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sp1都市言情小說 第九星門 起點-第二百三十四章 星門十二釵熱推-mpqeu

第九星門
小說推薦第九星門
蔡颖白了董长天一眼,说道:“有你这样的吗?弄得跟逼宫似的。”
董长天嘿嘿笑了笑,道:“这不寻思都是自己人嘛,你愿意就来,不愿意也没什么,反正你又不会出卖我,我也不可能出卖你。”
樊道一眼观鼻鼻观心的坐在那,假装自己什么都没听到。
第五芊芊倒是一脸饶有兴致的模样,不过也假模假样的偷偷跟董柔交换着小女孩儿的目光。
蔡颖道:“看看你这话说的,有点诚意没?至少你也得让我先知道是怎么回事吧?”
说着瞥了一眼凌逸,这臭小子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能把向来低调谨慎的老董给忽悠成这样?
这感觉就像好好的一国副相不当,跑去一个小村庄去给人家当副村长一样。
正常情况下,简直叫人无法理解。
因为就算那小村庄的村长是皇帝的儿子,你最终也不过就是个首相吧?
犯得着吗?
只是蔡颖也明白,这件事不能那么类比,凌逸那里一定有着某种可以吸引董长天的东西。
对一个渡劫境界的大能来说,除了让他的道更上一层楼之外,还有什么是能吸引他的?
所以……
蔡颖渐渐接近了真相。
董长天一拍脑门,嘿嘿笑道:“怨我,怨我没有说清楚……是这样……”
他先看了一眼凌逸,凌逸点点头。
然后这才道:“凌公子是玄阳古教的少主。”
“嗯?”蔡颖顿时愣住。
这答案,是她完全没想到的。
眼前这优秀让她情不自禁生出母爱的小伙子……竟然是玄阳古教的少主?
少主是什么意思她当然明白。
只不过玄阳古教不是已经崩塌几万年了吗?
这年轻人才多大?
能够参加修行界大会,自然说明他的骨龄是在三十岁以下。
莫非……玄阳古教崩塌之后,教主一脉一直传承了下来?
可即便是这样,也没道理让董长天这种身份地位的大人物,放弃古教副教主身份,跑去追随他吧?
“另外,宗主的身后,有那边的力量。”董长天说着,用手指了指天。
蔡颖当即愣住。
董柔一脸茫然。
第五芊芊疑惑。
唯有樊道一,一脸淡定。
哼,我早就知道了!
不然他能当我老大?
董长天看着蔡颖:“我的道,又往前迈了一步。”
蔡颖腾的一下站起身来,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董长天,嘴唇微微颤抖着,甚至有些说不出话。
“哎你那么激动做什么?坐下,坐下。”董长天冲她招招手,然后道:“只是往前迈了一步,又不是彻底突破,不要那么惊讶。”
蔡颖深吸一口气,一双极美的眸子望向董长天,董长天平静与她对视着:“你知道的,我不会骗你。”
啧!
看着两个活了几万年的老家伙在这儿撒狗粮,感觉有些怪怪的。
“郎情妾意呢。”脑海中妖女说了一句。
“都那么大岁数了……”凌逸下意识回了一句。
“那么大岁数怎么了?修行无日月,活人间几万年就不能是少年了?”妖女有点炸毛。
“呃,对对对,活几百万年都可以是少女。”凌逸意识到错误,赶紧从善如流。
几百万年的少女,惹不起!
蔡颖依然和董长天对视着。
两人在无声的交流——
“他给你的法?”
“嗯。”
“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我这不是告诉你了吗?”
“我说的是,怎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
“我这就是第一时间告诉你的啊!你看我女儿也不知道,女儿她妈也不知道,我的那些道侣,还有那些孩子……他们都不知道啊!”
“呸!”
“小颖,你不能这样。”
“我就这样!”
嗯,内心戏老丰富了。
反正两人对视了足有一分钟,具体交流了多少东西,可以自行脑补一下。
当两人视线分开之后,看见在座几个年轻人尴尬不失礼貌的笑容,蔡颖也有些不好意思。
看着凌逸道:“这件事……非同小可,我必须得回去认真考虑一下。”
凌逸微笑道:“应该的,我也没想到董副宗主会如此直白的在这里说这件事。”
宗主棒棒哒!
