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s07g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愛下-第一百三十一章 正常表達很重要相伴-a2hjd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两人很快的就来到幻瞑宫,通报一声,就直接听到里面传来女声让他们进去。
而在进去之后,夏冉发现里面也是深沉的暗紫色调,似乎整个幻瞑界都是如此,主题皮肤的确是一个画风的,好像是从应用中心下载下来,然后就设置应用全部一样。
在这座占据了妖界中心位置的宫殿之中,并不像是人间王朝都城,帝王居所一般,雄浑巍峨,庄严肃穆,有的只是一种空灵沧桑,神秘孤寂的莫名气氛。
而且也没有什么侍女守卫之类的闲杂人等,只有一个银发的美貌女子,正静静的端坐于巨大的紫晶石雕琢而成的天然玉座之上,看上去还非常年轻,只是神态苍白到不太正常,透出一股虚弱之感。
——正是幻瞑妖界之主,婵幽。
——也是柳梦璃的真正生母,一位很有魄力的女性领袖。
双方很是礼貌的互相通报了姓名,然后夏冉随之入座,坐在了下首的客位上,这个倒是没有什么好说的,总不能够说他反客为主,直接坐到上面去吧?
况且婵幽对他似乎颇感兴趣,已经表现得相当尊重,这个他还是能够看得出来的。
不过这也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妖族本来就信奉“力强者胜”、“强者为尊”的法则,即使是槐妖或者梦貘这类的性情温和的妖族,所构建出来的社会结构其实相对来说已经更为温柔,但是贯穿核心的法则却不会轻易改变。
最重要的便是,夏冉的确足够强大,而且和梦貘一族也并不是敌人,自然就能够得到相应的尊重。
还有的一个原因就是,幻瞑界目前的确到了存亡危急的关头,迫切的需要抓住一个契机才能够活下来,婵幽虽然有抗争到底的决心,有争取同归于尽、玉石俱焚的魄力,但是并不代表她真的想这么做。
之前只不过是没有办法,她和整个族群都不会也不能向琼华派屈服,委曲求全,毕竟琼华派是绝对的血仇死敌,双方之间没有任何缓和的余地与可能。
但要是有其他的方法,可以为自己的族人谋求更有尊严的生存机会的话,她还是会希望能够抓住的,这才是真正的领袖应该背负的责任,号召全族全民死战绝对不应该是常态。
同一时间,婵幽也是目光充满兴趣的打量着白衣沐冠的少年人,心中也是暗暗心惊。
尽管在当日璃儿刚刚回归的时候,她就已经发现了,那股让她重视的宏大气机,竟然只是一根长发之中蕴含着的气息,难以想象那根长发的主人又该是何等境界。
而且到底是什么样的亲密关系,那根长发才会在自己女儿的身上?
婵幽当时立即就脑补了很多很多,尽管柳梦璃也非常认真的解释过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不过就像是绝大部分家长那样,她理所当然的并不相信自己女儿的说法。
毕竟在这种问题上,家长总是固执的认为儿女可能会因为种种原因,譬如羞涩、担忧、害怕等等,而不和自己说实话,也会固执的觉得自己的猜测才是正确的。
至于当事人的说法?这个不重要,也不会被他们放在眼内。家长的逻辑就是不要你觉得,只要他觉得……
毋庸置疑的就是,现在的婵幽也是陷入了这样的逻辑之中,毕竟她也是第一次做母亲,之前也没有什么经验,只是按照自己的第一反应的方向想下去,越想越觉得是这么一个样子的。
也不能够说是她真的顽固到完全听不进自己女儿的话,只是她多多少少也察觉到,其实就连女儿自己在辩解起来的时候,也不那么坚定,所以她才会有所怀疑,并且也是从其中看到了守护幻瞑界的另一种可能性。
不过眼下真正看到夏冉之后,她才发现尽管自己已经尽量高估对方了,然而现在仔细对比一下,才发现自己当初的想象力似乎是有些苍白。
或许对方隐藏得很好,然而在通过结界的时候,她还是察觉到了五灵空转的部分性质,知道是天地间的五种巨大的自然力构成了这个看上去温和有礼的少年人的身躯。
那是极其庞大精纯的灵力,宛若太阳一般灼热,犹如皓月一般皎洁,简直是一身之力就已经要远超整个幻瞑界所拥有的丰沛灵力资源,举手投足间就仿佛化身天地枢纽,虚空世界都在围绕他来运转。
难以想象的一个存在,却又非神非魔,非仙非妖。
这一刻,收敛心中的思绪,妖界之主眸光变得柔和起来,语气也是一样:
“夏公子,你的来意我已经知晓了,你能够在这个时候出手相助,我幻瞑界上下实在是感激不尽……不过还是冒昧问一下,你与璃儿到底是什么关系?”
