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2vrn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港樂時代-第406章 夕陽之歌看書-xmlqt

港樂時代
小說推薦港樂時代
兵来了,贼走了。
今日的遭遇虽然是虚惊一场,但整个剧组都还是心有余悸。
现场还有二十几个荷槍實彈的司警,在搜查四周的可疑人物。
一个葡斯帮办代表警署向卢东杰道歉,他对发生的事是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毕竟在光天化日之下,在街头发生这种事恶性事件,传出去对他的压力也大。
卢东杰倒是没什么好责怪,对于遇到这种情况他见惯不怪,没必要追究什么。
葡斯帮办同样对曰本剧组表示歉意和慰问,并表示一定会全力追缉这些凶徒。
当然了,这只是一番冠冕堂皇的说辞而已,毕竟曰本不像香港,对澳门有重大影响力。
中日两个剧组都在检查设备,准备继续开工,完成今天的拍摄任务。
曰本TBS的「猛龙特警队」剧组,一行十几个人同样是来澳门取景的。
他们偶遇「保护证人组」在这里拍戏,就过来凑凑热闹,想看看同行是怎么水平。
哪知道碰见两帮三合会份子在这里开片,真是无妄之灾。
卢东杰掏出烟盒,给他递了一支烟,“仓田先生,刚才没让你们受惊吧?”
仓田保昭接过来叼在嘴上,摇摇头,“没什么事,幸好你来得及时。”
卢东杰忽然略微古怪地笑着问:“仓田先生,有没有兴趣和我们来合作一次。”
仓田保昭不由一怔,好奇地看他,“卢生,你想怎么合作?”
卢东杰斜咬着烟嘴,微微发笑,“来一场戏中戏,我们两部剧合作拍同一个剧情。”
仓田保昭想了一下,轻轻点头,“我现在去找导演商量一下,看行不行。”
卢东杰轻轻吐了一口烟,“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仓田保昭转身走了过去,拉着一个导演说着什么,然后又指了指这边。
卢东杰看着几个人曰本人一直在嘀咕,不禁露出了一个微笑。
他提出这个小小的想法,并不算是过份,甚至还是很新颖奇趣的。
毕竟卢东杰今天算是搭救了他们一次,怎么也得要知道知恩图报。
这灵机一动的想法,自然是不单只是他的恶趣味了,也相当于一个宣传绰头。
毕竟「猛龙特警队」是一部现象级的火爆警匪剧,卢东杰不介意去蹭蹭热度。
不一会儿,仓田保昭带着几个曰本人走了过来,双方介绍认识一番。
曰本导演和编剧和卢东杰蹲在一起,一伙人商量一个钟头,双方不断在修改剧本。
幸好这段时间,他比较勤快去曰本领事馆的开设的免费日文学习班,他的日语水平进步很快。
现在卢东杰和这些曰本人沟通起来,虽然有些磕磕碰碰,还算是比较顺利了。
今天两个剧组算是同赴患难,总算是有一点特殊的香火情意结了。
现在不妨把这个巧合放大一些,把巧合延伸到彼此的两部警匪剧情中。
曰本TBS的「猛龙特警队」,香港佳艺电视的「保护证人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至于无线电视播映的时候,会不会小气到去剪掉这一段,卢东杰也管不着。
香港保护证人组,遇到了曰本搜查组GMEN。
两支不同地区的特别警队,在澳门执行任务的时候,发生了一场小误会。
这是临时增加的一场的戏份,就只是二十几句台词,几分钟的镜头画面。
曰本人起初是抱着怀疑的态度去合作的,毕竟曰本拍警匪剧的手法比较先进。
但后来发觉这些香港的同行比他们还厉害,同样是警匪剧,他们的风格鲜明,节奏紧凑。
这一下,这伙曰本人终于明白,什么叫卧虎藏龙,一山还有一山高了。
虽然只是几分钟的戏份,中日两个剧组也足足拍了整一个下午,最后大家握手告别。
当夕阳向西望洋的海平面下沉时,海面上染红一片徇烂的色彩。
在西环的沿岸马路中,一架单车风驰驶过,穿过葱郁的绿树,发出叮叮的清脆声音。
骑行着单车的是一个潇洒的青年,他肩膀结实,肤色黝黑,浑身充满着健康气息。
坐在他后座上是一个带着草帽的俏丽女子,她的笑声一直似银铃般悦耳。
她双手正搂紧他的腰部,把头贴紧在青年的后背上,一颗心无比安宁和开心。
两人举止如此亲密,不消猜想,就可以知道他们是一对处在热恋中的情侣了。
单车只是顺着弯曲的马路一路疾驶,也没有明确的目的地,纯粹是游车河。
忽然之间,车轮辗过一个破泥坑,整架单车轰隆地弹动了一下,摇晃了起来。
糜雪惊呼一声,吓得瞬间花容失色,双手死死抱住他的腰间,不敢松开。
卢东杰忙将她紧紧搂着,却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对于自己的恶作剧很得意。
糜雪知道自己中这个坏人的计了,气恼地在他的腰部重重掐了一把,略施小惩。
幸好卢东杰的忍受力强,驾驶技术也足够娴熟,单车依然保持稳定前行。
糜雪安静了一会,忽然想了起来,“听他们说今天帮派打架,把他们都吓死了。”
卢东杰满不在乎地说:“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小孩子玩泥沙而已。”
糜雪这才想起来他的身份,撅嘴一笑,“知道你最威啦,「暴力先生」。”
卢东杰清清喉咙,“那当然,假假地我都是罪恶克星呢,三合会见了我,还不退避三舍。”
两人吃吃地嬉笑一阵,在夕阳晚照下留下一串笑声。
在经过一处海堤的时候,卢东杰把单车停下放好,拉着糜雪的手跳上石阶上。
糜雪忽然抬头看看天,紫色的晚霞已经笼罩下来,把这座城市映衬得更加多彩了。
卢东杰搂着糜雪的纤腰,忽然转过头,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糜雪忍不住桃腮微晕,吐气如兰,“你这个坏人想做什么?”
卢东杰一本正经地说:“此情此情,必须要发生点什么,才不辜负此行呀。”
糜雪飞红了双颊,低低头,“你怎么总是这么无赖的。”
卢东杰笑一笑,双手把她搂过来,用实际行动,证明他确实是挺无赖的。
夕阳西下,拉出一道缠绵在一起影子,分不清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