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t78p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寅先生-2273-不地道的青魚分享-05m2j

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小說推薦回到原始社會做酋長
神都内的比武场中,小姬焕与兽血高山等九王坐在五楼的看台上,眼瞅着场中族人比试你一拳我一脚的,一行人微笑着聊起来了天。
过程无外乎是这人表现如何,那人表现如何罢了。
天下第一武道会举办到现在数日,已经是到了八强决赛。
其中,来自定北州的五名选手有三个都闯进来了八强赛。
剩下的五个名额,安南州占了两个,义勇州占了一个,智绝州占了一个,还有一个,是燎原州红云郡的选手,是燎原州五号种子,年龄没多大,看起来十七八岁,刚到了报名参赛的年纪。
像是其他的选手,早不蔫的就被淘汰了。
从这里也就可以看得出来了,基本上,挨着联邦边界线出身选手,战斗力比较常人,都更加的强一些。
例如定北安南义勇智绝这些,八强他们占据了七位。
青鱼最是高兴,八强里面,他的人就抢走了三个名额,笑的青鱼嘴巴都合不拢了。
甚至于,看台上这些人都会认为这次青鱼带来的人,能拿下冠军。
毕竟十州五十个选手,从一开始乱战决定出来三十二强之后,又一路走下去闯到了八强,青鱼手下还能保证有三人晋级,不管怎么想都是奢侈的好么。
像是最倒霉的归义州,五个种子选手在乱战选拔三十二强的阶段就全都给送了出场,忒是掉面,整个一日游嘛。
“小姬焕,这八强已经选出来了,您看这八强后面的比赛可怎么算?是抽签,还是怎么着?”
青鱼问道。
他很关心这个问题,首先,八强里面有他三个人,这可以说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了,这要是比赛的时候三人分到了一个分组里面,那多可惜。
减少了定北州夺冠的机会啊。
小姬焕看出来了青鱼心中所想,笑了笑:“还是抽签,不过加一条规矩,八强赛的话,本州和本州的不能遭遇。”
小姬焕原本想说半决赛之前来着,但是转念一想,万一四强赛定北州三个种子都进了四强,四人里面他们就三个名额,这怎么打都分不来,所以,就定成了八强赛不能本州遭遇。
青鱼闻言欢呼一声,很是开心,只是八强赛如此他就很是开心了,不说别的,自己手下三个人只要有两个闯进半决赛,分到一处,就有了保亚争冠的能力了。
青鱼开心,其他大王多少的有一些的不满,纷纷看青鱼道:“你这也太作弊了,你这三个人本来就厉害,还不分在一块,这不是诚心让我们赢不了嘛。”
虽说都是边关,但是青鱼的定北州地处北方寒冷之地,一年里面,有五个月都是在严寒的环境下渡过,所以同等条件下,定北州的人比较其他地方的耐力更加的充足,抗击打能力也更加的强。
这也是为什么,他能一州包揽八强中三个名额的原因所在。
几个大王这一说,青鱼也意识到了自己这么做多少有些不地道,就尴尬的咳嗽一声:“几位老兄弟说这话就见外了,咱们谁跟谁,这样,待会抽签结束之后,我请你们去商业街吃铁板鱿鱼,溜海参去。”
其余人一听这个,立刻欢喜的笑了起来:“好啊好啊,这可是你说的,不许耍赖。”
青鱼摆手:“绝对不会耍赖。”
小姬焕旁边也跟着起哄:“我也去我也去,爹爹走之前酿了一些粮食酒存了起来,我拿着酒过去,咱们一块吃。”
几天来的相处让几个大王更加的认可小姬焕的能力,虽说小姬焕年纪小,但行为举止之间,已经颇有姬贼几分威严。
所以,他们也不把小姬焕当成孩子,反而是放在了平等的位置。
当然了,内心潜意识里把小姬焕当晚辈还是会的,小姬焕能力再怎么强,年龄在这放着呢。
小姬焕这一起哄,大家纷纷答应。
随后,小姬焕便挥手喊来了土山,让土山通知阿愚下去安排抽签的事情。
果不其然,就像是青鱼要求的那样,定北州三个选手没有在同一个分组,安南州那两个也完美的错开了。长沙
抽签结果一出来,却是让兽血苦笑不已:“倒霉,对上定北州的阿继,我怕是要过不去了,雄鹰,你运气好,对上了定北州的阿路,还能拼一拼。”
青鱼嘿嘿傻乐,飞鹿不满了:“哎哎兽血,你这话啥意思啊。”
雄鹰咳嗽着去拽飞鹿:“兽血实话实说嘛,那个阿路实力的确差点。”
飞鹿尴尬脸:“那也不能直接说啊,万一阿路状态好呢。”
“也是,不过白牛倒是挺淡定的,手下唯一一个进八强赛的对上定北州的力车,倒是一点都不带慌的。”
说着话,大家回头去看白牛。
白牛正在惬意的品着果汁,一看大家回头来看他,愕然问道:“怎么了?”