刚刚也才坐下来的柳梦璃,顿时就是手一抖,下意识抬头看向了自己的娘亲,不过婵幽在这个时候却没有看她,只是牢牢的盯着夏冉在看,等待着回答。
“婵幽大人言重了……我和柳姑娘是朋友,出手相助自然也是应有之义。”
夏冉眼神毫无波澜,只是一脸认真的说道。
柳姑娘心里一松,感觉本能的松了口气,同时心底深处也未尝不是没有一丝丝的失落。
“只是朋友?”婵幽顿时就是挑了挑眉毛,这个答案并不是她一开始想象的那个,也不是她想要看到的那个。
“诶,不然呢?”夏冉似乎比她还要诧异的样子,他轻轻的歪了歪头,“我的朋友其实很少的,所以每一个我都很珍惜……”
“娘,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柳梦璃也适时开口了,看着上首的银发女子无奈的说道,她不想继续在这个话题上纠结下去,总觉得等会儿婵幽会说出更加让她受不住的话来。
婵幽瞥了自己女儿一眼,也是忍不住的轻叹一声,真是不知轻重的傻女儿,娘这可是在帮你……
不过说到这个份上,她也的确不好继续纠缠下去,只能够叹了口气,又开口问道:“夏公子,依你所见,这一次的幻瞑与琼华之战,我族有多少胜算?”
“如无意外的话,怕是毫无胜算……”夏冉摇摇头,也没有卖关子,直接就给出了自己的理由,“琼华派虽然也是青黄不接,但是当年参与双剑计划的宿主之一,玄霄现在还在世,而且功力大进……”
“功力大进?”婵幽轻轻皱眉,“难道要比当年的太清老贼还强上一筹?”
“太清真人?作为战斗力单位好像有些丢脸……”夏冉笑着摇摇头,思索了一下,“不过就算是太清真人复生,而且直接修成仙身,怕是也抵不住他的那位好徒弟的一个眼神,就要灰飞烟灭……”
原剧情里,玄霄根本就没有全力出手过,不是在放水,而是在放海。
大概是在击破结界,杀了归邪将军,接着将神识投射进幻瞑宫深处,看到了婵幽的狼狈,他发现当年杀了自己师父,一直被自己当作是大敌的妖界之主,其实早就已经是风中残烛……
玄霄当时就感到了兴致索然,他并不在意太清那个老家伙的死,也不想报仇,哪怕是自己曾经的师父。所以在掠夺到足够的灵力之后,看在云天河的份上,他便主动解除双剑束缚,将幻瞑界这颗小行星放走,并没有认真出手对妖界发动攻势。
再之后,就是他驱动双剑形成通天之途,携带整个琼华派驻地,连带著作为基座的一座座山峰一起,要往万里高空之中的昆仑天光飞去,沐浴天光,得道成仙!
