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142q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道門大門道笔趣-第405章 五方正色推薦-etpe5

道門大門道
小說推薦道門大門道
地宫内很快恢复了平静,只有中央部位传来轻微潺潺的声音。
地宫正中,一道阴影盘坐,似在空中,四周方圆九丈之内,是深不见底的幽暗。
按说,深入地下的地宫,又是“含笑九泉”这样的仿极阴鬼地的一座冥阵,应该尽是阴森恐怖。
中央之处却并非全然如此,反而,有堂皇中正之象。
除开阴影盘坐的地方以外,向四周外部延伸出去的空间,确实幽深阴沉,鬼气森森、寒气彻骨,肉眼难以看清。
唯一可以听见的潺潺声就从里面发出。
时而像是泉水淙淙流动悦耳,时而又像是阴气鬼气雾化后卷动摩擦发出的声音,如虫走蚁行般沙沙,密密麻麻,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正中间,那道阴影实际上身着白衣,该是那白池道人无疑,但他周身被阴寒鬼气环绕,模模糊糊显现出阴暗虚影之状。
堂皇中正之象来自他的身下。
身下物体的形状此时难以辨别,仔细看去,隐隐约约呈现出一座桥的模样,而且桥的中间正在以非常缓慢的速度隆起。
与周边形成强烈对比的是桥的颜色。
桥身九色,其中有五种颜色相对凝实,另外四种还淡薄。
九种颜色随时在变换,多是九色斑杂、九彩混合,偶尔又是依次出现。
变换之际,更加凝实的五色最为显眼。
而且,每种颜色还时而在深浅变化。
有道是,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中央黄龙土。
青、白、赤、黑、黄,为五方正色。
其中,黑色,总是底色。
北方为玄武,玄武为黑,黑在此处,是水的颜色。
含笑九泉,泉是水,所以黑水之色为底色。
黑,其实是五彩斑斓的。
古人以毛笔舔墨作画,概因墨生五色,遇水化焦,分为浓、重、淡、清、焦,辅以留白,能展现世间万物。
白色,是事物最初的颜色。
表征着起点,一切都从空白中孕育而生。
黑白如太极,黑是阴极,白是阳极,循环往复,静动相宜。
白是无色,浓缩世间精华,静而不凡。
从白月光的月色到反光白的雪色之间,白,是那样令人惊艳且清冷而又不失温柔的一抹绝色。
青色,则是最东方的颜色。
青,东方色也,寓意草木初生、万物生长。
叶青竹绿叠翠间,万古长青。
青出于蓝。
蓝深如海,久历沧桑;雨过天晴,水洗天青。
赤色,最为吉祥之色。
朱雀主火,火红炽烈。
青为逝去之色,而鲜红为盛,大红为极盛之色,艳而不作。
朱门红墙,朱红丹朱,乃是天子居色,至高无上。
黄色,是最为尊贵的颜色。
君子黄中通理,正位居体,美之至也。
明黄,只有帝王宫阙才配使用。
明黄中和,瓦黄古老,嫩黄娇俏,瓷黄沉实。
“含笑九泉”大阵原非阴邪之阵,在被改造后,仍保留了中正之意。
白池道人正好今晚要牺牲北都罗酆帮和童男童女炼化大阵,其中五泉已经完成,剩余四泉他本打算投入自身修为炼制,后得人相助,被告知有华澜庭等人会送上门来,遂守株待兔。
九泉在炼化的过程中会输送阴气给位于阵眼的白池,白池道人还打算一鼓作气,聚九泉之力炼制异宝“奈何桥”。
待九泉完全生成,九种泉水的阴气齐聚,秘法转化成的九种色彩变成为一色,即为“奈何桥”成形之时。
五泉的五方五色本已凝实,但对付华澜庭八人又耗费掉一些,其他四泉还需要炼化,所以白池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大功告成。
这时他正在聚精会神、全力以赴催动秘法炼阵。
核心区外沿,华澜庭等人全体被擒的地方,已经很久没有动静了。
寂静中,墙角一地,一道隐晦的气息微微波动了一下。
气息之下,是华澜庭。
遮盖他气息的,是隐身之力变得更强了的道门法器——太极巾。
漏网之鱼,只他一人。
在和群鬼战斗之前,林弦惊曾和他低语了几句,被打断后,两人在战斗中继续传音进行沟通。
他们共同认为此战不可力敌,之前的判断有误。
白池道人的实力深不可测,他竟想的是突破十方无极境,那修为当比孟星散和晏七炫还要高。
而且他不但有“含笑九泉”大阵相助,另有杀不死好耗不尽的群鬼帮忙,六人实非对手。
