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70m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末世之超能系統 愛下-第一百零四章 不是未來就是現在(結局)分享-hiccg

末世之超能系統
小說推薦末世之超能系統
这一整片空间让人感觉到一种迷离般的感觉,所有的一切都变得非常扭曲,脑袋中转瞬而过的是童年的回忆。
總裁,你夠了! 奶油小核桃
从开始到结束,从现代都市的美丽迷幻的世界在到现在的古怪恐怖的末日场景。
这一切都变得扭曲起来。
难道世界真的就此要被毁灭吗,难道异世界真的要紧抓着地球不放吗。
地球上有什么值得他们去掠夺的呢,难道是植物?
如果仅仅只是需要殖民地,如果仅仅只是需要那些异位面的稀缺物。
余生把手捏成拳头状,愤怒着咆哮着,恐怖的撕扯着眼前的一切,因为这一切的恐怖都植根在他的脑海里。
系统并没有更新,甚至说的准确点,他其实没有什么系统,这一切都是一场阴谋。
一场梦!!
原来并没有让什么系统渴望的东西,原来这一切都仅仅是有人要谋杀他。
而他却毫无所觉的被他们催眠了。
他们到底要做什么,难道他们什么都不担心?
为什么一定要选自己呢,自己仅仅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
难道……
是为了那颗……
梦醒了,他喘着大气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上面锈迹斑斑的铁架子,身体被捆绑在一**作台上,四处站满了穿着各异的人。
周成生?
范希雯?
他们怎么会在这,我这是在哪里!
原来,这真的是一个梦啊,哪里有什么末日,哪里有什么超能力,这一切都是催眠,枉我那么傻还确信了这一切,哈哈。
随着他的话语砸落,胸口处的一个黑色连珠发出一阵光芒,光芒闪动之后。
余生的身体消失不见!
“他人呢!”
“不好了,头,余生不见了!”
契約情人,總裁被我玩壞了
“快找,快找,给我找到他!”
余生晃晃荡荡的漂浮在空中,感觉眼前一片漆黑但又很明确的能够看清前方的景象,手足有点无力,感觉身体轻浮着摸不清方向。
他的前方出现了一抹亮光,刺的他的眼皮紧闭,真的有点让他受不了。
“这里到底是哪里?”
身為勇者被魔王俘虜了該怎麽辦 劍舞傾城
“我怎么回来到这里呢,刚才不还在那个工厂里吗。”
“为什么兜兜转转的,我要被逼疯了,难道就不能让我安静下来嘛。”他端着,疯狂的朝着眼前的亮光咆哮着。
“孩子,你具有天生的善良。”从亮光中闪动出一道温柔的声音。
“只是时候未到!因为你并不属于这个世界。”
“这里仅仅只是你的思想,你真正属于的世界是广阔的宇宙以及存在非凡二次元。”
“在那里才是你的故乡。”
余生楞在了那儿,毕竟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让他一时有点难以接受。
“能告诉我这里是哪里吗”余生大喊道。
“不要着急孩子,有时该知道了自然就知道了。”温柔的声音传到他的耳里,就如沐浴春风一般,让他心中戾气消失不见,他摇了摇头,疯狂的抓着自己的脑袋,满脸通红,双目瞪的巨大。
这道靡靡之音一直在左右他的念想,他总感觉身后有一双手在不停推着他,他不要。
再也不要这种被人牵着走而且不得好处的事了,就如曾经的合作一般,末世的帮助一样,现实的难受一下从心底涌动出来。
總裁的巨星前妻
“可以的话,麻烦您送我回去。”余生似乎做了一个决定,站了起来,走到光点处,大声说道。
“可以出去的时候,自然就能出去了。”这道声音的出现已经让余生没有了任何好感,这一切难道都是阴谋吗。
这一切真的都是阴谋吗,为什么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是在针对他一样。
什么时候可以出去,为什么总是用这种话搪塞自己!!
“不要跟我说什么狗屁的随缘论,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余生咆哮着冲着光点大声吼道,四周寂静,这道声音没有回答他的话。
沉默,整个空间内寂静一片,没有声音,甚至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唯有自己那心脏的跳动声。
“为什么,为什么要把我关起来!为什么。”余生用尽所有的力气大声吼了出来。
还是没有回话,似乎这道声音的主人至始至终都没有出现一般,光点保持着静止,没有闪动没有光亮。
周围幽深,漆黑一片让人觉得恐怖。
廢物逆天:第一殺手狂妃
突然从他的脖子处闪动起一道亮光,光芒越来越亮,似乎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撕扯着这片空间,余生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切。
他发现自己的手脚已经动弹不得,甚至连触觉都已经消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失去身体控制。
他的手动了,伸出食指点在被撕破的裂缝上,一道耀眼的光芒在指尖划过,一颗小小的光球出现在上面。
“咻”的一声,光球笔直的朝着裂口处飞去。
鬼魅血瞳 倚欄望月
策行三國 莊不周
“这是什么?”余生大惊失色,他仿佛成了飘离自己身体的灵魂,以第二视觉的角度去看自己的身体。
这到底是还是不是自己的身体,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自己动起来,一阵发凉。
他发现自己竟然还有触感。
甚至能够感觉自己呼吸从鼻孔内呼出的热气!
这到底是什么?
光球坠入裂缝中,没有声音,没有震动,仅仅只是过了十几分钟,一道亮光在裂缝中一闪而过,他看着自己的身体跳入拿到裂缝。
而他的视觉也随着肉身的跳入,不停转变着。
耳边传来风呼啸的响声。
早已麻木的身体上竟然能够察觉到被利器切割下的剧痛。
余生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深怕自己的一个小小动静引爆周围那恐怖的利刃。
马上他的眼前出现了一片绿荫。
“这里是哪里?”他有点惊慌失措,眼睛到处观望。
一夜迷情:試婚前妻寵成癮
“我的身体?”
“我的身体竟然可以动了,这到底是什么?”他伸出手看着手心上一道微小的伤口,这道伤口是小时候不小心用手掌握住小刀时出现的,至今已经有二十几年了。
“这里到底是哪里?”
青山,人头涌动,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身穿长袍样式的服装,甚至还有几个手里拿着刀剑的少年。
“这里到底是哪里?”