执则是精擅炼丹,守正若要问询丹法一事,不妨寻这两位一问。”
张御点首道:“多谢道友了。”
明周道人躬身一礼,便化去不见了。
张御思索片刻,便是决定,过些时候便去拜访这两位,思量过后,他转身回到了内殿之中,在玉台之上坐下,便定坐调息起来。
东庭府洲之中,崔岳在与张御见过面后,又去了各处巡查,他差不多用了二十余日,才将东庭上下的情况大致都是弄清楚。期间他还亲自去到每一个分府,与那些低辈修士见面说话,就是那些方才进学的学子他也没有漏过。
他这么做不是为了显示自身的存在感,而是要告知所有东庭玄府的修道人,他这个玄正并非只会坐在玄府之中发号施令,而是会随时关注府中每一个人,并亲自过问每一桩事的。
到了二月下旬,他才回到了玄府之中。虽然大半月时日都是不眠不休的在外奔波,可对他一个第四章书的修道人来说也不算什么,依旧是精神奕奕。
现在府洲还是不曾扩建,玄府仍然沿用以往的殿阁,他所住的地方是一处这两年方才建成的副殿,此处就在正殿偏东一些的地方。
回到殿中,他又拿出玄府弟子名册仔细翻看起来。
现在东庭玄府的人数还无法与本土的上洲玄府相比,他还能顾得过来,可等到扩洲之后,他一个人显然是不足以管辖所有事宜,还需要一些下属,故是他此刻已是开始着手物色合适人选了。
这等人不需要修为有多高,但一定需要做事认真,自身持正。至于修为,哪怕低一点也没有关系,因为修为不足,可以慢慢提升,但是一个人品性,却不是一时半刻能够改变的。
他此刻提起毛笔,在几个看中的弟子名姓上用着重勾划了一下,又在每一个人的名姓后面都是写了批语,随后他放下笔,想着等到扩府之后,还可从别处地界调一些合用的人手过来。
思定过后,他把名册收起,就意念一动,将大道浑章唤了出来,望去训天道章之中,随后心意一起,便有一个符印在眼前浮现出来,印上有“东庭”二字。
这是张御不久前立造的一个东庭府洲的章印,但凡东庭都护府的玄修都可借此相互联络交流。
崔岳进入其中查看了一下,见每一个他所见过的玄府修士都在此间有名讳显现,而在最上端,还能见到玄首张御的符印,也即是说,凭此他可以与东庭玄府之中任何一位修士随时交通。
他心中也是感慨这里的方便,又想了一下,暗忖道:“如此好用的符印,不该只是用于玄廷,若是张玄首向上推荐至玄廷,再推行到各处,这或许可令我天夏都是得益。”
他想到这里,便朝张御传了一句提议过去。
此举也不算越权,因为玄正的权责,本来就有提出谏言,规正府内修道人行止的权力,除此外,若是一洲玄首有逾矩之举,玄正还可随时向玄廷呈报。
张御自也是很快看到了他的留语,可他却是摇了摇头,他当然知道这里的好处,但这等事情绝不能由他来提,而且各地情形不同,也不能一概而论。
现如今镇守上洲的玄修有几人呢?而玄正身份的玄修,又得多少呢?
少之又少。
东庭府洲恐怕是其中最为特殊的。
他稍作思索,回言道:“崔玄正,世事皆是有利有弊,符印或在我这处可用,可到了别处便就未必了,此事最后还当由玄廷来定。”
崔岳得他回言,认真思考了一下,承认张御说得很有道理,他没有再去坚持,而是慎重回言道:“玄首说得是,是崔某冒昧了。”
随后他从大道浑章之中退了出来,可再想想,还是觉得有些惋惜,就在这时,他忽然察觉到旦港处传来了一阵阵仿佛浪潮涌来一般的响动,便站了起来,来到窗台边向前看去,透过整面琉璃墙,可以看到远空之中银星点点,万余艘绘有玄浑蝉翼纹的银色飞舟正往东庭府洲方向飞驰而来。
看到这一幕,他顿便知晓,玉京朝府派驻到东庭府洲的镇军还有那位新任都尉,已然到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