再有,文茵和章晗蕴落入敌手,即便不打上这一战,对方以此相要挟,他们都尽落下风,无计可施。
在这种情况下,不全力相博,而是示弱,留出一线反击的机会才是正途,才有反败为胜的可能,否则真就全军尽墨了。
这个机会,只能着落在他们之中最强的华澜庭的身上。
机会渺茫,但不是没有。
林弦惊通过观察分析,并结合他对“含笑九泉”阵法的粗浅了解,判断白池道人之所以不亲自出手,一方面可能是托大,但更大的可能性是——他的行动不自由。
在炼化阵法的关键时刻,白池不得不亲自坐镇阵眼,行动受限,并且大部分精力被牵扯住了,实力必然会打了折扣,这是他们以弱胜强、求生脱困的契机。
林弦惊判断对了。
施法过程中,白池道人要全神贯注对付庞大的阴气注入以及加以炼化,不止是不能出手,连起身和离开阵眼都不可以,否则前功尽弃,还有遭到反噬的危险,能开声说话已经是勉为其难了。
当然,他对于地宫内自己设下的防御阵法之力和群鬼之能是有信心的,为了万无一失,他还在阵眼处提前做好了应对突发事件的准备,布下了不止一道的防御。
华澜庭和林弦惊商量好并通知其他人后,大家经过苦战告负,被白池道人把六人连同文茵与章晗蕴分别投入四个泉眼之内。
但是,其中的华澜庭是由变色龙蜥与八极阵灵合作幻化出来的假的华澜庭,真的华澜庭则利用太极巾的隐身功能藏在了外面。
白池道人的大部分心神放在阵法炼化上,所以对此没有细察,也没有余暇和必要在事后去搜索,因此华澜庭得以保全。
刚才的打斗也有不小的消耗,华澜庭不得不花费时间恢复到最强的状态。
其实他心里是心急如焚。
此时必须和时间赛跑,兄弟姐妹们在泉眼里被祭炼,必定会受到伤害,拖得久了,严重到什么程度就不好说了。
华澜庭在调整后,加着小心潜行挪动,终于来到了中心区域,看到了之前五色九彩斑斓奈何桥的那一幕景象。
此刻他已经能够断定白池道人受到限制,为了尽早解救大家,必须立刻展开攻击,不论前方有什么危险存在。
华澜庭疾冲。
他小幅移动还不打紧,虽然披着太极巾,速度一快,立时被白池道人察觉。
心里骂了一声“小强”,白池没有太过担心,这小子凭着法宝逃过一时,那也蹦跶不了多久。
他在此地做的布置针对的是玄珠和瑶池境的强者,一个脱胎境,岁数三十而已,万难突破威胁到他。
说时迟那时快,华澜庭到了白池的第一道机关之前,攻击被触发。
白池在九丈圈外设下的是他拿手的一道攻击型术法。
此术名为五行化血飞剑,一旦被激发,暗金、翠绿、土黄、青白、银灰五色剑气瞬间发出,每道剑气都有四五丈之长,威力相当于白池全力一击。
华澜庭早有防备,葵花四兽镜法宝配合“庭前明月镜”防御术挡在身前。
攻击力道凌厉无匹,术法和法宝合一仍然抵挡不住,更别说将攻击反弹回去了。
宝物实镜和术法虚镜接连破碎,葵花四兽境彻底损毁,铼矿石粉末乱飞。
剑光接着穿过,分别打在华澜庭的四肢和胸口处。
华澜庭仰天大叫一声,后仰翻倒在地,不省人事。
白池道人鼻间轻哼,五行化血飞剑对付小辈实在是杀鸡用牛刀,手到擒来再正常不过。
他不再理会,继续炼化阵法。
华澜庭昏死过去,五处剑伤冒出鲜血。
葵花镜法宝和明月镜术法替他挡下了五行化血飞剑的大部分攻击力,剩下的他以肉身之力硬生生承受。
他的肉身被多次雷亟淬炼过,强度已经达到了玄珠境高阶的水准,奈何剑气凶悍,不但伤了他的肉体,强烈的震动还让腹内博山雷丹炉的转动暂时停滞了。
肉身之伤倒在其次,雷丹停转让他一下子陷入晕厥,进入假死的状态。
不知过了多久,被突然的巨力震荡造成停摆的博山炉终于又开始缓慢运转了,华澜庭悠悠醒转过来。
刺痛、麻木、无力,晕眩……
直到华澜庭记起身在何处,全身的知觉才全部回来。
没有睁开眼睛,换作以前,雷丹的苏醒勃发必定会被白池发现,但现在有了博山炉的守护,华澜庭给人的感觉仍像一具还温热的死尸一般。
放松心神躺着,雷丹开始了疯狂运转,华澜庭在快速复原。
恢复到七八成时,他不愿再拖,暗中聚力凝气,最强杀招“道光一击”悄然成形。
“道光一击”,结合道法与佛光之力,并蕴含罕见的仙意在内,取“大道光明、大道光辉”之意,从他自行悟出之后,如今已初具火候,有神魔辟易之能。
华澜庭深信,只有不是面对白池本尊,碰上其他防护,他都能一击洞穿破开。
蓄势已毕,华澜庭猛然跃起,高高扑出,凌空下击。
抢入攻进了白池道人的九丈防护圈,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