众人摇摇头,飞鹿更是问:“白牛,你就一点都不担心自己手下输了么?”
白牛嗨了一声:“一到四号种子都让淘汰了,就剩下个五号种子走到这一步,能赢血赚,输了我也不亏,这有啥好担心的。”
一说这话,高山雄鹰不由得挑大拇哥,看看,这才是豁达。
雁叹了一口气:“可惜我儿子白狼运气不好遇上了定北州的阿继,不然的话,保不齐也进了八强呢。”
大家都不说话了,上一届天下第一武道会白狼遇上了夺冠大黑马阿正,这一次又提前遭遇了大黑马阿继,也是够倒霉的。
抽签已定,小姬焕站了起来,招呼着大家撤退吃喝。
一行人来到了商业街上,小姬焕把姬贼先前酿造但是却没有推广开的粮食酒给拿了过来,一行人,围着街边摊位,吃着铁板鱿鱼,撸着串,啃着海参,好不惬意。
就是刚一尝姬贼酿造的这粮食酒的时候,都不由自主的倒吸凉气。
好,好烈的酒!
小姬焕被酒呛得咳嗽,捂着嘴巴:“我现在知道爹爹为什么把这粮食酒给藏起来了。”
九个大王都点头:“我们也知道了,小姬焕,还能喝不?”
小姬焕梗着脖子:“能,爹爹那么能喝,我也一定能喝!”
众人大笑,然后纷纷举杯。
一个多小时后,地上醉倒了九个老头和一个孩子。
土山也是无语,招呼阿多驾车来,把十个人全都给扛了回去休息。
第二天天光大亮,日上三竿的时候众人才醉酒醒来,一拍浑噩的脑袋,兽血还说呢:“真是丢脸,之前喝那么多酒都没事,昨晚上也就是两三碗就昏过去了,陛下这次新做的酒是真的厉害。”
转头一瞧,其他的大王也都晕晕乎乎的模样。
大家都醒过来,相互瞧着,往外面一看时间,都纷纷叫不好,跳起来,匆忙洗把脸就往外跑。
出来居住的皇宫左院经过前厅时,见阿多驾着马车在门口等着。
看到大家过来,马车上颔首喊了一声各位大王辛苦,自己奉了小姬焕大人的命令,在这里专门等待。
九个大王闻言于此很是诧异,上马车的同时问阿多小姬焕现在人在什么地方。
阿多哦了一声,说天一亮小姬焕就去了比武场主持比武去了。
一听九人更加诧异了,昨晚上小姬焕不比他们喝的少啊,怎么这就去比武场了呢?
阿多也纳闷,昨天是他跟着土山驾车帮忙给众人抬回来的,小姬焕也的确是不省人事,但奇怪就在于,今早上九个老头还在睡觉的时候,小姬焕自己醒了,不见醉意,硬是去比武场给主持比武去了。
阿多正纳闷着,青鱼边上问道:“先不说这些了,阿多,现在是第几场比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