等到云天河等人追上的时候,玄霄一身九成功力都用于拔地飞升,维持整个琼华派的稳定,然而即使是这样,云天河等人也依然险象横生,还是玄霄处处手下留情。
考虑到当时的云天河手持神器,韩菱纱因为望舒反哺而功力打进,慕容紫英更是修行已久的顶级剑修,三人联手怎么说也要比太清真人那种掌门级修士更胜一筹了。
也就是说,玄霄哪怕只是一成功力,也照样能够将琼华蜀山这种大派的掌门长老级别的人物,如同宰杀猪狗一般轻易虐杀,无论那些人间修士怎么修为绝顶。
——这都已经不是一个次元的了。
婵幽本来还有一丝不太相信,她虽然也觉得幻瞑界或许挡不住琼华的进攻,但是双方的差距不至于这么大,琼华派也不至于情况就比他们好多少。
但是在听夏冉诉说了一下玄霄的情况之后,她却是发现情况要比自己想象之中的还要危急,禁不住眉头紧锁,不过很快就舒展开来,并且瞥了一眼对方。
“若是如此,那还真是要感谢夏公子的拔剑相助,如此大恩大德,度过这一次的劫数之后,我族必有报答……”
“这个就不用了,我也不是为了什么报答才帮忙的……”夏冉眨了眨眼睛,若有所指的说道,“只是度过这一劫之后,你们幻瞑界又打算何去何从呢?”
“这个……夏公子有何赐教?”婵幽眉毛一挑,果然来了啊,对方似乎是话里有话。
“幻瞑界是一颗星辰,虽然沿一定轨道不停运移,但是每隔十九年与人界大地最为接近,正因为恰好经过昆仑山颠琼华派附近,才导致了这样的劫难……”
夏冉平静的诉说起来,语气毫无抑扬,毕竟只是在诉说一个事实罢了。
“这一次是琼华派,下一次或许就是蜀山派,再或者是别的什么修仙门派,毕竟你们怀璧其罪,而且妖界运行的规律太好寻找,容易针对……”
“这……夏公子有何见解?”妖界之主眉头越皱越深,却是不得不承认对方说的是正确的。
就算是这一劫过了,那么下一劫呢?谁敢保证就没有下一次了,真要到了那个时候又该如何?
“见解谈不上,不过不外乎也就两种选择了,其一就是你们趁着这一次接近人界大地的机会,集体抛弃这颗星辰,迁徙到人界其他地方去休养生息……”
“这个绝无可能!”
婵幽斩钉截铁的拒绝道——
“夏公子或许有所不知,我族在千年以前,也只是灵力十分寻常的妖,以食梦为生,只是先辈偶然发现了这一处罕见的奇地,其间灵力充盈,尤其是这些紫晶石,令族人的修为突飞猛进。”
“之后我们梦貘一族才彻底迁徙进入这处奇地之中发展,历代族长也是通过紫晶石的力量,才能令整个幻瞑界隐去,避过许多无谓的灾祸。”
“无论如何也好,我也绝对不能够将历代先辈的努力付之一炬,什么都不做就拱手相让,族人们也是一样的想法,宁愿战死也不会就这样灰溜溜的逃跑……”
她非常严肃的一口气说完,接着认真的盯着白衣公子的双眸严肃的补充道——
“所以此事还请夏公子休要再提。”
夏冉微微点头,婵幽的反应并不在他的意料之外:“既然如此,就只有另一种方法可以选择了……你们有没有想过,为幻瞑界找一个更加靠谱的、可以长期挂靠的对象?”
……找一个可以长期挂靠的对象?
这话的意思是不是……
婵幽微微一愣,然后目光异常怪异的盯着眼前的这个人,原来这才是对方的真正意图吗?但是为什么不能够直接说呢,要这么遮遮掩掩的?
她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女儿,发现柳梦璃也是一脸惊愕。
夏冉很满意的看到妖界之主陷入深思,又看了一眼自己物品栏里的那个剑鞘。
他的确是谋划着幻瞑界的主意,玄霄都有魄力带着琼华拔地飞升,举派偷渡到另一界去,自己有这样的机会为什么不试试把整颗妖界星辰都给打包带出任务世界?
只要利用剑鞘的效果,还有自己解析出来的那个术式,尽管尚未完善,但是只要成功了的话,就能够将整个幻瞑界从当前位面的因果割裂出来,隔绝此世一切真理!
而且这对于梦貘们来说应该也是一件好事,至少被自己挂靠到主世界上去的话,还能够成为幻想乡一类的世界内侧地域,免去了十九年就有一次可能被攻击的风险……
——嗯,简直完美!无懈可击!
他暗暗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