老董嘿嘿笑着道:“都是自己人,何必藏着掖着?”
蔡颖又白了他一眼,但这次,却没再说什么。
这顿饭,众人吃得很尽兴。
直到董柔收到一条消息。
今天这顿饭的信息量很大,董柔一时间也有些迷茫,不过还好,她算是对凌逸比较了解的人,知道这是个神奇的人。
只是不知道这般神奇罢了。
在樊道一的殷勤下,吃得倒也愉快。
所以当她笑着读取端木晴发来的信息之前,还在想着,要不要跟她显摆一下,自己正在跟凌逸吃饭。
可下一刻,她董柔脸上笑容便彻底凝固住了。
她深深皱起眉头,那张精致的脸上露出一抹怒色。
“怎么可以这样?”
她愤愤不平的放下筷子,气呼呼的说道。
“怎么了?”樊道一连忙问道。
董长天和蔡颖也都抬头看向她,董长天甚至微微皱了皱眉。
他将女儿放在教中当做普通弟子一样去培养,就是不想让她身上沾染太多那种大人物家孩子的娇气和傲气。
看看他之前那些子女就知道了,几乎没有一个成器的!
最大的一些孩子甚至已经化道了……
花天酒地的活几千上万年,对修行没有半点追求,最终熬不过他这个当父亲的,也没什么好意外的。
包括他的很多道侣,其实都早已经消失在这漫长的岁月长河中。
董长天年轻时风流多情,身边女人很多。
这也是为什么蔡颖明明对他有情,但却始终没有跟他在一起的根本原因。
像蔡颖这样的女人,想要让她跟别的女人共享一个道侣,的确是有点难的。
不过如今时过境迁,两人按照年龄来说,都已经很老了,许多当年执着的、放不下的,到如今也都看淡了。
彼此内心深处都牵挂着对方,有成道契机也绝不会抛弃对方……这已经足够了,还求什么呢?
董颖感受到父亲和蔡颖的目光,赶忙解释道:“是晴儿,她那边……出了点状况。”
“怎么了?”蔡颖问了一句。
别的不说,蔡颖一直以来都是很关心董柔的。
不说视如己出,也差不多少。
所以董柔跟蔡颖也很亲。
一脸气愤的说道:“太初古教那边,在逼婚晴儿!”
这种事儿……
蔡颖跟董长天相互对视一眼,都忍不住微微摇摇头。
怎么说呢,像端木晴这种名动修行界的年轻美女,在最新的群芳谱上都能名列前茅,人美不说,关键还非常优秀!
要钱有钱,要修为有修为,除了抛头露面这一点可能会被一些大人物诟病,但其他的真是没得挑。
被人盯上,也实属正常。
而且端木晴身份地位虽然不算低,但在真正大人物眼里,也不过就那么回事。
关键时刻,哪家大佬的公子真看上了她,她依旧是很难拒绝的。
八大古教,总会有比赵玉翔身份地位还高的……让端木晴背后之人都感到忌惮的顶级贵公子。
这一次,她就遇上了一个这样的。
而且还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太初古教的教主亲传弟子!
虽然没说是关门弟子,但在很多人眼中,那个年轻人跟关门弟子也没多大区别。
因为这是太初古教教主时隔几万年之后,收下的唯一弟子!
这种弟子,其身份尊贵程度,甚至比教主的儿子还要高!
教主的儿子,除了被选定为传承者的那个之外,其他那些,只不过是血脉地位高,想要得到别人的尊重和相应的地位,同样也需要付出跟其他弟子一样的努力。
而亲传弟子则不同。
亲传弟子,那是明摆着优秀到连古教教主都没办法拒绝的地步!
这样的人,如果看上了自己教中的一名女子,试问她要如何才能拒绝?
如果端木晴能看得上对方,自然皆大欢喜。
如果她看不上,那对不起……看不上你也得从!
