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zfy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兇靈祕聞錄-第五百零一章:絕境與不甘分享-96mvz

兇靈祕聞錄
小說推薦兇靈祕聞錄
果然,刚一下定决心,光头男便毫不犹豫悄然转身,旋即如一只乌龟般一边趴伏地面一边向公路另一侧缓缓爬去,男人爬的很慢很慢,期间始终维持着小幅度动作,爬一段距离静止一会,爬一段距离静止一会,唯恐发出丝毫响动。
虽说爬动较慢,然十几秒后他还是依旧成功脱离土坡,成功抢在黑影途径土坡前躲避开来,继而抵达公路对面一棵树下,借助月光,转头回望,就见那螝也已悄无声息从土坡上方缓缓飘去,最终隐没于远方夜色。
“呼!”
看到这里,拍了拍胸口,长呼一口气,又伸出手抹了把额前冷汗,其后便如一滩烂泥般靠树而坐,背贴树身大口喘息起来,不过,就在抹完冷汗的左手随意甩向地面之际,就在彭虎本人亦只顾观察周遭打量环境之际……
(嗯?)
左手,触碰到了什么,无意中触碰到某样东西。
严格来说如触碰到的只是泥土碎石又或是野草什么的自是不会引人注意,更不会引起彭虎注意,但,此时此刻,随着左手无意中触碰到某样东西,彭虎竟刹那间面色骤变!
原因?
原因在于触碰之物感觉很不一般。
通过手指所传触感,那绝对不是岩石或植物该有的触感,反倒和人类皮肤极为相近!!!
同一时间,早在几秒前,也就是当彭虎背靠大树休息之际,头顶,正上方,某个极为类似人类脑袋的东西亦悄无声息垂落而下……
………
夜幕之下,左手无意中碰到某一物体。
察觉到触感的不同,彭虎猛然转头看向身侧,一看之下,才发现身旁竟赫然躺着具尸体!
一个死人,一个百分之百死去多时的男人尸体。
为何能肯定是具尸体?原因来自于对方的可怕状态。
试想大半夜突然看到个死人,就算是彭虎也着实被吓了一跳,好在光头男胆识过人,稍一吃惊便强行镇定下来,没有发出一丝声音,没有传出一丝响动,只是赶忙从地上起身继而蹲于树下开始观察,借助高空月光小心翼翼观察了起尸体。
入目所及,通过衣着服饰首先可以确定死者是名男性,不过,和寻常尸体最大不同的是……这是具干尸!
男人死状极度凄惨,身体近乎枯萎,表情严重扭曲,嘴巴张的老大,一双眼睛更是大半突出眼眶,似乎死时经历了某种痛苦折磨一样,整个人死不瞑目,看的彭虎背脊发凉,而且……
随着观察的逐渐深入,逐渐持续,隐约间,他还注意到干尸的脸似乎有些面熟。
貌似以往曾见过?
猛然间!他想起对方是谁了,这人是张旭!
正本次登车新人张旭!
不错,彭虎知道当初置身阴阳路时张旭曾私自逃离,脱离大部队单独跑了,可唯独没想到这名叫张旭的男人这么久仍未走出阴阳路,不单没有走出反而还死于此处。
暂且不谈彭虎蹲于树下观察尸体,亦暂时不说光头男盯着尸体若有所思,镜头稍稍转移,稍稍上升,继而转移至头顶正上方……
不知何时,大树繁茂的枝叶中冒出一名老人,一名形貌枯槁又面容惨白的诡异老者。
之所以称其诡异,来源于老者状态,‘他’只有半个,腰部以下同树干连接,且出现时半幅身躯更是以倒挂形式显现视野,老人出现后第一时间看向下方,一双隐隐泛红的眼睛就这么直直盯向下方彭虎!
‘他’,从始至终无声无息,从头到尾寂静异常。
可也正是由于老人打出现起未曾发出响动,所以,彭虎对头顶发生的一幕全无所觉。
然后……
老人动了,将一双犹如枯木般的手臂伸往下方,朝树下彭虎缓缓伸去。
哪怕双方间距足有两米,但,手臂仍在伸着,接连延伸,伸至极限后仍可继续延伸!
距离逐渐缩短,在那无声死寂的黑夜中悄然靠近着。
树下,看着身前这具死状凄惨的干尸,彭虎满是胡渣的脸不由抽搐起来,很明显,通过尸体惨状,他可以百分之百确定张旭非正常死亡,十有八九是被螝杀死的,话虽如此,可他还是没料到阴阳路里的孤魂野螝们竟拥有这样一种恐怖杀人方式!举一反三,如果自己也被这些螝东西抓到,那么眼前张旭的下场无疑就是自己将来的下场,想至此处,光头男心中恐惧愈发浓烈,愈发难以压制,他不打算继续躲下去了,长夜漫漫,拖到最后只有死路一条,必须尽快逃离条阴阳路然后与大部队汇合!
