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avn优美言情小說 《繼承兩萬億》-第二千零六十四章 投票表決閲讀-w7p5l

繼承兩萬億
小說推薦繼承兩萬億
温言明确反对白宣语的这个人员挑选名单,更直言,名单上近乎六分之一的人存在重大问题,需要接受监察部的调查。
这话一出,在场众人先是吃惊静默,随后一片哗然。
“什么情况,居然还有这么多人要接受调查吗?!”
“这些人可都是各大区的中流砥柱,他们存在重大问题……”
“会不会搞错了,我的人我清楚,不会有大问题的!”
“现在外面两大阀头相争,我们难道还要先查自己人,自乱阵脚不成吗!”
会议现场,陷入一片噪杂之中。
要知道,一个月前那场大规模高管被查风波可才过去,甚至余温尚在。
当初,卡罗琳坠楼,摩根副董被送进监狱,引发全球媒体关注,集团股市震荡,上下都闹得焦头烂额。
甚至,在座许多人有生之年,都不想再经历一次那种事。
可眼下,温言一句话,居然有事态重现的可能,还是在外界态势不稳的局面下。
这怎能让众人心情平静。
“大家,静一静!”
白宣语伸手敲了敲桌面,旋即眉头微蹙,看向温言道,“白宣言,你确定你在说什么吗?!”
便是白宣语都极难接受温言当众如此发声。
就算无关事情本身的问题,他对温言也极为不满!
既然监察部早就掌握着那一十八人重大问题,为什么不提早说,为什么不提早进行调查,却偏偏在这时候提出来!
要知道,这一百二十人名单,不是轻易拟定的,是经过千挑万选,层层过滤方才得出来的。
可以说,多要一人,相关的事业总裁那都得疯掉。
少几个人,或许勉强还能继续实行计划,但一下子缺失六分之一,整套计划都将打乱,甚至作废,要推翻重弄。
而眼下时间紧迫,依着白宣语的打算,今日通过了名单,今日就要通知下达,进行人员调动。
等到集团生意遭受严重损失,再想着亡羊补牢,那一切就都晚了!
可温言这个关头,提出这个问题,不免让白宣语怀疑他的用心!
白小升坐在自己位子上,也微微皱眉看向温言。
如此一幕是他想不到,甚至不希望见到的。
在座众人也有许多人持怀疑目光看向温言,想听他怎么解释。
“我很确定我在说什么,宣语代理董事长。”
面对白宣语微显凌厉的目光,温言目光不避不让,神思沉稳。
“我那里,已经拟好了调查报告,本来今日就将呈送代理董事长案头,只是没想到您就这会议上便提出对那些人员跨区调用。我对代理董事长这个计划全无疑义,双手赞同。但是对于一些相关人员,恕我不能答应,这也是职责所在。”
温言说的大义凛然。
“温言,事情总是分个轻重缓急的,如果那些人的问题没有严重到现在非查不可的话,是不是可以等此番派遣之后再调查。”
李韵元作为在座资历最老,年纪最大的副董,率先发声,“也算是给他们一个机会。”
温言转身向李韵元,客气无比道,“李董,在这件事上,很遗憾,只能按规矩来。”
李韵元眼神一沉。
当众被驳了回来,颜面他可以不在乎,但这个事确实温言占理,有矩可寻,便是他也不能倚老卖老。
“是啊,咱集团监察部独立行使职权,不受任何人辖制,是老董事长白振北先生定的规矩。调查结果,直接呈送董事长,或者董事局,也唯有他们方能左右。”罗勒从旁插话帮腔,甚至似笑非笑看着白宣语,貌似恭顺道,“宣语董事长您貌似还只是代理职权,就是您也不能左右监察部这么大的调查行动,那依着规矩,这件事我想得上报董事局决断啊。”
眼见白宣语目光一瞥,瞧向自己,罗勒赶紧陪笑道,“宣语董事长,没有冒犯的意思,我只是单纯地讲求集团条例。我这刚上任,怕有些地方记错了。”
“你记得很好,罗勒先生。”
白宣语面无表情道,“还得谢谢你,提醒我不是正式董事长。”
罗勒陪着笑脸。
白宣语眼眸一转,冷冷视向温言。
从他支持董事局委派副董,到近期与罗勒走的颇近,无不表明,他已经与董事局存有通连。
只是没有证据,有些话不能讲明。
再者说,跟董事局走得近,也并非是什么可被明面指责之事。
温言当众慨然开口,“老董事长说过,监察部绝不姑息问题,绝不放过一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那些人我们会尽快予以彻查,若能继续任用,必将尽快安排他们成行,不能留用的,也会尽快处理!调查结果会第一时间通告大家!”
