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h8f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皇兄萬歲-220.爲你們斬開新的世界(第一更)相伴-tscz7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冬会初雪。
夏极配上了羊肉汤,过着孤零零的寒冬。
他喝着汤的时候,会撒了一把灵花入湖,红尾鱼儿吃的开心,他也开心。
开心地把热腾腾的汤喝尽,他又看了几本书,然后才通过床下地府的中转站去往了关外。
他展露出佛陀的法身,在逐渐“升级”的火妖世界里锻炼着自己的法身。
初显法身。
法窍开通。
法脉一出。
二出…

随着他的提升,法身可以发挥出的力量越来越强,他大概计算过,每一重法窍或是法脉的开启,能够在原本的基础上提升约莫三重的力量。
换句话说,待到法身境彻底圆满了,所能发挥的力量至少是原来的四倍。
他独自在劫地深处修炼着,效率极高。
毕竟这世上,除了他,没有人真就能够彻底的无视火妖,他这是以一种开着“隐身挂”的速度修炼。
在劫地深处,他也见到了琉璃,琉璃在忙着吞噬变强。
那只小火鸦也越来越漂亮,拉着艳丽的尾巴在空中翩翩起舞,辉煌的火流从它身上流落,如盛夏繁星般灿烂。
他也见到了蜃君,蜃君周身开始环绕一圈儿的隐形火妖,这些隐形火妖远比普通火妖要强大,若是去往了人间,那就是绝对的灾难。
蜃君却是完全不想搭理他。
也许在祂看来,这一届黑皇帝是祂见过的最歪的黑皇帝。
两者偶然相逢,便是错身而过,彼此当没看到对方。
夏极这种升级方式,就如在一个超等级的深渊副本里无限刷经验,而本副本的BOSS即便看到他,对他也是视而不见。
他的提升速度超越了任何人。
别人需要小心翼翼的“拉怪,然后再杀怪”,他却是直接在怪堆里杀戮。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杀不尽的火妖,
看不透的人心。
初春的时候,夏极终于突破了法身境的第六小境界,开通了四条法脉,原本的力量也提升了足足近乎两倍。
他泡了一壶新茶,站在春雨的湖边,看到那漂亮的红尾鱼儿,又日常丢了灵果给它。
灵果入水,发出轻微的“扑腾”声。
而远处,却是不少小舟划动的声响。
夏极循声看去,是弟子们回来了。
七十二个人,一个都没少。
经过这一年,这群弟子脸上写满了风霜,但比之去年却又成熟了不少,这种成熟不是世俗的成熟,而是在各自的命运之路上走的更深入罢了。
成熟从来有两种。
一种,是顺从了世界。
一种,是顺从了自己。
弟子们,所幸是后者。
“见过师父!”
七十二弟子齐齐低头。
夏极微笑着看着他们,没有什么煽情的话,只是淡淡道:“练功去。”
“是,师父!!”
七十二名弟子正要走远。
夏极道了声:“等一下。”
众弟子顿下脚步。
夏极道:“从今天开始,你们可以随意外出了,若是在外闯出名堂了,便留在外面吧,若是在外有喜欢的人了,那便成家立业吧。
为师只有三点要求。
第一,不可同门相残。
第二,不可违背道义。
第三,不可对外宣称是我弟子。”
众弟子愕然良久,然而终究纷纷跪拜在了春雨里,向着那亭中犹然饮茶的男人长拜不起。
他们在外,或许已是真的闯出了名堂,甚至有了诺大的名声,有了不少人的招揽,所到之处无人敢不敬,但面对这个男人,他们只是弟子。
要不是夏极,他们在十多年前已经悄无声息的死在祭祀里了。
夏极坦然地承受了他们的叩拜。
看着他们在春雨里被淋湿到狼狈。
直至良久,他才微笑道:“都去吧。”
众弟子都去了,只有一名少年还站着不动。
夏极问:“吹雪,你还有事吗?”