想到就做,小心翼翼观察过四周,待确认附近没有可疑螝影后,彭虎离地起身打算离开。
可……
啪嗒!
就在此时,就在光头男找准方向抬脚欲走之际,猛然间!一双手臂,一双自上而下的手臂却已刹那间抓住脖颈!
就这样毫无征兆抓住彭虎,死死抓住了其后脖颈!!!
“啊!”
不受控制,出于本能,突如其来异变当场把彭虎吓成半死,一道惊恐至极的惊叫亦瞬间传遍各处回荡,受此突袭,光头男身体骤颤,他感觉脖颈被一个什么东西抓住了,死死抓住了,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无法摆脱钳制,果然,见挣扎无效,受潜意识控制,就在双手快速抬起伸往后颈从而打算挣脱钳制之际,下一秒,一颗人头却已抢先从头顶上方眨眼间垂至眼前!
连同一起的,还有一张遍布皱纹的惨白螝脸!
此时此刻,这名自上垂落的老人就这样以倒挂形式同彭虎面对面,就这样以近乎脸贴脸的形式四目相对!
“哇啊啊啊!!!”
这是何等恐怖的一幕,这又是何等骇人的场景,眼见一张螝脸突兀出现身前,加之自身无法逃离,这一刻,彭虎身体狂抖,尖叫连连,吓的他全身颤栗,惊的他魂不附体,尖叫更是从始至终未曾停止,但,恐惧归恐惧,害怕归害怕,凭借资深者独有的超强理解和观察能力,早在几秒前也就是当螝脸下垂至视野中时光头男还是瞬间得出定论,得出了一个哪怕再不信也要被迫接受的现实:
眼前这东西百分之百是螝!
不单确认了对方是螝还进一步从螝的出现方式得出了前因后果,那就是……
螝隐藏于头顶,藏身于树中,那螝东西竟直接以自下而上的形式发动突袭,然后成功得手,成功抓住了自己!!!
(糟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任何事情都会引起连锁反应,同一时间,就在彭虎意识到自身处境不妙之际,由于最初被抓时的惊呼尖叫实在太响,周遭夜幕出现黑影,出现一大群密密麻麻黑色人影。
宛如狼群发现猎物,犹如鲨鱼嗅到血猩,短短数秒间,大群黑影移动而来,清一色朝大树涌来,从四面八方朝彭虎涌来,数量之多简直无法统计!!!
眼见大波黑影逐渐接近,眼见无数黑影频频飘向自己,树下,正被老人死抓脖颈的彭虎绝望了,彻底绝望了。
或可以理解为……
他完了。
原因?不需要原因,理由?不需要理由,事实摆在眼前,先不提自己本就被树上老人紧抓限制,单说以此刻四面八方全是螝的现状就足以宣判自己死刑了。
被包围了,所有方向全是螝,尽是那只会屠戮只会残杀的孤魂野螝。
死定了!
一丝希望都没有了。
当然,绝望归绝望,必死归必死,饶是如此,以上种种仍不代表彭虎愿意闭目等死,更不代表他愿意束手待毙!
正如以往曾多次形容的那样,光头男从始至终非是那轻言放弃之人,哪怕彻彻底底生路全无,哪怕完完全必死无疑,他依旧会挣扎,依旧会拼命至最后一刻。
因为……
他是彭虎!
就算死亡不可更改,可死前老子仍要狂拉垫背的,能拉多少是多少!!!
所以,当确认自己命不久矣后,下一刻,彭虎脸上的惊恐表情不见了,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狰狞,是从未有过的疯狂愤怒。
(我,仍有一线生机,依旧存有一丝万分渺茫的不确定生机!)
是死是活在此一搏!
望着眼前几乎同自己面贴面的苍老螝脸,彭虎直接放弃挣扎,身体不再使劲,双手不再挥舞,迅速伸手入怀,旋即将一张自打掏出起就金光闪烁的符纸狠狠拍向螝脸面门。
“去你马勒戈壁的!!!”
如上所言,由于两者距离实在太近,加之男人动作极快,果然,吼声刚一发出,下一瞬间,符纸就以当场贴至老者面门之上。
啪!
接下来……
惊人的一幕发生了,甚至连彭虎自己都没有料到的震撼一幕发出了:
恍,呲啦!
“呜啊!”