好一个坦荡磊落!
白宣语闻言,当着所有人的面冷笑起来。
白小升坐在那里,却是心中一声长叹。
真要是调查一番没问题再用,那人心早就散了。
而且那些人是不是真的恶劣到需要在这关口调查,白小升也很怀疑。
这个事上,温言与罗勒一唱一和,在场明眼人哪个看不出来……
没想到,温言竟然与董事局走到了如此一步……
“宣语董事长,我提个建议怎么样。”罗勒再度笑着发声道,“您的计划是真好,事态也真的是紧急,刚刚我也瞧出来了,咱们各大区抽调人手也是真的费力。不如这样,您的计划照旧,温言先生那边的调查呢,也继续,这缺了的人员,我们董事局负责安排。”
罗勒倒是自信满满,道,“咱们集团董事局,那可说是人才济济,漫说这十八个人,就是二十八个、三十八个支援过来也一点不成问题,能力保准有过之而无不及!”
话说到这份上,众人要还品不出滋味,也就不用在这里坐着了。
温言强硬要调查,董事局的罗勒又说可以出人,分明就是董事局借着这个关头要往这边安插自己人。
这一旦进来,回头赶都赶不走。
没想到董事局野心如此之大,刚安排进来一个副董,就要进一步扩大战果,若是让他们得逞,那后续如何谁都不好说!
还有温言,这算是公开了自己的立场了吗,成了董事局的铁杆呼应。
“董事局的人自然都是人才,但却未必合适管理岗。”白宣语沉声道。
罗勒顿时打了个哈哈,道,“我就是随口那么一说,建议嘛,身为集团副董总是要在合适的时候提出有建设性的方案。那既然宣语董事长觉得不妥,就算了。不过温言先生提的这个事情,还是得上报董事局决定啊,毕竟,您代理董事长直接拒绝监察部的调查,这不合适,也影响您的名声。”
白小升微然一叹。
罗勒虽然是个看似胸无城府之人,但作为一个马前卒却是够用了。
今天这个事一旦上报董事局,那那边做出什么决定就是不能更改的,因为走的流程,一旦上了流程就得“公事公办”。
白宣语这种严守规矩之人,怕也只能遵从。
十有八九,董事局办事会跟罗勒所言一般无二,同意白宣语的计划,但是人会调换一批,换成他们的人。
这么一来,董事局算是彻底达成所愿了……
在座许多人,包括白宣语,这第一反应自然是不愿意把决断权交到董事局那边。
可罗勒当众提了规矩,若要反对监察部的调查案,那要么是正式的集团董事长,要么是董事局。
换言之在座任何一个人,包括白宣语,都无权阻拦监察部做事。
“罗勒先生,不知你上任之后有没有熟读集团制度,这种情况下,我们还不需要急于劳烦董事局。”
白宣语缓缓道,“因为还有一个环节,没走呢!”
“是吗。”罗勒诧异笑道,“那不知宣语董事长指的,是什么环节?”
白宣语沉声给他科普,“今天这场会议,是我管理层最高级别会议‘十五人会议’,权力在我这个代理之上,是可以投票决定包括监察部行动在内的一切前沿大事,送不送交董事局处理,还言之尚早!”
