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fv4a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重生東遊記 起點-第1025章 青丘來的小狐狸展示-pzuf3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前段时间赵东来这个凡人横空出世,他得到了通天教主的《玄天九变》秘籍,并且修习了上面的法术,其实中这玄天九变的第二篇,就是四套剑诀。”
“这四套剑诀被通天教主命名为诛仙四诀。”
“哪吒经历过封神大战,同样也参加过大名鼎鼎的诛仙阵。”
“所以你应该知道诛仙阵里有哪四大剑吧?”
“知道啊。”
听到这里哪吒的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丝灰暗和恐惧的神色,显然这诛仙阵对于他来说并不是一段美好的回忆,毕竟那可是千古第一大杀阵。
当初死在诛仙阵里的神仙无数,现在时隔一千多年,哪吒再度回忆起来,也是满身的鸡皮疙瘩涌起来。
“分别是诛仙,陷仙,绝仙,戮仙,四大杀阵。”
“而这四大杀阵也是由四柄上古仙剑组成。”
“封神大战之后,这四大仙剑被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联手给毁灭,自那以后世间便再无四大仙剑。”
“可是后来通天教主复辟之后,又在高黎贡山之中重新铸造了诛仙剑,也正是因为这诛仙剑的横空出世,导致地脉的灵气被斩断,以至于黄泉干涸,忘川断流,而被镇压于忘川中的四翼阴蛇,也正好借此机会逃了出来。”
“说起来我与悟空二人之所以进入妖界,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追杀四翼阴蛇。”
“不过我之前也听东华上仙说过,赵东来修习了一套神鬼莫测的剑诀,难道说就是所谓的诛仙四诀吗?”
“正是!”
树婆婆理性的点了点头,随即又表情严肃的回应:“这诛仙四诀,其实是当年通天教主在被封印于昆仑山之后,根据诛仙阵的特点创出来的剑诀。”
“这四套剑诀练到最后,可以使天地色变,无敌于天下。”
“就算是最玄妙的九天玄元剑诀,也不敌这诛仙四诀。”
“所以说,这诛仙四诀其实才是六界第一大剑诀。”
“那……也只是五大剑诀而已啊,难道还有一大剑诀吗?”悟空由于对六界的许多事情并不了解,再加上他成仙的时间也不过千年不到,所以很多典故更是不清楚。
“我明白了!”
这时哪吒却是不无兴奋的回应:“若我没有料错的话,除了诛仙四诀,九天玄元剑诀,吟霜剑诀,大天界剑诀,天魔剑诀,还有一套并不出名,但是却极厉害的剑诀,也足以列入四大剑诀之中,那就是破天剑诀!”
“婆婆,不知我有没有说错?”
“正是破天剑诀,并且,破天剑诀已经有传人了,并且这破天剑诀也是我接下来要重点提及的事情!”
“什么?”
“我云中子师叔有传人了?”
此话一出,顿时引起了哪吒的好奇。
因为在他的印象里,这破天剑诀是云中子独创的,而云中子因为生性十分孤傲,眼光又很高,所以千百年来一个徒弟也没有收。
怎么才转眼才半年不到的时间,云中子就收了徒弟,这确实是有些令哪吒匪夷所思。
“没错,他确实收了徒弟,而且是一个女徒弟,就是这两个月内的事情。”
“并且……”
说到这里树婆婆又话锋一转,苦笑道:“若我的情报没有出问题,那么云中子的这个女徒弟,将来要么是白雪殿下的死敌,要么是白雪殿下的姐妹……”
“这……”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我被你弄糊涂了!”
听完树婆婆这番没头没脑的话,别说是哪吒了,就连悟空和寸青二人也有些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在他们看来,云中子确实是一个十分高冷的神仙,从来不正眼看别人一眼,这是天界众人皆知的事情。
不想如今云中子不仅收了徒弟,还是一个女徒弟,这着实是令人大跌眼睛的事情。
“婆婆,你就别卖关子了,赶紧告诉我们吧,云中子这个女弟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我猜应该是一个古神的后裔吧,否则入不了我云中子师傅的法眼!”