随着金光符咒眨眼间贴至老人面门,更是随着金光符遇螝而散的驱魔特性,接触螝物的那一刻便当场散发出一道刺眼金光,光芒耀眼夺目,扩散开来,而身前老人螝则也在符咒爆闪之际发出惨叫,一串毛骨悚然的凄厉哀嚎。
‘他’很痛苦,痛苦到极致,痛苦到无法忍受,就好像正遭受某种酷刑般悲鸣阵阵。
哀嚎之余,彭虎脖颈处的束缚感瞬间消失。
但,事情仍未结束,依旧没有结束。
“额啊,啊啊啊,呜啊啊啊啊!”
没有人理解此刻发生了什么,唯一知道的是目前正上演着一幕惊人场景,此时此刻,随着金光符直贴于面门,随着金光符爆闪燃烧,那倒吊于彭虎面前的老人螝开始哀嚎,就这样在光头男身前痛苦扭曲脖颈晃动头颅,枯槁双手死捂脸暇,身体开始半透明,竟在火焰与金光的双重笼罩下以肉眼可见速度快速模糊,快速透明,直至彻底消失,彻彻底底无影无踪。
金光符竟硬生生消灭了一只螝!!!
原因?原因很简单,金光符属于灵异驱魔道具,这种道具以往也仅能起到防护保命作用,在厉螝面前亦往往只能将其短暂击退,碰到地缚灵更是等同废纸,但也请不要忘了,不要忽略螝物等级,更不要忽略螝和螝之间亦有不同之处。
正如多数执行者所理解的那样,螝有等级之分,亦有强弱之别,以往所经历的灵异任务中执行者所遇之螝大多为等级较高的厉螝,可想而知,以厉螝实力,本就侧重防守的金光符自是对其无可奈何,金光符如此,其他灵异道具同样如此,使用后唯一能起到的也仅仅只拖延保命,本质上对厉螝没有多少实质伤害,至于像贞子那样的地缚灵,那就更不用说了。
之所以此刻金光符能消灭老人螝,则恰恰来源对方并非厉螝,而是孤魂,一只不论等级还是实力皆远逊于厉螝的孤魂野螝。
话归正题,暂且不谈其他,随着金光逐渐消散,当亲眼目睹老人螝消失无踪,当完全确认身体束缚解除,虽一时不理解对方为何消失,但紧随其后的威胁还是让光头本能行动起来,或者说如今的他根本没时间去思考这些,因为,就在老人螝哀嚎消失的那一刻,周遭,本就从四面八方急速涌来的螝群距离自己也已不足五米距离!!!
“啊!”
眼见如此一幕,光头男当场被吓的汗毛倒竖抖如糠筛,他自认为自己难逃此劫,可,不知为何,就在他做好准备,做好被螝群淹没吞噬的那一刻,脑中竟莫名回想起刚刚老人螝被金光照射时的痛苦表情。
就如同很多时候某些想法或念头仅仅只是一瞬间划过脑海,没有原因,没有理由,待回想起老人螝的痛苦惨状后,下一刻,彭虎再次有了动作,深知被这些螝物抓住会有何种下场的他就这样在脑海某一念头促使下第二次伸手入怀,掏出金光符。
掏出他整场任务中最一张金光符!
啪!
符纸被快速贴于自己额头。
说时迟那时快,电光石火间,同一时间,就在金光符刚刚贴于额头的那一刻,距离最近的几只螝也已完全飘至身前,一双双直伸而来的惨白的螝爪更是紧随其后没入彭虎身体!!!
一大群螝物将光头男围拢其中,一大堆螝爪直入彭虎身体!!!
“呜!”
当螝爪在没造成任何伤口的情况下探入身体之际,彭虎只有一种感觉,他,明显感觉自己全身力气瞬间消失了,正以极快速度被抽走,被抽空,他,虚弱无神,全身瘫软,甚至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些螝,这些被称之为孤魂的螝竟能吸取活人生命力!!!
懂了,瞬间懂了,他终于懂了,终于明白张旭是怎么死的了,更进一步想通对方为何会变成干尸。
原来是这么回事,如今,轮到自己了,轮到自己变成干尸,轮到自己死状凄惨了。
不过……
预想中的画面没有发生,预料中的结局没有出现。
彭虎没死,没有转化为干尸。
理由很简单,金光符贴至额头和螝爪探入身体处于同一秒。
哗啦!
千钧一发之际,就在无数螝爪没入身体导致彭虎身体虚弱之际,额头金光符则也在此时爆发,猛然爆发出一片扩散周遭的刺眼金光!
然后,是惊骇,是震惊,是比第一次更为壮观的震撼:
金光扩散刹那间,距离最近的几只螝便犹如被狂风席卷般纷纷离地而起,纷纷如无根浮萍般四散倒飞,顷刻间反弹而回!