这就是古教!
不从的话,倒霉的绝不仅仅是端木晴一人。
包括她的父母,甚至她的家族,以及跟她家族有关的所有人,都可能会因此倒霉。
“这种事儿……按说应该早就定下来的才对,怎么会现在才爆出来?”蔡颖微微皱眉,有些感到奇怪。
“唉,这事儿,说起来……还跟……嗯,大哥有点关系。”董柔迟疑着,看着凌逸,小心翼翼说道。
“跟我有关系?”凌逸愣了一下,虽然妖女经常鼓动他去撩妹,可实际上,他真没去撩过端木晴。
“倒是怪不到大哥身上,不过,应该就是端木晴前些天发的那条朋友圈,让他们教里的车阳泓吃醋了……原本车阳泓觉得自己胜券在握,因为晴儿这些年来对任何男人都不假辞色,所以他大概也没着急……”
董柔明对那边的情况十分了解,随着她的娓娓道来,众人很快明白了事情的始末。
车阳泓,正是太初古教教主的亲传弟子,今年二十七岁,一身修为已经是元神中期,同时他的综合实力非常强大。
也参加了今年的修行界大会,并且在前三关都取得了十分亮眼的好成绩。
但有凌逸的珠玉在前,一些跟车阳泓差不多的顶级古教弟子都有些黯然失色。
原本这也没什么,毕竟修行界大会后面还有很多关,尤其到了战斗关,才是那些人真正擅长的领域。
一些人已经在憋着劲儿想要给凌逸一点颜色看看,要让他知道,这修行界还是古教的天下!
可端木晴那天激动之下,发了那个“震惊”标题朋友圈惹了祸。
如同一石激起千层浪!
在此之前,端木晴可是从来没有对任何一个异性如此关注过。
别说关注了,在她的世界里,甚至都没有什么异性出现过。
车阳泓喜欢端木晴很久了,从她很小那时候就已经开始,但他不想给人一种通过强权压迫别人的感觉。
年轻人嘛,对自己很自信,认为他有足够的时间和机会,可以打动端木晴。
结果端木晴一条朋友圈,看似没提凌逸,可看了朋友圈之后,谁都知道了,她当时就在现场,而且……是旗帜鲜明站在凌逸这一边的!
要知道,当时很多条朋友圈,都是对那些法阵大宗师表示同情的!
毕竟那些大宗师出身八大古教。
结果端木晴却反其道而行之,不但让不少顶层圈子的人感觉她做错了,同时也让车阳泓勃然大怒。
那凌逸算个什么东西?
可如果就这样直接去找凌逸麻烦,那也不现实。
他是强大而又骄傲的年轻天骄,不是那种没脑子的修二代。
所以,他压住心头怒火,转头就跑去找了几个太初古教的副教主,让他们出面,去跟端木晴家里求婚。
虽说太初古教早已确定下来少主之位,是教主的一个儿子,但谁都知道,车阳泓的前途未来不可限量。
如果他一直留在太初古教,以后一个实权副教主身份是铁定的!
众所周知,古教的教主几乎没有管事的,真正做主的,其实就是那些实权副教主和实权长老们。
所以面对车阳泓的求亲,端木晴的家里几乎没有一点犹豫就答应下了这么亲事。
然而,端木晴并不愿意。
她出乎所有人预料的……用自己的方式,给出了最坚决的反抗。
她跑了。
在不少人的看护下,她还是成功溜出了鸿蒙古教。
逃之夭夭。
刚刚发消息给董柔,也是为了告知自己最好的闺蜜一声。
“我现在也不知道她在哪,她跟我说,死都不会嫁给车阳泓,而且也不会给任何人添麻烦,反正她不缺钱,也不缺实力,肯定会藏得好好的……”
董柔说完之后,董长天和蔡颖全都忍不住一脸苦笑。
事情要是可以这么简单就好了!