哪吒在一边饶有兴趣的猜测了起来,似乎还挺来劲的。
“不是。”
树婆婆却是咧嘴一笑,摇头道:“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凡女罢了,至于她的真实身份,日后你们自己了解便是,我这里不方便透露太多。”
“而且我得到的情报也有限,所以也没有办法透露太多了。”
“现在我想告诉你们的是,这六界之中,其实是有六大剑诀的。”
“当年云中子年青的时候曾来过妖界,并且与妖圣青玄打过一架,当时妖圣青玄已经成名多年,而云中子才刚刚出道,所以那一仗他输给了妖圣青玄。”
“当时妖圣青玄之所以能赢云中子,并不是因为云中子的法术不如他,也不是因为云中子的功力不如他,而是因为青玄这一套大天罗剑诀确实是太神妙了。”
“你们可能有所不知,每一任妖圣即位之前,都会前任不周山中向女娲娘娘学道,而这一套大天罗剑诀,其实就是传自于女娲娘娘。”
“直到后来不周山被共工和祝融撞毁之后,新任妖圣这才没有前往不周山中向女娲娘娘学道,否则按以往的传统,现的青冥妖圣,也应该前往不周山中拜见女娲娘娘,得到了女娲娘娘的许可之后,他才有可能加冕为妖界之圣。”
“但现在不周山已经不存在了,所以青冥就没有去过不周山,便自己加冕了妖圣。”
“当时云中子初出茅庐,心高气傲,不将天下人放在眼里,却不想输给了妖圣青玄,这令他十分不服气。”
“于是又独自回转了昆仑山潜睡了近千年的时间,最终他根据那日与青玄打斗的场面,创立了破天剑诀。”
“并且还得到了元始天尊赠予的那柄天怒神剑,以他当时的修为确实已经足够再度与青玄一战了,不想当他出关之时,却听闻青玄已经失踪了。”
“云中子走遍天下也没有找到妖圣青玄的踪迹,于此同时封神大战的序幕已经拉开,云中子只能放弃了寻找妖圣,前往西岐参加封神大战。”
“之后青玄也一直没有露面,云中子便一直没有机会再度与青玄交手,而他的破天剑诀自然也没有施展的机会,久而久之世人便不知道世间还有破天剑诀这么一套神乎其技的剑诀了。”
“但现在机会却来了,云中子的女弟子修习了破天剑诀,而且此女天资极佳,是个不错的苗子。”
“恰好妖圣的女儿白雪也在修习大天罗剑诀,根据我的推断,恐怕不出多长时间,这白雪殿睛就要出关了。”
“到时候这二女之间肯定会有一场大战,咱们拭目以待吧!”
“哦……”
听完这树婆婆的一番调论,在场的三人都被震惊了。
他们万万也没有想到,这足不出户的树婆婆,居然知道这么多的天下事,甚至有很多事情就连哪吒和悟空都一无所知。
比如说云中子收徒弟一事,这可是大事,但是哪吒却一点消息也没有得到,要知道云中子可是悟空的师叔啊,他收徒弟那可是一件天大的事情,而且他的徒弟就是哪吒的师妹才对!
如此重要的事情,却一点风声也没有,这怎么能不令哪吒有些沮丧不已。
至于悟空,他也是认识云中子的,并且也知道那云中子十分孤傲,根本不把天下人放在眼里,甚至就连悟空也入不得云中子的法眼。
如今云中子却收了一个女弟子,这更是让悟空有些好奇不已,恨不能马上就飞出这妖界去看一看云中子的弟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那如此说来,咱们是不是还要想个办法,把那白暮给救出来呢?”哪吒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嘀咕了起来。
对于哪吒来说,他才不会嫌事大,他就怕没事干。
以他的修为,也确实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不敢做的。
除此之外,站在他的角度来看,与此费时间和功夫去打压这青冥,还不如让妖界自己打自己。
一旦救出这白暮,那么白暮就能与白雪二人联合起来攻击青冥,那到时候青冥自己都焦头烂额了,又有什么能力来和天庭作对呢?
“没错,咱们一定要把这可怜的白暮给救出来。”
这时悟空也凑起了热闹来,不过悟空与哪吒不同,他要救白暮就是典型的凑热闹,并没有想太多深远的事情。
而哪吒想的却是利用白暮来对付青冥,所以二人的想法不在一个层面上,悟空更多的是因为好玩,同时他也想扰乱整个妖界,这样他就可以看戏了。
“若你们有这个心思,也可以试一试。”
“不过……”
说到这里树婆婆又话锋一转,提醒道:“那白暮殿下被封印于困妖塔之中,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救出来的。”
“根据我的了解,这困妖塔里可是机关重重,比托塔天王李靖的玲珑宝塔又不知道厉害多少倍。”
“一旦你们被锁于困妖塔之中,那极有可能再也出不来,所以你们想救白暮这个心是好的,但是也要考虑一下自己的安危,毕竟如果白暮没有救出来,自己也被陷于其中,那可就得不尝失了。”
“不怕。”
没有半分的思考,悟空便摆手道:“我就不信一个小小的塔,还能困住我和哪吒……”
“别,可别拉上我!”