风吹雪道:“老师,我能不能见您出一次刀。”
他一说,夏极就明白了,这孩子怕是在江湖上没遇到对手,就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恐惧,他恐惧自己若是找不到敌人、今后就会走下坡路,今后就会失去方向。
所以,他才来请自己,才来想看一看这天到底还有多高,这地到底还有多厚,让他知道自己走到了哪一步。
为人不可缺师,有师,则知了分寸。
也不可缺敌,有敌,才明白强弱。
然而,无论师还是敌,都极度难求。
风吹雪的眼界还不高,而在这时候,他不想自满,因为他知道自己根本没资格去满足,所以他求老师出刀,好让他看到未来。
夏极道:“好。”
然后风吹雪就开始静静等。
但夏极道:“不是此时,不是此地。”
风吹雪好奇地瞪大眼。
夏极笑道:“明天三更时分,我带你去天穹山。”
天穹山地势崎岖,属于荒山,方圆百里无百姓居住。
沼泽丛生,虫豸野兽横行,是藏山贼的地方,也是些江湖中人历练的地方。
风吹雪不再问,点了点头道:“明白。”
他转身离去,心底忽然充满了期待。
然而,不远处,还有好几双耳朵正悄悄竖着,听着两人的对话。
听完了,又蹑手蹑脚地离开了。


天还未亮。
夏极早就撑伞站在了湖边。
风吹雪更早,他可能从午夜时分就坐在凉亭里,盘腿闭目调息了一整晚,他也许同时还在思索老师的出刀,会是怎么样的一刀。
听到脚步声,风吹雪侧过头,看到那熟悉的身型,他急忙起身。
“走吧。”
“是,老师。”
师徒两人离开了镜湖。
一路往南而去。
两人速度都极快,便是千里马驹也不可能有他们快。
夏极已经适应了这种速度,风吹雪则是面无表情地跟着,只要没晕过去,他就不会有半点儿累的表情。
四个时辰后,春光已落在前方的山林间。
崇山峻岭坐落在星罗棋布的湿地之间,粼粼波光上映射出些微扭曲的雾气,而显出一种令人目眩的味道。
师徒两人站在入山口。
夏极顿了顿脚步,喊道:“都出来吧。”
两人身后,顿时跑出来了两人。
是许铃铃和谢琼峰,两人嘿嘿笑着。
夏极知道还有其他人,但跟上他脚步的,也就这两个了,于是他道:“一起来吧。”
许铃铃和谢琼峰眼中露出喜色。
许铃铃带着天真的神色道:“老师真好。”
这四个字让谢琼峰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他可是知道许铃铃在杀人时是个什么样,所以此时只觉得恶寒无比。
夏极忽道:“铃铃是不是又长高了?”
许铃铃一蹦一跳地到他身边,傲娇地应了声:“嗯!!”
夏极发现这女弟子比自己还高,如今怕是有两米五了,壮硕的如同加厚装甲的超级坦克,他笑了笑:“该减肥了,铃铃。”
许铃铃愕然了下,她自然知道老师是知道她是什么人的,但在老师面前表现的天真却是她的天性,可老师却还能这么坦然地、真正地把她当做个普通女孩子一样的说话,她心底不由生出了些感动。
“老师,哪儿那么容易减肥,我就算不吃不喝,只呼吸着都会不停地变胖…”
夏极笑道:“加油,每一个胖子可都是有大潜力的,铃铃,我看好你。”
许铃铃道:“嗯!老师!”
两人的对话,让一旁的谢琼峰只觉如沐春风,他心底感慨了一声“真好”。
能有这样的老师,真的是三生有幸。
不管什么样的弟子,都可以环绕在他身边,有教无类,不过如此。
四人往山巅而去。
一路上也有不长眼的盗寇,但根本无需夏极,甚至无需风吹雪动手,许铃铃和谢琼峰会提前把那些靠近的盗寇斩杀。
许铃铃是杀人专家。
谢琼峰虽然不太喜欢杀人,但却也不是不会。
无论是许铃铃还是谢琼峰,都不会允许这些不长眼的盗寇出现在夏极眼前。
很快,
四人来到了天穹山山巅。
千峰万岳,如剑海开屏,天光从四面八方刺来,投落在这一处。
此时,山腰处,年盈胸口涨落不定,
气喘吁吁地爬着,
她在诸多弟子里以身法、机巧著称,速度已经极快了,但还是没跟上那四人。
此时她左手叉了叉腰,右手扇了扇风,然后再度爆发出极快的速度,往山巅射去。
山脚处,隐约还有五六道身影,那是刚刚赶到。
再远处,还有十多道身影,正在如快要累瘫的野狗,在狂奔着。
天地一时间陷入了某种沉寂。
风吹雪,许铃铃,谢琼峰都屏住呼吸静静看着,听着。
夏极道:“刀劲,刀气,刀意,刀相,分别对应着后天四境,先天四境,极意,法相。
火劫是劫,也是血脉复苏的契机。
今后若有再进一步,当是法身运刀,可惜为师无法突破第十一境界,无法觉醒血脉,怕是走不到那一步了。”
许铃铃急忙道:“老师,这不会的…您那么强,不会突破不了十一境的。这不过是厚积薄发,积累的越深沉,爆发的越猛烈。”
夏极微笑着看了眼自家弟子,倒是挺会安慰人了。
谢琼峰也道:“老师,您若是破不了十一境,弟子以为这世上没有人有资格破了。”
风吹雪不太会说话,但也赶紧道:“老师,不会的。”
夏极随手把黑刀雷火插在一边的岩石里,双手举起道:“这天地如何?”