“她不知道她这一跑,她的家族,所有跟她家族有关的那些人……很可能会倒霉吗?”蔡颖叹了口气:“柔儿,你劝劝她赶紧回来吧,这种婚事几乎无法拒绝的。她这样做,不但害了她自己,也有可能害了她家人。”
董柔有些不服气的说道:“那车阳泓还能杀了晴儿的家人不成?再说,他们问都不问晴儿的意见,就直接把这婚事定下来,修行界什么时候也流行起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种人间陋习?”
董长天瞪了她一眼:“怎么说话呢?”
董柔嘿嘿一笑:“我说的实话嘛,本来就是嘛,不是所有的父亲,都应该如同我家老头儿一样?”
董长天有些无语的看着自己女儿,这马屁拍的倒是到位。
不过他还是提醒道:“你蔡姨说的对,你最好还是劝劝端木晴……”
这时候,凌逸的传音玉也有消息进来。
不过他选择的是静音,任何消息都不会有提示那种。
他无声无息的读取了一下,消息果然是端木晴发过来的——
“对不起啦凌逸哥哥,最近这段日子打扰了,我这边遇到点事情,离开了鸿蒙古教那边,可能很久很久都要见不到面啦,不过只要有时间,我就会唱歌给你听的!嗯,就这样,有缘再见。”
这姑娘走的倒是干脆利落,甚至跟凌逸都没提她被逼婚这件事儿。
董柔有些难过的道:“晴儿是我最亲的姐妹,我跟那些哥哥姐姐们都没什么感情,就和她最好,爸……您就不能想想办法吗?”
蔡颖看着她道:“胡闹,你爸是鸿蒙古教的副教主……哦,马上连这都不是了,他怎么可能去管人家太初古教的事情?你跟端木晴关系再好,我们也没有任何理由在这件事情上进行干预。”
董长天点点头道:“是啊,而且我说句难听一点的……这件事,我们都应该回避。”
因为董柔刚刚说了这件事跟凌逸有关,对董长天来说,做出这种判断也在情理之中。
凌逸在十关赛上表现得再怎么惊艳,他跟蔡颖再咱么厉害,就算全都加入到凌云宗……短时间内也不能改变凌云宗是个不起眼小宗门的事实。
面对太初古教教主亲传弟子……即便是现在的董长天跟蔡颖,不说退避三舍,至少也不能有任何轻视。
平白无故招惹这样的人,完全就是跟自己过不去。
趁现在人家没将矛头指向这边,尽早撇清关系才是王道。
怎么可能还主动往前凑?
这不吃饱了撑的么?
“那是我给你找的小歌女,别人凭什么染指?走了一个莲花古教的副教主公子,又来了一个太初古教教主亲传弟子?”
凌逸脑海中,妖女的声音很冷,她很不高兴。
“红颜祸水嘛,女人太漂亮了,自然就容易招惹是非,如果没有足够的自我保护能力,那么沦为别人的……最终下场悲惨的例子多不胜数。”凌逸回应道。
“狗屁!”妖女怒气冲冲的道:“怎么不说蓝颜祸水?男人太漂亮了,就不容易招惹是非了?”
“嘿,这事儿你跟我抬什么杠啊?”凌逸有点无语。
“凌逸。”
“嗯?”
“我很认真的跟你说件事儿。”
“你说。”
“我让你撩那些女人,不是叫你去睡她们,你要真毫不犹豫的睡了她们,我还有点不乐意呢。”
“啥意思?撩完就跑?这更渣吧……”凌逸满头黑线。
“她们,罗雪、苏青青、金姐、楚燕瑜、钱落英、芊芊、端木晴、胡小仙……嗯,包括我不怎么喜欢的秦玖月,她们天生就应该跟在你身边的。”
“姐,你是不是想告诉我,我其实是天帝下凡?”凌逸翻着白眼,一脸无语的道。
“你不是,但我是呀。”
“……”
妖女淡淡说道:“她们是星门十二钗,我专门给你准备的……她们只能是你的!不能是任何人的!这世上,除了你之外,没有任何人,有资格去染指她们!”
凌逸:“……”
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
凌逸很方,也有点慌。
星门十二钗?
你咋不说你给我准备了十万……错了,重来!
你咋不说给我准备了三千后宫佳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