哪吒这时却是摇了摇头,一反常态的说:“虽然说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塔,但我却正好就是怕这些塔。”
“因为当年我可是被我父王的七宝玲珑塔可困住过一次,当时差点没把我给烧死。”
“我可不像你齐天大圣一样能扛得住三味真火的烧灼。”
“所以如果这困妖塔当真比七宝玲珑塔还厉害的话,那我可不敢进塔去救人了……”
“那就让我去呗!”
“瞧你那胆小的样子……”
悟空不以为然的瞄了哪吒一样,嘀咕道:“大不了由我一人进入困妖塔中去那白暮,你二人在外面策应,一旦我被困其中,你们也可以在外面想办法救我啊。”
“也罢。”
“那就先这样决定吧!”
哪吒冷静的点了点头,暂时算是同意了悟空的提议。
反正对于他们来说,进入困妖塔中救人这件事情八字还没有一瞥,起码得先把魔族的使者给弄死之后,再来考虑进入困妖塔中救人的事情。
而这一切都建立在得到了四叶灵草的情况下,现在还没有得到四叶灵草,那么想要进入困妖塔中救人,就是白搭。
当下哪吒朝着二人对视一眼,吩咐道:“悟空,不如先由你和寸青二人到百草谷去寻那四叶灵草,我独自一人前往青苔山去监视,以防被四位魔族使者趁着这段时间逃走。”
“若是有紧急情况发生的话,我也可以直接冲出来干掉四位使者,从而破坏他们的计划,这样就算打草惊蛇,也比被他们签约成功强。”
“没问题。”
对于哪吒的提议二人自然没有什么意见。
于是三人告别了树婆婆,分别往自己的任务所在地飞去。
对于悟空和寸青来说,寻找四叶灵草并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毕竟他们二人的修为都不俗,找一株灵草不在话下。
而且那百草谷也没有什么强者镇守,就是一个长满了灵草的山谷而已,并没有什么大的阻碍,不过哪吒的任务就要难上许多了。
那青苔山中本就守卫十分森严,哪吒独自一人去监视确实有些困难,而且哪吒还从来没有去过青苔山,也只是听寸青的指点,才知道大概的方位而已。
好在他的风火轮也是难得一见的异宝,这两只由青鸾火凤所化的风火轮,自己懂得辨别方向,所以很快就飞到了青苔山的山头。
远远的哪吒便看青苔山中妖气大作,从云层之中俯视,还可以看到山中有确实有一些建筑群存在,这个建筑群的规模还颇为宏大。
心知此处定然就是寸青所说的青苔山了,于是哪吒收了神通,快速的朝着山下的方向飞去,不一会儿就出现在了青苔山的山下。
不过由于他知道这山中有四大凶兽镇守,而且这凶兽中还有一只穷奇,穷奇的嗅觉十分的敏锐,所以他也不敢怠慢,第一时间收敛了自己的气息,藏在入山的主干道旁,打算一边守株待兔,一边等着悟空与寸青的到来。
岂料他刚一隐藏好身形,立即就看到前方白光闪了一闪,一个长相透美的少女出现在了山道的口子边。
这少女看起来也就二十四岁岁的样子,容貌绝美。
身着一件白色的长裙,身材很是婀娜,周身都洋溢着华贵的气质,看起来出身非同寻常。
不过哪吒仅只是一打量,便发现这是一只修行了两千多年的小狐狸。
修为并不算高,不过却是正宗的九尾狐族,看起来出身确实也算不错了。
早年哪吒就曾听人说起过,在整个妖界之中,如今已经没有狐狸一族了,当年青玄的小老婆九尾狐狸被害死之后,狐族一气之下,就搬离了万妖之城,从此与妖界断绝了关系。
狐狸一族来到凡间之后,在女娲娘娘的庇护之下,找到一块灵气充沛的地方,建立了以狐狸为主的青丘之国。
自那以后,狐狸一族有了自己的领地,就更加不与妖界来往了,如今整个妖界只有一个狐狸精的存在,那就是九尾金狐。
这狐狸金是天机门乌鸦精扔叛徒,也是妖圣青冥面前的大红人。
她很早就被赶出了青丘,如今在万妖城中,也算是一号人物。
但是眼前这只小小的九尾白狐,显然不是九尾金狐,二者无论是容貌,还是法力以年纪都完全不同。