也不待三名弟子回答,他自己道:“辽阔壮哉,空间交错,万古流淌。
可惜,你们却看不到。
因为,你们正在井底。”
三人纷纷愕然。
夏极淡淡道:“仔细看好为师这一刀,以这一刀为引,能不能去看到井外的世界,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话音落下。
他随意往前走了一步。
身后生出了一重法相,
法相未尽,又是一重生出,
如是暴雨前,天空试探着落了两滴雨粒,紧接着,他背后的法相以极快的速度生出。
一重接着一重,一重连着一重。
威压倾覆一方,气势引动山风,漩涡丛生,天地刮起了狂风,连同阳光,一切都随着旋转起来。
所有的光芒都失去了,天地的中心仿如成了那山巅的男人,一切都在围着他旋转。
而他身后的法相,犹如孔雀开屏,已经开满了天空。
三名弟子目瞪口呆。
山腰的年盈目瞪口呆。
山脚处的,未到山脚处的弟子都是急忙静了为下来。
他们都知道,这是老师出手了。
夏极抓起了黑刀雷火,一挥长刀,长刀上无穷雷弧顿时沸腾起来,那狂暴的能量被约束在小小的刀身之中,诸多的法相随着夏极的手臂弥漫到了刀身。
“天地有象,万法归一则为一象。如今为师阅尽万法,磨成一象。一象便是一刀。”
夏极看也不看,如是随手挥出了那一刀。
一刀,
如是让一切狂暴的力量寻到了发泄的口子。
一刀,
化作千丈雷光,如暴怒神明降天灾于人间,以那无上的伟力化作雷电巨手,在这群峰之间狠狠劈下。
嘭!!!
难以描述的巨响,难以描述的威势。
这一刀,
斩开了漩涡的气流,
斩开了远处的群峰,
斩开了天光的投落,
一刀落尽。
远处群峰已然中分,峰尖向两处裂开,山石滚滚,如同惊雷,泥石之间,犹有雷弧跳跃,这些泥石里犹然藏着无法压抑的能量,才滚动了刹那,紧接着又是一声夸张的爆炸。
万物,归尘。
良久,声势缓尽,远处犹然烟尘不散。
夏极回刀入鞘,他身侧那三位弟子心底的骄傲顿时被击的粉碎。
在这样的力量面前,他们还有什么好值得骄傲的?
他们到底还有多少路要走?
谢琼峰苦笑一声。
许铃铃嘴唇虚张着,还未合拢。
风吹雪眼中又燃烧起了什么,狂热无疆,他的目光紧随着那一刀,似乎要追随那一刀,把那一刀当做他的爱人,他的妻子,他的未来。
他冲到悬崖边,远远看着未曾散的烟尘,兴奋地喘着气,“这…这就是井外的世界吗?这就是吗?”
夏极淡淡道:“是。”
风吹雪跪倒在地,“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
他忍不住恸哭出声。
没人知道他哭什么。
但夏极明白。
他轻声道:“演武堂里摆着的是火种,你们在火种边修练,可觉醒血脉。
你们觉醒前后,只需在为师的《天下意象》里挑出精气神三法,修行至巅峰,便可堂而皇之地突破十一境,练出法身。
今后,便是代为师去看看为师未曾见过的风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