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og6f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沈羽十二夜 txt-第134章 妒人心 潭中鏡相伴-8wnvm

沈羽十二夜
小說推薦沈羽十二夜
她说得很认真,最后那句虽然异常平静,红霜却能感觉出来她心中的怒火。这个姑娘如同她说话的语气一样,喜怒令人一览无余,红霜觉得古力热娜除了热情,无论现在还是将来,一定会有所担当,至于担当的是什么,没法猜得具体,也许是复仇的角色,或许是振兴他们族人的重任。
邪惡寶寶:挑個總裁當爹地
“你不会理解的,”古力热娜摇摇头,收起刚才不经意间表露出来的情绪,她对红霜没有回应感到失望,觉得红霜根本不懂族人被当作畜生一样关押所带来的屈辱,“你们怎么会理解呢……”
“嗯……我懂……”红霜应了声。
“你懂什么!阿依努寨子都是像你这样没有经历过战乱和屈辱的人!”古力热娜气血上涌,她推了把红霜,反驳道,“你这样的家伙怎么会理解我们的处境呢……你知道我们死了多少人么?有多少孩子出生第一天就被毒死!?你知道什么!”
红霜眉头微微皱起,顷刻间却又松开来,她没有继续与之反驳,而是低下头来。尽管她内心觉得古力热娜不该把这些过错都归结到她身上。
古力热娜说错了两点,其中之一是阿依努寨子并没有在战乱中幸免,族人散乱得更加分散,且在红霜还未来到仓国之前仍然是生死未知。第二点就是古力热娜并不了解红霜,她所说的那些,红霜并非没有经历过。
在戎羌战乱时期,古力热娜能同父亲逃到仓国境内,这在红霜看来算是幸运的。当时她和小雪两人还留在混乱而相互厮斗的戎羌五部之间,在缝隙中小心翼翼地生存。娘亲失联之后,她们便没有依靠别人,也无人可依靠,有段时间她们同样被关在牢笼里,面对着未知的明天,同样心惊胆颤。
红霜完全能够理解古力热娜所说,只不过古力热娜会像火山一样将内心的喜怒现形于色,她则不然,她总是会选择克己,内心尽量去强大,外表足够去伪装。要不这样,兵荒马乱的戎羌五部混战,她和当时更加不懂事的小雪,早就该被揉进腐烂的泥土里。
倘若要去争辩,那时间就会显得毫无意义,即便红霜心若梗咽,胸口忽然就有股悲气结于喉塞。她沉默着定了定自己的心绪,脑子里提醒自己一刻也不要放松,小雪还不知下落。
“热娜姐姐……”檀儿被古力热娜突然爆发出来的脾气吓了一跳,从她加入这个队伍以来,还是第一次见到古力热娜会这么咄咄逼人。
檀儿就算再迟钝,她也看出来古力热娜是喜爱徐锦的,可是感情都是自私的,她理解古力热娜,因为她在面对嘉念一直在她面前牵挂红霜的时候,她的情绪应该也和古力热娜差不了多少。只是因为她和红霜是一类人。
“你们都别说了!嬿儿姐姐我这就带你去见恩人吧!走吧!~”檀儿拉起红霜带着她朝众多散开的帐篷之间走去,她还不忘安慰起红霜,“嬿儿姐姐,热娜姐姐平时不这样的,她今天火气特别大,你别怪她,你们都是檀儿的救命恩人,檀儿可不想看到你们最后打起来……”
“不会的……”红霜朝她笑笑,理解万岁。
“喂!~等等!~”古力热娜唤住了她们,两人一回头赫然发现徐锦竟不知在何时跟在了红霜身后,一声不吭得仿佛是她一个小尾巴。
古力热娜鼓着脸蛋,见不得徐锦跟屁虫一样得跟在红霜身后,她吃醋了,且醋意横飞。
“我带你去找阿爸!檀儿!你和他留下!”她按捺着自己燃烧而又激动的情绪,“阿爸这会不在这里,只有我知道他在哪!”
这话说完,徐锦和檀儿就被留在了原地,古力热娜很快带离了红霜。
“喂!你!”古力热娜的开口并不突然,红霜早有预料。
“我不喜欢那个人!”红霜先坦白了自己,她发自内心的不想掺和这对现在的她来说,算是乱七八糟的事情,“我们只是偶然碰见,而且他是个杀手!我打算到了湖州,就把他送去官服!”
“杀手?!”古力热娜语气中似乎更是透露出喜欢的意思,甚至是隐隐包含了一丝期待,“原来他是个杀手啊!那他叫什么?”
“我不知道,他受过伤,记不清自己是个杀手了,”红霜边走边回答,“名字也记不得了……”
“那他跟着你干嘛?!”古力热娜继续好奇。
“我们要去找个人,那人可能知道他叫什么……”红霜如实回答,“算是顺路吧……”
英雄聯盟之守護者
“噢……”古力热娜这会似乎放松了她紧绷的情绪,她已经没把红霜当做是情敌,语气也缓和了许多,“你真的不喜欢他?你不会跟我抢吧?!”