同时脑海里亦兀自冒出一段声音提示:
“使用金光符成功,对实力较弱螝物可百分之百起到作用,但由于附近灵体过多导致金光符功效遭受抑制,本次保护时间将由10分钟锐减至5分钟。”
“喝啊!”
哒哒哒哒!
提示虽已传来,可实际上彭虎本人却几乎没有听到,因为他目前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比如逃跑,趁周遭螝群被金光弹开之际夺路而逃!
见螝群倒飞,见生机出现,尤其当亲眼看到金光明显能克制螝群一幕后,原本绝望悲观的彭虎顿时大喜,正所谓机不可失是不在来,为了能活下去,更是为了将消息告知其他队友,哪怕身体虚弱,饶是体能不堪,光头男还是在发出一声大吼之际咬牙狂冲,强行奔跑,迈开双腿毫不犹豫朝螝群冲去。
不错,由于金光符护身功效启动,加之他整个人也已被金光包裹,所以冲入螝群的彭虎可谓所畏惧,说是这么说,现实也确实如此,一路冲来,但凡是被光头男靠近之螝皆无一例外倒飞弹开,而彭虎则也趁此机会冲出了这数以百计的螝群包围圈!
唯一遗憾的是……
不同于最初老人螝被直面攻击哀嚎消失,许是未曾贴身接触又或是这一次只属防御功效,虽说一路跑来但凡被金光照射者皆纷纷弹开,然却已办不到消灭螝物,仅能遏制,仅能让周遭螝群暂时无法攻击,果然,随着彭虎冲出包围,原先四散弹飞的孤魂野螝们再次集结,再次追击,纷纷尾随男人身后漂浮而来。
一时间,数以百计的螝物就这样展开追击,‘他们’那全无意识,全无理智,仅仅依靠螝物本能追赶着前方活人。
且更为恐怖的是……
与往常不同,这一次,螝群速度更快。
其漂浮速度现已完全持平人类急奔!!!
不仅如此,随着彭虎夺路而逃,随着后方螝群急追,奔跑过程中沿途亦有大量孤魂加入队伍,加入追击彭虎的螝群队列当中。
放眼望去,螝影绰绰,整条公路,尽数为螝!
阴阳之路,现已彻彻底底名副其实。
这是一条深渊之路,一条不归之路,一条但凡踏入便会阴阳相隔的死亡之路。
“哇啊啊啊!”
哒哒哒哒哒哒!
奔跑,持续不休,嚎叫,接连起伏,在彭虎那无法控制的惊骇促使下边叫边跑,边跑边叫,假如此刻以第三视角高空视角俯视公路,那么便会看到如下一幕画面:
漆黑夜色中,公路最前方有一个人,有一名光头男子正迈动双腿死命狂奔,身后,则尾随着黑影,尾随着大量既密密麻麻又数不胜数孤魂野螝,‘他们’一声不发,个个沉默,就这样悬空漂浮,就这样以不亚于人类急奔的惊人速度追赶着,集体追赶着光头男。
至于光头男……
他正同时间赛跑,同死神赛跑,趁着金光符效果暂未消散尽可能跑远一些尽可能距离某一方向更近一些。
“呼!呼!呼!”
哒哒哒哒哒!
混合着汗如雨下,掺杂着粗重呼吸,月光映照下,前方,彭虎发现自己快完了,马上要完蛋,非是他跑不过螝物,而是他体能不支,身体越来越沉重,双腿亦如灌了铅般难以维持。
就算自身体能远超常人又能如何?自己仍是凡人,仍是普通人类,只要是人就会有体能极限,只要是人就避免不了身体疲劳。
加之早前就曾在躲避螝群过程中消耗过大量体力,如今的他即将跑不动了,之所以还能维持狂奔,完全就是靠一股求生意志在坚持,可惜坚持终归是坚持,彭虎毕竟不是超人,其体能终究有个极限,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金光符保护时间被大幅削弱,体力也基本耗尽,可前方的道路却从始至终没有重点,没有尽头。
见状,彭虎脑海隐隐冒出一种感觉,一种即将成为现实的不祥预感。
或许……
这番奔跑便是他人生中最后一次奔跑。
而这条名为阴阳路的地方虽无终点,但却并不妨碍此处成为自己的人生终点。
(还有希望吗?还来得及吗?我不怕死,可要是不把消息送到的话……我,我死不瞑目啊!)
………
思绪越过夜空,意识穿过黑暗,途径无数坎坷,最终进入其中,抵达窗前,继而直直没入一名青年心灵深处。
咯噔!
窗前,透过木板缝隙,凝望着夜色,何飞心脏开始狂跳,在无任何原因的情况下莫名加速,兀自颤动。
连同一起的,还有一股难以言喻紧张彷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