那只九尾金狐似乎已经有了近七千年的功力,十分厉害,而这只小狐狸充其量也才两千多年,在妖界可以说是一只小妖罢了,还稚嫩的很。
不过看好她鬼鬼祟祟的出现在这青苔山的山下,倒是引起了哪吒的兴趣。
本来哪吒倒也不想理会这小妖的,毕竟这小妖与他没有半点关系。
怎料这小妖来到山下之后,居然一股脑的朝着山中奔去,看那情形似乎并不知道山中有四大凶兽守护。
这小妖才二千多年的修为,若是遇到了四大凶兽,那肯定是只有死路一条,说不定会被撕成碎片然后被吃掉。
当然这些哪吒都不关心,毕竟他现在还不知道这小狐狸精是什么来头。
可是小狐狸精如果这样闯进去的话,肯定会坏了他们的计划。
所以哪吒眉头一皱,立即身形一恍,飞落到了小狐狸精的身后,不等她反应过来,已经快速的施展了一个定身法,将那小狐狸精给定在了山道上。
接着又一把抱起那小狐狸精,快速朝着山下的方向奔去。
好在哪吒的反应极快,并没有引起山中那四只凶兽的注意。
待跑到距离青苔山的山下已经有数里之遥时,哪吒这才停下脚步,将那少女给放在了路边,并且解开了她的定身法。
“你是谁?”
“为何抓我?”
那白衣少女被解开了定身法之后,吓得连忙退后两步,一脸警惕的望着哪吒。
不过仅仅只是打量了哪吒一眼,便发现哪吒的身上有一股仙灵之气弥漫,心知此人并非妖界的精怪,这才稍微放松了一些。
“你这小狐狸精胆子好大,居然敢独闯青苔山,不知那山中有四大凶兽守护吗?”
“就凭你两千年的功力,恐怕还没有进入山中,就会被穷奇给活活撕碎了!”
哪吒有些不满的扫视了少女一眼,语气凝重的提醒。
“哦……”
“我不知道山中有凶兽守护啊。”
“原来这么危险……”
少女边说边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脸上划过一丝丝的侥幸之意。
片刻之后,她又话锋一转,好奇的反问:“你是天上的神仙吗?”
“为何会出现在青苔山啊?”
“难道你也是到青苔山来杀青冥的?”
“什么?”
“青冥在青苔山中?”
此言一出,顿时引起了哪吒的注意。
当下略微有些紧张的望向那白衣少女,皱眉道:“你的意思是说妖圣青冥也在青苔山啊?”
“对啊!”
白衣少女厥了厥嘴,嘀咕道:“若不是青冥那狗贼也在青苔山中,我怎么会无缘无故跑到这里来?”
“我已经跟踪了他几个月了!”
“你跟踪他?”
“你为什么要跟踪他?”
小狐狸精此话一出,倒是引起了哪吒的好奇心。
在他看来,这不过是一只小小的狐狸精罢了,两千多年的修为,在凡间也许还能兴风作浪,可以在妖界,那根本就不够看,连青冥身边的守卫都不止这点功力。
而且青冥本身的修为也很强大,一个小小的狐狸精,恐怕连他的身都近不得,又怎么可能杀得了他呢?
“难道你以为凭自己两千多年的修为,能杀死青冥吗?”
“这简直就是白日做梦,劝你不要去送死了,还是回你的青丘国去吧!”
“咦?”
“你怎么知道我来自青丘国?”
“另外你又是天界来的神仙吗?”
“为何身上那么浓郁的仙气?”
小狐狸精因为没有见过什么世面,所以并没有认出眼前的人就是大名鼎鼎的三坛海会大神哪吒三太子。
还只当他是一个寻常的神仙呢。
若一早就知道对方是哪吒,又哪里还敢这么多话呢?
“因为我去过青丘啊。”
哪吒不假思索的笑了笑,回应道:“你们青丘国的女子成年之后,每个人都会系上一根用魅树点化而成的簪子,以示你们青丘九尾狐族的身份。”
“我看到你头上也有一根簪子,自然就明白你是青丘的人了。”
“至于我是什么人,那不重要,你只需要知道我是天上的神仙,不会害你便是。”
“哦……”
那小狐狸不自觉的摸了摸头上的发簪,随即不好意思的笑道:“原来还有这么多的门道啊,早知道我就叫上白灵姐姐一起来好了,不然也不会如此落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