罗勒闻言笑容微敛,眨眨眼看向温言。
“宣语董事长,这是要发起投票决议吗。”温言开口道。
“这也是我的权力,怎么你有异议不成。”白宣语淡淡道。
温言不做声,坐了下来。
“哎哟,哎哟哟,不成不成。”
白宣语尚未开口宣布进入投票环节,就听见有人连声“惨呼”。
众人下意识看过去,就看到罗勒忽然手捂肚皮,神情痛苦。
“宣语董事长,这个,我忽然想去厕所,能不能暂停一下,十分钟就好,我我,可能吃坏肚子了。”罗勒请求道。
这还真是无比巧合的一次坏肚子。
众人皆是神情怪异。
谁都知道罗勒很可能就是装的,很可能是找机会给董事局那边通风报信,但总不能当面拆穿,一点不给一位副董面子吧。
再说了,人有三急,有时候坏肚子来的时候如同暴风雨,眨眼即至,谁也不能保证人家就是假的……
白小升不由得瞥了眼罗勒,心中感慨,自己之前是小瞧了这个罗勒,以为他无勇无谋,情绪易泄,不过就是个马前卒。
但是现在看来,不是这样的。
罗勒这个人可以很轻易做出旁人顾及颜面不耻做出的事,哪怕他已经是副董。
只求结果,不怕一切,这人才是难对付的那一类!
当着所有人的面,白宣语也是一愣,旋即有几分无奈地看了眼时间,与众人道,“那就休息十分钟吧。”
“罗勒先生,你快去吧。”白宣语尽量不去看那位罗勒先生,随便挥了挥手。
“谢谢宣语董事长,哎哟,我这肚子。”罗勒风一样的离去。
白宣语也有几分郁闷,起身离席,走向外面。
在座各位副董、事业总裁也都起身,有去厕所的,也有去外面透口气。
白小升坐在那里没有动,想着不过十分钟而已,想些事情便也过去了。
可就在这时,白小升感觉自己口袋里的手机发出了震动。
拿出手机,白小升赫然发觉是温言给他发来的消息,再抬眼,对面坐着的温言不知何时已经出去了。
白小升点开信息。
“小升,这一次你得帮我。”温言开头就是一句请求。
随后,一条条信息源源不断发来,白小升逐一看下去。
“小升,我所调查的那一十八人,有一半与摩根、卡罗琳有关系,或是盟友或是旧部,所犯问题极为严峻!你真为集团好,就不能放任他们参与关乎集团命脉之事!”
“此前我不愿打草惊蛇,是因为这些人在摩根、卡罗琳倒台之后,暗中勾结,不能一网打尽终究成祸害,今时今日我却不能让他们趁机立功,逃脱惩罚。”
“据我所知,这些人对你也是心怀怨恨,甚至伺机要向你报复,虽然在集团内不可能,但很可能在日常威胁到你的安全,一定要小心!”
“只要投票通过让董事局来决定,我会尽最大可能,保证候选之人能担重任,不会辜负白宣语的大好计划……”
“我知道你我之间有所误会,但终究我们是朋友是兄弟,我长久以来如何对你,你也清楚不过,这件事上你务必要与我站在一处……”
看来,温言这是在说服自己。
白小升承认,有些话确实很打动自己。
终究,温言是他一路走来的朋友。
正这时,温言发来最后一句,“究竟如何,我请你现在给我一个态度。”
白小升思寻良久,方才回复。
“不管怎样,你终究是我的朋友,是我的兄弟。让我考虑考虑!”
随即,温言那边发来一个笑脸。
时候不大,温言回来了,在白小升对面坐了下来,目光期待的看着白小升。
白小升凝视他片刻,展颜一笑。
温言见状,也是心照不宣的一笑。
这会儿功夫,白宣语也回到座位,出去的人也接二连三回来,包括那位急着出恭的罗勒。
时候不大,白宣语见人全了,扬声道,“现在,大家可以投票了吧。”
在场众人纷纷点头。
白宣语瞥了眼温言、罗勒,方才与众人朗声道,“认为监察部调查应该延后,赞同名单人员进行即时调派的,请举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