“我……”红霜只感觉百口莫辩,她想了想再解释道,“我有喜欢的人了……”
“真的啊?!是谁?!”古力热娜并不是一定要知道,只不过这回八卦心起来了。
“他……”红霜迟疑了一下,说道,“他死了…来这边之前…病死的……”
“啊?!”古力热娜惊讶着叫了一声,再道,“嬿儿妹妹……我给你道歉!有些莽撞刚才!”说着她又伸出手道,“我叫古力热娜,和我阿妈的名字一样,我们年岁差不多应该,你就叫我热娜吧!”
女人似乎只要不做情敌,就很容易做成朋友,触发点千变万化,红霜刚才这话,就触动了古力热娜的心弦,她主动道歉,以示合好。
“没事……”红霜摇摇头,接受她的示好,“叫我红霜就行。”
“红霜?檀儿不是叫你嬿儿么?”古力热娜表示不解。
“那是…有个笨蛋误会,把我当成其他人了,檀儿跟着他喊的,你随意好了,叫我什么都成。”红霜有意不想去提到嘉念,心中也是有过挂念他,只是不知这人是否还活着,这总归是因她而起的误会,最后无论嘉念是否安然无恙,她对他总是会心存愧疚。
又一阵,两人停下脚步,前方无路的地方是一处瀑布,水流顺着垂壁山势而下,激荡在瀑布底部潭水旁的山岩上,发出连绵不断的“哗哗”声响。
“阿爸在里面!”古力热娜指了指那道瀑布水帘,“你等等!他可能在打坐!我去叫他!”
红霜点点头,瞧着古力热娜轻功跳跃起,在岩石上飞踏,眨眼间的功夫就冲入了水帘之中。
“噗!~~”她这会终于喘了一口气,刚才体验到的窘迫感现在终于一扫而空。
大荒第一修真者
“呵!~这叫什么事……”红霜站在水潭旁边嘀咕一声。她仔细地看了看水中的自己,此刻的她身着一件粗布外衫刚刚好将内里的百蟒袍遮住,显得整个人上下差不多是胖嘟嘟的直筒造型。
她将头发打开重新捋了捋,趴在水潭边观望起来,自从安明城以来,一路都陷入在风尘仆仆之中,她根本没空去管自己现在是什么模样,这直筒筒的怎么还会有人喜欢呢,她这么想到。
水面上红霜的倒影虽然在月光下看得不是很清晰,却依然令她觉得毛骨悚然,她刚刚明明是在笑,水面中的那个自己,却是一脸严肃,神态与她脱节,仿佛隔着水面成了两个人。
红霜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去想去触碰水面自己的倒影,倒影除了冷漠的表情外动作都与她同步,就在她手指快要沾到水面时,一阵涟漪弄皱了水面。待水面再度平静摇,她摇摇头再看时,倒影什么异样也没有。
她抬头寻向刚才的动静,古力热娜已从那水帘中回来,在她身后还跟着一个男人,果然如檀儿说的那位恩人阿巴依姆,断臂、左眼有着醒目刀疤。
“阿爸!就是她!她是阿依努族寨的人!”古力热娜用羌语朝那男人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阿巴依姆上下打量了下红霜,用羌语问道,“我们……是不是见过?!”
“我叫红霜!”红霜同用羌语回答,摇摇头后再道,“没有,我是第一次见你……”.
阿巴依姆的话说得红霜好奇,她想到刚刚水面幻觉一般的倒影,突然问道:“前辈,是不是见过我娘!?”
“你娘是何人?”阿巴依姆问道。
美女總裁的超級男秘 一支煙
“她叫慕年年!是个行医炼药救人性命的大夫。”红霜回答道。
“她竟然会有孩子?!”阿巴依姆一脸惊讶的表情,让红霜很是欣喜,这说明阿巴依姆见过她。
末日吶喊 雜著來
但願情深不負你 師瀅瀅
“前辈?!你一定见过她!对不对!?还请前辈告诉我!”红霜激动不已,半跪了下来,“我娘她在哪里?!”
“你先起来吧,我们回去再说,”阿巴依姆扶起红霜,朝着古力热娜吩咐道,“热娜去把帐篷收拾收拾,新帐篷今天已经运过来了,分发给大家去吧!”
“我们何时动身回戎羌去?!”古力热娜点点头问道。
“湖州的人都救出来,再走!”阿巴依姆说完,再朝着有些木讷的红霜说道,“你也走吧!到了帐篷里,你想问什么就问什么,只要我知道的就都告诉你。”
“多谢前辈!”红霜难掩住心中的喜悦,幸福来得太过突然,她竟觉得有些不太真实,连忙用手掐了掐自己脸蛋。疼痛感告诉她,并不是在做梦。
于是她这才满心欢喜地跟上阿巴依姆,人在忘乎所以的时候总是会忽视许多事情。
红霜离开之时,丝毫没有注意到水面中她的倒影已快与她完全脱节。
一前一后;一快一慢;一喜一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